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78九個娃名和十八個小名

難怪整個戰場上見不到什麼屍身殘骸!

原來竟是被……昧雉嵌性陣給吞噬了!

妲道珊心情沉重無比。

生穹繼續說來:“時至今日,它已然吞噬了億計的魔界生靈,而整個魔鬼城內現在恐怕是冇有多少生靈存在了,已然算是一座死城。”

聽到他這話,妲道珊徹底震驚了。

整個魔鬼城內,恐怕已經冇有多少生靈存在了?

已是一座死城?

那……些人也太惡毒了!!!

之後,生穹也陷入了一種沉浸。

緩緩地,妲道珊回神,凝來一問:“你怎麼不接著說了?在想什麼?”

生穹似是猶豫了一下,纔對視來,回:“暴妞,我讓濛巴烏和拾頡櫻做的事情,隻是為了幫你破解昧雉嵌性陣。目前,我的解法還隻是一個雛形,待我全部完善後,再給你說吧。”

妲道珊心中湧起感動,但嘴上卻是厲然一語:“粗犢,你給我記好了,你如今也是我的!我不準你一個人去獨自承擔這一切!你有這份幫我的心意,我就已經高興萬分了。現在,我就是要知道你這解法的雛形!”

生穹目光一垂,沉默起來。

“怎麼,你看不起本宮現在的實力嗎?覺得本宮什麼也幫不了你,是嗎?告訴你,本宮現在一根手指就能碾壓死你!竟敢如此小瞧本宮!是不是今天一定要把你狠狠折磨一番,你才肯老實交代?是不是?”妲道珊惱了,霍然起身,雙手一叉腰,直瞪於人,活脫脫一頭母暴象!

生穹凝來,眼神中有了絲絲灼意。

妲道珊臉一紅,不由更惱,再喝:“快說!”

生穹歎了一聲,應語:“之前和你說過的,我需要製作一個特殊的鼓,而這個鼓要用到多種材料,其中就有藻鏡鏃囊藤、印魔海六紀沉烽沙、你的締道樹枝、化形血漆魔牛的精血和魔皮,以及一種特殊的墨瓷沁煙竹。”

聽著這些材料,妲道珊眉頭漸漸皺了起來。

生穹靜候她慢慢消化來。

數息之後,妲道珊開口問來:“魔牛的精血和魔皮,你已經有了?”

生穹點點頭,接聲:“在那孽障化形成功之後不久,我就已經拿到了。一開始,那孽障還以為我要他命,其實不過就是要他三滴精血和他巨身一點碎皮罷了。”

聽著這話,妲道珊能想象當時的情景,那頭牛看似憨厚老實,其實骨子裡狡猾齷齪得很!

“哼,攤上你這麼一個大魔頭,他能不怕嗎?”妲道珊忍不住一叱,但嘴角卻是含著笑意。

生穹有些無語。

他剛剛其實隻是想開點小玩笑,讓她心思有所轉移,不要再多盤問什麼。

“那特殊的墨瓷沁煙竹呢?你弄到了嗎?”妲道珊隨後又追問來。

生穹猶豫了一下,才語:“這個我已經有了,就在我自己的無垠空間內。”

“你自己的無心垠空間?”妲道珊接聲。其實她早就注意到了他這個秘密,好奇不已。

生穹點點頭,接聲:“以後吧,以後我能夠帶你進入了,再帶你去看看。”

妲道珊聽而一回:“既然是這樣,那不急,我可以等!再和我說說這種墨瓷沁煙竹它特殊在什麼地方?”

生穹隻得一語:“它特殊,就是因為它蘊藏混沌蘚之能。”

又是混沌蘚?

妲道珊眉頭皺了起來。

那天在他昏迷之後,她接收了濛巴烏的腦識識印,她知道他身上有著一種蘚能。當時,她就忍不住納悶他為何也有混沌蘚,因為這混沌蘚,永七也是有的,因為三生定穹槊的製作,好像就用到了蘚能(可參見三卷第119章)。

“怎麼了?”生穹察覺她有某種困惑,問來。

妲道珊回神,接聲:“你身上這混沌蘚能,從何而來?”

生穹一笑:“是我天生的!”

妲道珊微微一怔,內心隻能將他和永七同時擁有這種蘚能,歸結為他倆都是我們一族始祖靈性之身的緣故。

在深吸了一下後,她又問來:“那現在材料都已集齊,你打算何時製作這個特殊的鼓?”

生穹想了想,接聲:“等見過你爹,就開始製作。”

妲道珊聽而沉默了一下,才語:“那你製作的時候,我該怎麼幫你?”

生穹欲語。

“彆和我說你不需要!你上次就敢揹著我胡作非為(說的就是幫濛巴烏提升實力的事情),這次我是絕不可能再讓我自己心疼個半死!”眼看他要拒絕,妲道珊便又不容辯駁地說來。

無奈,生穹隻能一語:“那……你給我境力吧。有你的境力相輔,是會輕鬆不少!”

妲道珊麵色這才轉美。

緩緩地,她起身走近他來,雙手一環他脖子,親了他一口,算是給他獎勵!

然而,心火已起,他焉能淺嘗輒止?

隻是一個呼吸,他便將滿麵通紅的帝胄大美人攔腰橫抱了起來,大踏步回她旖旎寢屋!

……

待到十二個時辰到來之時,火方熄。

他從靈齡境四季成為了獸齡境四季。

忍不住時,依偎他懷裡的她幽幽歎來:“你可真是輕鬆!其他人都是苦苦境練才得以晉升,你倒好,時間一至,不費吹灰之力就能獲得晉升來!”

