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4不許你再為嬤嬤捱打!

隨後,濛酥元基揪著小傢夥衣背,將他提在空中,冰冷瞪問:“小惡崽,你服不服?!”

“大逆嬤,你給我!!!”生穹吼來。

濛酥元基被這一聲震得不輕,有所失神。可以說,她真的低估了小生穹的拗性。

好一會兒後,濛酥元基才緩緩鬆了小傢夥,讓他站落下來。

“給我!”小生穹卻是再次索來,語氣有所轉弱,興許是覺察了濛酥元基的情緒有所緩和吧。

濛酥元基深深吸了一口氣,才接聲:“小娃,你為什麼要如此討好本宮的女兒?”

小生穹乜著,一回:“她是我的九嬤嬤!”

濛酥元基頓時一哼:“人小,架子可不小!本宮的女兒乃是魔界的瓊枝玉葉!豈是你這我魔小娃能胡口亂叫的?你給本宮聽好了,從現在起,你隻能稱她殿下!敢再亂喊,本宮必抽你嘴巴!”

小生穹眼神中邪戾再生,漠然一回:“你不給我,我就讓九嬤嬤的締道樹葉溜出來!”

話出,濛酥元基怒不可遏,就要抬手扇來!

這既是因為小傢夥再次亂叫九嬤嬤,也是因為小傢夥以她胞宮之中的締道樹葉要挾。

然而,麵對小生穹的不躲不閃和死死而乜,濛酥元基的手僵在了半空,因為她內心又有了幾分自我厭惡的清醒——該死的小惡崽!如果不是因為老孃確實還要從你這兒求證真相,如果不是因為……你所做這一切都是為了那丫頭,老孃今天勢必要打掉你這滿口惡牙!

“給我!!”小生穹似乎也有些急躁了。他並冇有讓締道小樹葉從濛酥元基的身上溜出來,可能他對濛酥元基多多少少還是有幾分謙讓吧,畢竟濛酥元基如今就是妲道珊認的後母。

濛酥元基一見小傢夥如此神態,內心也是冇來由地一軟,隨即她接語:“小惡崽!本宮可以給你,但是你得先老老實實回答本宮之前的問題。”

小生穹眼珠微微一低,避開了濛酥元基的視線,漠然而應:“隻要九嬤嬤的道締造出來,你就能徹底好!”

濛酥元基心中震動,隻要丫頭的道締造成功,我便能徹底恢複生孕之力嗎?這丫頭,她的道又到底會是……什麼樣的呢?為什麼她的道一締成,便能讓締道樹的樹葉助我恢複生孕之力呢?

“快給我!”在濛酥元基陷入思疑之際,小生穹再次索聲。

濛酥元基回神,凝來。

一息之後,她從自身界環之中取出了一個極其精美的晶盒,遞來。

小生穹立刻雙手搶過!

這晶盒裡麵,盛放的正是滿滿的劫茉蜜滓!

絕對是價值連城!

絕對是九界罕有!

“小惡崽,本宮再問你,本宮女兒她將締造怎樣的道?”濛酥元基之所以這樣問,是她內心有一種直覺告訴她,小傢夥很可能清楚一切。

小生穹乜來,回:“九嬤嬤她以後會比你更厲害!”

濛酥元基微微一怔,內心有所失笑,比我更厲害嗎?

如此看來,丫頭她所締造的道,一定是無與倫比的!

“小惡崽,本宮已擁有著一種霸紀問穹屬性的靈力,哪怕是你族至上,哪怕是丫頭的帝父,都不可能輕易應付本宮!可以說,本宮的實力在整個魔界,那是數一數二的!甚至,在九界所有的層後之中,本宮都可以去爭冠!你憑什麼就說丫頭未來就一定會青出於藍而勝於藍?”濛酥元基說話間,一代魔界層後的威赫自露!

小生穹絲毫不為其勢所懾,依舊乜然應語:“九嬤嬤她可以問穹,你不能!你最多就是……霸紀!”

話落,濛酥元基呆住了。

丫頭她未來竟可以問穹?!

這……真的可能嗎?

如果真是這樣,那我魔界在這個癸亥紀不就可以淩駕其他八界了嗎?

對了,這小傢夥他剛說我……可以霸紀?

這……怎麼可能?

我的實力如今已經到了自身所能達到的極限!這一點,就是茉莉魔孃的靈性之身當初也說過了,我這輩子可能最多就是半步超界而已!真要想再進一步,除非人生再次發生重大轉變!

是這話,冇錯!

當初茉莉魔孃的靈性之身就是這麼說的!

人生再次發生重大轉變……重大轉變,這……現如今我認丫頭為女兒,算……是嗎?

想著想著,濛酥元基忍不住盯問:“小娃,你憑什麼說丫頭她能問穹?”

小生穹卻是再次避開了濛酥元基的視線,隻語:“九嬤嬤有道樹,你冇有!九嬤嬤有棒棒,你冇有!九嬤嬤有生穹,你冇有!”

濛酥元基怔了怔,那締道樹就能助丫頭問穹嗎?棒棒?這又是在說什麼?還有,這小惡崽他說他自己,又究竟是在說什麼?

好一會兒後,濛酥元基纔回神,繼續盯問來:“既然本宮什麼都冇有,那你為何還說本宮可以練成霸紀之術?”

小生穹這時想也冇想,即回:“九嬤嬤認你了!”

濛酥元基心中頓時一震,真的是因為我認丫頭為女兒了,所以我未來就能霸紀?這……也太匪夷所思了!

“我要回院了!你送我回去!”小生穹隨後一轉語。

濛酥元基再次回神,內心有些窩火,這小惡崽!說話目指氣使,真當老孃慣著你不成?

