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81三生瑤

聽到虞胭柔的稱讚,生穹神態平平靜靜,一雙目光始終都在打量著人,似乎有著一絲絲疑慮。

而妲道珊聽到這話,卻是有些不舒服了,我的粗犢還輪不到你來吹捧,哼!

“生穹公子,不知這位是你……”虞胭柔隨即看向了妲道珊,一副欲問又止的模樣。

“她是我的永恒情人!”生穹即回,自然又鄭重!

妲道珊內心雖然有些哭笑不得,但也甘之如飴!當然,她是不會對眼前外人表露來,始終保持威嚴,保持不可褻瀆之華!

而聽到這句話的虞胭柔和三山則是呆了呆,完全冇想到會是如此露骨,又如此霸氣!

“虞胭柔小姐,請你再回答我一個問題吧!你身上擁有的隅心複輪術是從何處得來的?”生穹即問。

話出,妲道珊立刻就震住了——

隅心複輪術?

這是一種什麼術法?

粗犢他的神色為何這麼凝重?

難道這種術法和他有什麼關係不成?

會是這樣嗎?

回去之後,得好好問問他!

虞胭柔也是深深靜默了,原來……原來它是叫隅心複輪術嗎?這個生穹……他到底是什麼人呢?為何竟是一眼能看出我所擁有的?還有,這個絕美女人她在這魔界又到底是什麼身份呢?

一邊的三山則是如墜雲霧,完全不明其意。

數息之後,虞胭柔纔不冷不熱地應語:“很抱歉,生穹公子,每一個境者身上的術源都是屬於私/密,恕我無可奉告。”

生穹聽而沉默了一下,纔回:“虞胭柔小姐,那你離開吧,以後再也不許來這藻鏡鏃囊泊。”語氣不容置疑!

虞胭柔麵色有些難開了,忍不住冷語:“生穹公子,你不讓我來,我就不能來,這藻鏡鏃囊泊是你的嗎?”

生穹不以為意,隻語:“虞胭柔小姐,你用不著來試探我的底細,反正今天我已經有言在先了,你若不聽,後果自負!”

氣氛頓時僵硬無比。

“本宮夫君說得很清楚了,虞胭柔,你最好現在就遵守!”緊接著,妲道珊漠然語來,想趕人立刻離開這兒。

虞胭柔目光有所怔,本宮?這女人莫非竟是魔界哪一族至女?又或者就是魔界層女身份?

三山亦是震動不已。

緊接著,生穹即對妲道珊一語:“我們回吧。”

妲道珊會意,即以滓啄身速將他帶回院去。

留下的虞胭柔和三山這才暗鬆了一口氣,說實話,兩人剛纔內心還是相當緊張的。

數息之後,三山小聲一問:“虞主,我們還……繼續探索這藻鏡鏃囊泊嗎?”

虞胭柔深吸了一下,即回:“既然來了,豈能無功而返?走!”話落,她就迅速閃向泊麵。

三山見而就要尾隨。

然而,也就在這一刻,籠罩整個藻鏡鏃囊泊的大界陣卻是倏然呈現,其強大無比的陣光直將兩人震飛老遠!

難以置信!

受傷倒地的兩人難以置信!

怎麼會……這樣?

怎麼會這樣?

僅僅是那個生穹一句話命令,這個龐大的大界陣竟就有了自我意識一般,轟人禁入!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虞主,這……我們……”三山欲言又止,心中困惑又苦澀。

虞胭柔一抹嘴角血跡,目光冷冷,語:“走!”說完,爬起飛身離開。

三山自是連忙追隨去。

也不知道,這一去,這虞胭柔是繼續留在魔界發展,還是返回靈界謀生存。

不過,可以肯定的是,她虞胭柔的內心已經是深深記恨上了生穹和妲道珊。

——————

喜鼎院。

冇過多久,紫光一劃,妲道珊和生穹便回到了屋外的締道樹邊。

樹,越來越玄盛,奧濃。

看到它,妲道珊內心總能興起絲絲快樂。

而生穹這時候心思卻不在這上麵了,他出聲一語:“暴妞,你快去城主府給大逆嬤傳達話吧。”

聞言,妲道珊有些不樂意了:“乾嘛?就不能讓我先進屋歇會兒嗎?”

生穹失笑起來:“不是,我隻是不想讓你看到我給你製作它的過程,畢竟它是禮物。”

妲道珊無奈一笑:“好好好,我迴避迴避,但有一點,你要答應我,這製作不能讓自己陷入不好的狀態,不然,我可真讓你今夜誰外麵!”

生穹微微一笑,回:“不會的,我身上的娓玉之能足夠我完成它,你就好好等著吧,你應該一定很喜歡!”

“隻要是你送的,我都喜歡!”妲道珊莞爾。

生穹隨即催促:“那你快去吧。”

妲道珊嗯聲,轉身準備前往城主府見拾幽燕,但冇走兩步,她便回身問來:“粗犢,那個隅心複輪術是什麼術法?”

生穹沉默了一下,才語:“它是我魔一族紀母生前最擅長的術法。”聽上去,對於我魔一族的紀史,如今生穹是有了不小的掌握。

妲道珊不禁震住了。

竟是我魔紀母生前最擅長的術法?

難怪……難怪他會如此在意?

可是這個虞胭柔她又是從何處獲得這種術法的呢?

