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87姐妹再次交手!

魔鬼城。

平定大營。

大司首營帳內。

一個模樣頗為滄桑的中年男子端坐主位,靜靜凝視著麵前的人。

麵前的人,不是彆人,正是黁嬋!

“幕叔,你到底告不告訴我?”黁嬋語氣相當寒冷。

主位上的人,正是濛幕!

隻見他長長一歎,語來:“嬋兒殿下,我確實不知道拾家那丫頭(拾頡櫻)蒐集這些人的資料是要做什麼。你如果真想知道前因後果,那應該回帝宮問層後孃娘或者陛下。”

黁嬋一哼,接聲:“幕叔,你彆和我裝,你若是不知道,怎可能讓人隨意蒐集?”

“嬋兒殿下,我剛剛都說過了,這一切都是因為層後孃娘有旨意允許!而我身為魔界臣子,自然隻能聽命。”濛幕又是一歎。

“好,好,就算是這樣!那你敢說你冇有主動去詢問我母後原因?”黁嬋咄咄逼人。

濛幕忍不住欲語。

然而,黁嬋卻是再次堵來:“你彆和我說,你想知道原因,而我後母卻一點麵子也不給你!身為我母後最為倚重的夢魔族人,你問的話,常常都要比我這個親生女兒有份量!幕叔,我最後再問你一次,那拾頡櫻蒐集這些鑒丁資料,到底是為了什麼?”

濛幕看著人,內心很苦澀,因為眼前這個丫頭,可以說也是他看著長大的,而她也向來都頗為敬重於他!他內心其實還是想儘量緩和她和她母後,以及和那位親生父帝之間的矛盾。

就在他濛幕左右為難的這個時候,帳外一個侍衛報來:“稟大司首,道珊層女殿下和我魔一族我允晨一同求見!”

話落,濛幕怔了怔,隨後應語:“傳!”

“是!”侍衛應聲傳去。

而帳內的黁嬋神色變得陰沉起來。

濛幕見而本想讓她先避一避的,但是話到嘴邊又收住了。也許是他知道說了也不會管什麼用吧,畢竟黁嬋的個性他十分清楚,就是不達目的絕不輕易罷休!

很快,妲道珊和我允晨便一前一後/進入營帳來。

一照麵,氣氛有點僵硬。

不過,妲道珊還是很快回神,對著濛幕微微低頭,見禮:“大司首好!”

雖然在地位上,層女身份是要更高貴,但是這畢竟是在軍隊中,一切應當以軍中大主帥為尊!

濛幕見而也並未托大,點頭回禮:“道珊殿下好!”

話落,我允晨就微微上前對濛幕行了一個撫胸彎身禮,並語:“我允晨見過濛幕大司首!”

濛幕目光打量了他一下,纔回:“允晨公子不必多禮,請起。”

“謝大司首!”我允晨立身,依舊回到妲道珊身後,目不斜視。

而對於這一幕,一邊的黁嬋已是目露凝思。

“道珊殿下,不知你突然到訪是所為何事?”濛幕隨後又將視線回到了妲道珊身上,淡淡問來。

妲道珊餘光瞥了一下黁嬋,纔回:“大司首,父帝應該已下旨給你了,你應該清楚纔是。”

濛幕目光微垂,沉吟起來。看上去,他剛纔就是明知故問了。

黁嬋聽到話,眉頭頓鎖,數息之後,她冷冷開口來:“妲道珊!你在說什麼?”

妲道珊內心暗歎了一聲,緩緩麵向這個異母妹妹,平靜答語:“嬋妹,事關重大,我現在不能和你多說,待一切塵埃落定後,你自會明白過來的。”

黁嬋一哼,上前威逼一步,喝:“妲道珊!若本殿現在一定要知道呢?”

妲道珊眸光一垂,沉默了一下,才直視回語:“若是如此,我可以給你機會。三招之內,若我不能敗你,那麼我便告訴你一切!”說話間,妲道珊聖齡境四季氣勢漸露,一身睥睨之態若隱若現!

我允晨見而主動退後了些許,靜觀其變。

濛幕一見此態,目光詫異,似對妲道珊的實力有了一種不小的震動。

而對峙的黁嬋雙目深縮,一雙拳頭死握,妒怒交加!

“大言不慚!那一年,本殿能羞辱你一回,如今,自能再淩虐你一次!”黁嬋一身鬼齡境四季境勢儘放,渾然不懼!

妲道珊緩緩側身,對濛幕一語:“大司首,請你給我們姐妹準備一個切磋之地。”

濛幕聽而苦笑一絲,欲語。

“誰和你是姐妹!給本殿閉嘴!閉嘴!!”黁嬋已是怒不可遏,惱羞至極!

妲道珊瞥了一下,並未理會,繼續對濛幕一語:“大司首,麻煩了。”

濛幕歎了歎,才接語:“入我心空來吧。”話落,就見濛幕身前出現了一塊濛濛羅幕。

妲道珊冇有遲疑,率先步去,掀幕而入。

黁嬋則是一閃而入!

我允晨猶豫了一下,也準備進去。但是這時候,羅幕卻是消失了,同時濛幕淡淡語來:“允晨公子,這是兩位殿下之間的私怨,你還是不要去摻和了。”

我允晨沉默了一下,即回:“大司首,那麻煩你給我一道大營通行手令,讓我能夠代道珊殿下先去調集那些魔方界鑒士。”

濛幕卻是想也冇想,即應:“允晨公子,很抱歉,陛下給本首的旨意,是指明瞭這調集權隻屬於道珊殿下。允晨公子,你若真想替道珊殿下分勞,那還是等她和嬋兒殿下切磋完,而後向本首正式說明她已放權於你吧。”

我允晨緩緩閉上了雙眼,不再多言,靜待起來。

濛幕凝了他一下,便倏然消失了身影。

而再現之時,他已來到了自己的羅幕心空之內。

隻見他右手一方,妲道珊靜靜而立,雙手後負,神態從容不迫;而左手一方,黁嬋沉沉如定,十指腥濃,渾身魔氛滾滾!

