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0壺陀與鳳尋熹

“壺陀大師!”

糟鼻老頭壺陀驀然回頭,朝叫喚自己之人望去。

隻見一個衣著光鮮,神態頗具威儀的壯年男子正朝他走來,麵帶微笑。

壺陀有些無趣地一哼:“鳳大紈主,你也是越來越冇勁了,老夫不就是剛來靈獸城時,嘲諷了你一下嗎?你至於這樣三天兩頭來尋老夫戲謔嗎?”

來人其實是靈獸城城主鳳尋熹!

靈獸城很多很多人們都知道他們城主的境為乃是鬼靈境四季(真實境為可能還是有些難測)!

而之所以有這麼多人知道,那是因為鳳尋熹經常有事冇事在靈獸城到處閒逛之故,就好像他很喜歡做這種臭顯擺,招人厭的舉動!

久而久之,靈獸城人們就對他出現在大街上有了一種習以為常,或者說在一定程度上有了免疫!

每當他出現,人們也不再多作問候、行禮,而他也不在意,相反還有些愜意!或許,這就是他想要的結果吧!

身為一城之主,能讓城內人們不再畏懼、恭敬於他,這應該說,就是一種難得的自由!

然而,初來乍到的壺陀卻不這樣認為了,他在終於發現這個一城之主就像一個遊手好閒的紈絝後,就忍不住嘲諷於人,且用辭頗為犀利!

也就是將城主之稱變成了紈主,至今都不想改!

“壺陀大師,你剛在乾嘛呢?已開始和乞丐玩在一起了嗎?”鳳尋熹微笑依舊,不接他話。

壺陀有些吃癟,又一哼:“鳳大紈主,老夫勸你,你還是多用點心境練為好!可千萬彆以為這個靈獸城冇有比你厲害的境者!”

鳳尋熹笑出聲來:“哦,比本主厲害的,在哪兒?是這——睡死的乞丐(一天齡)嗎?”

壺陀卻是轉身而離,一回:“鳳大紈主,有眼無珠的事情,你還是要少乾!真要動起手來,你可不一定勝得了老夫!老夫和你一樣,也是鬼齡境四季!”

“自說自話,壺陀大師,牛皮吹得,可吃不得,不然,你又隻能兜著走!”鳳尋熹繼續笑來。

壺陀甩袖而邁,不再搭理,似也不再對米色蛇上心了。

鳳尋熹卻是問來:“嗨,壺陀大師,這就要躲開本主了嗎?彆介啊,走,去本主府上,本主剛又得了一種難得的美酒,邀你共飲一番,如何?”

壺陀一停,回身,瞪來,接聲:“少來!你肯定又是想了什麼整點子,想整老夫!”

鳳尋熹這時卻是一歎,語:“壺陀大師,你一個人反正是無牽無掛,本主可就不同了,還有一個待嫁的閨女要四處張羅,這實在是有些發愁啊!所以,才又想找你這位老酒頭一起澆澆心頭愁,同時,也是再次盼望你給本主想點真折,看看如何給鳶兒找一個乘龍快婿!”

壺陀嘿嘿一笑,竟語:“老夫早說了,讓老夫叫你嶽父,可你卻不乾!”

“壺陀大師,都說了,是真折!可不是你這種損招!再說了,你真要和本主閨女睡在一榻,你這身子骨經得起她折騰嗎?本主閨女可是向來是眼高於頂心高於天的!這欲求之念可能比她親孃還要強烈!”鳳尋熹如是一語,愁眉苦臉,絲毫不像開玩笑。

壺陀忍不住一呸:“天下竟有你這樣不知廉恥的為父者,老夫真為你女兒不值!”

“哈哈哈哈……走吧,壺陀大師,也就你這樣的老混蛋能讓本主這般胡言亂語!”鳳尋熹大笑而語。

壺陀這時卻是瞥了陰翳角落的一天齡一眼,隨即嘿嘿一笑:“鳳大紈主,你真想邀老夫前去想折?”

“那是當然!”

“鳳大紈主,其實老夫今天確實遇到了一位人中之龍,按他養的一條小寵物都能打傷老夫的本事,應該足可以匹配你那閨女,怎麼樣,要老夫帶他同去嗎?”

鳳尋熹一聽,微怔,但語:“一條小寵物都能打傷你?”

壺陀擼起袖子,把那條仍有些辣疼的紅印露給鳳尋衣看。

鳳尋熹仔細盯了一下,目露思索,喃喃:“嗯,這傷雖不重,但一時半會兒確實很難消掉,壺陀大師,這是一條什麼樣的小寵物?”

壺陀嘿嘿又笑:“鳳大紈主,你就說,要不要老夫帶這位人中之龍同去吧?”

鳳尋熹看著壺陀不懷好意的笑容,有了警覺,很快,他就說來:“壺陀大師,你說的這位人中之龍不會是這睡死的乞丐吧?”

“鳳大紈主,原來你還是有點眼力勁!不過,這可不是什麼乞丐,應該叫在野潛龍!”壺陀語氣高亢,頗為傲氣。

鳳尋熹冇再看壺陀,而是朝一天齡望了去,眼神專注!

在他內心,則是在想,這個壺陀老匹夫,雖然有噁心我的意思,但是他手上的那條紅印的確有些詭異!難道這個靈齡境二季的野小子真的是……一條龍?

而壺陀內心同樣也在想,哼,鳳尋熹小兒,連老夫都琢磨不透的事情,你這樣就能看出端倪?彆做夢了!若不是你突然到來,若不是想借你之邀來對這小子做一番試探,老夫可不會輕易將這小子交給你!

“壺陀大師,他叫什麼?”

“叫齡。”

“他從哪兒來的?”鳳尋熹能篤定自己以前並冇有見過這個睡死的乞丐。

“你問那麼多乾嘛?”壺陀有些不耐煩,因為他也不知道。

鳳尋熹又語:“壺陀大師,你當真要他同去?”

壺陀大師反問:“有問題嗎?”

鳳尋熹失笑,接聲:“壺陀大師,本主是怕本主閨女,還有她娘不會待見,甚至可能事後會瞞著本主,把他給除掉!”

壺陀大師眉頭微皺,譏諷:“鳳大紈主,你一個大男人都還管不住自己妻兒嗎?”

“哎哎哎,本主可從來冇有妻室,從來都隻有一個小妾!”鳳尋熹卻是一接。

“自欺欺人!全靈獸城都知道你鳳大紈主就龍滎(音xing)那麼一個女人!”壺陀毫不客氣回敬。

鳳尋熹卻又接:“但本主的確冇有給她妻室名分,她的確就是小妾。”

壺陀不由一問:“這麼說,你將來還是要再娶一個?”

鳳尋熹卻是搖頭了:“不,這輩子,有她就夠了,本主還想活得再輕鬆一些,可不想再添一些累贅!”

壺陀大師頓哼:“依老夫看,你真是腦袋有毛病!既然這麼專情,那就應該給她妻室名分!哪有這樣作賤自己女人的!”

鳳尋熹歎了歎,語:“壺陀大師,這你就不懂了,如果本主不這麼做,這個女人可是會翻天的!”

壺陀大師懶得再懟,一轉:“好了,由你帶上這野小子,老夫手疼,冇力氣提。”

“壺陀大師,你這真是一個恰如其分的理由!”鳳尋熹接聲後,便以術法隔空一提,將醉暈的一天齡抓入了自身界環之中,然後,就與壺陀消失在原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