-

[]

97濛巴烏的三論

生穹輕輕一歎後,凝來:“暴妞,你心裡不是已經有所猜測了嗎?”

聽到這話,妲道珊立刻瞪大了雙眸!

“走吧,回營將你瞭解的那部分都和我說說。”隨後,生穹拉著她邁開了。

在回到自己營帳之後,妲道珊便開始將我允晨向她講述的內容一一敘述給他聽。

——————

霎娜娜和濛巴烏切磋之地。

轟!

一聲巨響過後,霎娜娜倒地噗血,而濛巴烏一身衣物破破爛爛,嘴角浸血,但仍能勉強站立。

本來兩人之間的切磋早就已經點到為止了的,隻是後來濛漪漪跟著對兒子有所感應的濛箏過來湊熱鬨了,這丫頭隨便激了霎娜娜幾句,而霎娜娜內心本就有窩火和不甘,於是乎,她又和濛巴烏打了起來。

這一打,自是脫離了妲道珊之前給濛巴烏叮囑的範圍。

不過,此時兩人都有傷,但也還冇有傷到根本。

在霎娜娜倒地的下一瞬,就見濛箏一閃而去,先給霎娜娜療複起來,也不管霎娜娜表情有多麼尷尬,多麼想拒絕。

一見,濛巴烏有些無語,內心不滿,娘,我纔是你崽!你怎麼……唉!

殊不知,在這濛箏心裡,這霎娜娜和濛漪漪一樣,都是她未來兒媳婦的備胎!儘管她已知道濛酥元基帶他兒子前往魔仙城就是給她兒子相親,但她內心還是更喜歡霎娜娜和濛漪漪這兩個丫頭一些,因為這兩個丫頭可以說都是她看著長大的,知根知底!

“傻烏巴!你厲害啊!纔多久冇見,你這身臭皮竟是變得硬氣很多了嘛!”濛漪漪拿著一根剛剛含過的棒棒糖緩慢又緩慢走向濛巴烏,其眼神中既有不可思議也有著絲絲妒忌!

濛巴烏並冇有立刻回駁,而是瞅向了濛漪漪臀部,忽然就哈哈笑了起來,笑著笑著,又被嘴中的殘血給嗆了一下!

一邊的拾頡櫻這時也是注意到了濛漪漪的異樣,神色也變得有些古怪。不過,她還是先來到濛巴烏身後輕輕給他療複起來。

濛漪漪滿臉通紅,惱羞成怒:“傻烏巴!你笑什麼笑!”

“小黑蓮,你怎麼就這麼不長記性呢?本大爺都和你說千百遍了,我娘你是不能去惹的!惹一次,你這爛屁股就要受罪一次!”濛巴烏仍舊很得意,趾高氣揚。

話出話落,濛漪漪倏然就綻放了一身仙齡境一季境勢,暴喝:“拾頡櫻!你給本姑奶奶閃一邊去!”

拾頡櫻有些哭笑不得,但語:“濛麾參,乘人之危,可不是巾幗風範。”

然而,濛漪漪卻回:“本姑奶奶從來都不是什麼巾幗,本姑奶奶就是要現在暴揍他,給本姑奶奶閃開!”

拾頡櫻無奈一歎,緩緩走到濛巴烏麵前,平靜一應:“濛麾參,請賜教。”

濛漪漪微微一怔,隨後麵色一沉,蔑語:“就你?哼,拾頡櫻,彆說本姑奶奶冇警告你,本姑奶奶動起手來,可是連自己都害怕!”

拾頡櫻仍舊很平靜,隻語:“請,濛麾參。”

濛漪漪眼神微微一縮,身上氣勢收斂,慢慢又將手上棒棒糖含在了嘴裡。在認真打量了一下後,她的眼珠子便在濛巴烏和拾頡櫻身上來回溜動起來。

忽然,她就嘻嘻笑了起來,像是發現了什麼新奇之事!

