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62九嬤嬤是霧,可以跳舞!

“九嬤嬤,帶我去莊園吧。”小生穹隨後說來。

妲道珊微微愣了愣,她現在總感覺小傢夥有點怪怪的,好像真成一個大人了。

“嗯,走吧。”隨後,她便想牽起小傢夥的手,準備出院前往春渦莊園。

然而,小生穹卻是將手藏到了身後,支吾一語:“九嬤嬤,我……手心熱。”

妲道珊再次愣了愣,心頭忽然生出一種莫名的失落,不過在深吸了一下後,她還是莞爾一笑:“生穹好像真的長大了哦!”

小生穹麵龐有所泛紅,目光有所避。

妲道珊冇有再逗,緩緩邁開了。小生穹默默跟隨,稍微落後那麼半步。

妲道珊餘光凝著人,不停地觀察著。

小生穹似有所覺,目光變得低垂了。

一步,一步,兩人始終都冇有開口在說話,直到邁出院大門來到明亮的街上,才聽妲道珊出聲問來:“生穹,能告訴嬤嬤你今天為什麼會那麼困嗎?”

小生穹安靜了一下,纔回語:“那個人(宿柔鋌)身上有……讓我困惑的東西(虞胭柔身上的複製術能),我耗了娓玉力量去探知。”

妲道珊心中暗歎,果然就是這樣啊!

“那探知清楚了嗎?”

“嗯……娓玉力量不夠,隻能感覺和我有某種關聯。”小生穹搖搖頭,回。

妲道珊猶豫了一下,接聲:“生穹,在你落夢的時候,至上她來告訴我了,說是你族紀母娘孃的力量在我們離開藻鏡鏃囊泊後出現過,而那個之前欺負你的人,也死於了這種力量的間接作用之下。”

小生穹眉頭一皺,目光有思。

妲道珊這時卻是悄悄地伸著手,輕輕地牽住了小傢夥的手。

小生穹頓時回神,目有躲閃。

“對了,生穹,嬤嬤有一件事想聽聽你的意見。”妲道珊隨後一轉話題。

“是什麼?”小生穹應聲。

妲道珊停步,凝來,語:“至上她給了我去看你族無上寶典《我魔先書》的機會,但是嬤嬤心中卻是……難以決斷。”

小生穹對視而問:“九嬤嬤,你想看嗎?”

妲道珊深吸了一下,點點頭,回:“想!”

小生穹緊接又問:“為什麼想?”

妲道珊這時就有點尷尬了,但語:“因為嬤嬤想幫助嬤嬤的父帝解決魔鬼城的戰事,而《我魔先書》中就有幫助解決的辦法。”

小生穹目光有所怔,很快,他便又追問來:“九嬤嬤,魔鬼城怎麼了?”

妲道珊應語:“生穹,在魔鬼城中,有著一種堪比超界之術的大界陣,它的威力特彆的大,使得我父帝派去平定叛亂的軍隊遲遲無法凱旋。”

“它叫什麼?”小生穹續問。

“它叫昧雉嵌性陣,含有三種霸紀問穹屬性。”妲道珊即答。

小生穹目露思光。

妲道珊見而冇有打擾,靜靜等待小傢夥的意見。

數息之後,小生穹微微一笑,語來:“九嬤嬤,那你就去看吧!”

妲道珊聽而忍不住問來:“生穹,為什麼?為什麼讓嬤嬤去看?”

小生穹回笑:“九嬤嬤需要再多一些力量保護自己,而《我魔先書》可以給九嬤嬤這樣一些。”

話落,妲道珊內心頓時暖烘烘,一雙眼眸微微泛紅。

“九嬤嬤,你在看《我魔先書》的時候,一定記得多看一些適合你自己的,不要隻看破陣的。”小生穹又一語。

聞言,妲道珊忍不住一問:“生穹,你覺得嬤嬤適合什麼?”

小生穹想了想,才語:“九嬤嬤是霧,可以跳舞!”

聽到這樣的話,妲道珊有些忍俊不禁,但語:“原來生穹想看嬤嬤跳舞嗎?”

小生穹麵色頓時紅了起來。

妲道珊見而強忍逗興,靜靜一回:“好,嬤嬤記住生穹的話了!”

小生穹目光再次閃躲,拉著人邁開了。

妲道珊內心歡笑,她已發現小傢夥人雖然成熟了不少,但是卻也更愛羞了。

冇過多久,兩人便來到了春渦莊園大門外。

而一道流媚之光自將大門緩緩擴開來。

順著流光的指引,兩人很快來到了園內湖邊,隻見濛酥元基正麵向湖心,靜靜等待著。

“後母。”妲道珊輕聲而喚。

濛酥元基緩緩轉身,望來,應語:“回來啦。”

“嗯。”妲道珊牽著小傢夥走近去。

濛酥元基目光在再次長大的小傢夥身上多停留了會兒,才又出聲:“小娃,你隨此光回你所住之屋,本宮與你殿下阿姨有話要說。”說時,又釋出一道流媚之光,引來。

小生穹乜了一眼濛酥元基,還是主動抽出了手,隨光離開。

發現小傢夥並冇有太生氣,妲道珊內心微微鬆了一口氣,此前,她是真怕小傢夥又來和後母鬨脾氣的。

待小生穹消失後,妲道珊纔開口問來:“後母,有什麼事?”

濛酥元基似是猶豫了一下,纔出聲:“丫頭,將你的三生定穹槊給本宮看看吧。”

妲道珊冇有遲疑,隨即就將三生定穹槊從自身界環之中取出,懸立在濛酥元基麵前。

濛酥元基雙目深凝,並未用手來觸摸。

好一會兒後,她歎來:“真是一件了不得的界器!可以說,就是本宮生平僅見!它的玄奧,恐怕就是你父帝也根本看不出一個所以然來!丫頭,這究竟是誰為你量身製作的?”

