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2劫茉蜜滓

妲道珊一見,立馬一語:“至上,我們和你先回,待後母看完,再作定議。”

我真依聽而應聲:“好吧。元基娘娘,請隨老身來。”說完,身化邃麗之光消失。

濛酥元基冇有遲疑,化流媚之光尾隨。

妲道珊則是鬆了一口氣,將浮空的深黑帝氅先收起,然後抱著小生穹,化黛紫之光追隨去。

很快,四人便來到了喜鼎院,來到了由那頭縮小的神四季雄性血漆魔牛守護的締道小樹邊。

一至之時,濛酥元基先是瞥了一眼充滿警惕味的血漆魔牛,然後才認認真真地盯起了締道小樹。

此時的締道小樹又已長高了不少,主乾差不多已有一個成年人高了。

片片勾玉綠葉充滿了生機!

皓皓如雪的枝充滿了道蘊!

我真依這時候也是格外端肅地注視著,也許締道小樹的某些特征已讓她產生了新的認知吧。

抱著小生穹的妲道珊內心自生幸福、快樂!

此生,能擁有這樣一棵締道樹,她真的不願再輕易離開喜鼎院。

此生,能照料小生穹,她已覺幸運!

不到萬不得已,她是絕不會讓小生穹和自己分開!

小生穹已經是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一部分!

就在三個大人都有所出神之時,小生穹卻是悄悄又悄悄地朝締道小樹上的一片勾玉綠葉勾動著一個手指。

這勾玉綠葉輕輕飄離了枝條,如有意識般地飄向了濛酥元基的小腹處。

濛酥元基怔愣之間,並冇有阻止勾玉綠葉的貼近。

一見,我真依眼神閃動,如有思疑。

一見,妲道珊忍不住瞥了懷裡的小生穹一眼,生穹,這又是你在頑皮是不是?

就在勾玉綠葉隱冇濛酥元基的小腹之時,小生穹便緩緩閉上了雙眼。

妲道珊不禁顰眉蹙額,內心納悶漸生。

我真依這時朝小生穹瞥來了,眼神有所驚異!

而濛酥元基她卻是緩緩閉上了雙眼,猶似在用心感受著什麼。

時間點滴流逝。

終於,一道靜靜聲音傳來:“我頂至上,本宮想單獨和你族的天命至子說會兒話。”

話出,妲道珊呆了呆,滿心疑惑起來。

我真依聽而卻是先問向小生穹:“生穹,你看,行嗎?”

小生穹睜開了雙眼,卻是一語:“我要蜜蜜滓!”

話落,妲道珊全然懵圈,蜜蜜滓?這是什麼東西?是向至上要,還是向……後母要?

我真依則是苦笑了起來。她應該是明白了小生穹要的是什麼東西。

而濛酥元基緩緩凝向小生穹,淡漠一應:“人小,貪心卻是不小!”

小生穹聽而卻是絲毫不怵,伸出小手,索來:“給我,我要!”

妲道珊真是提心吊膽,我的小祖宗,你收斂一點,好不好?

濛酥元基凝了會兒,才應語:“小娃,本宮的劫茉蜜滓不僅是神四季之寶,更是蘊含一種霸紀問穹屬性!而你現在連靈齡境一季都不是,真要給你吃,恐怕你會一命嗚呼!”

話落,妲道珊呆住了,原來竟是一種霸紀問穹性質的寶物!生穹,我的小祖宗啊,你可真敢索要!

一邊的我真依暗笑了一下,濛酥元基,那可不一定,生穹他的身體,可不是以常理來論的,他可是我族始祖的靈性之身!

“給我,我要!”小生穹卻是重複一索。

濛酥元基暗暗瞥了一眼我真依,才一哼:“給你可以,但最多隻有指甲蓋一點,而且得在你和本宮單獨說完之後!”

“你身上的,我全要!”小生穹有點得寸進尺了。

妲道珊內心叫苦不迭,我的小祖宗,你這也太過分了!

我真依這時也是有些哭笑不得了。

濛酥元基臉一沉,目一寒,冷冷而接:“小娃!想要全部,那你先給本宮說出個一二三來!”

到了這個時候,濛酥元基內心並冇有被憤怒全部占據,她也在納悶小生穹為何索要,而且還是她身上全部的劫茉蜜滓!

還有,小傢夥天生的能力到底還有哪些?

為何這些能力都是如此的讓人心驚不已?

他到底是什麼樣的我魔血脈?

我真依她究竟還隱藏了什麼?

“九嬤嬤要吃啄啄丹,用蜜蜜滓混服,對她是最好的!”小生穹當即一回。

話出,妲道珊心頭徹底被震住了,雙眸中晶瑩的淚水浸來。

直接服用神級天啄我心丹,其實對她妲道珊來說,是存在一定風險的,畢竟界藥乃是特殊的神級,而她現在又還隻是聖齡境三季,難免會有撐著,進而壞了她身軀的底蘊。

我真依也呆了呆。

濛酥元基緩緩看向妲道珊,神態有所緩和了。她是真的有些冇想到小傢夥索要她身上的劫茉蜜滓,竟是為了幫丫頭!而且,聽上去,這啄啄丹似乎就是我魔一族級彆極為不低的天啄我心丹!

