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91濛漪漪、梵槿

聽到我允晨的話,妲道珊有些不解。

而霎娜娜有些咬牙切齒了,似乎是這濛漪漪和她霎娜娜有什麼過節。

“殿下,你可能有所不知,這位濛漪漪麾參她不僅是濛濱軍首的獨生女兒,更是和霎麾參一樣,一直以來,深得元基娘孃的厚愛和賞識!而霎麾參和這位濛漪漪麾參,兩人也一直都是你爭我逐的對手兼好友!由她去請濛漪漪麾參,當是最合適不過了!”我允晨解釋來。

聽著這些話,妲道珊內心有些忍俊不禁。

而背對著妲道珊的霎娜娜,目光已橫向我允晨,似是恨不得一巴掌拍死他!

而我允晨卻是視若無睹,繼續說來:“至於贇亮旗首,我建議,就請序集軍中的拾聞部參前去通知即可,這拾聞部首出身詩魔一族,是個溫厚真誠之人,其人緣向來都是不錯,我魔界不少沉默寡言的人,都願意和他交朋友,其中這位贇亮旗首就算是一個!由他去請,當是不差!另外,他也是魔方界鑒士。

“至於最後的繆未妄旗參,則請序集軍中的黁務良部參前去通知即可。這出身道魔一族的黁務良部參雖然是和叛王黁甫有那麼一點血緣關係,但卻一直是個可圈可點的人,常常處事圓滑,任勞任怨,在和他有過接觸的人裡,基本冇哪個人會有針對他的心!由他去請一向小心謹慎的繆未妄旗參,多多少少能讓人放下戒心!同樣,他也是魔方界鑒士!”

妲道珊細細聽著,品著,同時心中也越來越感覺這我允晨深諳人心,對人情世理看得格外透徹!

霎娜娜忌憚的目光更深了。

她內心突然有點後悔來招惹眼前這個我魔族之人了,因為她感覺自己在人麵前彷彿是無所遁藏的,完全就是一片赤/裸!

好一會兒後,妲道珊纔回神,莞爾而問:“允晨公子,那誰去通知拾聞和黁務良?”

“殿下若放心,由我去即可。”我允晨即答。

“好,就由你去。”妲道珊再次一笑。

我允晨也不多耽擱,對妲道珊行了一個撫胸禮,轉身出帳去。

霎娜娜暗暗深吸了一下,再次邁開。

然而,妲道珊卻是忽然一語:“霎將軍,你安排人手設置戰台之後,本宮在這裡等你,和你一起去見濛漪漪麾參。”

霎娜娜默停了數息,才低聲一應:“是。”

在人出去後,妲道珊長舒了一口氣。計劃到目前為止,可以說要比她預想得要好得多!而這一切,多虧了我允晨幫忙!

想著想著,她就不禁回想起了生穹說過的人情打底的事情。可是這人情如何來創造呢?

她對《永曦軌術》根本就不瞭解。

而且她也特彆不想依賴她的粗犢!

她必須另辟蹊徑,才能將這個輔政之才真正納入麾下!

來回忖踱了好一會兒後,她決定給我允晨做做媒,幫他物色一個知己紅顏!

“嗯……頡櫻……可能是對他有點愛慕之意,但是他恐怕更多的一種兄妹之感!

“嗯……剛纔這個霎娜娜呢?兩人一見麵火藥味十足,有這個結合的可能,可以嘗試一番!

“嗯……就這麼辦吧!”一念思定,妲道珊便在大座上靜靜休憩起來。

不多時,帳外便再次傳來了霎娜娜的聲音:“道珊殿下,末將已安排完了。”

話落兩三息,一身黛紫鎧裝的妲道珊掀幔而出,莞爾一應:“帶路吧,霎將軍。”

霎娜娜應了一聲是,便於前領路。

妲道珊眸光一邊走一邊隨意瞥了一下正在設置戰台的將士們。

這些將士中有一些已失起了神,雙目癡癡,有一些目光閃躲,趕緊乾活,還有一些目不斜視,極力鎮定。

總而言之,珊珊行走的妲道珊就像是一抹絕世風光,幾乎讓所有目睹的士卒都麵色發紅來!

而妲道珊自己的心思則是很快專注在了前麵霎娜娜的身上。

她越看越覺得可以來給我允晨說說媒。

在暗暗清了一下嗓後,她裝作若無其事地一問:“霎將軍,本宮能否問你一點私事?”

霎娜娜腳步一頓,心有警惕,但語:“道珊殿下請問。”

妲道珊輕聲一應:“霎將軍,你如此優秀,可有婚配?”

霎娜娜麵色微微一紅,隨後竟是直視,反問來:“道珊殿下,你比末將更優秀,可有婚配?”

妲道珊失笑了起來,接聲:“這個……霎將軍很快會知道的。”

霎娜娜不由回身,凝來,又問:“可是那一天同殿下一起出現的那位(生穹)?”

黛紫蒙紗之下,妲道珊的臉紅了起來,她不想多作隱瞞,輕輕點了點頭。

霎娜娜沉默了一下,語:“殿下很有眼光,那位的確是無與倫比!在末將見過的魔界男子之中,可以說,完全冇有哪一個及得上那位的風采!不瞞殿下說,如今大軍中已有不少女子皆對殿下的這位伴侶犯了花癡,譬如,殿下現在要和我去見的這個濛漪漪,她就算一個!”

聽著後麵的話,妲道珊呆了起來。

霎娜娜冇有再多看妲道珊,轉身再次邁開了。

妲道珊回神跟上,但內心已有種作繭自縛的感覺。本來,隻是想給人說媒的,冇想到結果卻是把她自己弄得尷尬無比!

唉!

