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9紫身如極霆,穹槊豁揮來

儘管自己此前早就有了覺察,但是在親耳聽到答案之時,我允晨內心還是十分震動的!

因為他都冇法去服用神級天啄我心丹!

因為神級天啄我心丹即使是神齡境境者也不敢輕易去嘗試服用,唯有境練了逆頂及以上術法的強者才能真正服用!

而眼前這個境為尚隻是聖齡境三季的女人,卻是能夠服用,這說明瞭什麼?

難道真的隻是因為她身上的非凡血統嗎?

不,絕不隻這麼簡單!

固然她有著道魔、初仙、妲氏象族的三重血脈,固然她額頭上有著一種霸紀問穹屬性的力量,固然她有著令至上完全卜測不了的命格,但是我族的天啄我心丹卻是源於始祖!

始祖的強大,即便是一些霸紀問穹者,也難以相提並論!

始祖雖未入列霸紀問穹榜,雖未流傳於當今九界,雖未顯見眾多紀史之書中,但是他卻可以說是漫漫甲子輪迴裡的界學第一人!

由他所創造的天啄我心丹,自是有不可言喻的無上禁意存在!

一個非是我魔一族的聖齡境三季,是絕對冇法來服用我族神級天啄我心丹的!

除非……有我族之人幫她服用!

這個人……應該就是至上,又或者——是我族這位橫空出世的天命至子!

在我允晨如此思忖之時,濛巴烏和拾頡櫻兩人也是在震撼中若有所思,時不時暗凝小生穹。

“殿下,你……是如何服用的?”我允晨繼續追問來。

妲道珊冇作隱瞞:“是生穹幫的忙。”

我允晨、濛巴烏、拾頡櫻三人再次震動不已。

牽著小生穹禦空而行的妲道珊隨後又一簡單解釋:“生穹他非常特殊,天生擁有著很多不可思議的能力,往後,你們肯定會慢慢清楚的。”

聽著這話,我允晨三人皆是陷入了沉思。

妲道珊隨即又加快了一些速度。

如果不是為了儘量配合我允晨三人,她早就帶著小生穹趕到了。

我允晨三人一覺,自是全力趕追。

很快,五人終於來到了藻鏡鏃囊泊的一處岸邊!

一至,妲道珊內心便有所震動,她能清楚地感受到這個藻鏡鏃囊泊上隱藏著不少強大界陣!

而小生穹則是脫開了她的手,朝最近一處頗為茂盛的藻鏡鏃囊藤緩緩走了去。

妲道珊不敢疏忽大意,默默跟上,隨時保護。

我允晨三人心中雖皆有些許困惑,但也冇有出聲,緊緊而隨。

在小生穹越來越接近藤叢之時,異象漸生!

隻見——

藤上本是如囊包裹的花朵,竟是慢慢綻開瓣來,朵心如鏃的種更是冇有驟射攻擊眾人,彷彿在迎接誰人的出現!

空氣中,花香也越來越濃,分外醉人。

輕風吹,越來越多的藻鏡鏃囊藤綻開了花瓣,露出了鏃種,釋放花香!

彷彿,花香就是這藤與藤交流的訊號!

我允晨和拾頡櫻兩人率先驚住了,因為兩人從未見到過藻鏡鏃囊藤會展現如此近人的一麵!

以往,不論是對誰,哪怕是我魔一族,藻鏡鏃囊藤都是充滿了惕意,甚至就是敵意的!

濛巴烏詫異之時,也注意到了兩人的神態,心中不禁生出更多困惑,他倆怎的如此吃驚?難道眼前這種現象極其特殊不成?

唉,果然,不論是到哪裡,生穹他都是如此特殊!

天地給他的待遇,真是誰也無法比擬!

也許,他已不僅僅是我魔一族的天命,而是這個整個魔界乃至九界的天命!

——妲道珊心底如此感慨著。

“藤藤,我要水中的雷雷和風風,你們去給我拿來。”小生穹對著腳邊藤蔓喃喃而語。

話落,所有綻開花朵的藻鏡鏃囊藤紛紛射出鏃種,入水!

頓時,本是一點波瀾冇有的泊麵,漩渦遍起!

這一幕,讓我允晨三人完全是看得目瞪口呆。

唯有妲道珊尚能保持絲絲鎮定,莞爾一笑,紫紗之下紅暈滿麵!

很快,所有漩渦之中便浮出閃爍霆光的界素圓珠和蘊含風流的界素圓珠來。

輕而易舉!

不費吹灰之力!

對他人萬難謀取的藻鏡鏃囊泊界素之密,於小生穹來說就是一句話的事情!

拾頡櫻真的是被震得回不了神,她苦苦不得的寶貝,竟是……如此簡單獲取!

和濛巴烏一樣,一個念頭隨即就從她腦海生來:

難道這位我魔一族的天命至子,他就是藻鏡鏃囊泊真正的主人嗎?

至於我允晨,此時此刻他已然回想了不久前我真依和他說過的一句話——允晨,藻鏡鏃囊泊和血漆魔牛穀一樣,將會有它真正的主人了!

緩緩地,小生穹轉身看向妲道珊,語:“九嬤嬤,好了,你讓聯聯她來吸收吧!”

妲道珊聽而卻是一接:“生穹,是你幫聯聯的,你直接和她說,彆讓嬤嬤再來多嘴,好嗎?”

儘管心中明白小傢夥這麼說,就是讓自己來施恩,但是她卻真的不想接受,因為她不想和他分得這麼清!

他是她的小親人啊!

何分彼此呢?

小生穹安靜了一下,才朝有所回神但卻真的無以言表的拾頡櫻說來:“字聯聯,這些密密都是你的,你快吸收。”

多了一個“字”,猶似多了一份屬於小傢夥的鄭重。

拾頡櫻深深呼吸了一下,低頭撫心,恭敬應語:“至子殿下,大恩不言謝!拾頡櫻他日來報!”

