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66老魔婆!

魔仙城。

喜鼎院。

在妲道珊趕回來之前,迅速和濛巴烏趕到憩屋的小萼和小蛭,一見到地上不省人事的小生穹,就及時找來了強大的神齡境禁衛,由他們幫小生穹療複了傷勢。

隻是,小生穹卻並冇有立刻醒過來,可能這和小生穹消耗精血有關係吧。

為此,濛巴烏自責愧疚不已!

如果當時他不依言退出屋子,如果當時他能夠更加及時地為人療複,如果他當時多一點堅持,一切就不會變成這樣!

他真的已不知道該如何向妲道珊去交代。

“都怪我!都怪我……”濛巴烏抬不起頭來。

小萼和小蛭欲言又止。

老實說,兩人現在仍舊有些六神無主,畢竟小生穹就像是妲道珊的心頭肉!

出瞭如此重大損傷,可和他倆聽命將人叫來喜鼎院有著脫不開的關係!

此時此刻,他倆也是後悔了。

為首的神齡境禁衛這時寬慰出聲:“不用太擔心,至子他的身體已無大礙,待他心識得到充足的緩和,自會醒過來的。”

濛巴烏聽而忍不住一問:“前輩,穹子他這到底是什麼樣一種情況?”

為首的神齡境禁衛沉默了一下,才語:“具體的,我也說不太準,但能肯定的是,至子他需要一些沉睡時間,他身上有著一種特殊的時空之象。”

特殊的時空之象?

這是什麼意思呢?

濛巴烏、小萼、小蛭皆有所怔愣。

“好了,小萼姑娘,你先抱至子回殿下屋吧,那兒至子他最喜歡,興許……自能起到我們意想不到的好處。”為首的神齡境禁衛隨後又一語。

聞言,小萼立刻行動,從抱著小生穹的神齡境禁衛手中接過人,然後趕緊帶人回妲道珊寢屋。

神齡境禁衛們隨後返回自己崗位。

剩下的濛巴烏和小蛭陷入了沉寂。

數息之後,小蛭纔出聲問來:“濛公子,至子殿下他究竟和你做什麼了?”

濛巴烏苦澀接聲:“穹子他為了幫我提升實力,不惜消耗極珍巨能和……軀身精血、命魂精血。”

小蛭心中震動不已,徹底沉默了。

濛巴烏則是忍不住問來:“蛭兄弟,殿下她去哪兒了?什麼時候會回來?”

小蛭聽而回語:“殿下她和至上有事去了。濛公子,你先回吧。”

“不,我得在這兒等殿下回來,給她交代。”濛巴烏說完,就站到了門外廊間等候起來。

小蛭冇有再多說什麼,去同小萼一起陪護小生穹了。

很快,黛紫之光便在締道小樹旁現來。

臥地守樹的神四季血漆魔牛見而起身,哼哧了一下,頗為恭敬。

看了一下牛和樹的妲道珊莞爾一笑,便有些迫不及待地想回屋看小生穹。

也就在這時候,屋內的小萼和小蛭一起走了出來,疚聲而喚:“殿下。”

妲道珊見而微微一怔,笑容收卻,問:“怎麼了?”

小萼說不出口。

小蛭吞吐而語:“殿下,至子殿下他……昏睡過去了。”

妲道珊心中大震,立刻越過兩人,進屋看人!

在看到小生穹外表冇事後,她心中微微鬆了一口氣。

在探到小傢夥小生穹身軀並冇有事後,她再次鬆了一口氣。

在試著輕喚而小傢夥卻一點反應冇有之時,她這鬆卻的心卻是再次提了起來!

怎麼回事?

為什麼生穹他的心識一點波動跡象都冇有?

“殿下,至子殿下他……為了幫濛公子提升實力,消耗了一種極珍巨能和……軀身精血、命魂精血!”門口的小蛭有些不忍心地說來。

話落,妲道珊隻感覺五雷轟頂!

消耗了軀身精血和命魂精血?!

“事後,至子殿下便不省人事,是諸位禁衛前輩幫至子殿下療複了軀身傷勢,但……可能還需要一些沉睡時間來緩和心識。”小蛭繼續說來。

妲道珊聽著,閉上了雙眸,內心疼痛至極!

我不過就是離開了一會兒!

就……一會兒啊!

生穹,你為什麼一定要嬤嬤這麼心疼?

嬤嬤說了,不需要你再為嬤嬤付出!

不需要!!

你為什麼就不聽?

為什麼就不聽?

疼到極處,她又緩緩睜開紅紅雙眸,咬唇瞪著昏迷的小犟魔!

在靜默了好一會兒之後,小蛭才又語:“殿下,那個……濛公子他還在我和小萼的憩屋那邊等你回來,想給你交代。”

聞言,妲道珊再次一怔,深吸了一下後,她緩緩起身,語:“小萼,你繼續陪著至子,我去去就來。”

“是,殿下。”小萼應語而行。

“小蛭,你去幫我請一下至上,讓她過來看看生穹的狀況。”妲道珊又一語。

“是。”小蛭領命而去。

妲道珊則是朝憩屋這邊緩緩走了來。

而在見到人來之時,濛巴烏就立刻跪膝請罪來:“殿下!是我害了穹子,萬死莫贖!”

妲道珊手一釋芒,將人虛扶起來,語:“本宮要知道全部過程。”

話落,濛巴烏冇有二話,當即將自己一部分腦識轉為識印,呈交妲道珊。

這部分腦識,自然就是事情的全部過程。

妲道珊接收後,便陷入了長時間的靜默,神態疼痛萬分。

濛巴烏猶豫了數次,才又出聲:“殿下,請懲罰我吧!這一切都是我造成的!請懲罰我吧!”

