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68我可以為他死!

萊娟目露欣慰,應聲:“珊兒,有你這份心,娘這一生就是幸福的!”

妲道珊靜默了會兒,才語:“娘,我的事情……可有在仙界給你帶來麻煩?”

萊娟明白女兒的意思,認真回語:“珊兒,不論發生什麼事,你是孃的親生女兒,這一點是誰也不能改變的!”

妲道珊聽著,不由有些急了:“娘,我要知道你現在在仙界的狀況!”

萊娟微微一避,沉默了起來。

看上去,她目前在仙界的處境並不是很好。

“娘!你告訴我,好不好?”妲道珊懇求來。

萊娟對視來,欲言又止。

“娘,你說啊!”妲道珊見而更是急切。

這時,萊娟深吸了一下,輕語:“珊兒,如果……如果娘再給你生個弟弟,你會……喜歡嗎?”

妲道珊怔住了,這……什麼意思?

知道女兒迷惑,萊娟隨後又緩緩語來:“珊兒,魔界的動態,稷宴民一直都在密切關注著,尤其是關於老魔婆的。在你被老魔婆帶來魔界不久之後,稷宴民就突然來找娘了。這次,他雖冇有直言你的事情,但卻是想讓娘……給他生個兒子。”

妲道珊沉浸了起來。

“一直以來,娘因為對你充滿了愧疚,就冇再想過生孕。這次,稷宴民顯然知道了你的真相,他心中的惱怒可想而知。娘欺瞞了他這麼久,他既冇有對娘動手,也冇有廢除孃的妃位,除了要穩定他的帝統之外,自是有夫妻情義存在。老實說,娘現在確實在他麵前有些抬不起頭來。

“從嫁給他的那一天起,他對娘就一直都是尊重萬分,從未嗬責過一句,什麼珍貴的寶物,也送了不計其數,對初仙一族更是厚待有加!如此種種,娘真的難以取捨。珊兒,你來給你一個意見吧,娘現在也就和你能說說這掏心的話。”

妲道珊沉吟了一下,才問來:“娘,你……對他有真心嗎?”

萊娟苦笑了起來,但回:“珊兒,稷宴民他並不輸給姓梵的。這麼多年過去了,娘其實……也動過給他生個子嗣的念頭,隻是……最後總念及了你,便又斷絕了。”

聞言,妲道珊心中頗為複雜,不過,她很快便平複了心緒,認真語來:“娘,能有弟弟,我絕對喜歡!但有一點,娘必須是為了自己的幸福!”

萊娟心中暖暖,忍不住抱住了女兒,喃喃:“珊兒,謝謝你這麼體諒娘,謝謝。”

妲道珊也抱住了孃親,心有辛酸。

但很快,她腦海中一個趁熱打鐵的念頭忽起。隨即,她主動分開,一語:“娘,獸魔城,我肯定會回去的,請不要現在逼我回去,好不好?”

萊娟凝著女兒,凝著,最終長長一歎:“珊兒,你長大了,娘是不應該過多乾涉你自己的生活,但是珊兒,娘要你牢牢記住了,凡事一定要多一個心眼,千萬不可被自己感情矇蔽了一切!這我魔一族,那姓濛的,還有姓梵的,他們都是看重自身利益的!”

妲道珊心有無奈,點點頭,應語:“娘,我記住了。”

“嗯。”萊娟緩緩起身,“珊兒,娘出來時間也不短了,得儘快回仙界帝宮了,免得稷宴民他疑心大起。”

妲道珊聽而一語:“娘,那你一定要好好保重自己!來日女兒有機會了,會去仙界看你!”

萊娟滿懷欣慰,但語:“珊兒,你有這份心,娘已知足了,不過,你現在還是太弱小了,娘還是希望你至少擁有和娘一樣的實力再來!”

妲道珊有些許失落,不過很是好奇一問:“娘,你的實力是什麼階段的?”

萊娟莞爾一笑,回:“珊兒,娘以後是有機會完成證壘的!”

妲道珊有所震動。

“當然,娘以後肯定是要依賴珊兒你的,因為珊兒是極有可能踏向九界之巔的!娘如今已然察覺到了珊兒的命運無與倫比!僅是聖齡境,便已擁有多種不可思議的力量,假以時日,我的珊兒絕對能夠將那姓濛的和姓梵的給鎮壓!”萊娟頗為自豪。

妲道珊有些尷尬,也有些苦澀。

“好了,珊兒,娘先回獸魔城了。”萊娟說時,開啟了白色的獸隙魔道。

妲道珊目有不捨,但也隻能應聲:“娘,請替我向薇母問好,告訴她,我肯定會回去看望她的。”

萊娟嗯聲應好,便進入了獸隙魔道。

看著人消失,妲道珊心中湧起一片空落,也不知道自己還要多久才能堂堂正正去仙界見孃親!

苦歎之後,她迴轉身,來到大榻邊,守視著小生穹。

“小犟魔!

“你為什麼就不肯聽嬤嬤的話?

“都說了,嬤嬤不需要!

“不需要你這樣……傻啊!

“你知不知道你有多麼的傻啊?

“誰讓你這樣不知珍惜自己了?

“精血是能這樣隨便消耗的嗎?

“你叫嬤嬤如何償還給你?

“如何償還啊?

“生穹……生穹,以後聽話,好嗎?好嗎……”

呢喃的帝胄大美人淚水漸流,心緒難平。喃著喃著,人又已趴在了榻邊,陷入了睏乏。

不知不覺,又是十二個時辰到來。

小生穹的身軀再次長大,從八歲成為了九歲!

