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77我就是愛他!

很快,兩人來到了莊樓頂閣。

閣中,一身黑色後裝的濛酥元基負手背立,望著園內粼粼湖泊。

氣氛頗為冰冷。

或許……或許就是兩人昨夜結合的事情讓人格外惱火吧。

“後母。”妲道珊深吸了一下,輕聲喚來。

濛酥元基冇有應,也冇有回身。

妲道珊內心有些忐忑了,還是輕聲一喚:“後母。”

濛酥元基閉上了雙眼。

也就在這時,生穹漠然叫來:“大逆嬤,你女兒我今天見過了,確實很像你,一塊生來難化的寒冰!”

話落,濛酥元基霍然回身,冷冷盯住了生穹!

妲道珊內心叫苦不迭,以眸光狠狠剜了身邊粗犢一眼!

“滾!”濛酥元基喝來。

生穹二話不說,就要轉身離開。

心中顫顫的妲道珊卻是死死拉住了,不讓他真走!

“後母,你彆生氣,他就是一個……”妲道珊話未說完。

“丫頭,你讓他滾!”濛酥元基已出聲再喝。

妲道珊心頭又一顫,但還是冇有鬆掉自己的手。

“暴妞,你和她先聊吧,我去湖邊等你。”生穹這時輕聲一語。並冇有一喚九嬤嬤,也許就是向濛酥元基間接地表明瞭他倆如今的關係。也不管她濛酥元基承不承認,他都是要和她在一起的!

妲道珊內心有點無力,還是聽他話鬆開了。也許先讓兩人不相見,是一種好的緩和辦法吧。

在生穹下去後,濛酥元基便漠然問來:“丫頭,本宮送你的花勝呢?”

妲道珊猶豫了一下,纔回:“後母,嬋妹她要回,我……還她了。”

“糊塗!”濛酥元基忍不住一罵。

妲道珊低下頭,未敢應語。

“那死丫頭蠻橫,你怎能如此依她?她至今都還在深深怨恨於本宮!向你索要,就是在對本宮示威、忤逆!”濛酥元基有點恨鐵不成鋼。

妲道珊勉強一笑,應語:“不,後母,我覺得……嬋妹要回,更多的還是想念於你!她不是真的怨恨於你的,她隻是……仍舊難以適應所發生的事情。給她時間,她一定能緩和過來的。後母,你彆將她逼得太緊了,一切慢慢來吧!”

濛酥元基閉上了雙眼,嚴厲的神態變得有些愁苦了。一會兒後,她才又睜開,走向桌邊,坐了下來。

妲道珊內心微鬆,連忙過去陪坐。

濛酥元基目光有些複雜地凝來,一問:“丫頭,你就這麼迷戀這個小惡崽嗎?”

妲道珊麵色頓紅,但認真一回:“後母,我已經看清了自己的心,我就是愛他!”

濛酥元基苦笑了一絲,沉默起來。

“後母,我希望得到你的祝福!”妲道珊緊接又一語,眸光如求。

濛酥元基苦笑變濃,接聲:“事已至此,本宮還能硬是拆散你們不成?”

聞言,妲道珊喜不自禁,忍不住撒嬌而偎:“謝謝後母成全!謝謝!”

被這突如其來的一入懷,濛酥元基內心慈意頓湧。她輕輕地拍了拍女兒的背軀,喃喃而語:“丫頭,但有一點,你必須讓這小惡崽向後母服軟,做不到的話,後母以後絕對不會對他絲毫客氣!絕對見一次虐他一次!”

妲道珊聽而坐定,宣誓來:“後母放心!我肯定讓他來認你!他若遲遲不肯,那我就讓他天天睡外麵!”

濛酥元基失笑了一下,一歎:“就這麼一點辦法?”

妲道珊窘迫起來。

“丫頭,後母是過來人,明白你們這種年紀正是如膠似漆的時候,你能有一刻撒手,恐怕就已是極限了!世間剛剛嘗過禁味的男女,是絕不可能彼此折磨的。”濛酥元基再次一歎。

妲道珊麵紅如霞,美豔不可方物!

她被人說中了!

她現在就是一刻也離不了他!

她現在幾乎就想立刻回到自己住屋,與人歡騰不休!

“丫頭,另外還有一件事,後母想提前叮囑你,你們未來生下的男娃,可不能去姓我,得隨你父帝去姓!”濛酥元基繼續說來。

妲道珊怔了怔,低下了頭,不說話。

這樣的事情,叫她如何回答?

雖然她明白自己後母這麼做就是為了父帝的利益,但是未來孩子終究是她和他的結晶,她怎能私自決定這樣的事情呢?

不能!

她必須去過問一下他的意思。

“最後就是,在你尚未正式成婚之前,你隻能先住在這春渦莊園,不能成天到晚都待在喜鼎院!”濛酥元基

妲道珊低下了頭,一咬牙,接聲:“好,我儘量。”

濛酥元基隨後轉語:“此去魔鬼城,你和這小惡崽有何收穫?”

妲道珊回想了一下,才語:“後母,我當時也並未多去觀察昧雉嵌性陣,隻是為他在旁戒備,因為當時叛軍的三人團主帥儘皆出現了,一直在靜靜注視著我們。至於他有何收穫,我還冇有來得及問。”

濛酥元基聽後又一轉問:“那你和濛幕見過了嗎?”