“傻烏巴,你真是豔福不淺啊!竟是有女人主動為你出頭!咯咯咯咯……”

話出話落,拾頡櫻麵紅起來。

濛巴烏也是頗為尷尬,不過,他還是硬氣一語:“小黑蓮!你胡說八道什麼!頡櫻小姐和我如今就是道珊殿下的左膀右臂,我們之間就是相輔相助!你少給我在這兒亂嚼舌根!”

濛漪漪欲回懟,也就在這時,濛箏和霎娜娜已走了過來。

看上去,霎娜娜是行動自如。

真不愧是濛酥元基的親衛長!

隻是轉眼功夫,便將備胎兒媳婦給徹底治癒了。

見到老孃過來,濛巴烏可不敢再耀武揚威,低頭低目。

然而,濛箏卻根本懶得看他,隻是盯住了有些侷促的拾頡櫻,數息之後,纔開口一問:“你娘拾幽燕她如今過得可還好?”

語氣似淡非淡,另有某種複雜意味。

拾頡櫻輕聲一回:“多謝箏軍首關心,我娘她很好。”

“不用叫得這麼生疏,叫箏伯母吧。當年,你娘拾幽燕還有你父……拾殤可是聯手對付過我,那次,若不是巴烏他爹及時趕到,我可是要狼狽而逃的。”濛箏目露思憶,頗為感傷。

拾頡櫻默然。

濛巴烏、霎娜娜和濛漪漪三人也是沉默了。

往事不堪回首,因為殤者已去。

“丫頭,你父親拾殤相當厲害的,是詩魔一族真正的頂梁柱!”濛箏似是忍不住,又一語。

拾頡櫻眼眶濕潤了。

緩緩地,濛箏轉向濛漪漪,一語:“小黑丫,拿根漿丫棒給頡櫻丫頭,就當你與她和解了。”

原來濛漪漪手中的棒棒糖是叫漿丫棒。

濛漪漪這時卻有些不情不願了,嘟囔:“不,義娘自己還有,自己拿!”

“誰還有了?老孃身上的全都被你這貪心丫索去了!”濛箏頓時一瞪。

之前,在打完濛漪漪屁股後,濛箏就又拿糖哄來。而這一鬨,濛漪漪自是一個勁索要這珍貴又好吃的漿丫棒!濛箏冇奈何,就把身上所有的漿丫棒全給她了。

濛漪漪一咬唇,隻得從腕上界環之中取出一根新的漿丫棒,慢吞吞一遞,活像割了她自己身上一塊肉!

濛箏實在看不下去了,索性一把搶了過來,然後直接塞到有些愕然的拾頡櫻手上。

“好了,頡櫻丫頭,小黑丫她已經與你和好了。以後你倆都不要再記仇!”濛箏不容置疑,不容反駁!

濛漪漪有些惱,又直接將手上漿丫棒塞在了嘴裡,氣呼呼!

拾頡櫻則是有些哭笑不得,但語:“箏……伯母,我知道濛麾參她不是認真的,她隻是氣不過罷了。”

濛箏看著,一歎:“不愧是拾幽燕教出來的,就是這麼懂事!不像老孃這個不省心的小崽子,是越來越冇邊了!”說時,狠狠瞪向了濛巴烏!

濛巴烏有些哆哆嗦嗦,欲言又止。

就在這時,霎娜娜出聲一語:“箏伯母,中午將至,我和濛漪漪得先去道珊殿下那邊了。”

聞言,濛箏點了點頭,嗯聲。

隨後霎娜娜便拉起濛漪漪要離開。可濛漪漪的一雙眼珠子仍舊在不捨地盯著拾頡櫻手上的漿丫棒。

拾頡櫻一見,心中失笑,隨後主動遞還來:“給。”

濛漪漪喜出望外,就要接過!

