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73我的人生隻有二十二載

一句永垂不朽,讓妲道珊有些忍俊不禁,忙雙手虛扶,語:“牛漢兄弟快快請起!”

“謝孳殿!”化形牛漢應聲起。

妲道珊感慨來:“想不到,牛漢兄弟竟是能夠突破禁限,成功化形。”

“哪裡哪裡!牛漢如今所得全都是因為孳殿的恩賜!”化形牛漢忙回。

妲道珊聽而轉問:“牛漢兄弟,那你接下來有何打算呢?”

化形牛漢猶豫了一下,纔回:“不瞞孳殿,牛漢還是放不下穀中的雌頭和崽子們,所以……我想還是回到穀中生活。”

妲道珊聽而有所皺眉,沉吟未語。

對於血漆魔牛穀的一些重要資訊,她妲道珊還是有所掌握的。她知道血漆魔牛穀存在著一種某種強大的禁限,是這禁限絕斷了血漆魔牛的化形之路。而如今牛漢卻還要回到血漆魔牛穀去,她不免擔心穀中的禁限是否還會對牛漢起作用。

如果真是起作用,那牛漢好不容易得到的化形之態,那就不免可惜了!

想到這兒,她欲語。

然而,化形牛漢卻似乎明白她想什麼,又已語來:“孳殿,穹尊他和我說過了,回到穀中我會失去此態,但是……我不後悔!能來到穀外以人態一窺這穀外世界,於我來說,已足夠!尤其是能攀識穹尊和孳殿,已然是牛漢莫大的幸運!”

妲道珊心中有所震動,餘光暗瞥始終保持安靜的帥邪生穹。

“然而,我牛漢的家是在血漆魔牛穀,不論外麵有多繁華,有多精彩,我牛漢都不可能放棄自己的雌頭和崽子!我牛漢心甘情願迴歸本身,去做一個穀中之王!”化形牛漢繼續說來。

妲道珊不禁心有佩服,輕應:“牛漢兄弟,祝你……幸福,快樂。”

“孳殿,牛漢在此也真心祝願你能與穹尊白頭偕老,永結同心!”化形牛漢不假思索地一語。

話落,妲道珊頓時麵容火辣,眸光似懵又窘!

而生穹麵色也冇好到哪兒去,他很快惱怒來:“你這孽障,給我滾!!”

化形牛漢哆嗦了一下,趕緊騰空逃離!

說他傻蠢,他可一點不傻蠢!

以他旁外眼光,他說得未錯!

隻是陷入情局中的兩個當事人都禁止自己去往這方麵想。

在化形牛漢消失後,空氣中的氣氛越來越尷尬。

一息又一息靜去。

終於,生穹強作鎮定,語來:“九嬤嬤,和你商量一個事。”

心中同樣強作鎮定的妲道珊應語:“什麼?”眸光並未與人對視來。

生穹這時看向了締道樹,一語:“我需要三截締道樹大枝。”

妲道珊愣了愣,好奇而問:“做什麼?”

生穹猶豫了一下,纔回:“我要製作一個鼓,一個特殊的鼓。”

妲道珊再次一愣,一個鼓?這又是做什麼?

“九嬤嬤,可以把它們給我嗎?”凝來的生穹隨即又語。

妲道珊凝著締道樹莞爾一笑,應語:“生穹,這個你不需要我同意,締道樹本就是你為嬤嬤種下的,你有權取用於它。”

生穹目光低垂了幾分,接聲:“不,從九嬤嬤締道成功的一刻,它就隻屬於九嬤嬤。”

聽著這話,妲道珊內心生起莫名空落,眸光亦低垂下來。

沉默之中,生穹覺察了眼前人情緒有些低,忍不住一轉話語:“九嬤嬤,恭喜你締道成功!”

妲道珊心中的莫名空落頓時又成了莫名苦澀。

儘管她知道說話的人是真心恭祝,但是她卻真的不想聽這種話,因為它彷彿又充滿了隔閡!

緩緩地,她正視人來。

而生穹似乎有些承受不了這份眸光,目光有所閃躲。

“生穹,你長得真好看。嬤嬤這一生,可以說還從未見過像你這樣的……大帥孩。你簡直比嬤嬤的父帝還要……雄浩。”妲道珊麵色泛紅,輕聲讚語。

緩緩地,生穹對視來。

“九嬤嬤,你已越來越……美,比假嬤嬤都要美。謝謝你之前那麼悉心照料於我,謝謝。”生穹再吐真誠。

聽到前一句,妲道珊內心甜如汁蜜。

聽到後一句,妲道珊內心苦如蓮子。

見人笑容變得勉強,生穹欲言又止,他實在不知道該如何化解這糟糕氣氛,他已是顯得有些手足無措了。

“生穹,嬤嬤忽然有些累了,想先去泡泡,解解乏,大枝的事,你自己擷取吧。”妲道珊也似察覺了某人的狀態糟糕,便藉口而離。

不過,數日盤坐締道,她也確實需要好好沐沐了。

生穹望著她的背影,冇有再說什麼。也許,閉嘴纔是最好的化解之法吧。

之後,他便以自身娓玉之能從締道樹上擷取了三根大枝。接著,他便回了自己住屋,躺榻休憩起來。

浴池屋。

繚繞的水霧中,隻能隱約看見體態豔絕的帝胄大美人,以及一條十分可愛四足小飛龍在水中儘情嬉戲。

偶爾,也有幾聲美人惆歎傳來。

似乎,有些結已越來越緊,完全冇法一個人來解開了。

——————

時幕一閃,又是十二個時辰到來。

榻上閉目休息的生穹赫然在一瞬之間擁有了靈齡境四季境為!

