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47騰天縮地!

眾衛、妲道珊、還有虛空暗處的濛酥元基都不由朝神境光層上的小生穹望來。

緩緩地,小生穹的目光從魔牛大軍上移向妲道珊手中的三生定穹槊。

緊接著,他的漩渦眉頭皺皺了起來,其亮晶晶的眼神也變得思深深。

與此之時,眾衛順著小生穹的視線也移向了妲道珊手中的三生定穹槊,他們心中紛紛驚詫起來。

這條槊是……逆級界器!

不,好像又有些不對,逆級界器……又似乎冇有這般完美無瑕!

它簡直就是給這位道珊殿下量身製作的!

其氣勢實在太驚人了!

虛空暗處的濛酥元基這時也是被妲道珊手中的三生定穹槊牢牢吸引了目光!

她內心驚疑不定——

這丫頭她竟然……有逆級界器在手!

而且,這條槊明顯和我以前見過的那些逆級界器很不一樣!

彷彿,它就是為這丫頭而存在!

到底是誰給她製作的呢?

當今九界之中,能製作逆級界器的界器師屈指可數!

而見所有人都看著自己手中三生定穹槊,妲道珊則是再次望瞭望周圍的魔牛大軍。這次,她是真的相信了小傢夥的確有著完全製服血漆魔牛群的異能!

這種異能,也很可能和我魔一族那位打造血漆魔牛穀的紀母娘娘有著密切關係,很可能就是這位紀母娘娘在當時打造的時候,設置了某種血脈玄奧,讓這些血漆魔牛見到我魔始祖的靈性之身時,便自發顫栗!

想到這兒,妲道珊隨即收起了三生定穹槊,一閃身,來到小生穹旁邊,

蹲下,莞爾一語:“生穹好厲害!不費吹灰之力,便讓大牛牛們全都站著,不敢亂動!”

小生穹這時笑了起來,笑容邪帥邪帥!

妲道珊一見,卻是忍不住狠狠親了他小臉一口!

小生穹麵色一紅,語來:“九嬤嬤,我要去騎大牛牛了。”

妲道珊聽而要將人抱起。

但是小生穹卻是又一語:“不,我要自己走過去。”

妲道珊無奈,隻得先由他走去,然後在後麵緊跟著。

眾衛亦是緊隨。

虛空暗處的濛酥元基則是深深盯著小生穹,內心依舊波瀾起伏!

這小娃娃他究竟是……誰的娃?

為何他的一道異音竟能完美剋製血漆魔牛穀的魔牛?

這事,在我魔界可是破天荒!

很快,小生穹便來到了一頭足有千丈高的神四季血漆魔牛前麵。

龐大的牛軀和渺小的生穹,形成了鮮明對比!

哞——

小生穹雙眼一鼓,又發出了一聲異吼!

頓時,他麵前的千丈雄性血漆魔牛一顫,隨後竟是一點點變小身軀來!

眾衛見後,震驚不已,因為他們還從來冇有見過血漆魔牛能夠縮小身軀,而且還是如此的主動!

他們都不禁感歎,我族的這位天命至子他究竟還有多少玄秘啊?至上她……對這一切又都知曉嗎?

虛空暗處的濛酥元基雙眼深深而縮,內心又一次驚疑不定,這小娃娃!他這一聲異音,似乎帶著一種極其滄桑的意境!難道……他是我魔一族某個隱匿老東西的轉世之身?

不行,今天回去,我必須找我真依徹底弄清楚他的來曆!

看著神四季血漆魔牛真的在小傢夥麵前乖乖變小來,妲道珊已經不再有太多震撼,她內心更多的還是高興!

因為她看到了小傢夥眼神中的開心!

當這頭神四季血漆魔牛變得隻有一個大人高的時候,小生穹側頭對妲道珊語來:“九嬤嬤,你抱我坐上去。”

聞言,妲道珊自是一彎身,將小傢夥輕輕抱起,然後將他小心放到了魔牛背上。

坐穩後,小生穹則是朝周圍的魔牛大軍又吼出一聲哞!

霎時,魔牛大軍全都一鬨而散!

隻有留下的這頭血漆魔牛眼中似有無儘憋屈。

“九嬤嬤,你要不要坐上來?”小生穹看向有些忍俊不禁的妲道珊,問來。

妲道珊一愣,失笑應語:“生穹,你想讓這大牛牛帶我們回去嗎?”

生穹接聲:“九嬤嬤,等出了穀,大牛牛它能騰天縮地!”

騰天縮地?

血漆魔牛竟還有這樣的隱秘能力?

這……真是不可思議!

妲道珊和眾衛都不禁怔住了。

就是虛空暗處的濛酥元基也是如此,她也是不知道活著的神四季血漆魔牛出了穀便有這樣的能力!

詫異之下,妲道珊莞爾一笑,確認來:“生穹,大牛牛它這種騰天縮地的能力,隻有出了穀,才能展現嗎?”

生穹這時卻是猶豫了一下,纔回:“不,出了穀,不是誰都能讓它展現!隻有生穹,可以!”

話落,妲道珊和眾衛再次一呆!

隻有生穹,可以?

這……怎麼會?難道是和這神四季血漆魔牛主動縮小有關係?而普天之下,似乎就隻有生穹可以讓它主動縮小!

虛空暗處的濛酥元基這時也是有些目瞪口呆,隻有他纔可以,這小娃娃也太……逆天了!

“九嬤嬤,你上來嗎?”小生穹隨後又一問。

妲道珊聽而一笑:“生穹,嬤嬤不坐,可以嗎?”

小生穹眉頭微微一皺,眼珠一低,小手一拍牛背。

他身下的血漆魔牛立刻越過眾人,順眾人來路返回。

妲道珊心中不由一歎,這小祖宗真不經逗,竟又生氣了!

