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89梵淩薏、霎娜娜

嵌溫韋眉頭一皺,接聲:“不行!你如今本就因為這小東西,經常出現陣痛,我不能讓你再損耗自身的力量!”

話落,繆媏緩緩睜開了雙眼,問來:“那你要我怎麼辦?”

嵌溫韋有點煩躁了,在來回踱了踱後,才應聲:“這件事,雖然是為了冠兒,但也不能讓他黁甫一點長輩之禮也不送!”

繆媏微微一怔,接問:“溫哥,你又想做什麼?”

嵌溫韋寬慰一語:“放心,我隻是要讓他給冠兒送點必勝之禮,如此也不枉冠兒一直叫他一聲甫叔!”

繆媏還是不放心,繼續追問:“到底是要他做什麼?”

嵌溫韋有點無奈,但笑:“媏妹,你可能還不知道,這黁甫身上其實有著一顆九淨巔歡魂沛丹!我要讓他把這丹給冠兒,讓冠兒在對決真出現不利情況下去使用!如此,冠兒就絕對不會輸!甚至說不定到最後,冠兒會直接將生米煮成熟飯!”

繆媏聽而神色有緩,接語:“溫哥,可這九淨巔歡魂沛丹極其罕有,黁甫他能給冠兒嗎?”

嵌溫韋笑容依舊,回語:“放心,我自有辦法讓他交出來!”

繆媏凝著人,神色忽然有些變冷了:“是不是用那個簌氏小丫頭?”

嵌溫韋見而避開了她的眼神。

“我不是說過讓你放了她嗎?”繆媏聲音轉厲。

嵌溫韋對凝來,語:“媏妹,你不讓我去碰,我冇有去碰。現在讓彆人去碰,你也這麼生氣,這到底是為什麼?”

繆媏這次避開了他的眼神,不語。

“媏妹,你彆告訴我,你真的是對這小丫頭動了什麼惻隱之心!”嵌溫韋聲音變得有些尖銳。

緩緩地,繆媏凝來,淡漠一語:“溫哥,你我這一生都已經是無法回頭了的。然而……然而……那個丫頭純淨的眼神卻就是在一個瞬間,讓我想給你我保留最後一點純淨!溫哥,就這麼一點純淨,你也要來親手毀滅嗎?”

嵌溫韋盯著,漠然語來:“不錯!媏妹,放棄你這不切實際的憐憫吧!這整個九界,都是弱肉強食,適者生存!那丫頭,即使我不來下手,也會有他人來對她覬覦!與其如此,還不如來給你我發揮她最大的價值!而今機會到了,就該她來為我們的冠兒鋪路!”

繆媏閉上了雙眼,好一會兒,才語:“溫哥,你彆忘了,她還有一個為你我默默潛伏敵營的血緣弟弟!一旦讓人知曉了他的姐姐被人糟踐,你我就會徹底失去這最後一個埋在敵營的眼線!溫哥,一個慣於沉默和屈服的人,一旦爆發,誰也不知道會造成什麼後果!要知道,他的年紀和冠兒可是相差無幾!未來,他絕對會和冠兒不死不休!”

“媏妹!那不過就是一個魔齡境四季小子!冇了就冇了!你用不著這麼忌憚!隻要你我還活著,就必然會為冠兒掃除這些所謂隱患!好了,你不要再說了,我意已決!你多休息吧!”嵌溫韋執意而去。

繆媏緩緩睜開了雙眼,有些哀涼地喃喃出聲:“小丫頭,本宮已儘力保你了,要怪,就怪你自己不該生成和自己身份、地位、實力完全不匹配的身貌吧!”

這說的,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女子呢?

竟是一代魔界叛妃都忍不住生起憐憫之意,更是想給她自己的人生留下一點純淨!

——————

平定大營。

序集營。

軍首營帳。

這序集軍的軍首,乃是魔神城道魔一族的梵淩薏,女,神齡境四季,塔腰傾城級,梵輝早年舊部之一!

“淩薏軍首好!”妲道珊微微低頭,對著相立如迎的梵淩薏問候來。

梵淩薏並未立刻接語,而是細細打量著一身鎧裝又蒙著紫紗的妲道珊。

數息之後,梵淩薏纔出聲:“道珊殿下,請入座!”說時,伸手一示帳內首客之位。

妲道珊即應:“多謝!”隨即,便朝首客位走了去。

梵淩薏這時纔看向我允晨。

“我允晨見過淩薏軍首!”我允晨撫胸彎身,行禮。

梵淩薏不動聲色地接語:“在這平定大營中,本首總算是見到一個我魔一族之人了。”

我允晨沉默,未應,依舊彎身低著。

“過去入座吧。”梵淩薏說時,已轉身回自己主位去。

“多謝淩薏軍首!”我允晨應聲,來到妲道珊下方客位坐下來。

而待梵淩薏坐定後,妲道珊才平靜開口來:“淩薏軍首,大司首他應該已將我來的目的向你傳示過了吧?”

話落,梵淩薏卻是一接:“道珊殿下,大司首他什麼也冇有傳示。你來到大營的訊息,在你邁進大營之時,就已開始散佈整個大營了。”

妲道珊內心不禁起了一絲納悶。

按道理,濛幕肯定會提前知會梵淩薏的,但是他偏偏卻冇有。這其中似乎存在著她妲道珊不瞭解的什麼事情。

“殿下,事情不宜多耽擱,向淩薏軍首開門見山吧。”這時,我允晨低聲一語。

妲道珊回神,一嗯,然後對梵淩薏語來:“淩薏軍首,是這樣,此來,我要在序集軍中調集三千魔方界鑒士,還請淩薏軍首多多協助!”

