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96敬幾杯,也敬幾杯

又一聲歎後,生穹下榻,欲取外袍,準備出去轉轉。

妲道珊卻是眼疾手快,搶過了袍子,親自給他穿來。

他隻能由她了。

待穿好後,他才語來:“之前我允晨說,為了助你調整合功,所以就挑戰了六個具有代表意義的人。這六人都是哪六人?”

妲道珊聽而就拉他在榻上同坐了下來。

“第一個,霎娜娜,你已經見過了。

“第二個,是濛漪漪,她應該也不用我細細給你介紹了,頡櫻之前給你的資料上是記錄得頗為詳細的。

“第三個,是壘集軍中境魔一族的閾蠹,聖齡境四季,部首之職。

“第四個,是壘集軍中序魔一族的列筵,聖齡境四季,部首之職。

“第五個,是序集軍中蘊魔一族的贇亮,旗首之職,他表麵是魔齡境四季,但之先我允晨卻和我說,他應該是仙齡境一季,還懷疑他是敵諜!

“第六個,就是序集軍中昧魔一族的繆未妄,旗參之職,他表麵也是魔齡境四季,但實際可能也是仙齡境一季,同樣被我允晨懷疑是敵諜!”妲道珊一個個敘說來。

生穹沉思了會兒,才語:“當今魔界,有九大魔族,我允晨他應該挑八個代表纔是,詩魔一族和道魔一族的,他為何冇挑?”

妲道珊聽而一回:“詩魔一族的,他倒是提到過一個,名叫拾聞,也是魔方界鑒士。不過,他隻是讓這人去通知贇亮在中午之時過來晉見本宮了。說是這個拾聞溫厚真誠,人緣不錯,而那贇亮算是此人的一個朋友,由他去通知贇亮,算是妥當的。

“至於道魔一族的,他也提到過一個,名叫黁務良,也是魔方界鑒士。雖然此人和叛王黁甫有點血緣關係,但從我允晨後麵介紹的內容來看,此人說白了,就是一個馬屁精。而由他去請一向頗為小心謹慎的繆未妄中午過來,是能讓這繆未妄放下一些戒心的!”

生穹再次沉思了會兒,才語:“現在離午還有些時間,而我還冇有見過這裡的大司首,你陪我去見見?”

妲道珊卻是略帶警覺地一語:“陪你去,當然可以,但是你得先告訴我,你是禮節性地一見,還是另外有什麼事情需要去見?”

生穹想了想,纔回:“我隻是想看看這位大司首大概是一個什麼樣的人,畢竟他始終都是這場戰事的主帥。”

聞言,妲道珊沉吟了一下,才拉起他起身,語來:“那走吧!”

生穹邁開了。

一出帳,妲道珊儘量剋製了自己,保持高貴的層女風範,冇有與他過分親昵,隻是手攜著手。

然而,冇走多遠,忽然就見梵槿等在了前方營路上。

妲道珊內心苦笑了一下,這少年,可真是執著!

而生穹瞥了一下身邊人兒神態,然後就饒有興趣地拉著她走向了梵槿。

梵槿這次雖然還是有那麼一點緊張,但是在深吸了一下後,就站得筆直了。

“道珊殿下,我……可以和生穹殿下單獨說會兒話了嗎?”梵槿目中有懇求。

妲道珊內心實在不忍心,便輕輕點了點頭,然後鬆開了生穹的手,走到一邊,讓兩人獨談。

生穹有點詫異,但還是靜待這位少年開啟話題。

又一次深吸之後,梵槿就單膝跪地,語來:“生穹殿下,我很想加入道珊殿下欲調集的三千魔方界鑒士,請生穹殿下幫幫我!”

生穹愣了愣,然後瞥了瞥正對他輕輕搖頭的妲道珊。頓時,生穹更加疑惑了。

不過,他也不好讓人一直這麼跪著,於是他先伸手扶來,一語:“梵槿將軍,有話先起來,再說吧。”

梵槿卻是執拗了,不起,隻語:“生穹殿下,你答應幫我,我再起來!”

生穹有些哭笑不得,但語:“梵槿將軍,能否告訴我,為何你一定要加入三千魔方界鑒士?”

“因為加入,對我來說,光榮!”梵槿想也冇想,即回。

生穹怔了怔,心有感慨,隨即還是暗暗一運力,將人先立起來。

梵槿有些尷尬了,但目光最終冇有迴避生穹的視線,再次出聲懇求:“生穹殿下,道珊殿下她因為我年紀小,拒絕了我,可我真的不甘心!我知道唯一能夠讓道珊殿下改變心意的人,就隻有生穹殿下你了!所以,我請生穹殿下能夠……”

話未儘,生穹打斷來:“梵槿將軍,這件事,可否等我先和九嬤嬤去拜訪完大司首後,我再給你答覆?”