之後,紫光一閃!

妲道珊還是坐到了血漆魔牛背上,從後抱住小傢夥,哄來:“生穹,嬤嬤逗你的,彆生氣了。”

小生穹閉上了雙眼,冇有說話,但麵色好了很多。

妲道珊低頭凝著,莞爾,又輕輕親了他小臉一口。

血漆魔牛繼續前行。

一眾神齡境禁衛自是緊緊跟隨。

虛空暗處的濛酥元基則是悄然而離,她並冇有打算現身。不管怎麼說,她都是堂堂魔界層後,可冇有直接來找後輩麻煩的惡習!

在這魔仙城內,唯一與她對等的人,就是我真依!

她隻會去找她探問!

很快,馱著妲道珊和小生穹的神四季血漆魔牛便走出了血漆魔牛穀。

小生穹緩緩睜開了雙眼,口中異哞之音再起!

瞬間,神四季血漆魔牛身上湛藍光芒一綻,又一個瞬間,它便原地消失了!

眾衛見而立刻散開心識,循其騰縮之能,追隨。

喜鼎院內,小萼和小蛭正在拿一些養液傾灑在締道小樹的土壤裡,這締道小樹又已長高了不少。

忽然,湛藍光芒一耀!

兩人都呆住了。

——神四季血漆魔牛已馱著妲道珊和小生穹出現在了院內!

妲道珊內心頗為震撼,因為從血漆魔牛穀到喜鼎院,這神四季血漆魔牛所用的時間最多不過九息!

這神四季血漆魔牛的騰縮之能,的確恐怖!

若是小生穹年齡再大些,估計它還能更快!

是的,妲道珊此時已察覺了血漆魔牛的騰縮與小生穹自身的血氣有著某種隱秘聯絡!

“殿下,你和至子殿下這是……”小萼半天纔回神,欲言又止。

妲道珊這時抱起小生穹下了牛背。

“小萼,去打一盆溫熱淨水來。”妲道珊吩咐。

聞言,小萼領命而去。

一邊的小蛭這時忍不住問:“殿下,這莫非就是……血漆魔牛?”

妲道珊輕嗯了一聲。

小蛭在仔細觀看了一下眼前的血漆魔牛後,便又問來:“殿下,這魔牛……要如何安置?”

妲道珊看向懷中的小生穹,欲問。

“九嬤嬤,你放我下來。”小生穹卻已語。

妲道珊依言而放。

下地後的小生穹即用小手抓住血漆魔牛鼻頭,牽著它走向締道小樹,然後又以一低哞之聲命令血漆魔牛來。

血漆魔牛猶似不敢忤逆,立即以尾部對著締道小樹旁邊的土壤,灑出一道嘩啦啦的水聲來!

這一幕,看得小蛭目瞪口呆。

這一幕,看得妲道珊麵紅耳赤,同時也讓她感動不已,生穹,原來你要大牛牛就是為了幫我灌養這締道之樹嗎?

是嬤嬤……又誤會你了!

“你不要再拿這種壞水來養九嬤嬤的締道樹,大牛牛它以後就拴在這兒,由它來養!”小生穹隨後看向手拿撒壺的小蛭,神態頗為凝肅。

小蛭聽後,連忙應來:“是,至子殿下!”

妲道珊則是忍不住將小傢夥抱了過來,又是一頓猛親小臉!

害得小生穹臉通紅通紅的。

小蛭自是識趣,默默退離了。

“生穹,謝謝,謝謝你為嬤嬤所做的這一切!”妲道珊眼神真摯無比!

小生穹對凝著,卻是接語:“九嬤嬤,大牛牛它若餓了,要吃締道樹葉。”

聽這陳述話語,妲道珊卻是明白小傢夥這是和她在商量。

“好,讓它吃,隻要不吃光了就好!”妲道珊莞爾一笑。

小生穹隨即轉向已經在締道小樹旁邊臥了下來的血漆魔牛,又以哞音傳意!

頓時,血漆魔牛湛藍雙眼格外精神!

似乎它也明白了這締道小樹的不凡!

看著小傢夥和這大牛牛溝通,妲道珊內心已經在想——

我到底該怎麼犒勞我這小祖宗纔好呢?

嗯……絕對不能隻是給他洗一下這臟腳!

讓他喝釀喝個飽?

不,這似乎不好,不管他究竟有多能喝,釀終究是容易醉人的!

嗯……對了,我可以給他做一些吃的!反正今天也獵殺了不少魔牛,我可以給他做一鍋牛牛大髓湯,好好給他補補!

一念思定,妲道珊隨即語來:“生穹,嬤嬤今天親自下廚,給你做一鍋牛牛大髓湯,好好犒勞犒勞你!”

小生穹怔了一下,便遲疑起來。

妲道珊見而有些失落地一問:“怎麼了,生穹?你不喜歡嬤嬤給你做湯喝嗎?”

小生穹搖搖頭,接聲:“九嬤嬤,我……想看看那根棒棒。”

棒棒?

妲道珊很快會意,隨手一現,三生定穹槊拿在了手上,讓小傢夥來看。

小生穹一雙小手緩緩觸摸三生定穹槊來。

妲道珊這時有感而發:“生穹,知道嗎?其實嬤嬤給你取的名字,就是源於它,它叫——三生定穹槊!”

小生穹喃喃而語:“三生……定穹槊?”

話落,三生定穹槊隱隱流動起一道雪白明光,好似迴應了小生穹一般。

妲道珊不禁一震,嗯?三生定穹槊它怎麼……主動閃應來?難道……生穹讓它感覺很親近嗎?會是……這樣嗎?應該是了,生穹和我親近,它自然也會如此!又或者……就是因為生穹和那色痞本是同族,所以纔會讓它有這般反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