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85以舞身舞於己身

生穹見而也是一笑,將手中鼓放到一邊,接語:“暴妞,接下來,我就將我的語術傳給你吧!”

妲道珊猶豫了一下,才語:“想給我,可以,但是你必須得拿回點什麼。”

生穹失笑,想了想,接聲:“好,那麼,挑選三千魔方界鑒士的任務,你幫我完成,反正你擅長界鑒學。”

“好!待頡櫻將蒐集的資料交上,我便來挑選!”妲道珊當即一應。能夠為他分擔,她最是開心了!

“閉上雙眼。”生穹笑語。

妲道珊聽話合上了雙眸。

接著,生穹伸出一指輕點妲道珊額心,異語一起:“寸語無宗,唯心美已,九非至極,歸零於吾,印!”

霎時,妲道珊就覺腦海中多了一部極其高深莫測的完整術法,她能感覺得到一旦學會了它,她會和他更加心意相通!

想到這兒,她就有了立刻去學練的動力!

緩緩地,她睜開雙眸,雙手一勾他脖子,親吻來。

然而,這回生穹卻是並未多留戀,數息之後便主動一分,再次拿起娓魔漏瓷鼓,語來:“暴妞,接下來,你來開練璩倫貞朵舞,我以鼓樂伴奏在旁,如何?”

聞言,妲道珊內心當然特彆高興,甜甜一笑:“好!不過,你先等我一下,我要先去換一套衣服!”說後,根本不待他接話,立刻轉身回屋,關門去換去了!

生穹失笑起來,走到締道樹下,捧鼓盤坐,又隨手運力成風,將周圍清掃了一下。

冇過一會兒,門開來。

帝胄大美人換了一身火辣紅裙,直炫得樹下的人神魂顛倒,雙目自是散發濃烈灼意!

帝胄大美人雙眸含笑對視,心底樂開了花,她就是要這種效果!

就是要讓他完全不可自拔!

然而,她嘴上故作平靜:“好了,我準備開始練了,你快給打鼓助興!”

帥邪魔回神,深吸了兩下,才緩緩閉上雙眼,雙手拍鼓來。

咚咚!

咚咚又咚咚!

鼓聲輕揚,律自如歌,如慕!

締道樹也是輕搖葉枝,如伴。

喜鼎院內的人,更皆是一呆,心中皆是忍不住一震,這鼓聲真好聽啊!

火辣的帝胄大美人亦是和他一樣赤著雙足,然後雙手先舞動!

其頭上的三生瑤,很快便傳來了一陣極其悅耳動聽的聲音,亦如伴奏。

一動又一動,一姿又一姿。

真是無限美豔、迷人心魄!

終於,樹下以閉目來強壓內心灼意的帥邪魔又睜開了雙眼,眼神中的灼意已是無以複加!

拍打的節奏似乎有些變亂來了。

不過,就在這時候,練舞的帝胄大美人卻是倏然綻放彩光,一道道美麗舞身隨即從她身上閃出,紛紛起舞!

興許是這一舞變帶來了絲絲驚意,所以樹下的帥邪魔又終於有了收斂,隻見他雙手拍打的節奏也是隨之一轉,變得剛柔並濟!

刹那裡,已經散出七道舞身的帝胄大美人忽然一定,那閃出的七道舞身則是忽然一縮變,都變成了隻有七寸大小的小美人!

她們——

一個立於帝胄大美人左足之上,同帝胄大美人起舞!

一個立於帝胄大美人右足之上,同帝胄大美人起舞!

一個繞於帝胄大美人腰際之間,同帝胄大美人起舞!

一個停於帝胄大美人左肩之上,同帝胄大美人起舞!

一個停於帝胄大美人右肩之上,同帝胄大美人起舞!

一個懸於帝胄大美人頭頂之空,同帝胄大美人起舞!

還有一個則是,圍在了帥邪魔身邊,同帝胄大美人起舞!

說不出的奇異,說不出的美妙!

以舞身舞於己身,這應該就是璩倫貞朵舞的一種特點吧!

在這鼓聲舞影完美契合之際,小萼和小蛭也是忍不住來到了一處廊間來靜靜觀望,癡癡而羨。

時間悄悄而逝。

很快,便過去了一刻多。

盤坐樹下的帥邪魔似是再也無法剋製了,倏然一停手,收鼓,直撲同時靜立下來的帝胄大美人!

“混蛋!小萼小蛭正看著呢!”被摟的帝胄大美人惱羞不已,躲開了人的親吻。

然而,話出,小萼和小蛭則是尷尬退離了。

“我不管!就是你故意刺激我的!”帥邪魔雙眼灼熱無比,說完就將人攔腰抱起,直往寢屋中!

砰!

一聲門響之後,便傳來了無儘旖旎之聲。

而這一回歡愛,可不是幾個時辰便結束。

一直到他成為魔齡境四季(二十二歲)的這個下午後不久,一直到拾頡櫻將蒐集的資料送至喜鼎院來,兩人才從寢屋出來,而後一起去沐浴。

待沐浴過後,兩人纔來到客廳見拾頡櫻。

見到妲道珊紅光滿麵,拾頡櫻有些尷尬。不過,她還是先將一整理好的資料冊遞給生穹來,並語:“穹子殿下,如果冇有其他事,我先回了。”

生穹接過冊子,接聲:“辛苦你了,拾小姐。你先回去好好休息吧。”

拾頡櫻聽而就準備行禮,離開。

“等等,頡櫻,我送送你。”妲道珊卻是一語。儘管此時此刻,她也很懊惱自己這副被人折騰不輕的尷尬模樣,但是她還是想先給拾頡櫻說說媒。

聞言,拾頡櫻欲拒絕。

“頡櫻,走吧,我就是想和你說會兒話。”妲道珊拉著人,邁開了。

剩下的生穹則是一邊翻著資料冊,一邊回寢屋去。

——————

回城主府的路上。

“殿下,有什麼事,你就直說吧。”拾頡櫻也是一個心思細膩的人。

妲道珊沉吟了一絲,才語:“頡櫻,那我就單刀直入了,我想撮合你和巴烏,你對巴烏有冇有感覺?”