說完,她冇有多遲疑,趕緊一運自身境力,用心吸收眾多漂浮在空中的界雷之密和界風之密!

而這種吸收,又似乎根本不需要顧忌是否與她自己的軀身相融!

也許這就是拾頡櫻自身的底蘊吧!

也許這就是生穹特殊的提取!

也就在眾人屏息以待的這個時候,那本在囊泊另外一處采取花瓣和鏃種的宿柔鋌和虞胭柔,便循著盛開的奇異花象來到了眾人所在位置的附近,闇然驚觀起來。

虞胭柔忍不住心忖,如此眾多的界雷之密和界風之密是哪來的呢?還有,這五人又都是什麼人呢?這種盛開花象又是他們中誰弄出來的呢?

宿柔鋌心中雖然同樣驚疑不定,但很快他便將目光鎖定在了小生穹身上!

因為他看到了小生穹的兩對漩渦眉頭,這就讓他想到了他叛離不拘社時所遇到的永七!

對於永七還有凡女態劫馨,他宿柔鋌是十分惱火的,因為他那時的探識奪譜計劃差點因為兩人泡湯!

此番,又遇到如此奇異眉頭特征的人,他立刻就動了劫人探識之心!

他覺得也許可以通過小生穹來查清永七的真實來曆!而眼前這幾個製造如此不凡花象的年輕人雖然看上去身份頗為特殊,但都不過隻是聖齡境而已,這對他一個堂堂神齡境四季來說,完全算是毫無阻礙!

一念思定,他即以密語對虞胭柔說來:“虞小姐,你先入我界環待著吧!”

虞胭柔聽而皺眉接問:“你要乾什麼?”

“很快你就會知道的。”宿柔鋌並不打算立刻說明。

虞胭柔閉上了雙眼,身影一化流氤,進入了宿柔鋌腕上界環之中。

下一瞬,宿柔鋌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襲向小生穹!

在這刹那驟變裡,卻是我允晨率先回擊!

永曦軌術!

七條實色全圓形曦光軌跡自我允晨身上彈斥出,直迎宿柔鋌的神齡擒手!

似乎他我允晨早就察覺了宿柔鋌的存在。

在宿柔鋌微微吃驚的又一瞬,巴烏律起——

羽、絲、珠及相互融合狀的血色巴烏音符,儘數配合七軌攻向來敵!

宿柔鋌驚色陡變深,先機似已失。

轟隆隆!

轟隆隆!

四野激盪,戰光不絕!

兩個魔界雄子初對堂堂不拘社叛離經首竟好像絲毫不落下風!

一邊,滿臉慍怒的妲道珊已牢牢抱住小生穹,同時又釋出自身的四圖力為尚在吸收關頭的拾頡櫻隔絕這激烈戰波!

而小生穹則是靜靜地望著戰況。

很快,宿柔鋌終於緩過神來,他已是惱羞成怒!

他真是萬萬冇想到眼前這兩個小小聖齡境四季竟是能夠讓他如此措手不及!

兩人的配合無間,差點就讓他狼狽而墜!

尹噬!

坤噬!

吉噬!

三大神齡噬波戾然而爆!

霎時,整個藻鏡鏃囊泊都受到了震動,一些隱藏的界陣被部分激現而出!

而兩個本已占據些許優勢的魔界雄子則是被一擊震退,噗血踉蹌!

不過,兩人神色並未有絲毫畏懼,隻是有了一些凝重!

得勝的宿柔鋌快速瞥了兩人一眼,他此時雖然依舊惱怒,但卻深知事情絕不能久拖,他必須速戰速決!

於是,他猛然釋放全部境為,直取被妲道珊牢牢抱守的小生穹!

我允晨和濛巴烏見狀自是豁命來擋!

與此同時,赫見墨染櫻花七聯同現,與兩人一齊擊擋宿柔鋌強大襲勢!

轟隆隆!

轟隆隆!

轟隆隆!

天搖地動,巨響如潮!

三個聖齡境一同出手雖是默契十足,但無奈宿柔鋌終究是一個實打實的神齡境四季,而且他心中已動了燥火,所施展的噬波已屬他之全態!

砰!

砰!

砰!

我允晨、濛巴烏、拾頡櫻三人應聲倒飛,噗血難立!

不過,宿柔鋌身上的衣物也被三人破裂了,些許傷痕留在了他的軀身之上,讓他感到了一陣不小的疼痛。

可以說,此時此刻,他宿柔鋌的內心也已經有了悸意!他已生出一種不好的預感,認為自己今天可能太魯莽了!

因為眼前三個聖齡境在魔界的身份絕對是非同凡響!

還有,這個牢牢護住小傢夥的女子,她的神態竟是如此威赫,彷彿就是……魔界帝胄出身!

就在他心中如此驚疑不定之際,妲道珊已將小生穹收入了她腕上界環之中,然後雪白之光綻現——

三生定穹槊已掌她之皓手!

她妲道珊怒了!

真的怒不可遏!

既是因為受傷的我允晨三人,也是因為對方竟敢來針對她的小生穹!

而槊現瞬間,宿柔鋌雙目劇縮。

他的直覺告訴他,他得趕緊離開,不然,今天他很可能得交代在這兒!

覺起,心懼,他立刻折身欲遁!

然而,已擁有滓啄身速的妲道珊豈能讓他逃離?

隻見紫身如極霆,穹槊豁揮來——

整個藻鏡鏃囊泊,整個魔仙城,乃至整個魔界都彷彿受到了一種不可思議的定格!

時間停止。

萬物儘寂。

唯有至奧槊光直穿遁人身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