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69七天後

濛酥元基這時側開了身,由這個做父親的來處理。

對視數息,妲道珊才喚來:“爹。”

麵色平靜的梵輝內心自是湧起一種前所未有的波動。想他梵輝這一生,已有兩個長大的女兒,一個至今仇恨於他,一個則是喚來了這樣一聲溫暖!

漸漸的,梵輝眼中閃爍起絲絲淚光。

一邊的濛酥元基餘光瞥著,心已是疼了起來。

一個幾乎從未在任何人麵前流過眼淚的大男人,竟就這樣脆弱下來了,她濛酥元基真的好心疼!

忍不住時,她心中起了另外的怒意——嬋兒,彆逼娘對你來動手!不管你有多難適應,他都是你的親生父親!

“珊兒,你後母剛剛隻是故意試探你,你不必太在意。爹不是一個毫無器量之徒,在我魔界紀史中,比爹驚豔的人數之不儘,不可能真的來畏忌一個同界後輩。更何況,這個後輩還是真母的族人,真母於父,可是有著極恩。”梵輝溫和出聲來。

妲道珊低頭靜默起來。

濛酥元基麵色有些不好看,不過並冇有發作。

“珊兒,小傢夥如今昏迷,可要緊?”梵輝轉問。顯然,梵輝就是與濛酥元基一同到來的,兩女之前的說話,他都是聽到了的。

妲道珊抬頭,低聲回語:“至上說他需要一些時日沉睡。”

梵輝沉思了會兒,才語:“既是真母看過了,那應該不打緊。對了,你娘呢?是已回去了嗎?”

妲道珊點點頭,嗯聲。

梵輝歎了歎,再語:“珊兒,往後,你若想回獸魔城去看你養母,隨時可以去,但去前,一定要和爹或你後母先知會一聲,免得擔心你,畢竟……爹在九界樹敵不少。”

妲道珊再次點頭,應聲:“謝謝爹。”

梵輝微笑,一轉:“好了,你回喜鼎院休息去吧,待那小傢夥甦醒,爹再過來一趟,好好見見他。”

妲道珊嗯聲。

梵輝隨後摟過濛酥元基,一語:“蜜兒,今天就這樣吧。”

濛酥元基橫了他一眼,便凝住妲道珊,不冷不熱地語來:“丫頭!你記住了,你是魔界層女,是你父帝的親生骨肉,以後所思所慮,要多為你父帝著想,不能太任性!”

妲道珊隻能應是。

隨後,序壇光案再次綻放,梵輝摟著濛酥元基回帝宮去了。

妲道珊深吸了一下,便以滓啄身速趕回喜鼎院,陪伴小生穹來。

——————

時光流逝,轉眼便是三天已過。

小生穹從九歲長到了十二歲,然而,他卻始終冇有醒過來,儘管他的氣色極為正常。

妲道珊不禁憂心忡忡,坐臥不安。

而在這期間,濛巴烏、拾頡櫻、我允晨三人也來探望過數回了。

締道樹已長得頗為高大了,樹冠已生玄蔭。

那本來一直沉睡在妲道珊界環之中的九茸醉蛟也在此期間甦醒過一次,隻是在它又喝飽吃足後,又陷入了沉睡。而它除了長有四足外,身軀兩側還似乎有出翅的跡象!

對此,妲道珊是有些驚訝的。她心中的道感是啟於這個小傢夥的,也許……她是應該來到締道樹下好好沉浸自己了。

在屋內踱了會兒後,她便來到大榻邊,喃喃出聲:“生穹,締道樹已生玄蔭,嬤嬤準備去好好締道了,希望嬤嬤締道成功後,便能助你立刻甦醒過來!”

榻上的生穹仍舊冇有一絲反應。

緊接著,妲道珊又喚來小蛭,吩咐他在接下來的日子裡,給生穹換穿衣物。之所以這樣安排,主要是因為生穹的已經十二歲了,該注意男女之彆了。

小蛭自是領命。

“小萼,自今日起,喜鼎院不再向外開放,你主要的任務就是,不要讓人來打擾我締道。”隨後,妲道珊又對小萼一語。

小萼聞言領命。

緊接著,妲道珊再次來到大榻邊,凝視了一會兒生穹,喃喃:“生穹,嬤嬤先去了。”

說完,她深吸了一下,轉身邁出屋子,來到締道樹下,閉目盤坐,正式開始締道。

神四季血漆魔牛退開了些許,似恭候,亦似護法!

締道樹在妲道珊盤坐下的一刻,周身漸漸散發一種玄之又玄的流光來。

光蔭交錯,自呈至奧時空!

在這至奧時空下,妲道珊整個人變得極其高深,極其炫美!

彷彿已漸入締境!

廊間,小萼和小蛭不禁對視了一眼,彼此皆是充滿了震撼和期待。

他倆相信自己主子一定會締道成功!

相信她一定會成為一個無與倫比的帝女!

時間流逝,轉眼又是三天已過。

生穹從十二歲長到了十五歲,已是一個無比帥邪的小青年!

一頭烏亮之發宛若魔徽,充滿了邃沉之象!

一身雄壯之軀好似天塑,充滿了渾融之量!

一張堪稱當今魔界第一美男的臉龐,教小萼絲毫不敢多看,生怕自己心神失守!

隻是……隻是他依舊冇有一點甦醒的跡象。

玄光締道樹下——

浸於道悟之中的帝胄大美人,渾身綻放著一種奇異的九色彩暈,整個身態無比淨潔、無比奧美!

如果一定要說在這當今魔界誰是第一美人兒,那無疑就是這位七之永情人也!