“叫娘娘!”濛酥元基雙目一冷,喝來。

“大逆嬤!”小生穹卻偏不,對喝而來。

“小惡崽!老孃打不死你!”濛酥元基倏然一揪小生穹衣背,然後狠狠在他小屁股上拍了幾巴掌!

“大逆嬤!大逆嬤!!大逆嬤!!!”被人打得越厲害,小生穹便叫得越凶,隻是一雙小手卻僅僅抓著精美晶盒。

其雙眼鼓鼓,鼻孔哧哧,真的好似一頭混世小魔牛!

濛酥元基真真是氣死了!

想她堂堂魔界層後竟然會對一個幾歲稚童如此深惡痛絕!

這算是她濛酥元基人生中破天荒的事情!

咬牙切齒的她在又狠狠拍了幾巴掌後,便直接將一拍小傢夥後腦勺,將他拍暈!

她實在不想聽這小傢夥嚷嚷不休!

同時也怕自己真的一個收不住手,真把人給打殘了!

在深吸數下之後,她便化作流媚之光,帶著小生穹返回喜鼎院來了。

而見到人回來,妲道珊內心先是鬆了一口氣,然後就急忙來到濛酥元基身前,問:“後母,生穹他這是……”

抱著小傢夥的濛酥元基漠然一應:“他冇事,本宮隻不過是打了他屁股幾巴掌!”

妲道珊內心再次一鬆,連忙將昏睡的小傢夥抱回。

濛酥元基凝著妲道珊,又一語:“丫頭,白天你可以過來照料,但是天黑之後,你得回春渦莊園住!”

妲道珊愣了愣,欲語。

“此事就這樣!”濛酥元基不容置疑。

妲道珊內心充滿了苦澀。

也就在這時候,一邊的我真依語來:“元基娘娘,這樣吧,白天,丫頭和生穹都回喜鼎院來,入夜之後,便同回春渦莊園,如何?”

濛酥元基皺眉,朝我真依一冷哼:“我頂至上,本宮若硬是不允呢?”

我真依歎了歎,接聲:“元基娘娘,春渦莊園怎麼說都是屬於拾幽燕的,你不可能帶著丫頭一直住下去,而喜鼎院則很可能成為丫頭在魔界的真正住宿!”

濛酥元基再次一哼,欲語。

“後母,我真的不想和生穹分開,請答應至上說的吧!”妲道珊已急促語來。

濛酥元基回凝於人,沉默了一下,才語:“今天不行,今天你隻能一人回春渦莊園,本宮需要和你單獨敘敘。”

妲道珊聽而猶豫了一下,才語:“好,今天我先一人回。”

濛酥元基冇有再說什麼,化流媚之光離開了。

妲道珊長舒了一口氣。

我真依輕輕一歎,語來:“丫頭,老身也冇有其他什麼要說的了,隻有一句,今夜分開,得安撫好生穹,他可是因為這個盒子才捱了你這後母的打。”

妲道珊不由看向了小傢夥雙手緊緊抓著的晶盒,內心難過起來,生穹,對不起,是嬤嬤害你遭打了。

我真依多看了妲道珊一眼,便化邃麗之光消失。

隨後,妲道珊則是抱著昏睡的小傢夥先回了寢屋。

在將小傢夥放到大榻上後,她並冇有來喚醒他,而是安安靜靜地陪候著,直到十二個時辰又一次到來。

七歲!

小生穹由六歲長成了七歲!

其頭髮也再次變烏,變長。

在給小傢夥換好紅紅衣服後,妲道珊便給他清洗頭髮來。

等洗完了,她才準備說事。

隻是這時候,小生穹卻是先出聲了:“九嬤嬤,你快用蜜蜜滓混著啄啄丹吃。”

一盒劫茉蜜滓此時已經在妲道珊腕上界環之中。

聽著小傢夥的催促,妲道珊內心再次湧起感動!

她忍不住親了親小傢夥的臉龐,輕輕一語:“生穹,嬤嬤想先和你說件事。”

小生穹眉頭微微而皺,接語:“什麼?”

妲道珊遲疑了一下,才語:“生穹,今夜嬤嬤……不能陪你睡了,嬤嬤得去春渦莊園住一晚,嬤嬤後母要求嬤嬤一個人去。”

頓時,小生穹眉頭皺得更深了。

看著小傢夥神態十分低落,妲道珊忙又哄:“生穹,就今夜!過了今夜,嬤嬤就再也不和你分開!”

小生穹凝來,緩緩開口:“我要抱著棒棒睡。”

妲道珊聽而怔了怔,很快,喜笑顏開:“好!嬤嬤把棒棒給生穹!”說時,就將三生定穹槊從自身界環之中取出,遞給小傢夥。

小生穹雙手抱過,絲毫不吃力。

看著小傢夥高興了,妲道珊隨後又語:“生穹,還需要什麼嗎?”

小生穹搖搖頭,接聲:“九嬤嬤,你快用蜜蜜滓混著啄啄丹吃吧。”

妲道珊實在有些無奈,但認真一語:“生穹,以後不許你再為嬤嬤去捱打!嬤嬤心疼你,知道嗎?”

小生穹對凝著,慢慢點了點頭,嗯聲。

妲道珊這才稍稍鬆了一口氣。

“九嬤嬤,你快吃。”小生穹卻是又語。

妲道珊隻得從自身界環之中拿出神級天啄我心丹和那盒劫茉蜜滓來。

輕輕打開盒蓋,紫光流溢,異香撲鼻。

如絕世紫晶般的蜜滓滿滿一盒!

看著這稀世珍寶,妲道珊眼眸中有苦澀的淚瑩。

“九嬤嬤,你將啄啄丹先嵌在蜜蜜滓中。”小生穹再次出聲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