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49一條愛喝酒的米色蛇

在開局街上,有一個很大的露天鬥獸場,每天都會有早中晚三場鬥獸賽事。

此時,正是早上第一場進行中。

前來圍觀的人們不多,也不少。

經過三年的跋山涉水,一天齡已不再是一個光頭,而是蓬頭垢麵,滿麵亂須,穿著上更像個野人!

街上的人們看見他,躲的躲,嘲的嘲,反正就是冇有誰來特彆注意他,彷彿這就是一個有著靈齡境二季境為的乞丐罷了。

是的,三年來,一天齡原地踏步,冇有晉升。

而他那個喜歡睡犄角旮旯的習慣也是冇有變,他走向了鬥獸場旁邊不遠的一個陰翳角落,慢慢躺了下來。

他閉上了眼,似將三年奔波勞累全都放了下來。

鬥獸場,喧嘩不斷。

場上,是一隻獸一季三頭異狼和一隻獸一季六尾怪狽的廝殺對決!

從目前形勢來看,兩獸勢均力敵。

而這對於下注贏彩的人們來說,可就有些難熬了。

“唉,花花個界!看來這結果會是兩敗俱傷,老夫這次又算是輸得血本無歸了!”圍觀人群之中,一個腰掛奇形之壺的糟鼻老頭嘮嘮叨叨。

這奇形之壺,說它像葫蘆,卻是有著九個葫腰,它們一圈一圈往上變小,若是把此壺壓縮成麵,這又分明像是一座寶塔!

糟鼻老頭隨即打開壺,邊喝邊轉身,要朝街上最近的酒坊走去。

也就在此人打開奇壺的刹那,陰翳角落,沉睡一天齡的袖子中竟是吐出了一條米色信子!

緊接著,頭冒來,是一個米色蛇頭。

乍看上去,有點瘮人!

但是若是上前仔細一觀,便能發現蛇頭之上還長著一個圓圈,這個圓圈是由九條似芽非芽的米色細小短茸圍成,無形之中,自讓這條米色蛇多了一些萌萌愛愛!

此蛇,已朝糟鼻老頭手中那個似蘆又似塔的九腰壺望去。

“嗯?”糟鼻老頭倏然一頓,回頭,朝陰翳角落望來。

“花花個界!這東西……這東西是……什麼來著?”糟鼻老頭盯住了米色蛇,神情思索。

花花個界,這似乎是老頭的口頭禪,猶如“奶奶個熊”!

就在這會兒,米色蛇朝糟鼻老頭遊了過來,它長約三尺,渾身米色,速度不慢!

來到糟鼻老頭腳邊,它就豎起身子,直朝糟鼻老頭手中的九腰壺不停地吐著信子,同時,還不停地晃動著身子,掃動著尾尖,就好像犬類搖尾乞憐!

糟鼻老頭頓時瞪大了雙眼,隨即哈哈而笑:“你這小東西竟想要喝老夫的酒?”

米色蛇頭上的九條細小短茸此時也歡快擺動起來,儘管幅度很小,但糟鼻老頭還是注意了,他不禁再次皺起了眉頭,努力思索著:“花花個界!它……到底是什麼來著?怎麼一時就是想不起來了呢?”

米色蛇似乎有些等不及了,倏然,就從地上竄起,直接纏到了九腰壺上,然後,腦袋就鑽到了壺內!

糟鼻老頭微微一驚,冇有阻止,又是嘖嘖一笑:“花花個界!老夫自來到這靈獸城,除了每日以賭為樂外,就很少碰到讓老夫這麼稱奇的事!真是太有趣了,你這小東西!喝吧,喝吧,看你能喝多少!”

壺內,米色蛇整個腦袋都浸在了酒水裡,閉著眼儘情吸收著!

而那九條細小短茸隱隱閃爍著酡紅之光!

可見,這真是一條知醉的蛇!

“花花個界!你這小東西還真夠能喝的!喝掉了老夫酒水近大半,身軀竟是不見一絲膨脹!”糟鼻老頭再次訝異了。

米色蛇尾巴搖了搖,似有一種調皮意味。

糟鼻老頭見而又笑:“花花個界!雖然老夫一時想不起你是什麼蛇,不過卻對你確實是心喜萬分!剛好,老夫正準備再去弄一些酒水來,那你就和老夫走吧!”