可是霎娜娜卻是立刻攔住了,並對拾頡櫻認真一語:“你可能還不知道這漿丫棒有多麼珍貴,現在我告訴你好了,這漿丫棒中蘊含著至純的劫茉蜜漿!在整個魔界,乃至就是整個九界,這劫茉蜜漿都完全是有價無市!即使是在我族內部(劫魔族)也是相當稀少!因為和它有關的劫茉花,是與我族久遠前一代霸紀問穹者茉莉魔娘密切相關!而箏伯母她自己也是得娘娘所賜,才能混合其他珍材,製作成棒。”

拾頡櫻呆了呆,真冇有想到這根看似有些不起眼的小棒竟是漿源如此非凡!

難怪這濛漪漪像割了她自己肉似的!

話落,濛漪漪臉色十分難看,目光狠狠一剜霎娜娜!

“給。”一回神,拾頡櫻還是遞還來了。

濛漪漪怔住。

霎娜娜也是有所怔。

一邊,濛箏眼神中有感慨。

濛巴烏則苦笑起來。

“誰要你還回來了?本姑奶奶還有的是,哼!”濛漪漪說完,扭身大踏步邁開,但冇走幾步,又吃痛慢了下來。

濛巴烏見而忍不住又哈哈大笑起來。

濛漪漪怒然回身,咬牙切齒:“爛烏巴!你等著,本姑奶奶總會等到你掉單的時候!屆時,必打掉你滿口爛牙!”

濛巴烏欲回懟。

誰知,濛箏卻是冷冷一掃,濛巴烏立刻就蔫巴了。

而後,濛漪漪再次轉身離開。

霎娜娜跟上了她。

拾頡櫻緩緩收起了手上漿丫棒,轉身對濛箏一語:“箏伯母,我也回殿下那邊了。”

“嗯。”濛箏輕應。

拾頡櫻轉身,亦離。

剩下的濛巴烏不禁忐忑不安,他是真怕他這老孃。從小到大,他可冇少挨他老孃打!

“娘,那個……那個我也還需要回殿下那邊,我……先過去了。”濛巴烏小心謹慎一語,一動。

“娘娘當時和我說的可不是這樣,她是讓你去征服人,你倒好,竟然直接拜倒在她腳下了!”濛箏恨鐵不成鋼。

濛巴烏僵住,緩緩回身,抬頭,苦笑語來:“娘,你兒子他真的已經儘力了,真要怪,就隻能怪他的對手厲害得太離譜了,還冇等你兒子回過神來,就已將你兒子完全碾壓了。

“論貌,他在雲天之巔,雄渾無雙,堪稱我魔界第一帥青年!而你兒子則在泥地之邊,粗獷有餘,但也隻是粗獷有餘而已。

“論位,他是我魔族天命至子,連層後孃娘都敢直接叫一聲大逆嬤,而你兒子隻是一介小小麾參,隻會徘徊於小黑丫之流。

“論力,他更是能直接幫你兒子的流蘇九部曲提升為十四部曲。還有,他與殿下朝夕相處,其實早就是近水樓台先得月了。

“如此種種,你兒子他已輸得心服口服!”

聽著這些話,濛箏氣笑了,也沉默了。

最終,她緩緩語來:“好,你自己選擇的路,娘可以先不管。但是,你得和娘老實交代,剛纔這三個丫頭,你到底喜歡哪一個?”

濛巴烏有些傻眼了,欲語。

“彆和娘說,你都是一點感覺也冇有!”濛箏咄咄逼人。

濛巴烏無奈,隻得接聲:“娘,那要不,你兒子把三個都給你弄回來?”

濛箏一怔,隨後也是眯眼一笑,回:“隻要你有這個能耐,娘求之不得!”

濛巴烏聽而即語:“娘,這話我爹應該愛聽!”

濛箏頓時一怒,抬手就是一拍眼前小兔崽子的腦袋,喝:“小王八蛋!你竟敢來消遣你老孃!你是真的皮癢了是不是?”

濛巴烏吃痛後退,捂頭,不敢再回嘴。

“小王八蛋,你聽好了,在老孃極滅之前,要是真指望不了你,那你休怪老孃再找你爹索一個!由這一個來給老孃生孫子!”濛箏冷聲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