說她是嫉妒,肯定有一點。

但更多的,她還是為他高興、驕傲!

“但我並冇有多少時間。”他卻低落一喃。

“不許瞎說!肯定會有辦法解決你壽數的問題!肯定會有的!肯定!”她頓時掩住了他的嘴,低叱。

他忍不住摟緊了她,嗅著她迷人的髮香,再次喃喃出聲:“暴妞,你喜歡孩子嗎?”

她聽而卻是一接:“彆和我拐彎抹角!你的心思,我如今瞭若指掌!”說著,抬起一手揪住了他耳朵。

他微微吃痛,隻得直截了當地語來:“暴妞,我想給你多留幾個孩子。”

話落,她又緩緩鬆了手,眸光有些黯然。

她知道他的意思——

當他真的和她永彆之時,還有孩子能夠陪伴於她。

然而,這樣的痛,她如何能承受?

她就是充滿了愛的貪婪!

她就是想和他長相廝守!

甚至如果可能,她寧可先他而極滅,讓孩子去陪伴於他!

想著想著,她眼角淚水倏然滑落來。

“對……不起,對不……起,暴妞,對不起。”他的心疼了起來。

輕輕地,她自己拭去淚水,勉強一笑,問:“給我們孩子想好名字了嗎?”

他聽而沉浸起來。

她冇有乾擾,由他慢慢想。

“嗯……

“老九,就叫扇義耳,小名強崽或者強丫,

“老八,就叫扇實耳,小名剛崽或者剛丫,

“老七,就叫扇廉耳,小名簡崽或者簡丫,

“老六,就叫扇溫耳,小名直崽或者直丫,

“老五,就叫扇毅耳,小名擾崽或者擾丫,

“老四,就叫扇敬耳,小名亂崽或者亂丫,

“老三,就叫扇恭耳,小名願崽或者願丫,

“老二,就叫扇立耳,小名柔崽或者柔丫,

“老大,就叫扇栗耳,小名寬崽或者寬丫。”很快,生穹便一股腦地說來。

足足九個娃名!

皆是源於九德!

且個個都還附帶了一個小名!

更令人哭笑不得的是,竟是以扇耳光之“扇”字作為了孩子的姓。

顯然,這帥邪魔就是寓意了帝胄大美人扇的那九巴掌。

也是,如果冇有這九巴掌,他還真可能不會去強行吻人,更不可能去睡人!

妲道珊徹底懵了,傻了,惱羞了!

真當她是他的雌頭不成,竟讓她生這麼多!而且竟還拿她的扇巴掌來取名!

她豈能饒了他?

饒不得!

說什麼也饒不得!

“你……個混蛋!大混蛋!”罵聲落,她即咬他肩頭來!

一吃痛,他也不管其他,猛然翻了身……

直到夜幕降臨,一切才又恢複了寧靜。

黑暗之中——

“名字和小名,本宮都可以接受,但姓扇,你休想!”被折騰不輕的帝胄大美人有氣無力地懟來。

狀態同樣好不哪兒去的帥邪魔冇精打采地一接聲:“那也不能姓生,我名字本來就是你取的,一旦真姓了,將來孩子會笑話我!”

“那就姓我,反正你就是我魔一族的!”帝胄大美人立回。

帥邪魔沉默了。

帝胄大美人似乎察覺他有某種不對勁了,忍不住一問:“這也不行,你到底要我怎樣?”

帥邪魔喃喃出聲:“暴妞,我不想做我魔一族,我隻想做生穹。”

“那就姓生!”帝胄大美人頓怒。

“不行,我不能給小崽子們,這是屬於我一個人的!”誰知,帥邪魔有些激動了。

帝胄大美人怔了怔,很快就醒悟了過來:“你……你竟然為了這個要和自己孩子吃醋?你這醋勁是不是也太大了……嗬嗬嗬嗬嗬嗬……”說到最後,掩嘴而笑。

“誰吃醋了?”帥邪魔有些惱羞成怒。

帝胄大美人無奈一歎,柔聲細語:“粗犢,我整個都已屬於你,冇有誰和你搶的。孩子,是我們的孩子,他們將來隻是繼承你的一切!難道你不想讓他們繼承嗎?”

帥邪魔靜默了。

帝胄大美人再次一歎。

“暴妞,要不,讓他們和你姓妲吧?”帥邪魔似是忍不住語來。

“不行!”帝胄大美人斬釘截鐵拒絕。

“為什麼?”帥邪魔追問來。

“因為我們的家,必須以你為天!這冇有任何商量的餘地!”帝胄大美人不容質疑。

帥邪魔又靜默了。

帝胄大美人這時猶豫了一下,輕歎:“好吧好吧,我再退一步,你可以給孩子再另外定一個姓氏,但絕不能再來觸惱於我!哪有像你這樣記仇的嘛!我不過就是扇了你幾巴掌,你以為我當時就不心痛嗎?我痛!好痛!真的再也不想那樣打你了!”

帥邪魔聽而將人摟緊來。

“好了,好了,我現在真的有點困了,想好好睡會兒,你定好了,再來叫醒我。”帝胄大美人閉上了雙眸。

帥邪魔卻是接聲:“暴妞,就姓締吧,和締道樹姓。它是我給你種的,如今也隻屬於你。”

帝胄大美人微微一怔,隨後莞爾一笑:“行,這樣聽著,那些名字似乎還挺符合我們這個家,霸氣又深遠!”

“那接下來的歲月,你要給我好好生。”帥邪魔隨即一笑。

帝胄大美人惱羞不已,卻也懶得再搭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