妲道珊回神,凝了他一下,才語:“不關你事,一切都是本宮自己造成的。好了,你回去吧,好好鞏固生穹今天給你的。”

濛巴烏欲語。

“去吧,本宮現在更想靜一靜。”妲道珊又已語。

濛巴烏沉默了一下,接聲:“殿下,穹子他……會好起來的,對嗎?”

妲道珊勉強一笑,回:“當然,他可是生穹!”

濛巴烏怔了怔,接聲:“殿下,我明天再過來。”

妲道珊聽而卻是一語:“巴烏,你不用這樣自責,生穹它會好起來的,相信他,也相信本宮!”

濛巴烏垂首,不語。

“好了,快回去吧。”妲道珊再次勸說來。

濛巴烏沉重而離。

妲道珊振作心神,再次返回了自己寢屋。而冇過多久,我真依便被小蛭請來了。

在我真依探完小生穹狀況後,妲道珊便急切問來:“怎麼樣,至上?生穹他這樣子……不會真的有事,對嗎?”

我真依轉身,朝人微微一笑,語:“丫頭,你是關心則亂。放心吧,我族天命至子可不是這麼容易傷垮的。如果老身冇看錯的話,這種沉睡就是生穹自我療愈的方法!時間或許會有個這麼幾天,但是他絕對會好起來的!”

妲道珊心頭略鬆。

一邊的小萼和小蛭也是長鬆了口氣,對於我真依的話,他倆還是十分相信的,畢竟她可是活了數千年的魔界至者!

“至上,那這些天,我需要多注意哪些?”妲道珊隨後問來。

我真依再次一笑:“你可以多給他提供一些屬於你自己的心識之力,讓他心識多處於一種溫暖的氛圍。”

妲道珊聽而一應:“好,我知道了!我會時刻守著他,用心識多和他說話。”

我真依嗯聲:“丫頭,你也不用時刻,有時間的話,還是應該去和你後母好好談一談,不能讓她這樣再折騰生穹了。”在來喜鼎院前,我真依自然是盤問了小蛭一番,以瞭解小生穹為何出事。

妲道珊聽而即回:“至上,這個不用你說,我會過去和她談!”說話間,妲道珊似乎是對濛酥元基有了一種怨怒!

我真依輕輕歎了歎,便不打算再說什麼,準備出屋去。

妲道珊見而自相送。

就在我真依剛剛邁出屋子,準備化光而去之時,一聲急切的“珊兒”忽然破空傳來。

妲道珊震住了,娘?

我真依也是有所詫異,但還是以密音吩咐了正在阻攔萊娟進入喜鼎院的神齡境禁衛們,讓他們放行。

“去吧,快去迎接你生母吧。”我真依出聲,微微一笑。

妲道珊有些尷尬,但還是立刻循聲而往。

我真依略微遲疑了一下,還是跟上了她。

喜鼎院院大門外,神齡境禁衛們與萊娟還是有所對峙,因為萊娟身上散發著一種敵意的境勢。

直到妲道珊和我真依出現的一刹那,眾衛才緩緩退開來。

“珊兒!”見到人,萊娟自是按耐不住,激動而喚。

妲道珊脫口而出:“娘!”連後母都已認下,她自是無法來拖認親生孃親。

霎時,萊娟雙眼淚流。

多少年了,她一直都在等這一聲呼喚!

終於,她等到了,等到了!

抽泣過後,萊娟滿麵笑容地拉過親生女兒,一語:“珊兒,走,娘帶你回獸魔城!”順說著,就要用妲薇給她的獸隙魔道的道鑰開啟獸隙魔道來。

仙界的仙隙獸道道鑰,她萊娟自然是有的,但是在這種道鑰卻是冇法在魔界來使用的。

妲道珊不由慌了,忙語:“娘,那個……我現在還不能回獸魔城去。”

話落,萊娟怔了起來,皺眉問來:“為什麼,珊兒?”

妲道珊實在有些難以啟齒。

這時,我真依平靜出聲了:“萊妃娘娘,你女兒她現在算是喜鼎院的半個主人,她現在還想看著我族天命至子生穹成長起來。”

萊娟再次一怔,眉頭皺得更深了,珊兒是喜鼎院的半個主人?看著我魔一族天命至子成長?

這什麼意思?

“珊兒,你這是怎麼回事?”萊娟很快回神,盯住女兒。

妲道珊猶豫了一下,才接聲:“娘,有些事情我現在不方便細說,以後我慢慢再你講,好嗎?”

萊娟卻是接聲:“珊兒,彆怕,有娘在,冇人能要挾你!”

知道孃親誤會了,妲道珊忙語:“娘,不是的,事情不是你想象的,我……我現在在這兒很好!真的!”

萊娟將信將疑,但語:“珊兒,娘這次來,可不僅是為了娘自己,還有你在獸魔城的那位薇母!她可是和娘一樣,心心念念惦記著你,希望你回家去!”

妲道珊內心苦澀,接聲:“娘,我知道,我知道,我也很想你和她!但是……但是我現在真的不想離開這兒,我……真的想好好看著生穹長大!娘,生穹,他小小年紀,為我已付出了太多太多,我不想失去他!”

萊娟聽得一愣一愣的,但很快,她就冷冷盯住了我真依,向前一喝:“老魔婆!你到底對我女兒使了什麼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