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83複生一城生靈

“好了,激發完畢,接下來,就是……”生穹話未完。

“粗犢,謝謝你!”妲道珊已睜開雙眸,眸光無限愛戀!

生穹有些哭笑不得,但語:“看吧,我冇騙你,確實很容易的。”

妲道珊忍不住白了他一眼!

想和他深情對視一番,這粗犢確實如此不解風情,哼!

“好了,再閉上,我把我身上獨有的九素之密,都傳給你。”生穹隨後催促來。

妲道珊卻是罕見撒嬌來:“我不要,除非……你先親我一下!”

生穹呆了呆,他實在是冇見過她這般!

刹那裡,他雙眼變得灼熱!

一覺,妲道珊她並冇有閃躲,正麵直迎他邪邪的珠子,和他比誰更灼熱!

然而,生穹卻是很快醒神,眼神一避,再催促:“好了好了,快閉上吧,今天我必須得把這個鼓製作出來。”

妲道珊內心有些懊惱,看來,以後不能對他太熱,得對他裝冷!這粗犢就是有些吃硬不吃軟!

最終,她又照做了。

隻見生穹周身泛起沌光,九顆不同色彩的極細圓珠從光中悠悠而出。

它們全都緩緩滲入了妲道珊的身軀。

瞬間,妲道珊渾身綻放暈彩,甚是奧美,彷彿一下回到了她締道成功的那一刻!

而妲道珊內心不禁大震,這是……什麼樣的界素之密?為何我忽然竟感覺它們好似……不屬於九界?這粗犢……到底他還有著什麼樣的秘密?不想了不想了,他想說一定會和我說的!

緩緩地,妲道珊睜開了雙眸,深吸了一下,輕聲一語:“快把魔牛精血給我吧。”

生穹依言將魔牛精血給了她。

妲道珊再次深吸了一下,一手輕揚,嘴中一吐:“界風,塗魔!”話落,一道紅色氣流從掌心慢慢釋放出來。

這是她的塗魔界風!

它直將她另一手中的化形魔牛精血慢慢引向浮空鼓模,慢慢塗抹起來。

一道又一道,自是蘊含著獨屬於她的孳道真意!

整個鼓模很快就充滿了生機命能之象!

一邊的生穹凝了會兒,便又從空界環之中取出了一根早已備好的含沌墨瓷沁煙竹來。

然後,他唇中異語再起:

“締枝至奧實,魔革自深韌。

“唯沌瓷之煙,可釘鼓於亙!

“來,吾之煙亙界金!”

話落,他之雙手再次湧出兩道紅色晶流,直將眼前的含沌墨瓷沁煙竹細細切製來。

冇過多久,一個個細小竹釘便浮現在了空中。

其數量大概有三千!

塗抹完的妲道珊一收功後,認真打量了一下這些小竹釘,纔開口一問:“接下來呢?”

生穹收了手上晶流,回語:“接下來就是製作一顆漏珠置於鼓內。”

“要怎麼做?”妲道珊不由追問。

“以六條藻鏡鏃囊藤和六紀印魔海沉烽沙為材,以九種我獨有的界素將它們煉製成珠。”生穹答來。

聞言,妲道珊即語:“那這個過程,我可以同你一起來!”

生穹猶豫了一下,才語:“這顆漏珠算是這個鼓的核心,必須做到完美。如果……你一定要和我一起,那必須先掌握我獨有的這種語術,而這個掌握的過程是需要一些時間的。”

妲道珊怔了怔,顰眉蹙額,有些不高興地一問:“你是不是故意刁難本宮的?”

生穹失笑了一下,認真語來:“不是。”

妲道珊內心有些煩躁。

她不過就是想和他一起製作,想創造一些美好的記憶!為什麼總是這麼麻煩呢?

“暴妞,等這鼓製作成功後,我再將這種語術傳給你,你慢慢去練吧。”生穹輕聲一語。

妲道珊沉默不語。

她知道的,他這種語術奇特又深邃!她真的不想又一次來占有!她不想成為一個一直索要於他的女人!

“暴妞?”生穹以喚為問。

妲道珊閉上了雙眸,有氣無力地問來:“那這個漏珠製作的過程,我真就不能出一點力了嗎?”

生穹想了想,才語:“這樣吧,我製作的時候,你將雙手貼於我後背,把你的擁有境力輸送給我。如此,我製作應該會更輕鬆!”

話落,妲道珊立刻睜開了雙眸,即笑:“好!就這麼辦!”

見她終於高興了,他微微鬆了口氣。

隨即,他就將六條藻鏡鏃囊藤先取了出來,並將它們全部浮空。

然後,又將那個盛放六紀印魔海沉烽沙的小界環取出,並把環內的沙全部取出,亦浮空。

妲道珊則是默默站到了他身後,雙手輕抬,按在他後背,準備開始輸送自身的境力。

緩緩地,生穹閉上了雙眼,雙手一揚,口起異語:

“藻藤九命輔,印魔沉烽歲。

“娓鼓契釗形,一珠釋吾粹!

“來——

“吾之娓粹界金、娓粹界木、娓粹界水、娓粹界火、娓粹界土、娓粹界光、娓粹界暗、娓粹界風、娓粹界雷!”

話落,隻見——

兩道紅綠相間的小晶流,從他雙手無名指指尖齊湧出,然後彙作一道大流,直向浮空的六條藻鏡鏃囊藤和自身瀰漫著硝煙之象的六紀印魔海沉烽沙!

兩道紅綠相間的小纖流,從他雙手食指指尖齊湧出,然後彙作一道大流,直向浮空的六條藻鏡鏃囊藤和自身瀰漫著硝煙之象的六紀印魔海沉烽沙!

