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7和卓帝、雉四王、九慧天娘相關!

濛酥元基這時拿起紫爵慢慢飲了一口。

而見濛酥元基不說話,妲道珊內心也不禁有些疑慮,莫非我剛剛說錯話了?

“丫頭,如果將來魔界和獸界、仙界都發生了衝突,那你的立場是什麼?”濛酥元基緩緩放下紫爵,問來。

聞言,妲道珊沉默了起來。

這個問題她如何回答?

她真的冇法回答!

魔界乃生父後母所處,獸界是諸位養母所處,仙界又是生母所處!

她真的不希望這樣的事情在未來發生。

“丫頭,當下九界種種跡象表明,這個癸亥紀註定會成為這個甲子輪迴中最為關鍵的一個紀元!一場大界戰,絕對是不可避免的!你,還是要好好思考未來。”濛酥元基語重心長。

妲道珊點了點頭,嗯聲。

隨後,濛酥元基繼續說魔鬼城的訊息:“你剛纔說與濛幕對壘的叛軍主帥是黁甫,其實並不全對。在魔鬼城內,叛軍真正的主帥是一個三人團!

“其中一個就是這黁甫,此人境為神齡境四季,擁有一種承則之術。這次表麵上,他看上去是為其兄黁納複仇,但實際上他早已不是我魔界之人!他真正的身份乃是妖界壬戌妖帝的一個終仆!這個秘密,目前也就本宮,你父帝還有我頂至上知曉。”

語不驚人死不休!

一代魔界層王竟是妖界壬戌妖帝的終仆!

聽到這事的妲道珊呆住了。

“丫頭,此事,你不可擅自外泄,知道嗎?”濛酥元基叮囑來。

妲道珊回神應語:“是,後母!”

“嗯。再說第二個,出身鬼界聻族的嵌溫韋,此人亦是神齡境四季境為,雖然隻是掌握著一種逆頂之術,但是……他身上卻有一種霸紀問穹的靈性之能,就像你額頭上的力量。此能,它源於霸紀問穹榜上排名第四十七位的卓帝,嵌卓!”濛酥元基說時看向了妲道珊額上的四圖。

想來,她應該看出了這四圖的力量源於誰。

妲道珊聽著有所震撼,竟是又有一個霸紀問穹者牽扯進來了,難道未來九界之變會牽扯出更多霸紀問穹榜上的存在嗎?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這嵌溫韋還有一個兒子也在魔鬼城內,此子名為嵌冠,如今境為乃是聖齡境四季,綜合實力不在濛巴烏之下。”濛酥元基忽然又一語。

妲道珊愣了愣,有些疑惑不解:“後母,為何重點提及此人?”

濛酥元基應語:“因為他和第三個人,也就是黁納之妃繆媏(duan)密切相關。”

妲道珊再次一愣,和黁納之妃繆媏密切相關?難道……難道……

在等了會兒後,濛酥元基才又語:“可有猜到答案?”

妲道珊猶豫了一下,才語:“後母,這個嵌冠他是不是……繆媏和嵌溫韋所生?”

濛酥元基微微一笑,接語:“冇錯!他正是兩人所出,隻不過,這件事如今仍舊隻有極少數人知道!”

妲道珊內心不禁一歎,這事情真是錯綜複雜——堂堂一個魔界層妃竟和一個鬼界頂層人物秘孕一子!

很快,她又想到了她自己的出生,似乎也冇好到哪兒去!

“繆媏,昧魔一族出身,神齡境四季,身貌可和你生母媲美(塔腰傾星級)!雖然她也隻是擁有一種逆頂之術,但是在她身上同樣有著一種霸紀問穹的靈性之能,此能源於霸紀問穹榜上排名第四十三位的雉四王,繆雉!”濛酥元基繼續介紹來。

妲道珊再次震撼,又和一個霸紀問穹者相關!等等,等等,那個昧雉嵌性陣難道……難道竟是蘊含兩種霸紀問穹靈能的大界陣嗎?

察覺妲道珊神色有異,濛酥元基隨即淡淡一問:是不是已大概明白昧雉嵌性陣為何這麼厲害了?”

妲道珊有絲絲窘迫,但語:“還請後母為我細說。”

“昧雉嵌性陣,之所以能完全媲美超界之術,主要有兩個原因,一個就是它蘊含了兩種霸紀問穹的靈性之能,另外一個就是創陣之法亦是極其古老,據我頂至上所言,此法,很可能是源於妖界那位在霸紀問穹榜上排名第三十一位的九慧天娘,塗九慧希月!”濛酥元基凝重而語。

妲道珊有些目瞪口呆,竟是和三個霸紀問穹者密切相關!

難怪!

難怪魔鬼城戰事如此難以平定!

“這種陣之法,不用說,就是黁甫從妖界那邊討來的。丫頭,你聽好了,在當今九界之中,我魔界最大的敵人可以說就是妖界!妖界那個壬戌妖帝,如今的實力恐怕就是神界的歌人南歌荌夫婦倆也難以製衡!這個女人她已然算是……天下第一!而她一統九界的野心如今是越來越彰顯!其他八界恐怕早都有她的人滲透!”濛酥元基說時起了身,望向湖光,神態無比憂慮。

妲道珊內心也不由變得沉重了。

又是壬戌妖帝!

當初就是她滅殺的永七!

這個女人她到底……有多麼恐怖?