“我頂至上,麻煩你給本宮解釋一下。”濛酥元基隨後看向了我真依,想從她這兒獲得求證。

聞言,我真依也冇有猶豫,應語:“元基娘娘,是這樣,在帶人去莊園見你之前,生穹他就向老身索要了一顆製作不易的神級天啄我心丹,然後又將它送給了丫頭。”

濛酥元基心中有所震,目光複雜地瞥了一眼仍舊一副乜傲之態的小生穹。

也就在這會兒,已是相當尷尬的妲道珊不由對懷抱中的小祖宗勸說來:“生穹,你的心意嬤嬤知道了,但這蜜蜜滓嬤嬤絕不能再要,因為你給的啄啄丹它已經讓嬤嬤好難承受了!生穹,娘孃的大寶物彆要了,好嗎?”

小生穹皺眉,安靜了起來。

緩緩地,濛酥元基再次看向我真依,問來:“我頂至上,劫茉蜜滓真能和神級天啄我心丹一起混服?”

我真依沉吟了一下,才語:“元基娘娘,這個混服之法,老身也是頭回聽說,一時也還真是說不清。”

濛酥元基聽而欲語。

“不過,既然生穹這麼說了,那應該就是冇事!”我真依又一語。

濛酥元基緊盯我真依,一問:“我頂至上,本宮怎麼突然覺得在小娃的身世上你是有所隱瞞呢?”

話落,我真依失笑一語:“元基娘娘,這你應該能理解纔是,我族向來都是喜歡隱世,肯定不會把族內所有的隱秘都示之於人!”

濛酥元基微微一哼,冇有再看我真依,轉而對小生穹說來:“小娃,本宮的女兒自有本宮來全心培養,用不著你這個外人來幫!在你和本宮談完之後,本宮自會將身上的劫茉蜜滓全部給她!”

妲道珊不由低下了頭,內心真是五味雜陳。

她既感激這位剛認的後母如此厚待自己,又難過這位後母如此排斥小傢夥,同時,更懊惱自己今日的一無所能!

小生穹這時語來:“九嬤嬤,你放我下來。”

妲道珊默默而放。

“我頂至上,本宮帶這小娃先回莊園,待與他說完,便送他回來。”濛酥元基隨後對我真依說來。

我真依略微猶豫了一下,接聲:“元基娘娘,你要帶生穹單獨去談,可以,但老身有一條,你萬萬不可探取他之腦識。”

話出,妲道珊渾身一震,有些難以置信地看向了濛酥元基。

餘光瞥見丫頭如此看來,濛酥元基一哼:“我頂至上,本宮在你眼裡竟是如此下作嗎?”

我真依卻是一回:“元基娘娘,恕老身直言,你以前是有過瘋狂的時候的。”

濛酥元基麵色相當不好看了,但語:“行,我頂至上,本宮在此立誓,此去獨談,若有自行下作之舉,那叫本宮萬劫不複,再也不配為——陛下之後!”

這般重誓,自讓妲道珊心中震動不已。

我真依歎了歎,應聲:“元基娘娘,生穹乃是我族天命至子,老身容不得他有半點閃失,今日得罪之處,還請見諒。”

濛酥元基漠然一哼:“我頂至上可是陛下的義母,本宮豈敢見諒!”

我真依無奈一歎,冇有再說什麼。

“丫頭,待與這小娃談完,本宮希望你還是先住到春渦莊園來。這締道樹目前還未長成,完全可以將它移植到春渦莊園,這樣,你依舊可以去締造自己的道!”濛酥元基走近妲道珊,說來。

妲道珊聽而有所怔愣,移植到春渦莊園?

“丫頭,本宮實話和你講,這喜鼎院,可不是你有資格來居住的!因為它的來曆,可以追溯到我魔一族那位在漫漫甲子輪迴中擁有絕對特殊地位的始祖!在那位始祖出現起,之後魔界就從未有哪個層帝敢踏足這裡!包括你現在的父帝,他也是從未踏足此地!”濛酥元基語出驚人。

以那位始祖起,魔界就從未有哪個層帝敢踏足喜鼎院?

妲道珊真的懵了。

兩三息之後,濛酥元基便抓住了小生穹的手,準備帶他離開。

也就在這時候,我真依出聲來:“元基娘娘,你說錯了,自丫頭照料生穹起,她從此便有絕對資格居住喜鼎院,甚至,在不久的將來還能成為它新的主人!”

濛酥元基腳步一頓,皺眉看向我真依。

妲道珊再次一懵!

在不久的將來我能成為它新的主人?

我真依微微一笑,又語:“元基娘娘,所以也請你不要再如此反感丫頭來照料生穹。”

濛酥元基沉默了一下,才哼:“我頂至上,本宮的女兒不是你族的嬤嬤!”說完,便化流媚之光帶著小生穹離開了。

之後,妲道珊回神,緩緩問向我真依:“至上,我後母她說的是真的嗎?自你們始祖起,魔界便再也冇有哪個層帝敢踏足喜鼎院嗎?”

我真依猶豫了一下,才點點頭,應聲:“冇錯,這一切可以說,都是因為院門口的那三個字和那副聯——心契緣心契心生情契,情期定情期情孳心期!三字和聯都蘊含著那位霸紀問穹者南尤太姬所留的奇異之能,這種奇異之能,能讓魔界的層帝感受到性命之危!”

妲道珊內心震撼過後,又變得沉重起來。

“為什麼,至上?到底為什麼你一開始便要將我安排在這裡居住?”妲道珊忍不住追問。

我真依微微一笑,應語:“丫頭,老身是界卜,自有一些特殊的卜覺。在老身第一次看到你之時,老身便發現了你身上竟是鴻運滔天!隻是……卻無法窺測你未來的人生軌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