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93我真依的締獻協議。

很快,麵色發紅的妲道珊回神,尷尬應語:“前輩,你……是不是誤會什麼了?馨母她其實隻是恩賜了我一些力量,並不是……”

璽起打斷來:“不,道珊殿下,你就是我印太眾生未來的主宰!儘管你額心的璽印隻是馨母的靈性之身所傳,但是它在我印太文明中,卻同樣具有馨母真身的法意!將來,待你前往印太文明,你就能體會的!”

妲道珊有些懵了。

同樣具有馨母真身的法意?

濛箏、濛濱、濛漪漪三人這時都有些複雜地凝視起妲道珊來。

本就是一個帝女了!

如今竟又成了印太文明未來的主宰!

印太文明啊——

這可不是一個一般的序外文明。

它能在這漫漫甲子中輪迴中延續至今,本就已是極其了不得!再加上,它與創造印魔海的印馨魔母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絡,它就已然成為了魔界一個最為特殊的序外文明!

“對了,道珊殿下,你隨濱首千金前來,可是有什麼事?”璽起隨後轉語。

妲道珊回神,整理了一下心緒,才語來:“濱前輩,是這樣,此次隨我請來調集三千魔方界鑒士的我允晨,他想借霎娜娜將軍挑戰他的機會,再同時對戰一下大軍中另外幾人,其中,有兩個就是壘集軍中來自境魔一族的閾蠹部首和來自序魔一族的列筵部首。還請濱前輩幫我兌現一番,道珊感激不儘!”

話出,濛濱、濛箏、璽起皆是一愣,頗為詫異和疑惑。

數息之後,濛濱接聲來:“道珊殿下,先容我一個一個問一下。你要調集三千魔方界鑒士做什麼?”

妲道珊輕回:“濱前輩,抱歉,這個我暫時需要嚴格保密。”

濛濱微微皺眉,欲語。

濛箏已語:“保密?保什麼密?難道連我等你也不信任?”

妲道珊苦澀一笑,但語:“箏前輩,真的很抱歉,事情就是在大司首那兒,我也是這樣回答。”

濛箏頓時一哼,即語:“濛幕他算老幾!老孃在跟著娘娘混牒道的時候,他還不知道在哪兒!”

事實上,濛幕年紀並不比濛箏小,隻不過曾經因為他妻子梵萱的死,他自我封閉了好些年。

妲道珊有些傻眼了。

幸虧濛濱及時出聲解圍來:“好了好了,箏姐,既然道珊殿下確實有苦難言,你我何必咄咄逼人呢?”

濛箏哼了一聲,未再語,算是給他濛濱一點麵子。

緊接著,濛濱繼續問來:“道珊殿下,第二個問題,霎娜娜她為何要挑戰我允晨?”

妲道珊還冇開口回答。

濛漪漪已伸出一指輕戳老爹額角,搶先語來:“老爹!你怎麼這麼蠢?霎娜娜那個戰婆子她幾乎是天天都在找人乾架(其實就是和她濛漪漪打得最多)!如今碰上一個敢惹毛她的我魔族狂徒,她豈能善罷甘休?自然就是要和人大戰三百回合,分個你死我活!”

濛濱老臉烏黑烏黑!

有這麼一個無法無天的女兒,他真的要少活幾百年!

“箏姐,請幫我把這逆丫拖下去!”

濛箏正愁冇機會教訓呢!

她立刻就揪住了見勢不妙準備閃逃的濛漪漪,然後直接提人回帳!

“爹!我和你冇完!我要回去告訴娘,說你讓烏巴嬤她殺我!嗚嗚嗚嗚……”

“小黑丫!叫義母!你叫不叫?”

“啊啊啊啊……烏巴嬤!你再敢打我一下試試!”

“小黑丫!老孃今日就打你了!而且就是要打得你屁股開花!”

“嗚嗚嗚嗚……烏巴嬤!你等著!日後我一定加倍將你打我的奉還給傻烏巴!你等著!等著!!”

“好啊,還敢記賬!看來老孃今日隻能扒光了打了!”

“爹!爹!烏巴嬤要毀女兒清白了!爹!”

“閉嘴!”

“啊啊啊啊……小濱子!!我一定叫我娘收拾你!嗚嗚嗚嗚……”

這話一落,濛濱趕緊一揮手,以術隔絕了帳內傳出的聲音!

聽著這一句句,妲道珊內心真是哭笑不得。

這到底是一種怎樣的溺愛,才讓一個女兒敢如此叫囂自己的親爹啊?

一邊的璽起也算是徹底開了眼了,失笑暗歎。

深吸了一下後,濛濱繼續注視妲道珊,問來:“道珊殿下,第三個問題,你剛纔同時對戰幾人,剩下的人又是哪些?”

妲道珊聽而接語:“剩下三個,一個就是濱前輩你的女兒,一個就是序集軍中來自蘊魔一族的贇亮旗首,最後一個就是序集軍中來自昧魔一族的繆未妄旗參。”

話落,濛濱眉頭皺了起來。

應該就是對於後麵的兩人,他也有些困惑了。

“道珊殿下,這個我允晨他為什麼要挑戰贇亮和繆未妄?”很快,濛濱又問來。

妲道珊搖搖頭,回語:“濱前輩,這個我也還冇有來得及去細問,但我想應該就是這兩人的實力值得他一戰吧!”

濛濱沉思了一下,才語:“好,道珊殿下,我會安排下去,讓閾蠹和列筵前去應戰。對了,這對戰的時間和地點呢?”

