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我以年齡為生95再拍,我可打你!95再拍,我可打你!

聽到濛巴烏的話,霎娜娜並未立刻搭理,而是緩緩走向妲道珊來。

妲道珊從她的神態中看出她有點掙紮。

“霎將軍,生穹之前和你說的,隻是和你開玩笑,你不必當真。身為軍人的你,還是要以軍務為先的!”妲道珊莞爾一笑,語來。

霎娜娜猶豫了一下,纔回:“不,道珊殿下,我輸了就是輸了!隻是……請多給我一些時間,讓我再好好整理一下自己。”

妲道珊有點無奈,但內心還是十分欣賞這位女將的!若是真能夠納入自己麾下,那自然是極好的事情!

於是,她輕聲應語:“好。霎將軍,那你先去忙吧,中午之時,再過來一趟。”

“多謝道珊殿下!”霎娜娜說完,便冷冷轉向了濛巴烏。

濛巴烏見而就對妲道珊語來:“殿下,我和她去解決一點私人恩怨。”

妲道珊聽而認真一語:“巴烏,切磋歸切磋,不可過於認真,眼下還有戰事。”

“明白,殿下!”濛巴烏點點頭,“霎娜娜,走吧!”

霎娜娜一哼,閃身而去。

濛巴烏亦是一閃,跟上!

隨後,妲道珊看向設置的將士們,一語:“好了,大家也都回營休息吧!”

“是,道珊殿下!”眾將士行禮齊應,而後退離了。

“頡櫻,你呢?是陪我在這附近閒逛會兒,還是去和自己族人見見麵?”妲道珊一側身,笑問拾頡櫻。

拾頡櫻想了想,才語:“殿下,我……想去看看巴烏公子和霎麾參的比試。”

“那去吧。”妲道珊即應。

拾頡櫻嗯聲而離。

在她去後,妲道珊這纔看向立在一邊的梵槿。此時的梵槿仍舊是那麼拘謹,青澀。

“梵槿將軍,你是不是還有什麼事要和本宮說?”妲道珊柔和出聲。

梵槿遲疑了一下,纔回語:“道珊殿下,那個……那個你調集三千魔方界鑒士,我……能算其中一個嗎?”

妲道珊莞爾一笑,欲應。

然而,就在這時,立候一邊的我允晨卻是先出聲了:“殿下,梵槿將軍他目前終究隻是人齡境,還是先作為候選吧。”

妲道珊微微一愣,沉思起來。

梵槿則是眉頭一皺,忍不住一問:“允晨策士,雖然我隻是人齡境,但是我掌握的界鑒學絕對不會比軍中大多數魔方界鑒士差,真的!”

稱呼策士,顯然就是梵槿從霎娜娜口中得知了我允晨的具體身份。

我允晨平靜接語:“梵槿將軍,你可有想過,殿下調集三千魔方界鑒士是去做什麼嗎?”

梵槿聽而沉默了。

他自然有想過,因為現今軍中就已有傳言說就是去做這場平定大戰的死士!

“梵槿將軍,你還年輕,路還長,慢慢來吧。”我允晨猶似語重心長。

然而,梵槿卻是有些鬱憤了,直視我允晨:“允晨策士!年輕,就一定要慢慢來嗎?”

我允晨欲語。

妲道珊已抬手製止了他。

梵槿見而又低垂了目光,不敢看妲道珊。

“梵槿將軍,你能積極入調,本宮真的很高興,也很欣慰。不過,本宮還是覺得允晨策士他說得不無道理,年輕,就是應該再多積累,多沉澱。”妲道珊委婉而拒。

梵槿聽著,黯然轉身,邁離。

不過,在走了幾步後,他忽然又一停,一問:“道珊殿下,等生穹殿下醒來,我……能否單獨見見他?”

話落,妲道珊怔住了,內心有些哭笑不得。

她聽出來了,眼前這少年就是想先去征得她男人的青睞,進而逼她來同意!

同樣的,我允晨也是苦笑了一絲。

如果真的讓人單獨見人,這同意得可能性還真的不小,畢竟生穹算是一個不按常理出牌的人!

一聲長歎後,妲道珊語來:“好,本宮給你安排。”

“多謝道珊殿下。”梵槿回身低頭一禮,然後深吸了一口,大踏步離開了。

在他去後,妲道珊才以密音一問我允晨:“為何不能調集他?”

我允晨猶豫了一下,密音一回:“因為會惹怒梵淩薏軍首。”

妲道珊凝來,密音又語:“非要本宮刨根問底嗎?”

我允晨有些無奈,密音接聲:“道珊殿下,這件事,我也是在多年前一次訊息蒐集中,偶然窺察的。這梵槿,他其實就是梵淩薏軍首的親生兒子,隻是不知為何,這位梵淩薏軍首不僅秘而不宣,更是從不相認!說她一點不疼愛梵槿,她卻始終將人暗暗守護在她完全掌控的地域內!任何人想害梵槿,都得先過她這一關!這麼年來,梵槿能無憂無慮長大,可以說,全是因為有她在!”

妲道珊聽得頗為震動,也十分不解,隨後她忍不住以密音又問:“那你可知道梵槿的親生父親是誰?”

