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90準備以一戰六的我允晨!

一番感慨之後——

梵淩薏心中又起了另外的念頭:“但不管如何,我都不可能讓你征調槿兒!三千魔方界鑒士……三千,哼,戰事尚在繼續,你如此時候征調,不是故弄玄虛,混淆敵營視線,就是去用作什麼死士!我就槿兒這麼一個命/根子,是絕不可能讓他有半點閃失!”

聽上去,這個叫槿兒的,似乎就是她梵淩薏的兒子。

可是,在平定大軍中,在魔神城內,都好像從未有人聽說過她梵淩薏有兒子!

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呢?

另外,像她梵淩薏這種不是故弄玄虛混淆視聽和用作什麼死士的想法,恐怕在這平定大營中有不少人也是這麼認為吧!

可以想象,妲道珊這場征調,若真要在情理上去做工作,那無疑會相當困難!

冇過多久,妲道珊三人便來到了一個紫色的精美大營帳外。

其規格,自是為帝室等級。

“道珊殿下,請入內吧!”霎娜娜伸手示意來。

妲道珊嗯聲,邁向帳口。

我允晨猶豫了一下,還是準備跟上。然而,就在這時候,霎娜娜卻是抬手一攔,漠然語來:“這是給道珊殿下準備的私密殿帳,閒人止步!”

話落,妲道珊停步,回身,微微一笑,語來:“霎將軍,允晨公子乃是本宮請來的策士,不是閒人。”

霎娜娜沉默了一下,接聲:“道珊殿下,但是他終究是一個男的,隨意出入道珊殿下的私密殿帳總是不妥。”

妲道珊內心有些無奈,她已看出了這個霎娜娜就是想刁難我允晨。隨後,她靜靜看向了我允晨,看他自己如何解決。

始終平靜無波的我允晨,緩緩開口來:“霎麾參,你同我一塊進去吧,一來,可避免殿下聲譽受損,二來,殿下她也正好與你一談,畢竟你就是一個魔方界鑒士,更是殿下此次三千調集人選中頗為重要的一員!”

原來這霎娜娜竟也是一個魔方界鑒士!

也難怪之前聽到霎娜娜名字的時候,妲道珊怔了怔。

話落,妲道珊眸露思忖,內心有點詫異我允晨會如此重視眼前這個霎娜娜。

霎娜娜呢?

她將信將疑,緩緩側身,問來:“道珊殿下,他說的是真的嗎?你正準備與末將一談?”

妲道珊莞爾一笑,點點頭,應語:“冇錯,本宮確有此意。霎將軍,你和允晨公子先入內,再慢慢談吧。”

霎娜娜遲疑了一下,最終略微讓開了身軀。

我允晨見而越過了她,緩緩步入營帳之內。

接著,霎娜娜跟著進到了營帳之中。

帳內,一片美輪美奐!

各種設施,應有儘有!

妲道珊環視了會兒,即對霎娜娜笑語來:“霎將軍,多謝了。”

霎娜娜平淡接語:“道珊殿下客氣了。”

妲道珊擺手以應:“霎將軍,允晨公子,都入座吧。”

“謝殿下!”話落,我允晨就坐到了左下一個座位上。

“多謝道珊殿下!”霎娜娜略微猶豫了一下,才坐到了右下一個座位上,與我允晨完全正對。

上位,就一紫色華座。

妲道珊走了過去,端莊落坐來。

“道珊殿下,請說吧,想和末將談什麼?”霎娜娜似乎就是一個急性子,在人一坐定後,就問來。

妲道珊微笑而回:“霎將軍,本宮需要在大軍中調集三千魔方界鑒士,離開大營一趟。你的資料,本宮已蒐集了一些,你不僅是我軍眾多魔方界鑒士的中上之級,更可以說是我魔界劫魔一族中最為出色的年輕女將!甚合本宮心意!本宮希望你能遵從這次調集。”

霎娜娜聽而靜默了一下,才語:“道珊殿下過譽了,末將可算不得劫魔一族最為出色的,劫魔一族比我更為出色的人大有人在!”

妲道珊笑容依舊,接聲:“霎將軍不必過謙。現在,就請給本宮一個明確答覆吧。”

霎娜娜再次靜默了一下,才語:“敢問道珊殿下,你調集這三千魔方界鑒士是要去哪裡,又是去做什麼?”

妲道珊輕輕一歎,接語:“霎將軍,抱歉,此次調集的目的,本宮需要嚴格保密,無法向你、淩薏軍首乃至大司首來說明,請見諒。”

霎娜娜眉頭一皺,好一會兒,才緩緩起身,筆直站立,一語:“道珊殿下,末將是軍人,隻會聽令行事!隻要道珊殿下有絕對的調集權限,那末將自會遵從!”

妲道珊心中暗歎,聽出了眼前不凡女將隻是口服,並非心服。她能理解,畢竟她在魔界尚未真正立足下來,一切都還隻是憑她自己身上的高貴血統來強行震懾魔界眾生。

就在這時候,我允晨起身,對霎娜娜肅聲語來:“霎麾參,殿下她已得陛下旨允,在這平定大營之中,她是擁有絕對的調集權限!不過,殿下卻還是希望你能順心而為!強人所難,從來都不是殿下所盼的!”

霎娜娜冷冷看了看我允晨,才麵向妲道珊,一問:“道珊殿下,恕末將鬥膽問一句,此人對於殿下的調集計劃可是全盤掌握?”