真是失敗!

之後,妲道珊冇有再開口說什麼,免得在人麵前又自討苦吃。而霎娜娜也是緊閉雙唇,隻管帶路。

未過多久,兩人就來到了一處粉紅美帳外。而帳內,則是傳來了一個女子的醉音:“來來……呃……來,小…………呃……槿,你起來,起……呃……來,再陪漪姐姐……呃……喝完……呃……這一壺嘛!來嘛!”

飽嗝聲不斷,更帶嬌滴之氣!

霎娜娜麵色十分難看,但還是回身對妲道珊一語:“道珊殿下,你且在外稍等,我進去讓她清醒和整理一下!”

妲道珊輕嗯,一應:“好。”

隨即,霎娜娜怒氣沖沖地掀幔而入。

而在一掀之瞬,妲道珊瞅見了——

一個粉紅戎袍塔腰傾城級美人兒竟是拎著一個釀壺,四仰八叉地躺在了一個年紀不大的秀氣少年身上。

而已然醉得不省人事的少年,他的一隻腳也是有意無意地搭在了美人兒的腰上。

兩人之間,是要多不雅有多不雅!

也可以說是要多曖昧也有多曖昧!

妲道珊真是有些哭笑不得,忍不住暗歎起來。

很快,一聲尖銳怒叫斷斷續續傳來:“霎娜娜!你……呃……竟敢趁本姑奶奶……呃……迷糊,來扇本姑奶奶……呃……耳光,你是真活……呃……膩歪了是不是?是……呃……不是?”

“閉嘴!趕緊收拾一下,道珊殿下過來了!”緊接著,就聽霎娜娜冷聲一斥。

“誰?誰……呃……誰過來了?”

“是道珊殿下!快點!她正在外麵等著呢!”

“道珊……殿下?呃……是那個道珊……呃……殿下?”

“濛漪漪!你想找死是不是?”

“哼!”

數息之後,一陣窸窸窣窣聲音傳來。

再接著,就又傳來了一聲:“娜娜姐,你……你怎麼來了?”

“好了,小槿,你彆多問,還有,待會兒也彆多說話。”

“哦。”

聲落之後,帳幔緩緩掀起,霎娜娜拉著一臉醺紅地濛漪漪走了出來,迎接!

“道珊殿下,對不起,讓你久等了。”霎娜娜歉聲而語,同時鬆開了濛漪漪的手。

妲道珊微微一笑,應聲:“冇事。霎將軍,給本宮介紹一下吧。”

霎娜娜聽而目光一掃濛漪漪,冷語:“你還愣著乾什麼?”

濛漪漪回掃了她一眼,而後才深吸了一下,隻手撫胸,彎身行禮,語:“序集軍魔魔麾麾參濛漪漪迎接來遲,還請道珊殿下恕罪!”

序集軍,總共八麾,分彆以魔界八座序城為名,即魔靈麾、魔獸麾、魔妖麾、魔人麾、魔魔麾、魔聖麾、魔仙麾、魔神麾。

因為魔鬼城已經淪陷,所以並不存在魔鬼麾。

另外,這八麾之中,唯魔魔麾、魔聖麾、魔仙麾、魔神麾四麾背後的序城勢力,算是絕對順從於梵輝!

而此前損耗最為嚴重的,就是其餘四麾的人!

而序集軍近九千魔方界鑒士,大部分又集中在絕對順從四麾之中。

在這一點上,還是能夠讓妲道珊鬆一口氣的。

對了,霎娜娜她也是魔魔麾的一個麾參。

“濛將軍請起!”妲道珊莞爾而應,眸光隨後看向了秀氣少年。

少年,乃是人齡境四季。

“序集軍魔神麾靈部靈旗旗首梵槿參見道珊殿下,殿下福安!”少年梵槿行隻手撫胸單膝跪拜之禮。

在序集軍中——

一麾之下,是有靈、獸、妖、人、魔、聖、仙、神八部。

一部之下,亦有靈、獸、妖、人、魔、聖、仙、神八旗。

一旗之下,則有靈、獸、妖、人、魔、聖、仙、神八營。

一營之下,則有靈、獸、妖、人、魔、聖、仙、神八列。

一列之下,則有靈、獸、妖、人、魔、聖、仙、神八卒。

而一卒有八人。

聽到名字,妲道珊怔了怔,因為這個梵槿也是一個魔方界鑒士!並且其界鑒水準屬於近萬魔方界鑒士中最拔尖之類,猶勝霎娜娜和濛漪漪許多!

“快快請起,梵槿將軍!”妲道珊雙手虛扶來。

梵槿麵色一紅,一起身,支吾接語:“道珊殿下,我隻是一個……小旗首,當不得……殿下如此稱呼。”

妲道珊失笑了一下,認真語來:“梵槿將軍,你當得!據本宮瞭解,你的界鑒學可是要比霎將軍和濛將軍高出很多!而你目前還隻是人齡境四季!未來,你絕對會是我魔界的一位大界鑒師!”

梵槿臉更紅了,緩緩抬起頭,望來,目光中充滿了崇敬!

“殿下,我……我其實在很早之前……就聽說過你,你本是獸魔城,乃至獸界最了不起的界鑒師!你一直都是我學習的榜樣!這次……這次能夠親眼得見殿下,我深感榮幸!真的!”梵槿發自肺腑地說來。

被這麼一稱讚,紫紗之下,妲道珊的臉不禁紅了起來,有點尷尬。

而一邊的霎娜娜和濛漪漪則是有些麵麵相覷。

似乎,兩人完全冇想到她們的小跟班內心會如此崇拜妲道珊!

“梵槿將軍,謝謝。”妲道珊深吸了一下,莞爾一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