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84三丹的隱秘

聽著這些話,妲道珊忽然就想起了當初永七也是讓她對著冠元伐牒戟吹一口氣(可參見三卷第132章),如今又是如此,隻不過換了一個人。

好一會兒後,她纔出聲:“說吧,要我說什麼樣的話?”

生穹想了一下,纔回:“昧陣滅寄皆碎之時,允生。”

妲道珊怔了怔,昧陣滅寄共碎之時?這滅寄是什麼意思?

疑惑歸疑惑,妲道珊還是先對著生穹手中的丹珠,將話莊重說來:“昧陣滅寄皆碎之時,允生!”

話落,丹珠之上,彷彿流過一道彩色異芒!

緊接著,生穹將丹珠置入鼓模的漏鬥之中。

妲道珊這時才問來:“你剛剛說的滅寄是什麼意思?”

生穹猶豫了一下,纔回:“滅寄,就是滅寄之胎。暴妞,之前我和你爹在談話的時候,主要說的就是這個。我問他是否能確定他滅殺的那位黁姓層帝是否徹底死了,他和假嬤嬤雖然都確信已經死了,但是我卻在昧雉嵌性陣中發現,有一個女人的腹中正孕育著這位黁姓層帝的滅寄之胎!”

妲道珊震住了。

竟……還有這樣的事情?

“暴妞,這個滅寄之胎一旦成功出生,那麼他將擁有半步霸紀實力,你爹不會是對手!”生穹繼續說來。

妲道珊徹底呆住了。

竟是這麼……恐怖嗎?

生穹見她憂心忡忡,不由寬慰:“放心吧,我會一併解決這個滅寄之胎的!”

妲道珊回神,目光卻是冷盯來,一語:“把你和我爹談話的所有內容全部印識給我!”

顯然,她已經生氣了。

這麼大的事情,他竟然到現在才和她說,她已經不相信這大騙子了!她要自己親眼來看這份內容!

無奈,生穹隻得照做。

接收他的印識後,妲道珊便閉上了雙眸。

過了好一會兒,她才緩緩睜開雙眸,有些臉紅地瞪向他!

她已經徹底明瞭《我魔先書》為何說他會成為生穹王,原來這一切竟是起於她爹的允諾!

她也已經清楚這個滅寄之胎成功誕生的條件多麼苛刻!

還有,她開始瞭解她爹和她親生母親之間的矛盾。

“暴妞,這鼓還剩最後一步,我們趕緊把它完成吧。”有些心虛的生穹趕忙一語。

倏然,一隻皓手揪他耳朵來!

“給我保證,以後有什麼大事,一定會讓我及時知曉,不準再瞞我!”妲道珊暴脾氣再次爆發來了。

被揪得生疼的生穹隻能連連應聲:“我保證!我保證!”

妲道珊這才鬆了手,隻是麵色依舊有著寒霜。

生穹見而欲言又止。

“粗犢,我真的不希望這樣的事情再發生,我有權來瞭解!因為你我如今是一體,是夫妻!”妲道珊深吸了一下,嚴肅語來。

生穹沉默了一下,才應:“暴妞,我隻是不想你多操心,因為我能解決!真是我一個人不好解決的,我肯定會求助於你!”

妲道珊眸光一垂,呢喃:“粗犢,有時候我真的很想讓我自己全方麵碾壓你,這樣,你就隻能乖乖聽我話了,由我疼著,愛著!”

生穹失笑了一絲,接聲:“不可能!在界學之上,無人能碾壓於我!”

妲道珊不由瞪來,一哼:“走著瞧!終有一天,我一定要在界學上碾壓你!反正我現在什麼界素都有了!到時候,我看你還犟什麼犟!”

生穹再次失笑,接聲:“行,如果有一天我的雌頭真能夠在界學碾壓於我,那我就做一個閒人,由我的雌頭養著!”

“誰要養你了?哼!”妲道珊冇好氣一叱。

生穹哈哈笑了笑,便接語:“好了,暴妞,趕緊和我完成這最後一步吧。”

妲道珊聽而冇再和他打情罵俏,平應:“要怎麼來釘?”

生穹卻是伸手索要來,回:“我需要你給我三千齡幣。”

妲道珊眉頭微微一皺,納悶:“乾嘛?”

生穹笑回:“我需要用三千齡幣來充當小釘器。”

妲道珊內心雖然依舊不解,但還是先從自身界環之中取出三千齡幣浮空來。

“暴妞,接下來,我會將我的娓玉一一融入這三千齡幣之中,每融好一個,你便拿起一個,以其邊緣釘擊這些小竹釘。”生穹說完,又將兩塊早就切割好的魔牛皮從空界環中取出,並貼好在鼓模的兩頭來。

妲道珊看著,若有所思了一下,才問:“這樣你豈不是要消耗三千娓玉?你這負荷得下嗎?”

生穹微微一笑,一接:“就算難負荷,不是還有你這樣一位擁有孳道之力的道母娘娘在我身旁嗎?”

妲道珊麵色微紅,微哼,回:“算你識相!那開始吧!”

隨即,生穹一指定幣,唇吐異語:“定數三千,是為無窮。吾娓入齡,是為無儘。融!”

話落,一枚翠綠勾玉便從他指尖射出,直入一枚齡幣之中,齡幣刹那閃過沌色之芒!

妲道珊則是一隻皓手輕抬,輕輕攝住此融玉齡幣,另一隻皓手又已輕輕攝住一顆小竹釘,以緣釘合魔皮與鼓模!

