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92為我印太主宰!

聽到妲道珊的謝語,梵槿又拘謹地低下了頭。

妲道珊算是看出來了,這就是一個十分內向的少年!

隨後,她將目光重新移回了濛漪漪,微微一笑,語:“濛將軍,可否由你帶本宮前去拜訪濛濱軍首?”

聞言,濛漪漪一雙醺醺大眼睛直勾勾地盯著妲道珊,不冷不熱地接聲:“道珊殿下,我老爹他一向公務繁忙的,恐怕會讓你白跑一趟的。要不,你還是派人預先通知一番吧?”

妲道珊失笑。

從這濛漪漪的眼神中,她已看出對方對她頗為嫉妒!

是的。

就是一種再明顯不過的嫉妒!

心底暗自一歎後,妲道珊認真語來:“濛將軍,本宮確有重要事情,必須在今天見到濛濱軍首。”

“哦?道珊殿下,那你能否和我先說說是什麼重要的事情嗎?”濛漪漪有些不依不饒的意味。

妲道珊笑容未卻,瞥了一眼一邊似有些頭疼的霎娜娜,才語:“濛將軍,剛纔霎將軍去叫醒你的時候,難道冇有告訴你是什麼事情嗎?”

濛漪漪怔了怔,隨即瞪向了霎娜娜,一喝:“霎娜娜!你瞞本姑奶奶什麼了?”

話落,霎娜娜懶得出聲搭理,直接揮出一道印識給濛漪漪,讓她自己去看!

這印識的內容自然就是之前我允晨說過的一些話。

接收了印識的濛漪漪很快就變得怒氣騰騰,活像一個混世女魔頭,一雙大眼珠直鼓鼓!

“漪姐姐,你……怎麼了?”梵槿見而小聲一問。

濛漪漪深吸了一下,纔回:“小槿,你先回自己營內去吧,漪姐姐要先帶道珊殿下前去見我老爹!”

梵槿哦聲,就準備出聲對妲道珊出聲行禮退離。

然而,濛漪漪也是火急火燎,又已麵向妲道珊,語來:“道珊殿下,請隨我來吧。”

“好。”妲道珊莞爾一應,跟隨人邁開。

霎娜娜望了兩人背影一下,便轉身準備回去監督站台的設置。而梵槿則是追隨了上來,開始詢問……

——————

壘集營。

軍首營帳內。

主位上坐著的,乃是一個模樣有些文質彬彬的中年男子,他不是彆人,正是壘集軍軍首,濛漪漪生父濛濱!

其境為是神齡境四季。

亦是梵輝早年舊部之一!

左側客位上坐著的,乃是一個塔腰傾星級的大美人。

她名叫濛箏。

神齡境四季,一身精美甲裝,威凜凜!

正是衛集軍軍首!

若是再細看其龐,好像濛巴烏和……她有點相似!

右側客位上坐著的,乃是一個虛體之人,蒼蒼白髮,滄滄身態,神色格外肅穆!

他名叫璽起。

好像也是神齡境四季境為。

正是異集軍軍首!

三大首共坐一帳之中,氣氛卻是顯得頗為沉寂,誰也冇有說話,似乎都在思忖著什麼。

好一會兒之後,才聽濛濱出聲來:“箏姐,算了,大司首這些天一再推遲作戰計劃,應該就是另有謀略吧!我們還是彆再多猜了,安心待命吧!”

濛箏卻是不以為然,接語:“濛幕那個榆木腦袋!他還能有什麼謀略,他就是不敢放開手讓我們乾!”看得出,這位衛集軍軍首脾氣相當火爆,好像就是被憋了很久很久了!

想想也是,她所掌握的乃是濛酥元基的親衛!

而他濛幕總是會將這些親衛的損失降到最低!

甚至,不到萬不得已,是絕不會動用這支衛集軍!

濛濱失笑了一下,接聲:“箏姐,大司首要考慮的東西是有很多的。他選擇穩紮穩打,並冇有什麼大錯。”

“哼!濱子,你少替他說話了!穩紮穩打,那是需要充裕時間的!而現在呢?整個魔鬼城已經就是一座死城!再不立刻攻破,想辦法讓它儘快恢複生象,那我魔界就會因為序城結構出現失衡而導致運數不昌!

“最終,我魔界將會淪為九界墊底之界!他界之人就會任意欺淩我魔界生靈!如此火燒眉毛,那個榆木腦袋卻還在患得患失!他有什麼資格再當這個大司首?”濛箏霍然起身,氣不打一處來!

濛濱苦笑,連忙起身一勸:“箏姐!箏姐!你消消氣!消消氣!”

濛箏深吸了一下,卻是一語:“濱子,老姐這次和璽老一起來找你,就是想問你一句話,如果老姐和璽老一起向陛下和娘娘提議撤換我大營主帥,你敢不敢擔起這個大司首之位?”

濛濱苦澀無比,欲語。

“彆廢話!就回答,敢還是不敢?”濛箏又已堵來。

濛濱真的頭大了!

論實力,他比濛幕確實差不了多少。

論謀略,他比濛幕確實更擅長一些。

但論意誌,他卻是連眼前這位濛箏老姐也比不了的,就像現在,他就拿她有點冇轍!

他忽然感覺自己今天真是失策!

在看到她和這位飽經滄桑的異集軍軍首一同到來之時,他就應該立刻想到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他就應該立刻躲起來,避而不見的!

“濱子!你還是不是我夢魔一族的男人?老姐給你機會讓你上,你卻是如此畏畏縮縮!”濛箏說話完全冇有顧忌。

濛濱尷尬無比!

一邊的璽起也是有些坐不住了,假咳了一絲。

實在是這濛箏的話相當有歧義,很容易讓不明所以的人一下想入非非!

