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60疑問叢生

簡簡單單的一揮擊,便讓堂堂不拘社叛離經首如殞命般墜落!

我允晨、濛巴烏、拾頡櫻三人難以置信!

他們真的無法想象這是怎樣的一種槊能!

他們都不禁深深疑問——

殿下手中的這條槊,它究竟是什麼樣的逆級界器?

為何竟然能夠讓一個絕對擁有逆頂之術的神齡境四季如此不堪一擊?

為何竟是如此完美契合於殿下自身呢?

一擊過後的妲道珊心中怒氣消卻了大半,她冇有為自己三生定穹槊的威能過多震動,因為她早就感受過了它的非凡、它的強大!

她隻是在看著來敵掉落泊水之中後,微微蹙起了眉。她本來是想衝入水中將人撈出來,然後好好盤問一番的,因為她剛纔一擊雖然十分淩厲,但是卻還給人留了一絲活命餘地。

但是她忽然卻察覺到對方的命息竟是出現了一種詭異的變化!

上一瞬徹底命儘。

下一瞬卻是還生!

這樣的變化,著實匪夷所思!

她本留了對方的命,但對方卻是自己結束了自己的命,然後,他又詭異地複活了!

彷彿,他是捨棄了殘命,以全命複生。

就在妲道珊納悶之際,她腕上界環之中的小生穹忽然傳來話語:“九嬤嬤,他服用過和啄啄丹一個級彆的替替丹,可以多一條命。”

替替丹?

神級的替替丹?

難道……難道就是那源於靈界的替命丹嗎?

——妲道珊心中驚震起來。

顯然,作為一個界鑒師,她對替命丹還是有所瞭解的。

“九嬤嬤,他已躲到泊泊深處去了。”在妲道珊出神之際,界環之中的小生穹再次出聲。

妲道珊深深一吸,堅定一語:“放心,嬤嬤的三生定穹槊已經鎖死了它,他跑不了,哪怕他已服用過神級替命丹!”

界環之中的小生穹聽而一語:“九嬤嬤,我想回去了。”似乎是有些累了,可能就是他剛剛動用了某種能力去探知宿柔鋌身上的某些真相,進而導致他的小身板有了負荷。

妲道珊不由一愣,但語:“好。”

隨即,她趕向已勉強站立起來的我允晨三人,然後又以自身境力暫時穩住了三人的傷勢,最後就是展開滓啄身速帶人返回魔仙城喜鼎院!

在五人走後不久,躲於藻鏡鏃囊泊深處的宿柔鋌便慢慢上浮來。

這一次,他算是栽了一個大跟頭!

不僅計劃泡湯,更是用掉了自己一次極其珍貴的複活機會!

以後,他再想擁有一次複活機會,那就隻有服用一顆逆級替命丹了,神級的替命丹已對他徹底無用。

另外就是,這種全命複活,會讓他的力量出現一段時間的削弱,他現在急需離開藻鏡鏃囊泊,去另外找一個荒野僻靜之地,好好休養一番!

可是,他很快就發現之前貫穿身體的槊能依舊還在,並未隨他的全命複活而消失!

他不禁震駭起來!

那到底是一條什麼樣的槊?

為何竟是如此恐怖?

連神級替命丹也完全無法消除其痕跡!

那個女人她又到底是什麼人呢?

就在他一邊思疑一邊上岸之時,他腕上界環流氤湧出,虞胭柔落地!

宿柔鋌不禁驚愕起來:“你……你竟然能直接突破我的環禁!”

環禁,想來就是宿柔鋌腕上界環的某種禁能,可能就是冇有他宿柔鋌的允許,她虞胭柔是冇法自己跑出來的。

“哼,想知道為什麼嗎?”虞胭柔冷冷一笑。

宿柔鋌心中忽然一突,不妙之感直湧,但他還是故作鎮定地一笑:“為什麼?”

“哼,去輪迴中問你那些祖宗吧!”虞胭柔說完,竟是直接使出獄來腥指,索命!

宿柔鋌見勢本來並未太在意,因為這種攻擊,即便他現在的力量有所削弱,也還是能夠輕鬆應付的!

然而,當虞胭柔的手指觸及他心口的刹那,他卻是徹底呆住了!

因為整個藻鏡鏃囊泊忽然沌光大綻,一座無與倫比的超級大界陣忽然全部呈現,直將整個藻鏡鏃囊泊籠罩起來!

而與此同時,虞胭柔手指上的力量陡然一變,變得威猛絕倫,完全就不是她一個小小魔齡境四季能發揮出來的!

她簡直就像是一尊證壘之帝!

而他宿柔鋌就是她指下的一隻螻蟻!

噗!

一口鮮紅之血噴出。

被人抓碎了心肺的宿柔鋌雙目死瞪,渾身抽搐。

“你……你……怎麼做到的?”他真的是死不瞑目,他纔剛剛逃脫槊劫,如今卻再次麵臨死運。

虞胭柔再次一冷哼,腥手倏化噬拳,一擊轟向宿柔鋌腹心!

噗!

難以置信的宿柔鋌再吐鮮血,虞胭柔的噬波之力從他腹心散開,直將他渾身骨頭震得粉碎!

“你……你……竟然已學到了我身上的……三噬笈?你……你到底……是怎麼學會的?”奄奄一息的宿柔鋌真的想不透,想不透!他可是從來都冇有教她半點三噬笈術門啊!

而他宿氏的三噬笈可不是什麼天纔看一眼便能去學的,因為三噬笈本身就有著宿氏的禁能,幾乎就隻有宿氏之人才能真正來學練!

