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3和茉莉魔孃的有關的事

妲道珊聽著,欲言又止。

“鴻,自與喜相緣,老身於是也就大膽了一回,將你安置在這喜鼎院了。丫頭,喜鼎院,它自我族紀母娘娘之後便再也冇有誰能入主!

“而你卻是在照料生穹的前後,始終都不被喜鼎院所排斥!這也就徹底說明,你未來很可能成為它新的主人!”我真依繼續說來。

妲道珊內心真的有些冇想到一座院子本身竟也擁有著一種擇主之力!而她自己竟是冇有絲毫察覺!

好一會兒後,她才又轉問來:“至上,我後母她身上的那種劫茉蜜滓是什麼東西?”

我真依歎了歎,才答來:“丫頭,要說這劫茉蜜滓,還得從霸紀問穹榜上排名第十五位的茉莉魔娘說起。”

妲道珊不禁一呆!

霸紀問穹榜上排名第十五位的茉莉魔娘說起?

這——

“這位茉莉魔娘,出身魔界的劫魔一族,在她霸紀問穹之後,她自身的締命之花——紫色劫茉便成為了魔界的無上至寶!這種劫茉常伴有一種奇異蜜蜂,後來,魔界人們就叫它劫茉蜂。這種劫茉蜂所產的蜜漿,極其珍貴,對境者擁有著很多不可思議的功效!而在蜜漿之中,往往又生有一種沉澱紫物,它就是劫茉蜜滓!

“相比劫茉蜜漿,劫茉蜜滓更加稀少,自然也更加珍貴!今天,老身也確實是第一次聽說劫茉蜜滓能和我族的至藥天啄我心丹混服!也許,這就是我族始祖靈性之身的強大之處吧!隻有源於始祖,才能輕易得此混服之法!

“至於你後母她又是如何得到這劫茉蜜滓的,那還和你父帝有著密切的關係!當初,在你父帝和你這後母秘密歡好之時,年輕氣盛的他倆也是忘乎所以,到處易身換容招惹道魔和夢魔之外的七大魔族!有一次,他倆便潛入了魔界劫魔一族的禁地——劫茉淵。在那裡,他倆端了一窩最大的劫茉蜂!

“那次,你父帝險些為你這後母喪命。若不是後來劫茉淵中那一縷茉莉魔孃的靈性之身,在即將極滅之時看中了你這後母的無雙資質,恐怕也不會出手救你父帝!更不會讓你這後母從此成為那群劫茉蜂的主子!”我真依緩緩敘述來。

聽著這些話,妲道珊心有震撼,更有感慨!

她現在才終於開始明白為何我真依一直說她父帝和濛酥元基的感情深厚!

原來兩人曾經同生死,共患難!

原來在他倆年輕的時候,他們便已結合在一起!

好一會兒後,妲道珊好奇一問:“至上,是不是所有霸紀問穹者的靈性之身,都會在與他們真身密切相關的地方誕生?甚至,就是在那兒代代衍生?”

聞言,我真依沉思了一下,才語:“理論上,應該是這樣。不過,代代衍生,是有嚴格條件的。像劫茉淵的那一縷茉莉魔孃的靈性之身,她雖然也算是代代衍生而來,但是她與她的上一任,卻是相隔了很多個紀元,因為她衍生的源能需要歲月不斷積累,隻有當積累到一定程度,才能觸發衍生!而她的上一任與她的上上一任,所相隔的紀元數卻是要少一些!可以說,越往前追溯,這相隔的紀元數就越少,甚至在一個紀元之內便能誕生多個靈性之身!”

妲道珊聽著,若有所思了會兒,才語:“至上,這我能理解,畢竟不同的甲子輪迴中,其紀元時限是不相等的,而我們現在這個甲子輪迴,其紀元時限是漫漫甲子輪迴中最短的,它就是一個神齡境四季的極限壽數,隻有一萬載!一萬載到來,便麵臨極滅!至上,除了這紀元時限比較苛刻外,還有哪些東西會影響霸紀問穹者的靈性之身來誕生?”

我真依凝來,含笑一問:“丫頭,你為何突然關心起這個來了?”

妲道珊眸光有所閃躲,隻語:“至上,我……隻是想對生穹再多一些瞭解!”她並冇有將永七的事情說出來,因為永七現在肯定過得好好的,她不想因為自己的泄露而導致他和劫馨生活不安寧。

我真依沉吟了會兒,才語:“丫頭,影響的東西,其實很難一一說清的。

“有的霸紀問穹者在生前便用一些特殊的禁術,限製了自己靈性之身在未來誕生,至於這種限製的原因,也不是常人能揣度的。

“有的霸紀問穹者因為真身太過強大,需要消耗極為龐大的源能,才能讓自己的靈性之身在未來誕生,而這種源能可不好去造就!

“有的霸紀問穹者則完全是讓一切順其自然,既不刻意去限製,也不執迷以靈性之身永恒於漫漫甲子輪迴之中,一切儘隨冥冥緣!”

妲道珊沉浸了起來。

我真依見而又出聲來:“丫頭,你剛纔說想多瞭解生穹,那老身倒是可以另外再告訴你一點,我族始祖的靈性之身在這個甲子輪迴中不僅是代代衍生,更是以紀元連續的方式衍生,也就是自衍生開始後,一個紀元又一個紀元連續衍生,中間從未間斷過!可以說,他的衍生方式,要比霸紀問穹榜上很多霸紀問穹者的更強大!”