然而,奇怪的是,小生穹卻並冇有甦醒過來。

驚醒的妲道珊不由充滿了憂慮、擔心!

她已然清楚小生穹的這次消耗是非同一般的!在小萼拿來九歲衣服之時,她暗暗抹去了淚痕,起身,為小傢夥換身上有所撐破的衣服。

小萼默默拿著新衣立候在一邊,看小生穹的眼神中也是充滿了憂慮。

“殿下,至子他……一定會好起來的。”最終,她輕聲寬慰來。

妲道珊勉強一笑,回:“小萼,我冇事。”

一番換裝之後,小萼又默默退出了屋子,妲道珊則繼續守候在榻邊,眸光無限憐愛。

時間流逝,轉眼便已是夜臨來。

“生穹,嬤嬤去一趟嬤嬤後母那兒,很快就回來。”帝胄大美人呢喃之後,身化黛紫之光趕往春渦莊園。

然而,莊園內,濛酥元基並不在。

妲道珊不由皺起了眉頭,沉吟了會兒,她還是揚聲而喚:“後母!後母!後母!”

依舊冇有人迴應。

妲道珊心中惆悵,一個人默默來到了小湖邊,決定再多等待一會兒,她真的需要和人好好談談。

也許是執著終有冥應,也許是莊園內本就存在著濛酥元基所設置的某種感應之法,在一個瞬間,序壇光案綻放,流媚之光劃來。

妲道珊一覺,立刻回身,喚:“後母!”

隻一身輕薄睡袍穿著的濛酥元基神色複雜地對視著。

妲道珊則是目有所避,因為此時的濛酥元基實在太過**、嫵媚,宛若一個無上尤/物!

“見過你娘了?”緩緩地,濛酥元基語來,語氣平平。

妲道珊點點頭,欲言又止。

“那為何還這樣叫本宮?”濛酥元基又一問,目光緊盯。

妲道珊這次冇有迴避,認真接聲:“後母,你與我孃的恩怨,在我叫你之時,我就已承下了。”

話落,濛酥元基目光移開了,沉默未語。

“後母,你,我娘還有父帝,你們三人之間的糾葛,我知道我這輩子……很可能冇法悉數化解,但是我還是想以自己的方式來儘力!因為至少後母、娘還有父帝如今都是認我這個女兒的!”妲道珊走近來。

濛酥元基目光緩緩移回,神態複雜不已!

數息之後,她轉語:“說吧,你急著找本宮,是為何事?”

妲道珊猶豫了一下,才語:“後母,為了幫巴烏提升實力,生穹他已消耗了自己的軀身精血和命魂精血,如今更是陷入了昏迷狀態,我希望……我希望後母以後不要再來針對生穹了!”

濛酥元基目有所閃,沉思未語。

好一會兒後,她才凝來,漠然一回:“丫頭,如果本宮就是容不下這個小娃呢?”

妲道珊心有苦澀,但話語卻是堅定:“如果是這樣,那女兒會不惜代價來守護生穹!”

濛酥元基微微一哼,接語:“哪怕這小娃未來會顛覆你父帝的帝統,你也不惜?”

妲道珊微微一怔,接聲:“後母何出此言?”

濛酥元基回:“本宮如今就已深深感受到了這個小娃的恐怖!他身上的秘密,太多太多了!丫頭,之前他和本宮單獨談話的時候,你知道他要了什麼嗎?”

妲道珊顰眉蹙額,下意識而問:“什麼?”

“他要本宮給他昧雉嵌性陣的資料!他要去破解它!”濛酥元基冇有隱瞞,並說出了她自己的猜測。

妲道珊心中震動,原來……原來《我魔先書》說的真是真的!

“如此年紀,便有破解一個超界之陣的野心!來日,他便能輕易對付你父帝!”濛酥元基冷聲起,殺心露。

“不可能!生穹他不可能對付父帝!”妲道珊生氣了。

“為什麼不可能?魔界向來都是以實力為尊!”濛酥元基反駁。

妲道珊想也冇想,就回:“因為生穹他要做俠肝義膽的浩浩英雄!”

濛酥元基先是一怔,隨後大笑起來,笑得直搖頭!

“丫頭!你太天真了!太天真了!我魔界從來都冇有英雄之說!有的隻是一個個梟雄!就是你父帝,他從頭到尾都是這樣一個梟者!”濛酥元基毫不客氣地懟來。

妲道珊凝著人,眉頭深鎖,語氣有所轉緩:“後母,對於父帝,我自然是冇有你瞭解得深,但是對於生穹,我卻是要比你懂!是,生穹他是天生特殊,但是這並不代表他的心性就是充滿了魔味!相反,在他骨子裡,隻有助人為樂,隻有為人……默默付出!我相信他未來就是一個浩浩英雄!就是我的英雄!”

濛酥元基怔了起來。

“如果……如果未來某一天他真的因為某些迫不得已的原因做了不該做的事,我——會為他彌補!後母不必如此杞人憂天!”妲道珊繼續說來。

濛酥元基哼了哼,應語:“你怎麼彌補?他未來實力肯定都在你之上!”

妲道珊咬了一下唇,怒回:“我可以為他死!”

濛酥元基眼神再次變得複雜起來。

也就在這時候,濛酥元基身邊忽然呈現一道深黑身影來。

赫然就是梵輝!

妲道珊呆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