話落,梵淩薏凝而未語。

被人這麼盯著,妲道珊有些尷尬,但還是一問:“淩薏軍首,是有什麼問題嗎?”

“道珊殿下,你要調集這些人做什麼?”梵淩薏語氣有些漠然。

妲道珊接聲:“抱歉,淩薏軍首,此事我目前不能相告,還請淩薏軍首理解!”

梵淩薏聽而聲音更冷了:“道珊殿下,你要從我序集軍調集人,而我這個序集軍軍首卻無權知道原因,換成是你,你能接受嗎?”

妲道珊沉默了一下,緩緩起身來,認真一回語:“淩薏軍首,真的很抱歉,本宮隻能事後再向你賠罪!這調集之事,本宮是勢在必行,更是刻不容緩!”

梵淩薏凝著,凝著,似嘲非嘲地語來:“今日算是見識了,陛下的血脈就是陛下的血脈!”

妲道珊顰眉蹙額,憂心一改口:“淩薏前輩,請相信我,我真的是需要將事情嚴格保密,因為……這關係到——”

“殿下!淩薏軍首她日後會明白的!”也已起身的我允晨阻止妲道珊繼續說下去。

妲道珊閉上了雙眸,麵有無奈。

而梵淩薏則是冷冷看向我允晨,一笑:“我魔一族的人,向來都是這麼喜歡對自己的主子指手畫腳嗎?”

我允晨平靜對視來,接語:“淩薏軍首,你放心,殿下不會去挑你在意的那個人。”

話落,梵淩薏霍然起身,死盯我允晨,冷喝:“小子!你……什麼意思?什麼叫——不會去挑本首在意的那個人?”

這突如其來的一幕,妲道珊懵住了——

這位淩薏軍首她這是怎麼了?

怎麼好像被人戳中要害了?

而我允晨他又到底隱瞞了我什麼事情呢?

而我允晨神色依舊平靜無波,依舊平聲靜氣地說來:“淩薏軍首,殿下隻是需要調集三千魔方界鑒士,而序集軍和壘集軍一千萬多將士(一個軍的數量可參見二卷第138章)中總共有近萬魔方界鑒士,其中,有近九千都在序集軍中。九千挑兩千多,你完全冇必要擔心什麼。”

梵淩薏神態陰沉不定。

“殿下,請讓淩薏軍首為我們安排一個召集台,把這近九千魔方界鑒士先全部召集過來吧。”我允晨隨後就側身對妲道珊語來。

妲道珊遲疑了一下,纔看向梵淩薏,語來:“淩薏前輩,煩勞你幫我們安排一下。”

梵淩薏冷冷一哼:“道珊殿下,若是本首就是不幫呢?”

妲道珊麵色有些難看,但也隻能將身上的大司首手令取出來,向人一呈!

梵淩薏咬了一下牙,閉上了雙眼,一喝:“來人!”

話落,一個侍衛進來,聽令。

“去,於本首帳外設置一個萬人浮台,並把軍中最近另錄成冊的魔方鑒丁全部召集到浮台上,供這位道珊殿下挑選、調用!”梵淩薏下令。

最近另錄成冊,應該就是在拾頡櫻蒐集的時候,梵淩薏自己也編錄了一下,以作備份。

侍衛領令而去後,妲道珊才由衷一語:“多謝淩薏前輩!”

梵淩薏睜開了雙眼,凝來一語:“道珊殿下,你還有其他事嗎?”已然有逐客之意。

妲道珊勉強一笑,接語:“冇有了。不打擾前輩了。”說完,就準備轉身離開。

我允晨也準備跟上。

“等等!”然而,梵淩薏卻是忽然一叫。

妲道珊聞聲迴轉,接問:“淩薏前輩,還有何事?”

梵淩薏深吸了一下,才語:“道珊殿下,設置和召集也還需要些時間,是否要讓我給你準備一個宿營先歇歇?”

妲道珊想了想,接聲:“有勞淩薏前輩了。”

梵淩薏隨即朝外一喝:“霎麾參!”

話落一息,一個白色戎裝女將快步邁入營帳來,低頭聽令:“軍首有何吩咐?”

“這是道珊殿下。你帶她前往本首之前讓你準備的營帳好好歇息。”梵淩薏應語。

敢情這個梵淩薏還是有心的,她並不是真的想讓妲道珊難堪!

“是!道珊殿下,請隨我來!”白色戎裝女將不卑不亢地對妲道珊伸手一請。

妲道珊冇有立刻動,她一雙眸光打量著眼前的女將,微微一笑:“將軍如何稱呼?”

“回道珊殿下,末將名叫霎娜娜!”白色戎裝女將霎娜娜目光對視來。

這是一個渾身充滿英氣的塔腰傾城級美人,出身劫魔一族。

年齡似與妲道珊差不多。

其境為乃是仙齡境一季!

“好名字!”聽到名字,妲道珊微微一怔,而後莞爾一讚。

“道珊殿下,請!”霎娜娜並冇有過多廢話,再次伸手請來。

妲道珊也不再多言,邁開了。

緊接著,霎娜娜便跟上了,未等我允晨先邁開。看上去,這個霎娜娜對我允晨似乎有某種敵意!也不知道是不是剛纔營帳內的對話,都被這霎娜娜聽了去,故而對人印象很不好!

而我允晨並冇有在意,隻是默默跟隨在後。

在三人出帳後,梵淩薏神色就變得有些複雜起來,在她心中,已然在感慨:“不愧是陛下的親生血脈!一身底蘊,我序集軍年輕一輩中已是無人能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