妲道珊怔了怔,緩緩一語:“不,霎將軍,本宮的調集計劃,整個魔界,實際隻有本宮和另一人全盤知曉,就是本宮父帝和後母他們也隻是瞭解一個大概!至於允晨公子,他如今就隻是瞭解些許而已。”

話落,霎娜娜呆了呆。

竟是連陛下和層後孃娘也不儘悉嗎?

這……到底什麼樣的計劃?

另一人?

這人會是誰呢?

是那個……那一天和這位道珊殿下同時出現在戰場中心的那個從未現世過的我魔族之人嗎?

聽到妲道珊的話,我允晨也是有些震動。他心中原本有著的一絲不滿瞬間消散了。

普天之下,隻有這位道珊殿下和至子殿下知道的事情,他不能知道,他能接受!

好一會兒後,霎娜娜纔回神,深吸而語:“道珊殿下,好,既然是這樣,我願意聽從你的調集!不過——我有一個小小條件,希望道珊殿下能夠應允!”

妲道珊饒有興趣地一應:“哦,但說無妨!”

霎娜娜隨即緩緩麵向我允晨,答來:“道珊殿下,我想知道眼前此人他究竟有何本事能夠成為殿下的策士,我要挑戰他!”

妲道珊內心哭笑不得,敢情這霎娜娜就是一個好戰之人!想著想著,她忽然就想起了以前的自己,好像也是如此,當初,她就是那麼不服永七界鑒手段,偏要讓他陷入難堪!

緩緩地,她看向了仍舊是喜怒不形於色的我允晨,平和問來:“允晨公子,霎將軍想挑戰你,你可接受?”

我允晨對著妲道珊微微低頭,回語:“殿下,我接受挑戰,不過,我也有一個小小條件,希望殿下能應允。”

話落,妲道珊不由失笑了,但語:“說吧,是什麼?”

我允晨即語:“僅是霎麾參一人,不足以儘我興,我需要殿下將以下幾人叫來,並於此帳之外設置一個戰台,由我輪番與他們對戰!”

妲道珊有些懵了。

霎娜娜眉頭緊皺,也是充滿了迷惑。

“哪幾人?”妲道珊很快回神,問來。

“一個來自夢魔一族,名叫濛漪漪,仙齡境一季,目前於序集軍中任一麾參之職,同霎麾參一樣,也是魔方界鑒士!

“一個來自境魔一族,名叫閾蠹,聖齡境四季,目前於壘集軍中任一部首之職,同霎麾參一樣,也是魔方界鑒士!

“一個來自序魔一族,名叫列筵,聖齡境四季,目前於壘集軍中任一部首之職,同霎麾參一樣,也是魔方界鑒士!

“一個來自蘊藏一族,名叫贇亮,似乎是魔齡境四季,目前於序集軍中任一旗首之職,同霎麾參一樣,也是魔方界鑒士!

“最後一個,來自昧魔一族,名叫繆未妄,也似乎是魔齡境四季,目前於序集軍中任一旗參之職,同霎麾參一樣,也是魔方界鑒士!”我允晨答來。

聽到前麵三個,妲道珊還能理解,畢竟和我允晨境為相當。但是,後麵這兩個魔齡境四季就似乎有些恃強淩弱了。

似乎?

難道……這兩人實際並不是魔齡境四季?

而是另有隱藏?

如果真是這樣,這我允晨對魔界各族出色人員的訊息,可真是瞭若指掌!

粗犢,你還真是眼毒!

竟是為我挑了這麼一個大助力!

一旦降服了這各族中最為出色的魔方界鑒士人選,那我的調集必然會事半功倍!

而聽完這些人名,霎娜娜有震動,也有深深詫異!

震動是因為其中有些人,一直都是她的對手!

詫異是因為其中有些人則是她完全冇想到的,是以前完全忽略了的!

她盯著我允晨的目光,已然變得格外忌憚起來,尤其是在我允晨每介紹一個,都要拿她說事之時!

彷彿每說她一次,就是在轟她一回!

緩緩地,妲道珊站起身來,負手來回踱了踱,才一定,語來:“好!本宮允了!”

“多謝殿下!”我允晨接語。

隨即,妲道珊即對霎娜娜語來:“霎將軍,勞煩你替本宮吩咐下去,即刻於本宮帳外設立一個戰台。另外,也請你派人去通知允晨公子剛剛說的這些人,讓他們在今日中午之時務必來本宮營帳晉見!”

霎娜娜遲疑了一下,才接聲:“道珊殿下,戰台設置,我會立刻讓人著手設置,序集軍內的三人,末將也可以去通知到位,隻是……這壘集軍中的兩人,末將恐怕難以……傳達到位,因為壘集軍一向不易出入的,其軍規軍紀,在大營中是僅次於衛集軍的!”

妲道珊沉吟了一下,接聲:“好,壘集軍那邊,本宮會親自過去拜訪濛濱軍首。”

濛濱。

男。

壘集軍軍首。

神齡境四季。

夢魔一族。

霎娜娜聽而行了一個低頭並單手握拳於心的軍禮,語:“道珊殿下,末將告退!”

妲道珊輕輕一嗯。

霎娜娜轉身準備邁離。

然而,我允晨忽然卻是一語:“等等,霎麾參。”

霎娜娜眉頭一皺,漠然一瞥,接聲:“何事,我策士?”

我允晨並不急於回答,而是對妲道珊說來:“殿下,我建議,通知序集軍三人的事情,請讓霎將軍就去通知濛漪漪麾參一人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