妲道珊搖搖頭,回:“後母,我覺得見麵時機並未成熟,並冇有立刻去見,隻是讓當時在場的頡櫻代我向濛幕大司首問好。”

濛酥元基沉吟起來。

妲道珊見而也未立刻打擾她思索。

數息之後,濛酥元基才語來:“丫頭,你和這小惡崽的事情,我已告訴了你父帝,你自己儘快準備好一個時間,迎接你父帝到來,讓他和這小惡崽好好見上一見吧。”

妲道珊想了想,接語:“好。”

濛酥元基隨即一語:“丫頭,那你先去吧,好好盤問一下這小惡崽到底有什麼收穫。”

妲道珊內心微澀,還是點了點頭,緩緩起身,下樓來找生穹。

湖泊邊,生穹閉目而立,也不知道在沉浸什麼。

在妲道珊慢慢走近來之時,他轉身,望來。

妲道珊板著臉,可冇給他什麼好眼色!

生穹見而先出聲來:“她都說什麼了?”

妲道珊懶得搭理他,直接又轉身邁開,準備回院去了。

生穹有些無奈,緩緩跟上了。

直到走出莊園大門,妲道珊才腳步一停,側身盯來,一問:“今天去那裡看,你都看出什麼了?”

生穹沉默了會兒,才語:“回院再和你說。”

妲道珊聽而忍不住一哼!

見到人又生氣了,生穹伸出手來,摟住其柔腰,邁語:“走吧。”

妲道珊將腦袋輕輕靠在了肩頭,閉上了雙眸。

在這樣走了一會兒後,她忽然出聲:“你想什麼時候見我爹?”

生穹怔了怔,接語:“隨你安排。”

妲道珊聽而一接:“那就明天吧,我不想拖!”能讓自己父親儘快接受他,自是她心中萬分期盼的。

生穹冇有猶豫:“行。”

“還有,待魔鬼城的事情結束,我希望你和回一趟獸界,見見惡薇嬤她們。”妲道珊緊接又語。

生穹也冇有猶豫:“行。”

“還有,你和後母的關係,你必須去想辦法緩和!我可是和她說了,如果你還是做不到,那你屆時隻能天天睡外麵!”妲道珊繼續說來。

這次,生穹冇有再說行,臉色垮了下來。

妲道珊腳步一停,睜開了雙眸,瞪過來。

生穹麵有苦澀,但語:“我隻能儘量少和她說話。”

妲道珊頓時氣死了,咬牙切齒!

犟犢!

服個軟,就讓你這麼為難嗎?

生穹避開了她的眸光,喃喃又語:“就這樣吧,她不會因為我和她之間的過節而讓你真的陷入難看的。”

話落,妲道珊拿開他摟住的手,狠狠跺了他一腳!

生穹吃痛無比,直呲牙!

不過,他也隻能忍著。

而瞥見他赤腳之背隻是輕微泛紅,妲道珊內心便也不在意了,她就知道他是皮粗肉厚!

而看著人獨自邁開,生穹也隻能默默跟上去。

在走了會兒後,妲道珊又停下了腳步,待他來到身邊,便又勾住了他臂彎,將腦袋又緩緩靠在了他的肩頭,閉上雙眸。

他則重新摟住了她柔腰,帶著她悠悠邁開了。

一切皆默默。

一切皆深深。

直到回到喜鼎院大門口,她才睜開雙眸,不再靠他肩頭。

門口的神齡境禁衛們並未多注視兩人,隻當一切都是再自然不過的。

在兩人攜手剛邁進之時,小萼和小蛭便過來迎接了。

“至子殿下,你可回來了,濛公子他已經等你好一會兒了。”行過禮後,小萼即語。

聞言,生穹隨即鬆開了妲道珊的手,並對她一語:“我先去看他,回頭再來和你說看出的事。”

妲道珊卻是又抓住了他手,一接:“不用,我正好也想見見巴烏。”她可不會讓他支開,她得弄清他究竟和濛巴烏有什麼“不可告人”的事情。同時,她也正好向她的這個追隨者表明一下她如今和他的關係!

生穹有些無奈,隻得和她一同邁向大客廳來。

而小萼和小蛭則是自覺退下了。

在一見到兩人親密攜手出現時,濛巴烏怔了起來。他內心生出了無限感慨,和一絲說不清道不明的苦澀感。

見人發愣,妲道珊微微一笑,問:“巴烏,你過來是有什麼事?”

濛巴烏回神,取出一個小界環,遞向生穹,語:“穹子,你要的東西我給你取來了。”

生穹立刻接過,立刻收入空界環之中,並語:“多謝了。”

妲道珊自是心生惱意,在用餘光瞥了一眼身邊人後,便直盯著濛巴烏,語氣含冷:“巴烏,你給他去取什麼了?”

濛巴烏頓時為難起來。

“巴烏!現在連本宮,你也要開始隱瞞了嗎?”妲道珊語氣再沉,目光一壓!

濛巴烏苦笑,正要開口回語之時,生穹已替他作答來:“他給我的東西,是印魔海的六紀沉烽沙。”

話落,妲道珊微微怔了怔,隨即哼聲,未再語。

“好了,濛麾參,你先回去吧。”生穹支人離開。

濛巴烏內心如釋重負,趕緊一語:“穹子,殿下,那我先走了!”說完,就如煙一般溜離。

妲道珊麵色不禁微微泛紅,羞惱之下,她側身瞪向生穹,喝:“現在就給我一五一十交代!你到底在忙什麼?”

生穹聽而卻是一回:“你先坐下,我慢慢和你說。”

妲道珊哼了哼,還是在廳內先坐了下來。

“說!”

生穹深吸了一下,緩緩語來:“先說今天我看到的吧,那個昧雉嵌性陣極其歹毒,它能化生靈軀身、命魂為陣能,形成源源不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