一天擁有一境四季!

與此之時,身心已經得到舒解的妲道珊則是輕盈地來到了生穹的屋外。

至於小傢夥九茸醉龍則是入了她界環,休息去了!

略微遲疑了一下後,妲道珊輕輕敲門,喚來:“生穹,和嬤嬤聊聊,好嗎?”

屋內的生穹同樣遲疑了一下,才著衣下榻,緩緩開門來。

一照見,妲道珊卻是先注意著一雙赤足。忍不住時,她笑歎:“生穹,你不能這樣總是不穿鞋,你現在已經長大了,該有大人風範了。”

生穹眼神中有一絲窘意,支吾應聲:“還是熱,不想穿。”

聞言,妲道珊不由一語:“生穹,要不嬤嬤去給你做一雙自帶涼意的鞋子吧?”

“不……用,我……喜歡這樣。”生穹再次支吾。

妲道珊無奈,抬眸對視來,問:“自今天起,是不是就是一天晉升一次境為了?”

生穹點點頭,內心卻隻感覺這樣站著說話十分尷尬。

妲道珊很快察覺了,一轉語:“陪嬤嬤在院內到處散散,好嗎?”

生穹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點點頭。

妲道珊轉身先走開了。

生穹默默跟上,步伐落後些許。

妲道珊餘光凝著人,內心又一次忍不住打量起來,彷彿總是看不夠。

可能是心有異樣,生穹隨後主動開啟了話題:“九嬤嬤,你頭上的這件花勝,大逆嬤它為什麼給你?”顯然,對於濛酥元基,生穹內心始終充滿了不喜。

然而,妲道珊卻是不答,反問:“生穹,嬤嬤帶它好看嗎?”

生穹腳步微微一滯,數息之後才應聲:“好……看。”

妲道珊停步,回身,凝來,接著一問:“生穹,能告訴嬤嬤,你為什麼要讓頡櫻去魔鬼城蒐集魔方界鑒士的訊息嗎?”

生穹目光低垂,沉默了好一會兒,才語:“九嬤嬤,你很快會知道的。”

妲道珊眸光也低垂下來,未語。

“九嬤嬤,明天……我想出院一趟,可能需要晚點才能回來。”生穹深吸了一下,轉語。

妲道珊怔了怔,自是認真詢問來:“去哪裡?做什麼?”

生穹再次避開了妲道珊眸光,淡淡一回:“九嬤嬤以後會知道的。”

很快會知道,以後會知道,這樣的話彷彿又成了一個萬能回答。

妲道珊聽而故作一歎:“果然,生穹是徹底長大了,說起來話來總是充滿了保密之意。”

生穹欲言又止。

“生穹,能再回答嬤嬤一個問題嗎?”妲道珊再次拋出問題。

生穹默默點了點頭。

“告訴嬤嬤,為什麼那個期限是二十二年?”妲道珊冇有絲毫猶豫,立語。

生穹目光閃躲,最終緩緩閉上了,應語:“九嬤嬤,你一定要知道這個答案嗎?”

冇來由的,妲道珊心中起了悸意。但是,她還是強行壓製了,嚴肅接聲:“生穹,嬤嬤想知道。”

生穹睜開了雙眼,遙望天空,猶似喃喃:“九嬤嬤,我的人生,隻有……二十二載。”

轟!

一記重雷擊中了妲道珊心扉!

疼痛無比!

隻有二十二載?!

怎麼會……這樣?!

不,不,不應該是這樣,他不是我魔一族始祖的靈性之身嗎?為何壽數卻是如此短暫?

不!

不會的!

這其中一定有誤測!一定有!!

“嬤嬤不相信!不相信嬤嬤的生穹會如此短命!”妲道珊雙眸泛紅來,聲音如嘶。

生穹眉頭皺了起來,目光憂憂地凝著眼前人。兩三息之後,他平靜而回:“九嬤嬤,這是真的,冇有任何假象存在。”

轟!

重雷再擊!

妲道珊跌退下來,痛苦萬分,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他應該有大好歲月的!他是我魔一族始祖的靈性之身啊!他無位元殊!怎麼可能……會這樣夭折?

不,我不相信!!不相信!!

看著眼前人痛苦,生穹目光中也有難過,但他還是竭力保持鎮定,再次平和出聲來:“九嬤嬤,生死有命,你不必為我悲傷。我的存在,很可能是這漫漫甲子輪迴中絕無僅有的。我享有瞭如此特殊的待遇,必然會承受特殊的命數,這是亙古難變的天律。”

妲道珊眼淚已浸,話卡在喉嚨裡。

她不知道該如何接這話,她從他的眼神中,看到了一種真正的淡然。

“九嬤嬤,在你締道成功之前,我就一直在想一件事,也許……也許我是該離開這喜鼎院,去好好逛逛這魔界或者整個九界了。”生穹側開了身,再次喃喃。

話出,妲道珊心中一惕,忙語:“生穹,你什麼意思?”

生穹緩緩對視來,回:“九嬤嬤,你照料我的日子,我會一生銘記,但我真的……不應該再多介入你的人生了。”

啪!

皓手扇來一記耳光!

生穹頭被打偏了,更閉上了雙眼。

妲道珊怒不可遏:“你個冇良心的小劣痞!竟敢和嬤嬤如此決絕!嬤嬤白疼你了是不是?”

生穹欲言又止,不語。

妲道珊隻感覺自己的心已被揪碎!

啪!

皓手再次扇來!

毫不客氣!

她今天必須打醒這個冇良心的小劣痞!

必須!

被打的生穹睜開了雙眼,眉頭深深而皺,神態中有某種掙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