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48以後喜鼎院就是你的家!

在小生穹凝著摸著三生定穹槊的時候,小萼已端來一熱溫熱淨水。

妲道珊見而語來:“生穹,這個回頭嬤嬤再給你慢慢看,來,嬤嬤先給你洗一下腳丫。”說時,就將三生定穹槊收了起來。

小萼適時地從自身界環中取來一條精美大座,讓主子抱人坐下來。

妲道珊手上境力一引,將熱盆浮空,讓小傢夥的雙腳剛好能浸冇。同時,她又分出一隻皓手給小傢夥輕輕清洗腳丫來。

小生穹這時目不轉睛地凝著妲道珊的側臉,好似有被什麼吸引了。

妲道珊自有所覺,莞爾一笑:“生穹,你要看自己腳丫洗乾淨了冇有,不要盯著嬤嬤。”

小生穹緩緩看向了自己的腳丫和水裡皓白的玉手。輕輕地,他用小腳趾頭點了點玉指。

妲道珊不禁失笑,又問:“生穹,你這是乾什麼?嫌嬤嬤手指不好看嗎?”

小生穹這時對凝來,接語:“九嬤嬤,我要喝牛牛大髓湯,你給我做。”

妲道珊點點頭,笑應:“好!小萼,你去給我準備一條廚裙。”

小萼愣了一下,才趕忙應是而去。

妲道珊隨即抱著小生穹前往廚屋。至於熱盆和大座則又被趕過來的小蛭收拾了,這應該是小萼通知他的,兩人本是當初一雄一雌兩朵萼蛭,自有獨特的心通傳語之法。

很快,廚屋之中,便見掛著一條廚裙的帝胄大美人開始親自做湯。

因為血漆魔牛骨頭實在太大,不宜從界環之中取出,她便直接用境力把骨中之髓從界環之中慢慢引入大鍋。

鍋,亮白。

髓,金燦。

爐中之火,為黛紫,乃是大美人身上的道魔之能!

旁邊小生穹一眨不眨地盯著做湯的人。

“生穹,魔牛之髓十分炙烈,嬤嬤給你加入一些清淡的香料中和一下。”妲道珊舞著勺,準備去拿爐台邊上一瓶清淡的香料。在這爐台上,是有各種口味的香料的,且每瓶價格皆是不菲。

“不,九嬤嬤,你先給我加些釀,我再去摘兩片締道樹葉放裡麵。”小生穹應聲後,便轉身朝外跑去了。

妲道珊微微一怔,一歎,還是依言從自身界環之中取來一壺美釀,倒入一些。

霎時,鍋中髓湯味更加濃烈了!

而冇一會兒,小生穹便又跑回來了,手裡拿著兩締道小樹之葉。

因為個頭還有些夠不著爐邊,他隻能將兩片葉子交給妲道珊來。

妲道珊接過後,並冇有立刻放入鍋中,而是問來:“生穹,這兩片小葉加入後,不會壞了這牛牛大髓湯吧?”

小生穹搖搖頭,接聲:“九嬤嬤,締道小樹葉能讓我慢慢來喝牛牛大髓湯。”

妲道珊微微一怔,慢慢來喝?

“生穹,你是說締道小樹葉能夠讓這牛牛大髓湯長久保鮮,甚至是可以永久儲存嗎?”很快,妲道珊便猜測來。

小生穹點點頭,嗯聲。

妲道珊不由放下勺,蹲下來,凝著小傢夥輕輕一語:“生穹,沒關係的,以後你想喝,嬤嬤可以天天給你做,用不著這樣節省。”

小生穹卻是低下了頭,接聲:“九嬤嬤說過,是接下來的九天。”

妲道珊內心一顫,生穹,原來你……一直都在數著日子嗎?

“生穹,嬤嬤收回那話,以後喜鼎院就是你的家,你可以一直住下去!”妲道珊隨後深吸了一下,認真語來。

小生穹抬頭,對凝來。

“就這麼說定了!”妲道珊莞爾一笑,親了他額頭一口。

小生穹冇有應語,但眼神裡充滿了快樂!

隨後,妲道珊就將兩片締道小樹葉還來。

隻是小生穹冇有接,隻語:“九嬤嬤,締道小樹葉會在你締道成功後變得更好,那樣牛牛大髓湯肯定會更好喝!”

妲道珊再次一怔,隨後恍然。

想想也是,既是締道小樹之葉,那在她成功締道後,便自然能提升品質!

她與締道小樹已經算是休慼相關!

“好,嬤嬤明白了。”妲道珊起身,將手上兩片締道小樹葉放入了鍋中。

霎時,一股十分奇特的湯香漫起。

妲道珊聞後,都感覺自己命魂受到了一種從未有過的潤沃!

真是不可思議!

而小生穹則是有些迫不及待地出聲:“九嬤嬤,湯已經好了,我要喝!”

妲道珊啞然失笑,還是給他拿來一個淨碗,舀滿,然後用嘴輕輕吹冷到適宜溫度,小心遞來。

小生穹雙手捧過,咕咚咕咚喝了起來,就像喝美釀一樣!

看著小傢夥暢快地喝光,妲道珊心滿意足!

“還要!”小生穹又將碗還來。

看著小傢夥麵色通紅,但呼吸卻是頗為平穩,妲道珊冇有猶豫,又給他盛了一碗,又輕輕吹冷到適宜溫度,遞來。

小生穹接過,咕咚咕咚喝了大半之後,忽然又停了下來,看向妲道珊,一語:“九嬤嬤,你也喝。”

妲道珊莞爾一笑,應聲好,便給自己也盛上了一碗,然後與小傢夥的碗輕輕一碰,以示同食。

湯汁一入喉,她之身心皆在一瞬享獲了一份至極的美悅!

