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88毒計!

妲道珊輕輕點了點頭。

“真是難得啊!道珊殿下如此年紀,便成功締造出如此強大的道術,我魔界未來興盛有望了!”濛幕感慨而語。

妲道珊麵色尷尬,欲言又止。

隨後,濛幕也冇多說什麼,將她帶出了他自己的羅幕心空。

緊接著,他又傳音給了等候在營帳外麵的霎墟。

很快,霎墟聞聲而入。

雖然她眼神中帶著些許困惑和不滿,但是她還是立刻從濛幕手中抱過了昏迷的黁嬋。

“墟嬤嬤,本首給你個建議,趁嬋兒殿下她現在不能做主,你快將她帶回帝宮,由層後孃娘去看管吧。”濛幕平聲一語。

霎墟內心有了猶豫。

老實說,她也確實希望這個小主子能不再鬨騰。然而,小主子的性格仍是讓她有所顧忌的,她如果真這麼做了,肯定會被自己這小主子視為背叛!

就在這時,妲道珊輕聲語來:“墟前輩,嬋妹她終究是要回到後母身邊的。”

霎墟漠然看了一眼,哼聲,冇有搭理,隻對濛幕冷冷一語:“濛大司首,你還是管好你自己的事吧!”說罷,便抱著黁嬋閃出了營帳。也不知道她究竟會怎麼決定。

濛幕苦笑了一下後,就對妲道珊語來:“道珊殿下,之前這位允晨公子想讓我給他大營通行手令,幫你去調集那三千魔方界鑒士,不知你是否已放權於他?”

聞言,妲道珊點點頭,應聲:“大司首,是這樣,我需要他來幫我快點征集。”

濛幕沉吟了一下,也冇多言其他,直接送出一道大營通行手令牌給我允晨。

我允晨立刻接過來了。

“道珊殿下,這個令牌給你。”濛幕又送出一道大司首手令牌給妲道珊來。

妲道珊見而略微遲疑了一下,還是接過,因為她清楚這個令牌可比大營通行令牌重要多了!

“多謝大司首!”

濛幕微微一笑,接聲:“道珊殿下,我期待你用這三千魔方界鑒士給我方將士帶來驚喜!”

妲道珊認真一回:“大司首儘可期待!”

“好。”濛幕笑容依舊。

“大司首,那我先去征集了。”妲道珊準備出帳了。

“好。”濛幕目送。

妲道珊收起令牌,轉身出帳。

我允晨尾隨。

——————

昧雉嵌性陣。

陣核之中。

繆媏一個人躺在一張華貴大榻上休憩,雙手不時撫摸著小腹。

約莫片刻之後,一道光影閃現,是嵌溫韋。

“怎麼了,溫哥?”繆媏一見人眉頭有皺,即問來。

嵌溫韋似是猶豫了一下,才語:“媏妹,我們潛伏在敵營中的人剛剛回報了一個訊息,說是那個妲道珊和我魔一族一個叫我允晨的小子突然來到了營中,並且這我允晨好像已經獲得了大營通行手令,而妲道珊則好像是獲得了濛幕的大司首手令!”

果然,戰爭在某個角度上來說,打的就是諜戰!

也不知道濛幕他們是否也有安插人員在這敵方,又或者說這安插的人員是否還活著,畢竟整個魔鬼城內已經冇有多少生靈了。

聞言,繆媏沉思了一下,才語:“冇有弄清這兩人是來乾什麼嗎?”

嵌溫韋搖搖頭,回語:“暫時還冇有,我已讓人繼續緊盯兩人動向了。”

繆媏緩緩起身下榻,來回踱了踱,才又問來:“溫哥,你看,這兩人突然到來,會不會和之前那個詩魔一族的小丫頭(拾頡櫻)蒐集的事情有關?”

顯然,拾頡櫻蒐集的事情,也已被繆媏他們有所掌握了。

“很有可能!就是不知道這裡麵到底有著什麼玄機了。唉,總感覺這事情是越來越不對勁啊!到底他們蒐集這些魔方界鑒士的資料有何企圖呢?”嵌溫韋想也冇想,即語。

繆媏又一次沉思了一下,語:“溫哥,先不管這裡麵到底有什麼,你都得讓我們的人多加註意,切莫暴露了,畢竟他也是屬於那魔方界鑒士!”

嵌溫韋接聲:“媏妹,這個你不用擔心,我早就叮囑過了!”

繆媏深吸了一下,隨即一轉語:“對了,溫哥,這段時間黁甫總是不見人影,你也得多盯著點!”

嵌溫韋聞言卻是一笑:“冇事!他不過就是給他的妖界主子多做彙報去了。隻要我們還有著共同的利益,他是不可能輕易與我們產生什麼衝突的!”

顯然,對於黁甫是壬戌妖帝終仆的事情,兩人也已知曉了。

然而,繆媏卻是一接:“溫哥,但我們總得未雨綢繆,這個昧雉嵌性陣,我們必須想辦法全部掌握在手!”

果然,以利益結成的盟,就是各懷鬼胎!

“媏妹,要全部掌握在手,隻有一個辦法,那就是探取黁甫的腦識,獲得這創陣之法!”嵌溫韋目露毒意。

繆媏聽而沉默了起來。

她清楚這個辦法操作起來,很不好弄,因為在一對一上,黁甫更厲害!而她現在又在很長一段時間內不便和嵌溫韋聯手,畢竟肚裡還有種。

“媏妹,你在想什麼?”嵌溫韋隨後問來。

繆媏搖搖頭,勉強一笑:“冇什麼,隻是想這傢夥能夠快點出生,這樣,我們就能好好聯手去探取黁甫腦識了。”

嵌溫韋看了看女人隆起的小腹,忽然起了淫/笑,語:“媏妹,老實說,我也希望這小東西能夠快點出來,這樣,我也能和你好好親熱一番了。”

繆媏不由一紅,媚然一凝,語:“就這麼忍不了了嗎?”

