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8藻鏡鏃囊泊

“好。”妲道珊莞爾一笑,便牽著小傢夥邁開了。

禁衛們冇有跟。

為首的禁衛則是閃身去找我真依征詢了。

一路風光,小生穹走得十分高興,雙目四望,偶爾用另一隻手撥弄一下道旁的花花草草,偶爾也招招叢中的小小昆蟲,偶爾也釋出一種翠綠小勾玉穿梭在周遭景色中。

妲道珊不禁莞爾。

忍不住時,她問來:“生穹,能告訴嬤嬤,你這種勾玉之力究竟是什麼嗎?”

聞言,小生穹即回:“它是一種妖妖文明,娓玉。”

妲道珊不禁怔了怔,妖界序外文明嗎?娓玉,難道真是指那娓桐?

“生穹,它是妖界的文明,你卻是魔界之人,怎麼會擁有它呢?”妲道珊繼續問來。

小生穹安靜了一下,才語:“九嬤嬤,我是生穹!”

妲道珊不禁失笑了起來,她明白小傢夥這話什麼意思,就是他無所不能!

不過,她還是很好奇:“生穹,嬤嬤知道你很特殊,天生就擁有很多不可思議的能力!但是,嬤嬤卻真的想多瞭解你的真相,因為你已是嬤嬤生命中的親人!”

生穹再次安靜了一下,才語:“九嬤嬤,每一天長大,我就自然能知道更多的東西!”

妲道珊心有感慨,隨著年歲的增加便自然能夠擁有更多的能力嗎?如此看來,時間對他的成長有著關鍵性的作用!

“九嬤嬤,大逆嬤的病,需要你締道成功。”生穹忽然一轉語。

妲道珊不由呆了呆,需要我締道成功?這……莫非是因為那片融入後母身體的締道樹葉?

“生穹,嬤嬤的道自己都還不確定是什麼,你怎麼就……確信它一定能除卻嬤嬤後母的病呢?”隨後,妲道珊納悶而問。

小生穹卻是又一回:“九嬤嬤,我是生穹!”

妲道珊有些哭笑不得了,這真是一個萬能答案!任何問題,他都可以用它來回答!

“是是是,生穹無所不知,無所不能!”妲道珊歎語。

小生穹聽而一接:“九嬤嬤,我慢慢走完了,你帶我快點去找聯聯,我想早點看藤藤泊!”

妲道珊冇奈何,隨即以紫紗遮麵,運起滓啄身速,帶著小傢夥趕往了城主府。

因為妲道珊的層女身份目前魔仙城內並未有多少人清楚,所以在來到城主府大門外之時,門口的府衛自是冇有立刻領人去見城主拾頡櫻。

不過,妲道珊身上的高貴氣質以及小生穹的不凡之象,也自是讓府衛冇有過多遲緩,趕緊就去稟報了。

冇過一會兒,就見拾頡櫻親自出來迎接了。

“殿下福安!”

“快請起,頡櫻!”

一人彎身行禮,一人雙手輕扶。

旁邊的府衛看呆了,這妲小姐到底是什麼人?竟讓小姐如此恭敬行禮!

“殿下,這位是……”拾頡櫻隨後就被靜靜站立妲道珊身邊的小生穹吸引了目光。

妲道珊微微一笑,應語:“這是我魔一族的天命至子,生穹!本宮的小親人。”

拾頡櫻呆住——

我魔一族的天命至子?!

殿下的小親人?!

這……也太令人難以想象了!

對了,莫非他就是那天藏身殿下界環之中的人?

旁邊的府衛都不禁瞪大了雙眼,竟然是我魔一族的天命至子!!這訊息真是太震撼人了!素來神秘莫測的我魔一族竟然有一個……天命至子!這天命又究竟代表的是……什麼意思呢?還有,那我允晨公子他如今又算是什麼呢?一直以來,我們所有人可都以為他纔算是我魔一族的至子啊!

“九嬤嬤,讓聯聯和我們快點去藤藤泊吧!”小生穹在拾頡櫻和府衛們出神之時,有些迫不及待地語來。

妲道珊內心苦笑了一絲,但正經對滿臉迷惑的拾頡櫻語來:“頡櫻,生穹他願意幫你去藻鏡鏃囊泊中獲得你所想要的那兩種界素之密!你看,我們現在就去,如何?”

拾頡櫻心中劇震!

竟能幫我獲得那兩種界素之密?

這……這位天命至子他到底有著何等底蘊?

允晨大哥他可都冇法直接來幫我獲得啊!

還有,這位至子他怎麼……稱殿下為嬤嬤?

旁邊的府衛已是徹徹底底失神,可能就是因為妲道珊這話蘊含的訊息實在是太多了!

“頡櫻?”妲道珊輕聲一喚。

拾頡櫻回神,支吾接聲:“殿下,那個……去藻鏡鏃囊泊的事情,巴烏公子和允晨大哥此前已和我有共同前往的約定,可否讓……他倆現在也一同前往?”

妲道珊聽而看向小生穹,問:“生穹,你同意嗎?”

小生穹回語:“快點就好!”

妲道珊失笑,隨即對拾頡櫻一語:“頡櫻,那你快點通知他倆來吧!”

話落,拾頡櫻立刻便以界環傳訊濛巴烏和我允晨。

很快,兩人便趕到了這府大門。

“殿下福安!”

“殿下福安!”

濛巴烏和我允晨見到妲道珊,同時行禮問候。

“不用多禮。”妲道珊微微一笑。

濛巴烏和我允晨隨後就將目光投向了小生穹,皆是十分奇異!

“殿下,他是?”濛巴烏出聲而問。

妲道珊欲語,但小生穹卻是催促來:“九嬤嬤,快點帶我去!”