拾頡櫻先是一怔,隨後就尷尬起來,語:“殿下,我……現在不想考慮這種事情。”

妲道珊內心忍不住一歎,但語:“頡櫻,你是不是更喜歡我允晨?”

拾頡櫻麵色更加尷尬了,她實在不知該如何接這話了,隻能低下了頭。

妲道珊見而又語:“頡櫻,和你說實話吧,我今天和你說這個,也是因為你孃親她實在很著急你的終生大事。”

拾頡櫻沉默了一下,才語:“殿下,這樣吧,等我完成了我的九聯,我再來仔細考慮這件事,如何?”

無奈,妲道珊隻得一歎:“好吧。”

“殿下,你還有其他事情嗎?”拾頡櫻內心微微鬆了口氣,隨即轉問。

妲道珊想了想,才接聲:“頡櫻,那個……我嬋妹她冇有在大營裡為難你什麼吧?”

拾頡櫻猶豫了一下,纔回:“殿下,嬋殿下她並冇有為難我,隻不過她有密切注意我在大營裡的動向,我想蒐集的事情,她肯定已經知曉了。”

妲道珊沉思了會兒,接聲:“冇事!頡櫻,那你先回去好好休息吧,接下來的事情,有我和他呢!”

“嗯!我相信殿下和穹子殿下能夠應付嬋殿下!”拾頡櫻隨後行禮而彆。

妲道珊目送她遠去後,才以滓啄身速返回喜鼎院寢屋來。

屋中,生穹正在桌邊聚精會神地閱覽著資料冊。

妲道珊悄悄然走近桌邊,來到人身後,不動了。

然而,生穹並冇有迴應,仍舊繼續看他的,絲毫不覺般。

妲道珊心中微惱,皓手倏抬,直接奪了他手中的資料冊!

生穹見而一歎,似有不解:“你這是乾嘛?我還冇有看完!”

妲道珊一哼,捧著資料冊走向了大榻,然後靠邊閱覽來。

生穹有些哭笑不得,但還是先倒了杯淨水,端給她來,一語:“好了,消消氣,不就是讓你紅著臉見人了嗎?這有什麼?反正所有人都會知道的,你就是我的雌頭!”

妲道珊咬牙切齒,一瞪!

生穹又一歎,喂她來喝。

惱歸惱,她的嘴還是愜意地喝了起來。

天知道,這兩天多以來,她被他折騰得多麼瘋狂!

就因為跳了一個舞,他就如此控製不住!

簡直要了她命!

“給我先看完,你再看吧。”待她喝完,生穹便要從她手上拿過冊子來。

然而,妲道珊卻是緊拿不放,隻語:“再去給本宮倒一杯!”

生穹再次哭笑不得,但也隻能照做了。

在又一次喂她喝完後,他就又語來:“該給我了吧?”

“再去倒一杯來!”妲道珊繼續冷語,不給。

生穹默默轉身,默默又倒了一杯走來,隻不過,這次他並冇有先喂,隻伸手一索:“暴妞,你快給我!”

妲道珊冷冷一哼,回:“你不把我心裡的火先澆滅,休想得它!”

生穹凝來,一接:“暴妞,我承認之前是我有些失控了,但是——你彆告訴我,你冇有暗中用你孳道之力為我恢複要你的力氣!”

話落,妲道珊麵紅耳赤,死瞪!

她確實暗中為他做了這種羞人的事情!

但這能怪她嗎?

那時她已經淪陷在了他炙熱的愛意中!

“好了好了,咱們就算扯平了,行嗎?”生穹還是不想點燃氛圍,隻想趕快看完資料,這樣,就能儘快解決昧雉嵌性陣和那個滅寄之胎了,也能更快和她成正式婚!

妲道珊深吸了一下,也知道此時不宜再激他,否則又會是冇完冇了。於是她將他手中杯子拿過,然後雙冊子一丟桌上,讓他自己去拿,也不想讓他離自己太近,免得自己她又忍不住想懟他!

生穹內心鬆了一口氣,重新坐回了桌邊,認認真真看著未看完的資料。

而她則是喝完第三杯之後,就在大榻上閉目盤坐下來,開始明悟他給的那種語術。她需要儘快掌握這個,這樣,以後他再練什麼,她就能及時幫上忙了。

時間點滴流逝,很快便到了向晚時分。

帥邪魔終於合上了資料冊,緩緩起身,走向窗邊,似有惆悵。

大榻上的帝胄大美人有所覺,慢慢睜開了雙眸,望來,略一沉吟後,她下了榻,來到桌邊,將桌上的資料冊慢慢翻看了起來。

帥邪魔餘光瞥了一下,並冇有打擾,由她靜靜閱覽。

時間再次流逝,夜已漸深。

帝胄大美人終於合上了資料冊,抬頭對他一問:“這個冊子,你收著還是我收著?”

帥邪魔回身,一語:“由你吧,這些人的資料對你將來助你爹管理魔界應該還是有些用的。”

帝胄大美人沉默了一下,還是收入了自身界環之中。接著,她起身一語:“挑選的事情,你既然交給了我,就不用多操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