一個聖齡境四季。

一個鬼齡境四季。

儘管境為差距巨大,但卻都是魔界帝胄!

各自底蘊皆是非凡。

一個已締道成功,身具多種奧深巨能,更是有著一條無雙界器——三生定穹槊!

一個正時時蛻變,曆經三次疊城氛練,一顆腥心無所畏懼,一向隻為魔界而存!

三招——

三招之內,這勝負恐怕真是不太好說吧。

“拿出你那條槊來!”黁嬋倏然起喝。顯然,她這番動手,有很大一部分念頭就是為了見識三生定穹槊的力量究竟有多強!

這些年,她服用的那顆睫上劫失敗品,讓她不斷髮生蛻變,不僅軀身變得更強,就是心識、命魂也是如此!

甚至,還能夠讓她最核心的術法《獄來腥指》有提升等級的跡象!

如今的她,也其實是戰過不少聖齡境的,譬如那個嵌冠,就在她手上根本討不到什麼便宜!

聽到槊,一邊的濛幕有些不明所以,不過還是靜靜而觀。

“你出手吧。”妲道珊平靜語來,她自是不可能動用三生定穹槊這種殺手鐧,因為這次隻是姐妹切磋,隻是讓她這個異母妹妹能夠知難而退!

“你找死!”黁嬋一聲怒哼之後,當即使出《獄來腥指》中最狠毒一式,誓要讓她付出竟敢如此輕視的代價!

然而,滔滔腥能方起,卻見——

絕美黛紫身影上倏然旋出兩字來!

一字為道。

一字為夢。

一筆一劃,自蘊孳道奧意!

兩字又互呈妙旋,直將攻擊而至的黁嬋鎖定,幾乎無可動彈!

簡直……不可思議!

僅僅一招,就將人製住了。

濛幕內心十分震撼,事前他有想過黁嬋會輸,但是真的冇有想到她會輸得如此快,如此慘!

被鎖的黁嬋既驚駭又羞憤!

我竟然連人一招也接不住!

這……怎麼可能?

這個女人她用的到底是什麼術法?

為何……竟讓我感覺自身血脈瞬間受製了?

這到底是什麼破術法?

越想越怒的她,倏然一咬舌尖,全力催動自身蛻變之能!

一見,妲道珊眉頭微微一皺,察覺情況有些不對!

瞬間,她不再猶豫,以滓啄身速閃向黁嬋,一抬手,就是四圖力+道魔血脈之力+孳道之力!

用的全是與魔界密切相關的力量!

三力一鎮黁嬋肩頭!

黁嬋頓時頭暈目眩,全力催動的心頃刻崩潰下來,隨後,整個人便搖搖欲墜。

妲道珊及時抱住了。

“你……你放開我!”尚有絲絲意識的黁嬋頓時惱羞成怒,同時也更是撐不起眼皮了。

妲道珊輕聲一語:“你先好好休息吧。”說完,便輕手拍暈了懷中這個異母妹妹,神色頗為無奈。

看著這一幕,濛幕有感慨,也有絲絲欣慰。他能看得出妲道珊對黁嬋根本冇有什麼敵意,有的是一種真心嗬護!

緩緩地,妲道珊抱著人來到濛幕身前,一語:“大司首,我需要先辦正事,嬋妹就勞你派人照料了。”說時,就要將人交來。

濛幕接過,應語:“道珊殿下放心吧,我會將嬋兒殿下交給她的貼身守護霎墟照顧的。”

妲道珊嗯聲,一語:“多謝大司首!”

濛幕則是猶豫了一下,纔出聲:“道珊殿下,方纔你使用的是何術法?為何我竟是感覺它……似乎對道魔一族和夢魔一族皆有鎮壓作用?”

妲道珊尷尬了一絲,但語:“大司首,這不能說隻是鎮壓,其實也可以說是守護!因為它們是我自己創造的道術,剛剛施展的是兩式為一,其中一個叫孳道式,另一個見孳夢式!因為嬋妹她身上有道魔血統和夢魔血統,所以我就用了這兩式。

“但是,冇料到……嬋妹她身上似乎另有奇異巨能(睫上劫失敗品),讓我有些措手不及,好在及時發現了。不然,我真可能要告訴她一切了。”說完,妲道珊暗暗舒了一口氣。

而聽著這些話,濛幕沉思了一下,才接語:“嬋兒殿下,她曾服用過一顆奇丹,這顆奇丹讓她一直處於蛻變之中,如今已然是變得越來越強了!”

妲道珊微微一怔,忍不住問:“哦,不知這丹是叫什麼?”

濛幕猶豫了一下,纔回:“好像是叫什麼……睫上劫,不過,據嬋兒殿下自己說,它還隻是一顆失敗品,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睫……上劫?真是好奇特的名字!”妲道珊由衷一語。

濛幕卻是一笑,語:“但不管如何,還是不及道珊殿下自己創造的道術。道珊殿下,你這道術總共有幾式?”

妲道珊遲疑了一下,纔回:“目前總共九式。”

“可是對應著我魔界九大魔族?”濛幕又一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