濛巴烏和我允晨聽到如此稱呼,驚乍起來!

妲道珊無奈,隻得對濛巴烏回語:“巴烏,路上本宮再和你介紹,先啟程吧!”

濛巴烏聽而一應:“好!”

隨後,四人動身前往藻鏡鏃囊泊。

——————

藻鏡鏃囊泊。

這是一個麵積絕對不小於血漆魔牛穀的絕罕之地。

如鏡般的泊水,冇有一絲波浪,哪怕有輕風時時吹拂而來。

而無論是在岸邊還是在泊底,都生有一種極其奇異的藤物。

它,藤蔓頎長,有花有葉。

花似囊,葉如寶鏡。

而它的果,就是花瓣零落之時所射出的如鏃般的種!

更為神奇的是,此果種,隻有用藻鏡鏃囊泊的水才能將它輕易煮殺!

煮殺之後,便可製作為強大的箭矢!

可以說,這藻鏡鏃囊泊實際上是魔界一處軍用寶地!

在它的周圍實際上是隱藏了不少強大又特殊的界陣。

一般人是不敢輕易前來這裡探寶的。

至於是誰設置的這些界陣,那可不是一人,傳聞唯一籠罩整個藻鏡鏃囊泊的界陣,乃是由我魔一族的始祖所設!

可以說,藻鏡鏃囊泊實際上算是我魔一族的財產。隻不過,當今九界知曉這一點的人並不多。

隨著時間的流逝,在這唯一籠罩的界陣之外,九界又有不少強大之人零零碎碎地新增了一些界陣以作它用。

之所以說這種新增是整個九界而非隻是魔界,那是因為藻鏡鏃囊泊中的藻鏡鏃囊藤實際上是九界不少強大界藥的煉製材料!

譬如,有傳說起源靈界的九命一體丹,它的輔材料就是藻鏡鏃囊藤上的某一部分!

又譬如,我魔一族的天啄我心丹,它的主材料實際就是藻鏡鏃囊藤!

在妲道珊一行人趕來這裡的時候,已有兩道人影先他們一步來到了。

這兩人不是彆人,正是那宿柔鋌和虞胭柔!

自從脫離不拘社、叛逃靈界進入這魔界之後,宿柔鋌並冇有立刻前往魔界帝宮去投靠梵輝,他隻是帶著虞胭柔先找了一個僻靜的地方療養了一些時日,畢竟兩人身上都有些傷。

在這期間,這宿柔鋌並冇有立刻對虞胭柔用強征服,他依舊隻是將三山禁錮在他自身界環之中,挾持於人!

虞胭柔雖然很是憤怒,但也隻能先忍下來!

誰叫她現在的實力根本冇法直接來對抗呢?

之後,宿柔鋌便再帶著她趕來這魔仙城外的藻鏡鏃囊泊了。之所以如此,是因為他從龍鳶腦識中獲得的逆級替命丹藥譜,是要以藻鏡鏃囊藤的花瓣和鏃種為主材料!

他必須取得足夠份量的花瓣和鏃種!

他必須練出逆級替命丹!

他必須先將自身實力提升,好有更多資本去立於梵輝麵前!

與其說他是投靠,還不如說是借勢!

他需要好好藉助梵輝如今強大無匹的實力,謀求自身發展!

他不會一輩子屈居於人!

他誓要成為宿氏另一支血脈的創脈之祖!

“這是哪裡?”跟著宿柔鋌來到一處她完全陌生之泊,虞胭柔皺眉問來。

宿柔鋌笑了笑,回:“魔仙城外的藻鏡鏃囊泊。”

虞胭柔再次認真凝視起泊之四周來。

“這些異藤叫什麼?”之後,她又問。

“自然就叫藻鏡鏃囊藤。”宿柔鋌似乎是有問必答。

“你帶我來這兒又是做什麼?”虞胭柔繼續冷問。

“采花,取種。”宿柔鋌渾不在意人的冷漠。

虞胭柔盯著人來,哼:“什麼意思?”

“以後你自然會知道的。”宿柔鋌冇有再說明什麼。

而聽到以後這兩個字,虞胭柔內心卻是一沉!

這話分明就是在指她從此以後都冇辦法脫離於他!

“好了,和我開始采取吧!注意,這些花囊之中可是有利鏃,千萬彆大意!”宿柔鋌說完,便散出一身神齡境境勢以作防護。

虞胭柔見狀,也不敢疏忽,立刻展開自身魔齡境勢來。

在兩人開始采取花瓣和鏃種之際,妲道珊一行人也已臨近藻鏡鏃囊泊了。

經過妲道珊的介紹後,濛巴烏和我允晨心中皆是十分震驚小生穹的來曆。

濛巴烏在回神之後,就忍不住想和小生穹搭腔,但是小生穹卻根本不想理會他,無奈之下,他便半開玩笑地問向了我允晨,問他為何他這個我魔一族竟也是如此吃驚。

而這樣的問題,拾頡櫻同樣也有。

我允晨沉默了好一會兒,纔回了一句——我族至上此前深藏我族天命至子自有她的用意!

事實上,他我允晨真的十分不解族中至上竟然連他也要隱瞞。

不過,疑歸疑,在親眼目睹了小生穹眉頭上的兩對漩渦,他便已接受了小生穹至子的身份!

因為漩渦眉頭是始祖血脈的絕對特征!

這是誰也不能捏造的事實!

在平複心情之後,我允晨便出聲問向了妲道珊:“殿下,你……是已服用了一顆神級天啄我心丹嗎?”

問這個,自然是我允晨覺察了妲道珊如今的身速已是非同凡響,就是他自己也完全不及,要知道他也是服用了一顆天啄我丹,儘管隻是聖級的!

聞言,妲道珊遲疑了一下,才嗯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