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82再傳九素於愛侶

“多謝拾前輩!多謝!”妲道珊說時,給拾幽燕深深鞠了一禮。

拾幽燕本來想出言回禮的,但話到嘴邊又收住了,隻是以目光深深注視著妲道珊。

被看得怪不好意思的妲道珊不由一紅,問:“拾前輩,怎麼……了?”

拾幽燕露出認真來:“道珊殿下,我忽然認為我魔界有了你這樣一位帝女,終將迎來它真正的繁榮昌盛!”

妲道珊麵紅如霞,尷尬而應:“拾前輩……過譽了。”

“不,道珊殿下,我拾幽燕這一生也是見過很多了不起的後輩人物了,但是從來冇有哪一個能給我如此強烈的感受,你——彷彿就是為我魔界的繁榮而生!你的存在,絕對是我魔界的一大幸事!

“在這個甲子輪迴中,我魔界可以說從未迎來它真正的繁榮昌盛,每一個紀元裡不是千瘡百孔,就是死氣沉沉!勾心鬥角,爾虞我詐,數不勝數!而今天見到了你,我是真的認為你就是改變我魔界的關鍵!這不僅是因為你血脈中的非凡帝統,更是因為你的真善心性!我為頡櫻選擇了你而高興!你值得她追隨!”拾幽燕繼續認真說來。

妲道珊真的有些無地自容了,半晌說不出話。

最後,還是拾幽燕笑然一轉語:“不過,道珊殿下,你如此優秀,我真的很好奇那位隻聽於你的至子殿下又是怎樣的非凡。不知道珊殿下何時能讓我這個好奇者一睹他之風采?”

聞言,妲道珊猶豫了一下,纔回:“拾前輩,待魔鬼城的戰事一結束,我再帶他過來和你見見吧。”

話落,拾幽燕怔了怔,忍不住問來:“道珊殿下,為何是要等魔鬼城戰事結束?”

妲道珊不想多生枝節,隻語:“拾前輩,到時候,我想你會明白的。”

拾幽燕再次一怔,一笑:“好,那我拭目以待。”

“嗯,拾前輩,那我今日就先告辭了。”妲道珊隨後深吸了一下,語來。

拾幽燕聽而應語:“好,那我送送你。”

“不用,不用!拾前輩,我自己離開就好,真的。”妲道珊連忙一語。

看著妲道珊的些許窘迫,拾幽燕無奈一笑:“好吧,那道珊殿下,有空常來。”

“嗯,好的!”妲道珊隨即轉身出廳。

拾幽燕目送,心中感慨,頡櫻,娘現在總算是明白你那天為何那麼衝動(依附)了,這位帝女殿下,她的的確確就是我魔界的未來!

——————

在出了城主府後,妲道珊便以超距界環聯絡了濛酥元基。

而在聽完妲道珊轉述的話語後,界環那頭的濛酥元基沉默了會兒,纔回複:“丫頭,以後你讓濛巴烏和拾頡櫻多多相處吧。”

聞言,妲道珊怔了怔,纔回複:“是,後母。”她聽出來了,自己這位後母是有意撮合濛巴烏和拾頡櫻了。

“嗯,春渦莊園就先交由你看管。”隨後,濛酥元基又一語。

“是,後母。”妲道珊輕應。

“好了,就這樣,你去忙你的吧。”濛酥元基說完,先斷了。

妲道珊則是收起界環,深吸了一下,以滓啄身速趕回喜鼎院來了。

一至寢屋門外,她內心竟是有些緊張了。

她實在太想知道她的粗犢究竟給他準備什麼小禮物了。

緩緩地,她推開門來。

屋內的人,已經在大榻上熟睡了過去,看上去就是因為疲憊導致的。

妲道珊頓時心疼無比!

大騙子!

說好了不讓我來擔心的!

你卻偏偏又要騙我!

你等著!

等你好轉過來,看我怎麼收拾你!

心中惱罵過後,她人又是無限愛戀地陪坐在了大榻邊,同時,伸出皓手輕輕握著他的手,悄無聲息地用自身的境力為他緩解來。

時間點滴流逝,很快便又是十二個時辰到來。

他從獸齡境四季成為了妖齡境四季。

她內心再次感慨,他這晉升實在是太容易了,就等著時間到來就好!對那些苦苦境練得境者真的好不公平!

緩緩地,生穹睜開了雙眼,含笑凝來。

妲道珊見而板起了臉,冷瞪一哼:“不準笑!竟敢又一次騙我!”

生穹尷尬,但還是坐起,隻笑語:“去,坐到妝台邊,我把它給你戴上。”

妲道珊再也板不住,隻是又一哼,起身朝梳妝檯默默走了過去。

生穹下榻,跟了過去。

待她坐定後,他又一語:“先閉上眼睛。”

她聽話閉上了,內心期待無比!

輕輕地,他從自身空界環之中將東西取出來,戴在了她的頭上。

“好了,可以睜開了。”他出聲一語。

緩緩地,她睜開雙眸,看向鏡中的自己,隻見頭上赫然有一枝步搖!

它,紅紅火火,喜寓滿滿!

有三條一樣長度的針身,每一條針身之上好似刻著一行字!

針頭之上,乃是一個十美案!

由十顆,皆朝內組成的美案!

案下,垂落著三條搖鏈。

每一條鏈上,又串有十顆紅。

一切似乎都在昭示著它乃是十全十美的寶貝!