婀娜無限的軀姿。

煥綺無限的顏容。

磅礴無限的道蘊!

就是我真依和濛酥元基兩人各自在虛空悄觀間,也是心發慨意,自有所慚!

“蛭,你說,殿下她締就的道會是什麼樣的?”廊間,小萼小聲問小蛭。

小蛭沉默了會兒,才小聲一回:“萼,你有冇有感覺殿下她身上的那種母慈之性好像變得特彆濃厚了?”

小萼微微一怔,隨後仔細觀望締道樹下的妲道珊來。

“好像真是!”很快,小萼答來。

小蛭聽而接聲:“萼,我覺得殿下的道,充滿了生機命能,應該屬於一種守護型的力量!”

小萼嗯聲,應語:“殿下她本來就不是一個喜好打殺的人,她從來都隻想身邊人,乃至九界眾生都是和和美美的。”

“萼,我們能侍奉殿下,是我們的幸運!”小蛭由衷而語。

“知道!好了,我們去好好守著至子殿下吧。”小萼笑應。

小蛭聽而同人進了屋。

時間流逝,次日下午,離十二個時辰到來還有半刻功夫。

小萼先行退出了屋子,並關上了門。

留在屋內的小蛭靜靜地等待榻上生穹從十五歲長到十六歲。

屋外,締道樹下的帝胄大美人已是越來越威赫、奧美!

一邊的神四季血漆魔牛則閉著眼沐浴著玄光暈彩,格外安靜。仔細一看,它似乎也正在經曆著某種蛻變。

在半刻過去之際,忽然,這神四季血漆魔牛卻是睜開了雙眼,直朝屋門望去。

冇過一會兒,門緩緩開來,小蛭背身退出,又輕輕關上了門。

“蛭,你……怎麼出來了?”於廊間等候的小萼一見,忍不住小聲問來。

小蛭微微一笑,回:“至子殿下想自己換衣服。”

話落,小萼呆了呆,忍不住一低呼:“至子殿下終於醒了?”

小蛭點點頭,笑意未退。

小萼心中十分振奮,太好了!太好了!至子殿下終於醒了!

“萼,你快去準備盥洗用具吧。這些日子,至子殿下也需要好好洗洗漱漱了。”隨後,小蛭又一語。

聞言,小萼卻是想了想,一接聲:“蛭,盥洗用具我還是放到浴池屋去吧,至子殿下他更應該好好沐浴一番了!”

小蛭覺得有理,點了點頭,語:“好,那你再多準備一套新衣服,待至子殿下出來,我就和他說。”

小萼嗯聲先離開了。

大概過了一會兒,門再次緩緩開來——

一身紅衣猶以四額帶束髮的生穹從屋內緩緩邁出。

他,身高逾九尺,甚是雄壯!

一頭烏黑魔髮長及指尖,無風自動。

其目,飽含浩光!

其態,猶如輪王!

周身時空似沉又浮,自令天地失真!

小蛭看得有些失神,但還是強自鎮定,恭敬出聲:“至子殿下,你沉睡了七日之久,先去浴池屋沐浴一番吧。”

然而,生穹的視線卻是停留在了締道樹下閉眸盤坐的帝胄大美人身上。

他看著,看著,猶似陷入了某種恍惚。

小蛭猶豫了一下,再次出聲來:“至子殿下,殿下她在你沉睡後便開始了締道,她想著締道成功後,能夠助至子殿下儘快甦醒過來。”

生穹目光垂落了些許,才瞥向小蛭,語來:“你幫我去叫濛巴烏和拾頡櫻過來。”

小蛭不由一愣,叫他們過來?這又是要乾什麼?

“快去。”生穹再次一語,語氣頗為威嚴。

小蛭無奈,隻得應聲照辦。

在小蛭去後,生穹再次注視起締道的帝胄大美人來,目光有所閃。

也不知道他的內心又多了什麼樣的思緒。

很快,將浴池屋準備好的小萼便過來催人了,而一見到如輪迴之王的生穹,她又是窘迫了,她真的不敢多看這位長大成人的至子殿下!

“那個……至子殿下,水已換好了,請前往浴池屋沐浴吧。”小萼輕聲細語。

生穹緩緩看向她,應語:“謝謝。”

小萼忙回:“至子殿下,這是我該做的。”

生穹朝浴池屋邁開了,邊語:“待會兒,濛巴烏和拾頡櫻來到後,你讓他們在客廳先等著。”

小萼怔了怔,接聲:“好的,至子殿下。”

“還有,給我另外去準備一個住屋。而九嬤嬤的屋子,你要好好清理一下,最好把這些日子以來我所留下的種種邋息全部清除掉。”生穹又一語。

小萼再次一怔,很快會意,應聲:“好的,至子殿下。”

“辛苦你了。”生穹腳步微停,謝語。

小萼不由一笑:“至子殿下言重了。”

生穹冇有再多說什麼,隻朝浴池屋邁去了。

小萼則開始進入妲道珊寢屋,細細清理來。

約莫過了片刻功夫,小蛭就過來了。一見小萼在清理,他便問:“萼,至子殿下是去浴池屋沐浴了嗎?”

小萼點點頭,接語:“你剛剛是不是去叫濛公子和拾小姐了?”

小蛭也點點頭。

“至子殿下說了,讓他倆先在客廳等著。”小萼隨即語來。

小蛭聽而一問:“除了這個,至子殿下他還有和你說什麼?”

小萼冇做隱瞞,說了另外準備屋子和清理此屋的事情。小蛭若有所思了一下,便接語:“那我先去招待濛公子和拾小姐。”

“好。你快去吧。”小萼應語。

小蛭離開,前往客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