接著,又一枚翠綠勾玉從生穹指尖射出,再入另一枚齡幣之中,齡幣同樣閃過一種沌色之芒。

妲道珊則是繼續攝釘起來。

如此往複,直到生穹麵色漸漸泛出蒼白之時,妲道珊這纔有所停頓。隻見她身上倏然釋放一道彩光,一個絕美身影從她身上閃了出來!

赫然,就是另一個她!

像是尋常分身,但又好像不是,因為這個她在行走間竟是散發著一種令人難以言喻的舞勢!

難道這是她已對璩倫貞朵舞開練了嗎?

輕輕地,這個舞勢的她來到生穹背後,雙手為其輸送孳道之力!

頓時,生穹身體的疲憊慢慢得到了消除,一點點恢複原來狀態來了。

生穹深吸了一下,便全神貫注地射玉,融幣。

而妲道珊真身則是繼續認真地攝釘起來。

可以說,兩人之間默契十分,合作無間!

時間悄然流逝。

過了半個多時辰,終於,三千小竹釘全部釘完,娓魔漏瓷陣的基礎完美製作出來!

生穹雙手拿著鼓,隨意敲了敲,其音自是極其奧妙非凡,也更是讓妲道珊的內心忽然湧起了一種歡動的念頭!

不過,她還是先忍住了,將自己的舞勢之身先歸回,然後輕聲問來:“要叫它什麼?”

生穹想了想,纔回:“叫娓魔漏瓷鼓。”

妲道珊內心噗嗤,唉,果然就是這個名字,鼓名即陣名,真懶!

“那這三千融玉齡幣還要用嗎?”妲道珊隨後又一問。

生穹笑回:“它們還有大用!”說完,便抬手一攝,將它們全部收入了自己的空界環之中。

“什麼大用?”妲道珊聽而好奇了。

生穹冇有遲疑,回語:“我需要用它們來選取三千魔方界鑒士!”

妲道珊不禁一怔,三千魔方界鑒士?他這到底是要乾什麼呢?

“暴妞,我的娓魔漏瓷陣是以娓魔漏瓷鼓為基,以九式釗法為形,以三千齡素魔方界鑒士為心!”生穹繼續解釋來。

九式釗法為形?

妲道珊眉頭一皺,腦海中仔細搜尋答案。

“九式釗法,即霸紀問穹榜上排名第五十三位的釗世主——命釗所創造的術法!它總共有九式,分彆為寬而栗式、柔而立式、願而恭式、亂而敬式、擾而毅式、直而溫式、簡而廉式、剛而實式、強而義式!因為這些式名帶著浩浩之氣,我便選用了此術!”生穹繼續解釋來。

妲道珊心中震動,原來竟是那位釗世主的霸紀問穹術!原來又是因為我要你做浩浩英雄的事情!粗犢,為何你的一舉一動總是要這麼飽含著深意?知道嗎,我真的不想自己總是一無所知!真的不想自己總是事後才明白!

“至於為何是魔方界鑒士,那是因為我與生俱來喜歡魔這個字,是因為我最終的境為隻會是魔齡境四季,是因為我覺得界素之中唯光與暗能夠契合我的娓魔漏瓷陣和那個昧雉嵌性陣!”生穹繼續解釋來。

妲道珊欲言又止,實在是她有些不知道該表達什麼好。

也就在這時,生穹忽然又想起了什麼,一轉語:“對了,這九式釗法是和九命一體丹密切相關的,而九命一體丹要用到的輔材料,和那逆級替命丹一樣,都是藻鏡鏃囊藤。而藻鏡鏃囊藤則又是天啄我心丹的主材料!彆人用輔,天啄用主!”

妲道珊呆了呆,這三種界藥竟是有著這樣隱秘的關係?難怪藻鏡鏃囊泊那裡有著一個我魔始祖創造的大界陣!這應該就是因為藻鏡鏃囊藤乃是天啄我心丹的主材料吧!

想著想著,妲道珊便忍不住追問:“粗犢,那這天啄我心丹又是以什麼材料為輔?”

生穹即答:“它的輔材料乃是源於九界九座人序城,並不是固定的,隻要符合——唯這座人序城獨有這個特征——即可!”

九界九座人序城,即靈人城、獸人城、妖人城、鬼人城、人人城、魔人城、聖人城、仙人城、神人城!

妲道珊聽著深深而思。

她終於明白天啄我心丹真正的藥譜為何這麼難被世人知曉了。

原來這一切,都是因為它的藥譜並不固定!

而不固定,就會出現擾亂!

一丹擾亂,就難辨其真假!

“至於九命一體丹和逆級替命丹的主材料,則和九界的禁地密切相關,前者需要在九界九大禁地中分彆找到藥譜中所記載的材料,後者需要在靈界禁地的犀璧山中找到藥譜中所記載的材料。

“這些材料的名字已被當時的創譜者給秘密禁限了,尋常人是不可去知的,通常就隻有五素逆譜界藥師(逆譜界藥師,是有廣義和俠義之分的,具體可參見三卷第17章)纔有知曉的資格。另外,就是那些強行探識或者勉強受識而得的人,也都會承受某些厄運,儘管這些厄運也能夠用手段去除,但也是頗費周折,大有得不償失。

“所以,暴妞,我現在還是不想犯險來告訴你,儘管你如今已締就自己的道,但是你終究還不是神齡境四季,你的孳道之力目前還冇法臻至完美!”生穹又說來。

聽著這些話,妲道珊莞爾一笑:“我能知道這麼多,已經很知足了,你不用想這麼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