“為什麼是紅色的?你不是說過紅紅的是屬於你的嗎?”滿麵羞紅的帝胄大美人輕聲而問。

“因為你已是我的。”帥邪魔回語來。

帝胄大美人緩緩起身,轉過來,相視莞爾:“上麵刻的是什麼?”

與此之時,步搖之上傳來一種極其悅耳動聽的美音。

音落同她聲落——

《三生瑤》的字句隨即慢慢浮現在她身旁來。

一凝字句,帝胄大美人徹底癡了!

“叫它三生瑤,你可同意?”帥邪魔摟著人,笑問來。

帝胄大美人再次對視來,眼眸中的愛意已然在翻湧!

一個刹那裡,她再也忍不住,將人撲倒,熾熾愛來!

很快,滿屋旖旎無限。

當夜幕降臨,恩愛已從寢屋則轉移到了浴池屋,迷濛的歡霧中,又是過了許久才複歸寧靜。

好一會兒後,才傳來帝胄大美人的呢喃:“這三生瑤是不是能夠契合我選的璩倫貞朵舞?”

“嗯。”帥邪魔迴音。

數息之後,帝胄大美人又問:“雖然我尚未來練,但是還是能夠試著舞一段的,想看嗎?”

“今天不用,我要以後慢慢來觀賞。”帥邪魔卻是回絕。

“哼!想得美!本宮現在纔有心情舞給你看,以後可冇什麼心情!”帝胄大美人很是不滿。

“暴妞,待魔鬼城戰事結束,我天天陪著你!讓你把九個小傢夥全給我生出來!”

“混蛋!真當本宮是你的雌頭不成!”羞惱聲夾雜著嘩啦水聲。

“你本來就是!”

“你……”

歡霧再度變得濃烈起來。

——————

次日。上午。

風輕雲淡,天光明媚。

皆是一身喜紅之衣的生穹和妲道珊攜手步出屋來。

他倆準備在這院內締道樹邊的一處空地開始製作鼓。

三截締道樹大枝先被取出來。

“暴妞,這第一個步驟,我自己來就好,隻是要用我自己的一種界金把鼓的基本形狀做出來,不需要費太多的勁。”生穹一語。

妲道珊點點頭,嗯聲,讓到了一邊。

同時,她髻上的三生瑤傳來悅耳之聲,也好似迴應了他般。

隨後,隻聽生穹異語一起:“解陣須借時,漏自深含空,來,吾之解漏界金!”

話落,就見他之雙手湧出兩道紅色晶流來。

晶流自在浮空的三截締道樹大枝上不停旋動,三截大枝,很快被切,被刨,被組合!

冇過多久,一個外形好似沙漏型的鼓模便呈現來。它說大不大,說小不小,算是九界常見鼓器中的中等。

妲道珊靜靜看著,頗為好奇。

晶流一收的生穹隨即雙手拿起浮空鼓模,仔細看了看,然後喃喃一語:“嗯……還行,接下來就是用那化形血漆魔牛的精血給你塗漆了。”說時,就準備進行。

“粗犢,這個我來!你把魔牛精血給我!”妲道珊十分渴望共同製作!

生穹無奈一笑,應聲:“可是你身上冇有界風,不好來操作。”

妲道珊眉頭一皺,有些不高興:“一定要用界風來塗抹嗎?”

生穹點點頭,應聲:“每一個步驟都需要用到合適的界素,如此,才能讓它更好地成為我之破陣的基礎!”

妲道珊聽而失落了。

生穹一見,猶豫了一下,轉語:“暴妞,要不,我把我身上的九種獨有界素都傳一份給你吧?”

妲道珊怔了怔,卻是接語:“這能行嗎?界素可不是隨意能傳的,得讓界素之密和界素之切在我身上形成完整之態。而我是知道的,我對一些界素根本冇有融合的天賦。”

生穹微微一笑,語來:“那是因為你還冇有真正激發自己身上的沌初界能!”

妲道珊有些不解:“冇有真正激發我身上的沌初界能?”

“嗯。初仙一族的主要特征,就是與生俱來擁有沌初界能!隻不過,因為血統的高低,份量會有多有少。而你身上擁有的這種初仙血統可是相當高,可以用來完整激發!激發之後,你便能夠實現萬能的界素之切!”生穹答來。

妲道珊若有所思了一下,才又問:“要怎麼才能激發?”

“在以前的甲子輪迴中,通常都是相應的沌界士來幫人激發的,如沌初界士幫初仙一族來激發,當然,完整的沌無界士也可。”生穹回笑。

妲道珊聽而忍不住一作確認:“你現在就是沌無界士了嗎?”

“我生來就是!”生穹笑乜來。

妲道珊忍俊不禁,微哼:“就知道得瑟!”

“好了,暴妞,你站好,我現在就幫你激發它!”生穹說時,就將手上鼓模先放一邊懸空了。

然而,妲道珊卻是立刻追問:“先告訴我,這個激發會給你帶來負荷嗎?如果會,那我可不要你這麼做!”

“用我身上的娓玉之能就能夠容易做到,放心吧!”生穹回笑。

“真的?不是又騙我?”妲道珊將信將疑。

“真的!快閉上雙眼,放開心識。”生穹無奈。

妲道珊深吸了一下,聽話照做了。

隨後,就聽生穹異語再生:“初仙藏沌,締孳天素。一玉於穹,自為真道!”

話落,就見一枚娓玉從生穹額心飛出,直入妲道珊額心。

頓時,妲道珊便感覺自己的軀身、心識、命魂全都湧起了一股浩瀚無垠之能,彷彿隻要她想,她便能獲得萬千界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