妲道珊接語:“濱前輩,地點,就在我目前所居住的營帳外,那兒正在設置站台,至於時間嘛,我想讓應戰的六人在今天中午時分來我營帳先見個麵,然後再定。”

濛濱想了想,點點頭,應語:“好,我會安排下去。”

“多謝濱前輩!”妲道珊微微一笑。

濛濱回笑,轉語:“道珊殿下,這次怎麼冇看見上回與你一起出現的小兄弟?”

妲道珊麵色微紅,回:“哦,他……在休息。”

“哦。道珊殿下,有機會的話,一定讓我好好見見這位我魔族驕子!”濛濱又一笑。

“好!”妲道珊莞爾。

“好了,道珊殿下,你和璽老先聊吧,我先去看看我那丫頭。”濛濱說完,便回帳去了。

妲道珊則是看向璽起,由衷一語:“前輩,今天多謝你幫忙了。”

璽起失笑,隻語:“道珊殿下,現在離中午還有些時間,你可願意去異集軍中看看?”

妲道珊沉吟了一下,點點頭,應聲:“好。”

“那隨老夫來吧。”璽起隨即轉身,帶人前往。

——————

魔仙城。

喜鼎院。

或許是精力終於恢複了,也或許是冥冥之中,感應到了自己的暴妞會陷入某種麻煩,大榻上睡著的人悠悠醒轉過來。

在穿好衣服之後,他依舊是赤足履地。

在出門來到締道樹邊,駐望了一下後,他便直接喚來了小蛭,讓他去城主府請濛巴烏過來。

小蛭略微遲疑了一下,還是去了。不過,去之前,卻是讓小萼快去通知我真依過來。這麼做,就是生怕生穹又像上次一樣出現什麼意外!

真要出現什麼意外,他倆可都冇法給主子交代!

而我真依是絕對能夠穩住生穹的。

很快,邃麗之光就出現在了生穹麵前。

一見,生穹眉頭微微一皺,緩緩瞥向了隨後到來卻又低下頭不敢說話的小萼。

“彆怪她,她也是怕你再次亂來。”我真依微微一笑,出聲解圍。

生穹歎了歎,冇有說什麼。

“丫頭,你先下去吧。”我真依對小萼一語。

“是,至上。”小萼應聲退離了。

隨後,我真依又輕聲問來:“生穹,你找濛巴烏做什麼?”

生穹猶豫了一下,纔回:“假嬤嬤,我要讓他帶我去一趟魔鬼城。暴妞她已撇下我過去了,我不太放心。”

我真依沉吟了一下,才語:“生穹,是不是你已經感應到了什麼?所以,才覺得丫頭會有麻煩?”

不得不說,我真依心思真是敏銳!

生穹再次猶豫了一下,點點頭。

“那老身陪你過去吧。”我真依緊接一語。

生穹注視來,接聲:“假嬤嬤,我和暴妞終究需要自己成長起來,你隻能護一時。”

聞言,我真依不由一歎,語:“好吧,既然你這麼有覺悟,那老身就拭目以待了。給,這是前往魔鬼城的序壇之鑰。”說時,就將一把和九界隙道道鑰外形頗為相似的序壇之鑰浮送到生穹麵前。

“謝謝。”生穹冇有猶豫,接過收起。

我真依微微一笑,化光消失了。

而在她去後冇多久,小蛭就帶濛巴烏還有拾頡櫻趕過來了。

拾頡櫻之所以會來,隻是因為濛巴烏對上次單獨麵對生穹結果卻導致人昏迷的事有些後怕,於是他就去叫了府中的拾頡櫻,讓她作個伴!而拾頡櫻也冇多猶豫,便隨人一起過來了。

生穹忍不住一歎,隨手開啟了序壇光案,也不多囉嗦,直接一語:“你倆隨我去一趟魔鬼城平定大營。”說完,就走去了光案之中。

濛巴烏和拾頡櫻雖有納悶,但也不好遲疑,即刻跟入。

剩下的小蛭則是趕緊去找小萼詢問了。

——————

魔鬼城。

平定大營。

在跟隨璽起見過異集軍中不少出色的印太人才後,妲道珊內心忽然就起了一個念頭。

“璽老,我頂至上她和印太文明是……什麼關係啊?”妲道珊輕聲問來。

一同駐足的璽起沉默了一下,才以密音一語:“道珊殿下,我頂至上與我印太有一個協議,我印太出軍幫助層帝陛下成功平定叛亂,她則在她極滅之前為我印太締獻一位主宰!”

妲道珊震住了,眉頭漸鎖。

締獻一位主宰?

這……是什麼意思?

難道……難道竟是和我有牽連嗎?

“道珊殿下,老夫多幾句嘴,我頂至上她是一個深不可測的人!她背後的我魔一族更是如此!當初,她隻身跨越眾多險惡域空來到我印太文明之時,我印太文明竟是無一人能夠察覺,後來還是她主動暴露,才讓我印太知曉了——原來我印太隻是魔界眾多文明中的一個序外文明而已!道珊殿下,如果你……和這位我頂至上關係匪淺,那麼以後一定要多提防她!她的心思真的讓人難以琢磨!”璽起以密音繼續說來。

聽著這些話,妲道珊心中難以平靜,她真的不願意去懷疑我真依的用心,真的不願。

深吸了一下後,她轉移了話題:“多謝相告。對了,璽老,你們這虛化身軀是生來如此嗎?”

璽起失笑,搖搖頭,一語:“不,不是,隻是在這魔序星上的特殊表現。至於為何會這樣,我頂至上說,是魔序星對魔序星外的生靈是存在禁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