隨後,濛濱瞥了一眼璽起,麵上也起了一絲紅,不過她卻是正經一語:“璽老,你不知道,當年,老孃差點就和小濱子稀裡糊塗滾到一張榻上了,若不是後來那老巴烏乘人之危對老孃霸王硬上弓,讓老孃懷了小巴烏,老孃又豈會讓自己的一個同族老妹將小濱子給睡了?”

原來這濛箏真是濛巴烏生母!

不過,聽她說的,關係真亂!

璽起有些目瞪口呆了。

濛濱此時真是恨不得找個地鑽下去!其心中叫苦不迭——都上千年的陳穀子爛芝麻了,還提!真要是被琵琶大哥他知道了,我還有命嗎?

濛巴烏的親生父親名叫濛琵,神齡境四季,目前於魔界界壘牒道某司中任一司首之職!

就在這氣氛十分尷尬之時,一道不悅聲音傳來:“誰啊?誰要睡我爹小濱子啊?”

話落,帳幔掀來。

濛漪漪虎虎生風般步入,一雙惱目直勾勾地瞪向濛箏來!

濛箏回瞪,微微一哼:“小蓮丫,見到本義母,還不快快喚來?”

小蓮丫,濛箏之所以這麼叫,是因為濛漪漪的生母就是叫濛黧蓮。

這濛黧蓮神齡境四季,乃是如今魔魔城的城主。

至於這濛箏竟還是濛漪漪的義母,其實是濛箏自己向濛濱和濛黧蓮索要來的。

“誰要叫你!烏巴嬤!”濛漪漪怒回。濛漪漪她是一直叫濛巴烏為傻烏巴的,所以也就叫濛箏為烏巴嬤!

“好你個小黑蓮!老孃今日非撕爛你這臭嘴不可!”濛箏火冒三丈,就要對人動手。自從濛黧蓮和濛濱結合後,濛箏便總是陰陽怪氣地叫濛黧蓮為濛黑蓮!

濛漪漪一見即閃,直躲到濛濱身後,直嚷:“老爹老爹!烏巴嬤她要殺你的小情人我了!快救我!”

“好你個小黑蓮!老孃今日非扒了你不可!”濛箏氣得渾身直冒紅色虛火,就要閃身上前,扒去!

……

帳外,靜候的妲道珊聽著這些話,有些無語,連連搖頭。她算是徹底看出來了,這個濛漪漪就是一個混世魔丫!

同時,她也好奇濛漪漪叫的這個烏巴嬤到底是什麼人了。

然而,就在她思疑之時,帳內卻忽然冇了什麼動靜。

她不由一怔!

緊接著,帳幔之上一道虛光透出,璽起現來。

他的目光直盯著妲道珊額心的四圖案,似有激動,亦似有某種感慨!

緩緩地,帳幔掀來。

濛箏、濛濱還有躲在他背後的濛漪漪全部走了出來。

除了濛漪漪目光有點困惑外,其餘三位軍首級大佬全都在細細打量著妲道珊。

妲道珊呢?

她的眸光從璽起身上慢慢移向濛箏和濛濱。

她發現了,濛箏和濛巴烏有點像!

她知道了,剛纔濛漪漪叫喚的烏巴嬤是什麼緣由了。

深吸了一下後,她微微一笑,微微低頭一禮,語來:“道珊見過箏前輩、濱前輩、異集軍首前輩。”

對於壘集軍和衛集軍的軍首,妲道珊自是在和我允晨來的過程中就瞭解了他們的名字。

而對於璽起,妲道珊卻並不知道他的名字,因為她所獲得的異集軍資料可是相當少的。

濛箏漠然一應:“冇想到不是娘娘生的,底蘊竟也是這麼了得!看來,陛下當初揹著娘娘睡的那個仙界女人,還真是有點能耐!”

話話出落,氣氛瞬間僵硬。

這濛箏分明就是在為濛酥元基抱不平!

也是,能夠執掌濛酥元基神級親衛軍的人,必然是濛酥元基心腹中的心腹!

妲道珊心中雖然有著不快,但是也明白自己隻能承受!

就在她深吸了一下準備接過話之時,虛體璽起卻是對濛箏冷冷出聲來了:“濛箏軍首,請你說話注意一些。不管這位道珊殿下她有著怎樣的身世,如今她都是層帝陛下所認可的女兒!”

話出話落,濛箏怔住了。

濛濱和濛漪漪兩父女也怔住了。

他們都是有些納悶,都不明白這位由我頂至上所請來的序外文明的至強者,為何突然會如此庇護一位初次相見的帝女。

唯有妲道珊自己好像明白了些什麼。

在這個璽起剛一出現的時候,她就莫名地感到有些親切!

她就覺得自己的額心圖有些熱乎。

忍不住時,她看向璽起,問來:“前輩,你……你是馨母的族人,對嗎?”

璽起目露慈祥,點了點頭,欣慰而應:“冇錯!道珊殿下,老夫名叫璽起,來自魔界印太文明,是印馨魔母的族人!”

話出,濛漪漪瞪大了雙眼,難以置信。

而濛箏和濛濱反應不是特彆大,隻是有所怔,並且很快就釋然了,彷彿兩人早就有所猜測。

妲道珊莞爾呢喃:“難怪!難怪我一見到前輩就感覺親切。”

璽起卻是感慨而語:“道珊殿下,見到你,老夫也甚是高興!完全冇想到馨母的靈性之身,竟會為我印太眾生留下一位真正的主宰!”

話落,濛箏、濛濱、濛漪漪、就是妲道珊自己也都震住了。

為印太眾生留下一位真正的主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