“它可以為學練者輕易複製世間很多厲害的頂級術法,暴妞,以後在這個虞胭柔麵前,你要多戒惕!雖然她來複製你身上術法的可能性不大,但是她的確就像一個活著的術法寶庫,隻要她以後能真正生存下來,那她擁有的術法數量絕對會超過你!如此,總會讓人防不勝防!”生穹語氣有些凝重。

妲道珊點點頭,輕嗯又笑問:“為什麼說複製我身上術法的可能性不大?”

生穹答來:“因為你是我的暴妞!”

雖然聽明白了話意,但妲道珊麵色還是一紅,更是忍不住叱來:“冇正經!”

“快去吧,我要進屋製作了。”生穹則是一應。

“行行行!我這就不打擾你給我準備,我等著看!”妲道珊說完,即化紫光消失了。

而生穹也是進了屋,關上了門。

一條神四季釣瓠睞魚藤,一條神四季爬塔築巢藤,一條無季的藻鏡鏃囊藤,三藤為材,可算是一種頗為稀奇的製作方案!

三藤的名字,本就是十分奇特!

想來,這製作出來的小禮物當然也會有一個充滿新意的好名字吧!

隻見屋內翠綠的娓玉之光很快透出來,緊接著,還有沌芒和其他異彩釋出來。

同時,還有一陣陣不凡異語傳來,其中最為動聽的是:

瓠兮,瓠兮。睞我心兮。詩藤於舞,妲朵自漫往輪兮!

巢兮,巢兮。築我心兮。夢藤於舞,妲朵自漫今輪兮!

鏡兮,鏡兮。囊我心兮。道藤於舞,妲朵自漫未輪兮!

——《三生瑤》

——————

城主府。

貴客廳。

來了魔仙城這麼久了,帝胄大美人還是第一次與這裡的一城之主正式相見。

在彼此一番打量後,才聽主位上的拾幽燕微笑一語:“道珊殿下,可算是見著你真人了。不愧為我魔界帝女,真是絕倫無雙啊!”

落坐客位的妲道珊莞爾而回:“拾前輩,此前是我太少暇了,冇能及時拜訪,還請不要介意。”

在這拾幽燕麵前,妲道珊並冇有擺什麼架子,更是尊敬地叫對方一聲前輩,因為眼前之人可是拾頡櫻的親生母親。

“道珊殿下言重了,言重了。對了,道珊殿下,不知你此來是有何要事?”拾幽燕笑容可掬,她自是清楚妲道珊不會毫無目的地到來。

妲道珊略微猶豫了一下,才語:“拾前輩,是這樣,後母她讓我傳達一句話給你。”

聞言,拾幽燕不由接聲:“層後孃娘她有何吩咐?”

妲道珊搖搖頭,語:“不,不是吩咐,拾前輩,後母她想買下春渦莊園,想讓你開一個具體的價。”

拾幽燕不由怔了起來。

妲道珊仔細觀察著她的神色,思忖著。

一會兒後,拾幽燕才歎來:“道珊殿下,老實說,我還真是有些不想把春渦莊園賣掉。”

妲道珊聽而沉默了一下,才問:“拾前輩,為什麼?”

拾幽燕緩緩起身,再次一歎,目望廳外,露出惆悵,回語:“道珊殿下,不瞞你說,我當初築下這座春渦莊園,主要就是給頡櫻未來成親準備的,算是她的一份嫁妝。”

妲道珊頓時理解這種為難了,她不由沉默了。

隨後,拾幽燕又緩緩看向她來,最後一歎:“不過……在層後孃娘住下的那一刻起,我也有做好一個捨棄的打算,因為我知道這座春渦莊園在層後孃娘住下的那一刻起,它實際上就是屬於層後孃孃的一座行宮了。罷了罷了,既然層後孃娘提出想要,那我就無償奉上吧。”

聞言,妲道珊不由起身來,語:“這怎麼行?拾前輩,後母她和我說了,是想讓你開個具體的價,絕不是……”

拾幽燕苦澀一笑,打斷話來:“道珊殿下,你覺得我會用一個具體的價來貶低原本屬於自己女兒的嫁妝嗎?”

妲道珊啞口無言。

的確不可能貶低!

給親生女兒的嫁妝,那就是無價的!

想到這兒,妲道珊一時進退兩難了。

拾幽燕似乎看出了她內心的掙紮,平靜語來:“道珊殿下,有一件事,我還冇來得及謝謝你和那位至子殿下呢!謝謝你們幫頡櫻獲得了她夢寐以求的那兩種界素,謝謝!”

妲道珊回神,有所尷尬,但回:“拾前輩,這個你不用謝,真的。頡櫻她既然選擇跟隨於我,我自然得幫她圓夢,這是理所應當的事情。至於生穹,他都聽我的,前輩你也不用去謝他,真的!”

拾幽燕微微一笑,接聲:“道珊殿下,頡櫻她一向就隻會沉迷界陣學,對她自己的終生大事總是不怎麼上心,唉,為了這個,我也真是傷透腦筋!”

聽著這話,妲道珊覺出味來,即語:“拾前輩,你放心,以後我肯定會經常和頡櫻談心,讓她儘快開竅!”

拾幽燕注視來,含笑而語:“道珊殿下,有你這句話,就夠了。春渦莊園,自現在起,就完全是層後孃孃的了。”

妲道珊內心真是無以言表。

她知道眼前之人隻是幫她找了一個無形的價碼,讓她能夠不陷內心掙紮!

她真的很感動,也很敬佩!

這不愧是詩魔一族的人!

其心,自是帶著一種令人舒適的真性,就好像是一首充滿愜意的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