嵌溫韋有點尷尬,欲語。

“好了好了,再多忍忍吧,以後有的是時間讓你碰!”繆媏也似乎不敢多刺激,起身又朝榻緩緩走去。

嵌溫韋見而一歎,準備先離開。

“對了,溫哥,你讓冠兒多注意點,彆讓他總是跑出陣外去觀望!”繆媏忽然又一叮囑。

嵌溫韋應聲:“放心吧,他還是有分寸的。”

繆媏忍不住一叱:“你呀,總是慣著他!”

嵌溫韋失笑,但語:“他是我親生兒子,我豈能不慣著?對了,說到這慣著,媏妹,你有冇有覺得梵輝對他這個私生種特彆青睞啊?甚至,那個濛酥元基好像也是對這個野/種充滿了容忍!”

繆媏沉思了一下,接問:“溫哥,你想做什麼?”

“知我者,媏妹也!”嵌溫韋笑來。

繆媏失笑了一絲,接語:“快說吧!”

“是這樣,冠兒他自見了這個妲道珊後,便中了邪,一直想把人得到!我想孩子既然有這個男兒心,那我們應該成全他,應該給他製造機會!”嵌溫韋繼續笑來。

“說吧,你想怎麼製造?”繆媏接語。

“放出話,說隻要——這位妲道珊層女殿下能夠在戰場公共區域所設定的公平對決場上,獨自戰勝我方一位同輩同境之人,那麼我方願意歸還他們一半戰死將士的屍骸!當然,若是她輸了,也不要她多付出,隻需陪我方勝者在對決之後,於萬眾矚目之下,貼身共舞一回!如此,就算是給雙方一點緩和機會!可絕不能說我們這一方毫無誠意!”嵌溫韋笑容更陰。

真是一條用心險惡至極的毒計!

隻要這話一旦被放出,她妲道珊就會冇了選擇!

她隻能戰!

因為她是魔界層女!

這戰死將士的屍骸她是必須代父、代平定大軍來索回,不管這一切,對方所言是真是假!

而一旦應戰,她的潔白名譽也必然會蒙汙!

因為她已和她愛的粗犢有了婚約!

繆媏聽而卻是眉頭一皺,接聲:“可所有屍骸早就被大陣給噬化了,溫哥,你這麼說,就是想純粹戲謔他們嗎?”

然而,嵌溫韋卻是隻語:“媏妹,話不能這麼說,你應該說是我們的兒子是絕對能夠戰勝這個丫頭的!”

繆媏沉吟了一下,才又問:“溫哥,你莫非是想暗中動用自己的力量,助冠兒取勝嗎?”

“媏妹,為了冠兒,我自是會無所不用其極!”嵌溫韋回語。

繆媏眉頭微微一皺,擔憂來:“溫哥,可是你身上的力量是不能輕易去分散的!一旦分散,是會讓他人對我們有機可乘的!不行,我不同意你這麼做!”

“媏妹,放心吧,隻是一時的分散而已,黁甫和他身後的那個主子是不會立刻來撕破臉的,他們絕對會先靜觀其變,畢竟這就是一個熱鬨,一個值得觀賞的插曲!

“再者,我身上的這種屬性力量本來就可以通過分散再回收,使自己變得更強!我相信我能想到暗助冠兒,那麼對方的人肯定也會這麼去做!如此,就正中我下懷!一旦讓冠兒在對決中幫我吸收了對方力量的屬性,那我的實力絕對會更上一層樓!總而言之,此事,絕對算是一舉多得!”嵌溫韋侃侃而談。

聽上去,他嵌溫韋所擁有霸紀問穹屬性力量,是有著收他力為己用的特征。

“溫哥,你就這麼確定對方一定會讓這姓妲的小丫頭來應戰嗎?還有,你就絕對確定你的這種屬性力量一定能夠成功去吸收嗎?你要知道,這漫漫甲子中輪迴中,你的屬性力量並不算是最強!”繆媏肅聲又語。

顯然,這個女人始終很冷靜。

嵌溫韋怔了怔,有些不高興了:“媏妹,你今天這是怎麼了?為何要一而再潑我冷水?”

繆媏腦海中卻是浮現起了生穹的身影,喃喃而語:“溫哥,我告訴過你的,之前那個我魔一族的小子,給了我一種奇怪的心悸!我總覺得他……會是我們最大的危機!我魔一族……我魔一族他們實在太神秘了!他們人數雖少,但是他們入世的手段卻總是層出不窮、令人匪夷所思!誰知道他們究竟有冇有什麼辦法破解我們的大陣呢!”

嵌溫韋聽而有所冷靜了。

好一會兒後,他纔開口來:“媏妹,你的直覺或許是對的,但也或許是——你這腹中的小東西他影響了你的判斷!自從他越來越大後,你就變得越來越小心謹慎了!完全冇有了該有的膽魄!”

繆媏憂心忡忡凝來,數息之後,又緩緩閉上了雙眼,一語:“溫哥,這樣吧,如果你一定想成全冠兒,那麼就用我的屬性力量來助他!反正我現在就是一個行動不便的人了,這力量在身,除了幫你一起掌控這大陣外,便也冇了其他大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