我允晨搖搖頭,密音回語:“曾經我也去做過深入調查,但是線索極少。梵淩薏軍首,她一生很少和男性來往,也從未見過她有什麼相好,就好像梵淩薏軍首她是憑空懷下梵槿的!不過,我曾經也暗中探查過梵槿的血脈,他是由男女結合而生的可能性極大,因為他身上存在道魔和夢魔兩種血脈,而且這兩種血脈都是相當濃厚的!另外就是,他身上的道魔血脈,有一個讓我頗為困惑的跡象,就是他這種道魔血脈又似乎天生存在……某種結合之象!”

妲道珊怔了怔,內心思忖起來,天生存在某種結合之象?這情況和我自己倒是有不同了,我雖然在具有道魔血脈和初仙血脈的同時,還有妲氏象脈,但這妲氏象脈卻是惡薇嬤後天哺給我的。

數息之後,妲道珊忍不住又以密音一問:“你就冇結合梵槿的年齡,去推算梵淩薏軍首具體懷下的時間,然後再去找梵槿生父的線索嗎?”

我允晨失笑了一下,密音一語:“道珊殿下,一,對於這個梵槿身世我不過是偶然窺察的,本身就冇有太多深究的興致,畢竟這是他人一種**。二,就算是後來,我和至上有對生靈孕育之秘有過一些探討,但是至上卻說生靈誕生的時間,有的母體是能夠去妥善延長或者妥善提前的,也就是說生靈真正的孕育時間會出現失真的情況,如此,推算也就又多了一種不確定性。”

妲道珊聽而沉默了。

漫漫甲子中輪迴中,的確有一些母性極為逆天,可以去改變腹中胎兒的出生時辰!

“不過,在和至上探討過後的有一天,至上忽然來告訴我,梵槿應該就是梵淩薏軍首在當初魔、鬼兩界發生界戰的時候所孕得的。魔、鬼兩界界戰距今已有數十載,而梵槿不過十餘歲,也就是說,梵淩薏軍首的確是使用了某種異術延長了梵槿的出生!而她這麼做的目的,至上也去卜算了一番,認為就是掩人耳目!”我允晨猶似遲疑了一下,又以密音一語。

聞言,妲道珊又一次怔了怔——

竟又牽扯了魔、鬼兩界的界戰?

事情聽上去,真是有點複雜!

還有,至上的掌握的界卜學也是讓人難以想象!這麼隱秘的不確定性/事情,都能得到一種近乎肯定的答案!

看到妲道珊又出起了神,我允晨似又是猶豫了一下,才以密音一語:“道珊殿下,如果你真想知道這最終的真相,或許可以去和至子說說,至子的某些能力,就是至上也自認不及的!也許……在梵槿單獨一見的時候,至子便能窺得端倪!”

妲道珊回神,沉吟了會兒,才語:“還是算了吧,本宮纔不想讓他再陷入勞累呢!”

我允晨聽而不再繼續這個話題,一轉語:“殿下,那我先去作應戰準備了。”

妲道珊見而卻是一問:“等等。”

“殿下還有何事?”我允晨接聲。

“你為何要挑戰贇亮和那繆未妄?”妲道珊以密音一問。

我允晨淡淡一笑,密音一回:“道珊殿下,贇亮和繆未妄這兩個人,都是一直有實力卻始終隻想低調!而一個人始終低調的背後,往往都是存在不可告人的東西的。大戰至今,敵我雙方,總是會想辦法互相滲透,獲取重要情報。道珊殿下,我是認為這兩人有敵諜特征,故而想驗證一番!”

妲道珊震了震,神態凝重起來,以密音追問:“這倆人真實的境為是何級彆?”

我允晨想了想,密音一回:“如果我冇看錯的話,贇亮應該和霎娜娜、濛漪漪一樣,是仙齡境一季!至於繆未妄嘛,可能也是仙齡境一季吧!”

“那你有絕對應付他們的把握嗎?”妲道珊不免有些擔心,畢竟善於隱藏的人,應付起來,總是會比較麻煩。

聞言,我允晨卻是一笑,密音一回:“殿下,如果至子今天冇給我指點,我可能隻有六七成把握,但得到指點後,我可以與殿下你一戰!”

妲道珊不由鬆了口氣,但笑:“是嗎?本宮倒是有點期待了!”

我允晨失笑了一下,接聲:“殿下,那我先去準備了。”

“好,去吧。”妲道珊應語。

我允晨轉身離開了。

妲道珊深吸了一下,便轉身入帳,又繞過內帳之屏,來到大榻邊。

大榻上的帥邪魔已安然入睡。

輕輕地,她給他攏了攏蓋被,於榻邊坐下,守視著他。

“看來,以後還得拍你重一些!這樣,你就纔會乖乖待在家裡!”忽然,帝胄大美人忍不住一笑,一哼。

話落,帥邪魔睜開了雙眼,凝來,認真一回:“彆小瞧你的對手們,你如今還弱得很!”

帝胄大美人笑容頓卻,顰眉蹙額,一叱:“少和本宮拐彎抹角!要說直說!”

帥邪魔緩緩坐起身來,沉默了一下,才語:“來前,我有一種不太舒服的感覺,怕你出什麼事。暴妞,你以後彆再來拍我,再拍,我可打你!”說到最後,對盯來。

帝胄大美人心頭一顫,但嘴上一哼:“好啊!那你打一下試試!”

帥邪魔倏然就將人摟了過來,雙目對雙眸,冷回:“我是認真的!”

帝胄大美人避開了,但嘴裡嘟囔:“我拍你,也是因為你總是讓我不省心!”

帥邪魔有點無奈,但語:“反正我今天已經說過了。”

帝胄大美人咬牙切齒,回語:“那反正我今天也已拍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