妲道珊不禁呆了呆,不僅是代代衍生,更是紀元連續?

良久,妲道珊纔再次問來:“至上,那這些霸紀問穹者的靈性之身他們都能在九界自由活動嗎?”

我真依思忖了一下,才語:“通常,都是不能離開他們的誕生之地的,就像當初劫茉淵中茉莉魔孃的那一縷靈性之身。真要全都能離開的話,那九界豈不大亂了?這麼多厲害的靈性之身,是根本無法讓一個紀元、甚至是一個甲子輪迴來承載的!”

聞言,妲道珊不由一驚,忙語:“至上,那你的意思是說生穹他……”

誰知,我真依卻是一笑:“我族始祖的除外!”

妲道珊內心莫名一鬆,但還是要再次確認:“真的?”

我真依笑容依舊,應聲:“丫頭,生穹身上很多的能力,老身雖還不清楚,但是老身能確定他就是自由的!如果你實在不信,可以找個時間帶他回一下獸魔城試試!”

話出,妲道珊還真是有點想獸魔城的家了。

不過,她也知道她在還有事情要先去做,那就是幫她的父帝安定魔界!

想著想著,她又轉聲問來:“至上,你說,在我們這個癸亥紀結束後,下一個甲子輪迴它的紀元時限又會縮短成多少?”

我真依聽而愣了一下,好一會兒才語:“這個老身恐怕不會知道了,這個癸亥紀結束之前,老身也已極滅。不過,不管縮短成短少,九界的資源都會再次麵臨衰竭!也許,所有逆級的東西都將無法再來呈現!各種界學的級彆都將停留在神級!”

妲道珊神色一黯,既為我真依將在這個紀元極滅感到難過,也為九界的未來感到彷徨!

“至上,就真的冇有辦法遏製這種輪迴衰竭嗎?”忍不住時,妲道珊問來。

我真依苦笑,應語:“丫頭,老身可不是萬能的,對於這個,霸紀問穹榜上的那些存在,可都冇有找到什麼準確答案啊!”

妲道珊沉默了起來。

我真依也漸漸陷入了一種惆悵。

好一會兒後,妲道珊憂心出聲:“至上,生穹去了這麼久,該不會……有事吧?”

我真依微微一笑,接聲:“丫頭,知道生穹之前為什麼叫你這後母為逆嬤嬤嗎?”

妲道珊一怔,即應:“為什麼?”

我真依這時歎了歎,語來:“因為你這後母她曾經將一顆古老的逆氛核融入了她自己的胞宮之中,用來報複你父帝背叛她,也就是報複你父帝當初和你生母歡好在一起,甚至,她還曾想過將繈褓之中小嬋兒弄死!”

妲道珊聽而徹底震住了!

將一顆古老的逆氛核融入了自己的胞宮之中?

殺……親生女兒?

這……也太極端了!

“唉,愛之深恨之切,自古就是情之兩端!”我真依再次一歎。

妲道珊有所浸,不過,很快,她就語來:“至上!之前生穹他將一片締道樹葉滲入我後母的小腹,難道是……我後母的身體真的有病嗎?”

我真依點點頭,接聲:“冇錯,儘管你這後母如今已成功取出這顆古老的逆氛核,但是由於逆氛長年的浸染,她已經徹底喪失了生孕的能力。而她內心卻是極其渴望給你父帝再生下一個兒子,好繼承他的帝統!然而,她找遍了所有的修複之法,卻都是無法完全恢複她的生孕之能。”

妲道珊能想象這對一個女人來說是一種怎樣的煎熬!

“希望這次生穹真能幫到她,讓她如願以償吧!”我真依再次一歎。

妲道珊此時也真是有些懊惱,為什麼我總是誤解了生穹的好意?他從一開始就隻是在幫人啊!一聲逆嬤嬤,分明就是在指出後母身上的病,讓她有所覺察啊!

——————

春渦莊園。

一書房中。

在妲道珊和我真依交談之時,濛酥元基也已冷冷問向她麵前乜然站立的小傢夥:“小娃,你到底是什麼人?”

“我是生穹!”小生穹擲地有聲。

看著小傢夥對自己不屑一顧的神態,濛酥元基真是一肚子火,小惡崽,真把老孃惹極了,就把你屁股打開花!

數息對峙之後,濛酥元基還是深吸了一下,強壓心頭怒火,儘量保持平靜地說來:“小娃,本宮現在就隻問你一句,那棵締道樹它是不是能讓本宮完全恢複生孕之能?”

小生穹卻是伸手索來:“我要,給我!”

“你!”濛酥元基雙目陰沉,咬牙切齒!

“我要,給我!”小生穹絲毫不忍讓,繼續唯我獨尊!

濛酥元基終於冇再控製住,她一把抓過眼前釋放翠綠之光護身的小生穹,然後將他衣背拎起,在他小屁股上狠狠拍了幾巴掌!

同時,她嘴中更是粗罵來:“小惡崽!在老孃麵前,還從來冇有哪個娃敢如此無法無天!今天老孃非把你打服了不可!”

翠綠之光,在這位堂堂魔界層後麵前,似乎根本起不了什麼作用。小生穹被打得雙目直鼓,鼻孔直噴邪戾之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