“這也是你父帝他遲遲不能親自去解決魔鬼城戰事的一個根本原因,他得儲存足夠實力去提防壬戌妖帝的倏然來襲!”濛酥元基繼續說來。

妲道珊忍不住起身,問來:“後母。那怎麼辦?魔鬼城這戰事難道就一直這樣……拖下去嗎?”

濛酥元基凝來,一回:“丫頭,時至今日,有一人肯定有辦法幫你父帝來解決,而本宮也向你父帝說過了,但是……你父帝卻是死要麵子活受罪,始終不肯去求人!”

妲道珊微微一怔,有一人肯定有辦法?

“後母,這人是誰?”

“就是我頂至上!”濛酥元基即回。

妲道珊有些懵了,怎麼……會是至上?

見人似有不信,濛酥元基隨即又語來:“丫頭,你可彆小瞧我頂至上!儘管她的實力如今可能不及你父帝,但是她所知道的術學恐怕不在當今九界任何一人之下!她能將你父帝培養出來,自然就有讓他更進一步的能耐!”

妲道珊內心震動不已,至上所知道的術學竟不在當今九界任何一人之下?這實在……也太強大了!

“當然,這一切並不是源於她自身,而是源於我魔一族最初的底蘊!他們那位始祖,雖未能成為一代霸紀問穹者,雖然在諸多紀史之書中未見多少蛛絲馬跡,但是他的存在,的的確確就是漫漫甲子輪迴中極為罕見的!他一生精通五大界學,更是一個完整的沌無界士,儼然就是古往今來中界學第一人!要破此等超界之陣,對他來說,絕對是輕而易舉!”濛酥元基頗為感慨,也頗為敬畏。

妲道珊若有所思。

“丫頭,如果你有心,可以試著替你父帝去求我頂至上。”濛酥元基認真凝來。

妲道珊回神,接語:“後母,我……會去試試。”

“嗯,好。”濛酥元基頗為欣慰。

妲道珊隨即又語:“後母,如果……如果我真求到了,還請你以後對生穹多些寬宥。”

濛酥元基深深看了她一眼,輕輕一歎:“丫頭,那小娃身上邪氣不小,你可不能一味地慣著他。”

妲道珊欲言又止。

“好了,今日就談到這兒,你先好好去休息。”濛酥元基隨即再釋出流媚引光。

妲道珊隻得起身行了一禮,在要告退之時,她又忽然想起了一事,忙語:“後母,那件大氅你……”

“既是你父帝給你的,本宮豈能再奪?此事,以後不要再提了!”濛酥元基不容置疑地說來。

妲道珊心頭有暖,莞爾出聲:“是。後母晚安。”

濛酥元基微微回笑:“晚安,丫頭。”

在目送人離開後,濛酥元基歎了歎,喃喃自語起來:“嬋兒啊嬋兒,你要是也能這麼懂事,該多好啊!”

聽上去,對於親生女兒鬨騰的事情,她濛酥元基內心也是充滿了無奈。

——————

次日。

天,初亮。

妲道珊便迫不及待地來向濛酥元基行禮問安。

濛酥元基心中明白她這是為什麼,便直接一語:“丫頭,不一定非得入夜才帶人過來。”

妲道珊有些尷尬,但應:“是,後母。”

“去吧。”濛酥元基輕回。

“嗯!”妲道珊低頭而應。

妲道珊輕快轉身,化成一道黛紫之芒趕回喜鼎院來。

一至自己寢屋,正見小萼在照顧小生穹起居。

而見主子回來,小萼也自是識趣,退後一邊。

“九嬤嬤。”小生穹叫來。

“生穹,嬤嬤來給你係。”妲道珊來到小傢夥身邊,給他來係四額帶。

小生穹顯得十分乖順。

冇一會兒,一切完畢!

小生穹則是將大榻上的三生定穹槊交還給妲道珊來。

妲道珊接過,隨手收入自身界環之中,然後又用自身道魔之力將一壺魔牛大髓湯溫熱在手,輕輕遞給小傢夥來。

之前煮的那一鍋魔牛大髓湯,兩人並冇有喝完。剩下的由妲道珊裝了釀壺,用來給小傢夥做早食。美釀雖好,但終究醉人,不如髓湯養身!

小生穹雙手捧過,咕咚咕咚暢喝起來。

妲道珊和小萼皆是忍俊不禁。

小生穹見後,卻是將手上壺一遞,語:“九嬤嬤也喝。”

妲道珊微微一笑,冇有客氣,接過喝了一口。

喝完,又還給小傢夥。

小生穹也是喝了一口,又遞給人來。

妲道珊無奈,隻能繼續。

一來二去,滿壺髓湯便全部喝完了,兩人都是麵色泛紅。

一邊的小萼則將所有的起居用品全部撤離了屋子。

而在小萼離開後,妲道珊問來:“生穹,今天,咱們就去找拾頡櫻吧?”

小生穹聽而一嗯。

妲道珊隨即牽起他小手,朝屋外走去。在締道小樹邊多停留了會兒後,便又朝院大門走去。

門口的禁衛本欲跟隨,但妲道珊卻是一語:“你們今天彆跟著了,本宮隻是想去城主府。”

為首的禁衛有些猶豫。

“放心吧,本宮和至子殿下不會有什麼事的。”妲道珊又一語。

為首的禁衛無奈而應:“殿下,這樣吧,你們先去,我去向至上征詢一下。”

妲道珊失笑了起來:“隨你吧。生穹,是嬤嬤先牽著你走一段路,還是直接抱你閃往城主府?”

小生穹想了想,回:“我要先慢慢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