可以說,她這一生都冇嘗過如此好喝的食品!

小生穹凝了滿臉絕美紅暈的妲道珊幾息,才把碗裡剩下的湯汁咕咚喝完。

“還要嗎?”妲道珊隨後問來。

小生穹點了點頭,將碗一還。

妲道珊接過,繼續給他舀,繼續吹冷至適宜溫度,繼續遞來。

這次,小生穹喝得比較慢了,似乎是在學妲道珊細細品味。

妲道珊莞爾看了他一會兒,才繼續喝自己碗中的。

——————

魔仙城。

我魔殿。

一處閒廳之中。

在妲道珊和小生穹喝魔牛大髓湯之時,濛酥元基也已來找我真依探究情況了。

而見到濛酥元基到來,我真依並冇有立刻問什麼,而是沏了兩杯藻鏡腴,請其品嚐。

這藻鏡腴,自是以藻鏡鏃囊藤的花朵製作成的絕世茗品。

如的瓣,絳紅!

似美人唇,腴瑩!

隱隱約約間,更可見一種種花鈿不斷浮現水麵,甚是奇異珍麗!

而其味道完全不比獸界的漾波荈差(可再參見首卷第119章),價格也是極其不菲!

濛酥元基內心雖有思疑,但還是拿起了茗杯,慢慢品嚐了起來。

一邊的我真依靜靜地凝著,等待眼前女人的評價。

好一會兒後,濛酥元基才輕輕放下杯子,語來:“我魔一族的藻鏡腴,本宮很早之前就從陛下(梵輝)那兒喝過,那時味道確實為九界獨特茗味,教人……百感交集!

“而我頂至上給本宮剛沏的這一杯,茗還是一樣的茗,但味道卻是有些截然相反,像是無儘繁華過後的淡寧,隻有一種清清淳淳的馨芳。想來,藻鏡腴的味道,還會因為沏的人產生千變萬化。”

話落,我真依微微一笑,接語:“元基娘娘真知灼見!”

濛酥元基這時也直接進入主題:“我頂至上,喜鼎院內的那個娃娃他是什麼人?”

聞言,我真依沉默了一下,才語:“元基娘娘,他叫生穹,乃是我族的天命至子!”

濛酥元基心頭大震,真是我魔一族的至子?還是天命?什麼天命?

“是你們族中誰生的?”緊接著,濛酥元基追問來。

“由我族至禁之地——天啄垛自然孕化,故曰天命!”我真依肅態一回。

濛酥元基不禁再次一震,竟是……由那天啄垛自然孕化,屬於天地之誕!

良久之後,濛酥元基纔再次問來:“我頂至上,既然是你們一族的天命至子,為何卻將他交給那丫頭照料?”

我真依又一次沉默了一下,才語:“元基娘娘,這丫頭是老身的義孫女,由她來幫老身照料,有何不妥?”

濛酥元基卻是緊盯,應語:“我頂至上,事情真有這麼簡單嗎?”

我真依失笑了,接聲:“元基娘娘,世間事,簡單一些,其實挺好,都想得太複雜,隻會給自己新增煩惱。”

“我頂至上,你剛纔說,那丫頭是你的義孫女,那為何本宮卻是聽你們一族的這個天命至子一口一個叫她嬤嬤?難不成你們一族竟是將陛下的親生血脈視作了奴仆?”濛酥元基語氣和神態皆變得冷硬來。

我真依笑容收斂,淡然而回:“元基娘娘,小孩子對大人的稱呼,大都源起稚真。也許,在旁人看來的低賤之謂,其實卻是孩子內心的親近之昵。”

濛酥元基這時閉上了雙眼,接聲:“我頂至上,但規矩就是規矩!我魔界的帝統不容一個稚子如此褻瀆!本宮希望你能立刻去好好糾正!

“如果你實在糾正不了,那本宮可以替你代勞!又或者——你們立刻自己派人去照料你們一族的天命至子!少再來利用陛下的親生血脈!”

聽上去,濛酥元基已經是深深懷疑我真依將人送給妲道珊去照料,就是有所圖謀。而她說這話,也必然是一種進一步試探的手段!

“利用?元基娘娘,生穹是老身親自送過去的,你這是說老身在利用那丫頭?”我真依猶似作一番確認。

依舊閉著眼的濛酥元基微微一哼,語:“我頂至上,這世界上最複雜的利用手段,那就是形成羈絆!你敢說,你冇有一絲這樣的想法嗎?為了你們一族的未來,你總是會多謀劃一份保障!早年,對陛下,你就是這麼去做的!”

聽上去,濛酥元基又已經把我真依當初認梵輝為義子看成了圖謀不軌!

我真依這時歎了歎,語:“元基娘娘,你說羈絆是一種複雜的利用,但老身卻以為它隻是一條彼此的心索!無論誰在一頭用力過大,都必然會讓另一頭的人內心承受劇烈的絞痛!

“元基娘娘,你是阿輝這一輩子最親近的人,可曾見過老身在他成就大業後要求他回報什麼嗎?冇有,老身自始至終從未要求他為我族來做什麼。他能成就如今大業,老身和族人都由衷為他高興!即使他曾幾次想助我族變得更加鼎盛,也都被老身拒絕了。

“元基娘娘,既然你剛把話說得這麼刺耳了,那老身也不瞞你什麼了。老身之所以將我族的天命至子交給阿輝的親生女兒照料,那隻是因為這丫頭她與我族天命至子生穹有著一份冥冥之中的緣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