話落,糟鼻老頭就要轉身邁開,他也不去在意陰翳角落裡的一天齡,彷彿在他眼裡,這個邋遢野人遠冇有壺上米色蛇來得有趣!

然而,就在這一刻,米色蛇卻是忽然退出了壺,落回了地上,又迅速朝沉睡的一天齡遊去,最後溜回了他的袖內。

糟鼻老頭登時一呆,一惱:“花花個界!喝了老夫這麼多好酒,竟然就想這麼一溜?哼!”

惱完,他掛起就一天齡邁了來。

一近,他就踢了一天齡小腿一腳,低喝來:“小子,起來!”

一天齡緩緩睜開雙眼,緩緩坐起,看向糟鼻老頭,接聲:“老人家,有事?”看上去,一天齡對自己袖內的米色蛇剛剛做過什麼並不太清楚,也許,他是真的想好好睡一會兒吧。

“把你養的那條小東西交出來!”糟鼻老頭雙眼銳利,中氣十足。

一天齡微愣,隨後瞥了一下自己袖子,又看了看糟鼻老頭腰間的那個九腰壺,最後似有些無奈地一笑:“老人家,你想要它?”

糟鼻老頭哼聲,反問:“你肯給?”

一天齡失笑來:“隻要老人家喜歡,那當然可以。這小傢夥,本就是我在一處荒野之中無意收留來的,當時我也是見它死乞白賴地跟著我,所以我纔可憐了它一下。”

糟鼻老頭一聽,思忖了幾息,才問:“小子,你叫什麼?從哪兒來?”

“老人家,我,叫齡,從城外而來。”一天齡這次省略了“一天”兩字,似乎是三年的沉靜讓他有了一點隱姓埋名的想法。

糟鼻老頭嗤之以鼻,回:“就你這樣卑微的野小子,你當老夫真稀罕知道你是誰嗎?老夫不過就是隨口一問而已!好了,讓你這小東西出來,它剛白喝了老夫的酒卻還想跑,門都冇有!老夫的酒可不是誰都能喝得到的!”

一天齡又瞥了一眼他的壺,隨即抖了抖袖子,朝裡麵的米色蛇語來:“吃人家的嘴軟,拿人家的手短,這是你自己欠下的債,可得自己去還,快,跟這位老人家走吧!以後,他應該能讓你喝之不儘,而跟著我可隻能捱餓不停!”

糟鼻老頭聽著,他盯著一天齡的眼神變了變,似乎多了一份思疑。

一天齡袖內,米色蛇緊緊纏繞著一天齡手臂,就是不出來。

“快出來,聽到冇有?”一天齡又語。

然而,裡麵米色蛇卻是倏然一口咬住了一天齡手臂,霎時,一天齡手臂一片酡紅,並且這酡紅還在朝他臉上擴散去!

“搗蛋的小傢夥,你又咬我!唉,我,又要被你……醉暈了!”一天齡剛一說完,整個人就倒了下去,不省人事。

糟鼻老頭被這突如其來的一幕搞得有點懵,花花個界!這小東西不僅愛喝酒,還能咬醉人?嘿嘿,這蛇不毒人,卻醉人,真是太有意思了!

“來來來,小東西,你出來,也咬老夫一口,讓老夫也來醉醉!”糟鼻老頭說著,擼起袖子,彎身將手放到袖口。

可是,迎接他的,卻是米色蛇的尾巴一甩!

糟鼻老頭的手臂瞬間就被甩出了一條紅印,尤為辣疼,可見米色蛇甩力可是不弱!

糟鼻老頭內心有些吃驚,竟然能打疼老夫?可是它分明就是一條靈二季之蛇,怎麼可能讓老夫鬼齡之身感到如此疼痛呢?這小東西到底是什麼呢?為何老夫總感覺自己應該認得,但就是理不出一絲頭緒呢?真是越想越頭疼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