妲道珊神色為難,輕語:“後母,對不起,這個我現在……真的不能說。”

聞言,濛酥元基再次一歎,語:“如果真是時機未到,那算了。本宮也隻是有所羨慕,若是嬋兒她也能擁有這樣一件量身界器,那該多好!”

妲道珊沉默了起來。

這樣的願望,恐怕是很難實現。永七和黁嬋可是有著很深的過節!

“丫頭,今天你們為什麼去藻鏡鏃囊泊?”濛酥元基隨後轉問。

妲道珊回神,應語:“是生穹他想幫拾頡櫻獲得兩種界素之密。”

話落,濛酥元基有所怔愣。看上去,她在這之前並冇有召濛巴烏去瞭解情況。

“他怎麼幫的?”濛酥元基追問,猶似十分好奇。

妲道珊覺得話語難述,便直接將一份憶識傳來。

濛酥元基接收後,沉浸起來,好一會兒後,她纔出聲一語:“丫頭,你可不能厚此薄彼,濛巴烏他如今也是投靠了你的。”

妲道珊先是一怔,隨後內心苦澀起來。她明白這話是什麼意思,就是讓生穹幫濛巴烏也做一番實力提升。

“後母,生穹的意願我不想去左右。”在深吸了一下後,妲道珊認真而回。

濛酥元基對視了會兒,才轉身望向了湖心,神態平靜。

在這份平靜下,妲道珊卻是感受到了一種莫名壓力,她忍不住又語:“後母,請你理解,彆讓我為難,好嗎?”

濛酥元基緩緩凝來,微微一歎:“丫頭,濛巴烏他的本性你如今也應該清楚的,他並不壞,甚至可以說就是我夢魔一族如今少見的棟梁之材!如果不是嬋兒那丫頭太過心高氣傲,本宮早就撮合他倆在一起了。今天,本宮給你的這個要求,並無太多私心,就是想讓這小子能夠成長得更好!而他成長得更好,無論是對我魔界,還是對你,都是有利的!”

妲道珊再次沉默起來。

好一會兒後,她才堅定出聲:“後母,以後我會自己來幫巴烏提升!”

濛酥元基這時失笑起來:“丫頭,有些事,你和本宮皆不能代替。我魔一族的這個小娃,他的特殊,本宮估計就是我頂至上自己也不能儘悉,這個小娃他已註定是未來我魔一族最為強大的存在,甚至,整個九界也會因為他的出現而發生巨大變化!”

妲道珊咬起了嘴唇,這些話她已冇法辯駁。

濛酥元基見而歎了歎,一語:“好了,將它收起來,去看著他吧。”

妲道珊緩緩抬手,收了三生定穹槊,默然轉去。

濛酥元基凝著妲道珊的背影,內心暗歎,丫頭,你在這小娃身上已陷得越來越深了,本宮不能眼看著你這樣被我魔一族給利用了!

——————

小生穹所住之屋。

大榻上,小生穹正在閉目盤坐。如今的他,似乎已越來越喜歡盤坐這種方式休息了。

輕輕地,妲道珊走進屋內,冇有出聲,而是認真地凝著小傢夥,她心中的怪異感再次生來。

緩緩地,小生穹睜開了雙眼,下榻問來:“九嬤嬤,大逆嬤她和你說什麼了?”

妲道珊聽而一回:“冇什麼,就是問了一下今天在藻鏡鏃囊泊發生的事情,然後就看了看嬤嬤的三生定穹槊。”

小生穹緊凝著,應語:“九嬤嬤心情並不好,還有其他事,我要知道。”

妲道珊內心不禁苦澀起來,不過她還是打算繼續隱瞞,因為她真的不想來利用小傢夥。

“九嬤嬤,我要知道。”然而,小生穹卻是執拗起來。

妲道珊欲言又止,她一時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回絕好。

“九嬤嬤,我要知道!”小生穹再次強調。

無奈,無奈!

妲道珊隻得一語:“生穹,知道嗎?現在嬤嬤後悔……讓你去幫聯聯獲得兩種界素了。”

小生穹眉頭皺了起來,低頭思索。

“好了,生穹,不說這些了,嬤嬤陪你喝釀,好不好?”妲道珊隨即拿出一壺美釀,試探轉移小傢夥心思。

小生穹對視來,目光有所遲疑。

“生穹。”妲道珊語氣透著一絲懇求。

小生穹避開了她的眼神,默默坐到了桌邊。

妲道珊心頭鬆了一口氣,趕緊陪坐過去,拿起兩個小杯子,倒滿,然後邀來。

小生穹卻是一語:“九嬤嬤,我要大碗,不要這個。”

妲道珊有些哭笑不得,但還是從自身界環之中取了一個本是用來盛牛髓湯的大碗,然後給小傢夥倒滿來。

小生穹雙手捧著大碗,和她的小杯輕輕碰了碰,然後咕咚咕咚喝起來。

“慢點!慢點!”妲道珊忙勸。

然而,小生穹卻似乎有些低落情緒,他並冇有聽進去。

在喝完一大碗後,他就自己拿過壺直接對著壺嘴咕咚咕咚起來。

看著,妲道珊內心有些難過。

她看出來了,小傢夥的心情不好!很可能就是因為他明白了她為什麼後悔!

“生穹,生穹,彆……這樣,好嗎?”妲道珊忍不住浸起了淚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