如此情形,生穹也隻能先行個緩兵之計,他需要先弄清自己暴妞為何拒絕於人,才能做決斷。

梵槿有些猶豫了。

“梵槿將軍,你此時出現在我麵前,實際是擾亂了我今天的行程的。不過,你放心,待我見過大司首後,一定會給你一個明確答覆。”生穹再次一語。

梵槿低下了頭,不語。

這時,一邊的妲道珊有些看不下去了,立刻走了回來,一語:“梵槿將軍,要不,這樣,你隨我們去大司首那邊,然後於營帳外等候我們出來。”妲道珊也知道自己男人此時就是想借一個空隙向她作個詢問,而去大司首的路上,她是可以和他密語交流的。

梵槿想了想,才接聲:“好。”

妲道珊即應:“梵槿將軍,那就先委屈你在後邊跟著了。”

“不,不委屈!”梵槿忙回。

“生穹,我們快走吧。”妲道珊再次攜起了生穹的手,一同邁開。

梵槿保持了一定距離,跟隨。

在走了十來步之後,妲道珊即以密語向生穹說來:“粗犢,不是我不想調集他,而是有人會阻止他加入!這個人就是他的生母,序集軍的軍首梵淩薏!而他目前根本不知道梵淩薏就是他的生母!唉,這裡麵的事情,說來有點複雜。待你回絕他之後,我再慢慢和你說吧。”

聞言,生穹有所恍然,也有所惑然。

“好吧。見過大司首後,我再來回絕他。”生穹密音一回。

妲道珊便冇再多言,加快了步伐,朝濛幕營帳趕。

梵槿緊隨。

很快,三人便來到了濛幕營帳外麵。

而在生穹和妲道珊順利進到帳內之時,卻是碰見濛濱正在和濛幕分案坐酌。而這濛濱之所以會出現在這兒,其實就是因為三千魔方界鑒士的事情!他濛濱就是想從濛幕這兒,看能不能探聽到一些有用的資訊!

一照麵,濛濱和濛幕一樣,都緊緊盯住了生穹。

而生穹則是先看了看濛濱,然後目光就一直停留在了濛幕身上,其眼神中似有某種異樣。

對於這一點,一時有點尷尬的妲道珊並未察覺。

好一會兒後,才聽起身的濛濱一笑:“道珊殿下,不給我和大司首先好好介紹一下嗎?”

妲道珊回神,忙語:“濱前輩,大司首,他就是我的未婚夫,生穹!

“生穹,這位就是濛幕大司首,這位是壘集軍濛濱軍首。”

生穹亦回神來,微微含笑,接語:“見過濛幕大司首、濛濱軍首!”

濛幕起身回笑,頗為感慨:“近身得見,才真正明白陛下為何會將道珊殿下許配於生穹至子你,因為你的確就是我當今魔界第一雄子!甚至,就是整個九界,恐怕再也找不到第二個如你這般的雄渾青年了!”

“確實。”濛濱附和了一句。

妲道珊麵龐有點發熱了。

生穹則失笑了一絲,坦然受之:“多謝大司首、濱首誇讚!”

妲道珊忍不住白了他一眼。

而這一眼,自是絕世風華!

“九嬤嬤,你拿一壺釀給我,我忽然想和大司首、濱首喝一杯。”生穹隨後側身,伸手索要來。

妲道珊有些窘迫,但還是從界環之中,取了一壺釀出來,交他。

生穹接過後,便先來到濛幕所坐主案前,將案上的一個空爵斟滿,而後又轉身來到濛濱客案前,將案上一個空爵斟滿,而後纔回到又已從自身界環之中拿了兩個空爵在手的妲道珊身邊,將兩爵都斟滿來。

接著,夫唱婦隨,一同舉爵,敬來。

“大司首,濱首,初次相見,一杯薄釀,不成敬意,請!”生穹說完,先乾了。

“請,大司首,濱前輩。”妲道珊接語,亦一飲而儘。

濛幕和濛濱這時相視了一下,而後皆是一笑,對著眼前這對年輕夫妻一同舉爵,同聲回敬來:“請!”

言落,飲儘。

在兩人喝罷後,生穹就將爵交還了身邊人兒,由她收起來。

“大司首、濱首,因為中午九嬤嬤還有一點正事,所以我就和她先回了,兩位慢飲,請。”生穹拉起了人兒的手,微微低頭一禮。

“我們先告辭了,大司首,濱前輩。”妲道珊亦跟著微微低頭一禮。

濛幕和濛濱再次失笑。

“好,道珊殿下,生穹至子,你們快去忙吧。”濛幕應聲來。

濛濱則是意猶未儘地拿案上的釀壺給自己又倒了一杯。

隨後,生穹和妲道珊一同出帳。

帳外,梵槿在等候。

而見到兩人出來,他立刻就上前來,雙目緊盼。

妲道珊心中再次生出一些不忍,就在她準備先說點安慰話語之時,生穹卻是已語來:“梵槿將軍,你都來到大司首帳外了,不先進去行個禮,問候一下嗎?”

梵槿一愣,有些失措了。

而妲道珊則是一瞥身邊男人,有點困惑,她不明白他這又是弄哪一齣。

“梵槿將軍,大司首當下的興致挺不錯的,你真的可以多敬他幾杯,快去吧。”生穹又一語。

梵槿這時也有些困惑了。

妲道珊呢?

她則是越來越納悶了,這粗犢,到底在搞什麼?

“梵槿將軍,請相信我,向大司首敬幾杯,不會誤了你什麼事的。對了,等你向大司首敬完,你再去找淩薏軍首也敬幾杯,她也是你的頂頭上司。在敬完之後,就先回自己營好好休息。來日,我會讓人帶你過來見我,屆時,我們再談入調的事情。”生穹繼續說來。

梵槿徹底迷糊了。

妲道珊這時則是沉思起來,眸光深處有所閃爍。

“去吧。”生穹說時,輕輕伸手一推梵槿入帳去。

梵槿也隻能硬著頭皮先進入了。

在他進去後,妲道珊就忍不住以密音問來:“粗犢,你這到底在做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