兩道紅綠相間的小漾流,從他雙手小指指尖齊湧出,然後彙作一道大流,直向浮空的六條藻鏡鏃囊藤和自身瀰漫著硝煙之象的六紀印魔海沉烽沙!

兩道紅綠相間的小焰流,從他雙手中指指尖齊湧出,然後彙作一道大流,直向浮空的六條藻鏡鏃囊藤和自身瀰漫著硝煙之象的六紀印魔海沉烽沙!

兩道紅綠相間的小塵流,從他雙手拇指指尖齊湧出,然後彙作一道大流,直向浮空的六條藻鏡鏃囊藤和自身瀰漫著硝煙之象的六紀印魔海沉烽沙!

一道紅綠相間的大璀流,從他左手大魚際處湧出,直向浮空的六條藻鏡鏃囊藤和自身瀰漫著硝煙之象的六紀印魔海沉烽沙!

一道紅綠相間的大影流,從他右手大魚際處湧出,直向浮空的六條藻鏡鏃囊藤和自身瀰漫著硝煙之象的六紀印魔海沉烽沙!

一道紅綠相間的大氣流,從他左手小魚際處湧出,直向浮空的六條藻鏡鏃囊藤和自身瀰漫著硝煙之象的六紀印魔海沉烽沙!

一道紅綠相間的大閃流,從他右手小魚際處湧出,直向浮空的六條藻鏡鏃囊藤和自身瀰漫著硝煙之象的六紀印魔海沉烽沙!

九道界素交織,藤與沙儘被融。

隨著時間的點滴流逝,生穹的額頭上漸漸出現了汗水。

妲道珊見而加大了輸送的量,以確保他不會陷入疲憊!而她自己的狀態則還是十分飽滿,臉上絲毫不見汗瑩。

大概過了半個多時辰,生穹終於睜開了雙眼,雙手上的九素也瞬間收卻來。

妲道珊不由收了力,緊緊盯著空中閃爍著沌芒的丹珠。

擁有非凡界鑒之眸的她,發現它竟似界藥,又似界器,著實有些不可思議!

而凝著它的生穹微微一笑,似是頗為滿意。

他抬手一攝,將丹珠拿在了手上,然後,轉身對妲道珊語來:“暴妞,這次多虧你了,不然,我肯定要花更多的時間才能將它製作出來,你的孳道之力真是無與倫比!”

得到誇讚,妲道珊內心自是甜如蜜,但嘴上卻是故作一哼,語:“粗犢,你記住了,以後你要再練製什麼,都得讓本宮過來幫你!若是敢再隨意去負荷自己,那休怪本宮對你不客氣!”

生穹有些哭笑不得。

“給我記住了冇有?”妲道珊忍不住一低喝,但手卻又是以袖角給他拭汗來。

生穹無奈,隻得點點頭,應語:“知道了。”說時,親了她絕美麵龐一下!

妲道珊麵色微紅,但問:“接下來呢?”

生穹應語:“接下來,就將這丹珠放入這漏鼓之中,然後就是用這些小竹釘將這魔皮釘好。”

聞言,妲道珊又問:“這放和釘可有什麼講究?”

生穹接語:“暴妞,這放之前,我需要你對著這顆丹珠說一句話。”

妲道珊不由一愣:“我對著這丹珠說一句話?為什麼?”

生穹微微一笑,回:“你該先問是什麼話,而不是為什麼。”

妲道珊含笑而接:“我就不!我就是要先問為什麼?為什麼需要我對著丹珠說一句話?”

生穹無奈一歎,語來:“暴妞,之前我和你說過,那個魔鬼城城內已經冇有多少生靈了。即使破掉了那個昧雉嵌性陣,它在很長時間內也很難恢複生氣。為了一併解決這個麻煩,我……就想以自己設計的陣,來順帶複生那些無辜枉死的魔鬼城生靈!”

話落,妲道珊呆住了!

順帶複生那些無辜枉死的魔鬼城生靈?!

這……這……這真能做到嗎?

那可是以億而計的生靈啊!

幾乎就是複生一城生靈啊!

“粗犢,你……真的能做到嗎?真的能嗎?”妲道珊眸光有了濃濃崇拜!

生穹莞爾一笑,回語:“能。”

妲道珊還是忍不住再問:“真的?”

生穹有些無奈,但語:“既然那個昧雉嵌性陣能吞噬他們,那我創造的娓魔漏瓷陣就能複生他們!暴妞,你記住了,界陣學,在某種角度來說,它其實就是一種對立的界學,有死,就有生。”

妲道珊若有所思了一下,就魅然勾下了他脖子,深深吻來!

他自是綿綿迴應。

好一會兒後,她才主動一分,注視而語:“粗犢,你是我的浩浩英雄!我為你驕傲!”

生穹臉紅了起來,相視而應:“但你依舊隻是我的雌頭,要給我生九崽子的美雌頭!”

帝胄大美人頓時一瞪,一揪他耳朵,喝:“再說一次!”

帥邪魔雙手圈住了她柔腰,四目緊對,回:“美雌頭!”

帝胄大美人咬牙切齒,還是鬆了手,冇好氣一叱:“好了,快說!為什麼要我對丹珠說一句話?”

生穹語來:“一是因為你身上的魔界帝統,這種帝統能夠在一定程度上代表你已獲得層帝證的父帝,如此,魔鬼城生靈的複生就有了一種帝意為基,二是因為你的孳道,你的孳道,我已察覺它包羅了魔界眾族的生象,從一定程度上來說,如今的你,可算是當今魔界的一位眾生之母!母允,眾生自有命機可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