這個女人她到底是怎麼做到的?!

在宿柔鋌要倒下去之時,虞胭柔卻是再次抬手一按宿柔鋌額心,探腦取識!

已是迴光返照的宿柔鋌隨後絕望而笑:“哈哈哈哈哈哈哈……我果然是……帶著一頭噬煞在……身邊!”

話儘,堂堂一位不拘社叛離經首就此殞命!

不久前,他可是野心勃勃!

想著在未來開創屬於他的宿氏一脈!

想與當今九界諸強一同角逐!

豈料一個身懷隅心複輪術的虞美人卻是成了他的索命主!

可歎!

可歎!

緩緩地,虞胭柔移了手,破開宿柔鋌的腕上界環,釋出了她的隨從三山。

“虞主,這……這是……”

看到宿柔鋌死狀的三山,完全懵了。

虞胭柔並冇有來搭理他,她隻是目光緊鎖這座籠罩整個藻鏡鏃囊泊的大界陣。

她今天能滅殺宿柔鋌,完全就是藉助了這座絕對是逆級的大界陣!

是這大界陣給了她無上的力量!

但她說不清這是為什麼,她隻能隱約感覺到一切皆是因為她身上的複製之術!

是這種強大的複製之術莫名契合了這座大界陣!

所以,她才能輕易滅殺這神齡境四季的宿柔鋌!

想著想著,她不禁又想起了獸/獸城的那個無回潭,她感激又納悶——無回潭,你究竟是什麼?到底為何要賜給我如此強大的術法?難道真的就是因為我那一天在你麵前所流的眼淚嗎?如今,你又何這藻鏡鏃囊泊的大界陣又存在什麼樣的關聯呢?

“虞主。”三山再喚。

虞胭柔回神,應語:“三山,此地不宜久留,隨本主立刻離開!”

三山應是,追隨人閃離。

而在兩人走後,籠罩的大界陣便消失了。

而未過多久,兩道人影倏然降現,一人正是我真依,一人正是濛酥元基。

兩人應該就是為剛剛大界陣的倏然開啟而來。

而在看到地上的宿柔鋌死屍之時,兩人皆是一怔,從她倆略微訝異的神色來看,她倆可能都是認識宿柔鋌的。

“冇想到襲擊丫頭他們的人,竟是你這不拘社叛徒!”我真依有點感慨。

濛酥元基沉吟了一下,隨手一捲,捲起一堆岸土,將宿柔鋌的屍身埋了。

我真依一見,又語:“元基娘娘,你這是看在陛下的麵子上嗎?”

濛酥元基微微一哼:“他在叛離不拘社之前,就已是陛下的人。”

我真依歎了歎,冇有再說什麼。

“我頂至上,剛纔的動靜,你看出什麼了?”濛酥元基還是很在意大界陣的事情,因為她清楚這大界陣乃是由我魔一族始祖所設置的。

我真依回語:“元基娘娘,老身不想說。”

濛酥元基麵色有些不好看,但語:“我頂至上,你族始祖所設的這個界陣究竟為何而存?”

我真依沉默了一下,纔回:“元基娘娘,它自是為我族而存。”

“是嗎?那剛纔為何好像卻是一個外人開啟了你們這個大界陣呢?”濛酥元基有些不依不饒。

我真依失笑了一下,語:“元基娘娘,你彆忘了,我族廣結真緣,有緣就有數,是數無內外。”

濛酥元基再次一哼,化作流媚之光而離。

在她走後,我真依心中有所呢喃:“剛纔開啟的人,身上似乎有……紀母的某種力量,此人到底會是誰呢?唉,有紀母的力量,我也不能去隨意追蹤啊!罷了,罷了,一切自有緣數,未來肯定會有它的答案!”說完,便化邃麗之光離開了。

——————

喜鼎院。

在將我允晨、濛巴烏、拾頡櫻三人先交給神齡境禁衛們悉心療複後,妲道珊便立刻返回自己寢屋來查探小生穹的狀況。

在小傢夥提出回來的時候,她就已經察覺小傢夥的狀態有些不對。

“九嬤嬤,我冇事,我落會兒夢就能好起來。”躺在大榻上但卻無力睜開雙眼的小傢夥喃喃而語。

妲道珊勉強一笑:“好,生穹,你彆說話了,好好落夢,嬤嬤就在這兒陪著你。”

小生穹安靜入眠了。

妲道珊凝著小傢夥,心中有些納悶,生穹他這是因為什麼才這麼累的呢?是因為去探知那個可惡的神齡境嗎?不,不,就算是這樣,也不應該有這樣的負荷纔是!麵對後母和至上,他可都冇有這麼累過!一定是因為其他的事情!等他恢複了,再好好問一問。

隨後,她就半躺在小傢夥身邊,陪著。

約莫片刻之後,小萼輕聲來喚:“殿下,至上來看你和至子殿下了。”

妲道珊應聲而起,步出屋去。

我真依已在廊間。

小萼退離。

“丫頭,生穹冇事吧?”我真依關切而問。

妲道珊回語:“他有點困,正在入睡。”

我真依看出了妲道珊心緒有些不寧,隨即轉問來:“怎麼了,丫頭?”

“至上,我覺得……生穹今天的困有些不對勁,他似乎在那個神齡境襲擊我們之時另外做了某種事情,但是……我又想不出會是什麼。”妲道珊說出心中困惑。

聞言,我真依沉吟了一下,才語:“丫頭,襲擊你們的那個人,本是靈魔城不拘社的一個經首,名為宿柔鋌,隻不過,不久之前他卻是叛離了不拘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