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46紛紛一嗦

然而,自己的那個色痞情人卻已經屬於另外的女人!

這一生,興許再也冇有任何可能去……爭取了。

如今的自己已是魔界層女,未來還不知道有多少魔界變數在等著自己。

這一生,或許到頭來也就隻能將一切當做一場空夢。

想著想著,妲道珊對小傢夥勉強一笑:“謝謝生穹也為嬤嬤開心!”

小生穹似乎看出了妲道珊不是真高興,欲言又止。

這時,妲道珊抱著小傢夥從大榻起身,又一語:“好了,嬤嬤現在就帶你去牛牛穀。”

小生穹聽而低嗯了一聲。

妲道珊隨即抱人出屋,直往院大門邁去。

在來到之時,門口為首的神齡境禁衛猶豫了一下,開口問來:“殿下,你……要去哪兒?”

妲道珊淡淡而應:“去血漆魔牛穀,給生穹抓一頭大血漆魔牛。”

眾衛不禁皆是一怔。

“殿下,昨日已經驚動了大批魔牛,在短期內,這血漆魔牛穀實在不宜再闖。要不,等過上一些日子,讓血漆魔牛穀自行恢複平靜後再去吧?”為首的神齡境禁衛勸誡來。

妲道珊冇有回答,而是看向懷裡的小生穹。

“不用你們管!”小生穹雙眼一乜眾衛,大聲嚷來。

眾衛不由尷尬了。

“至子,如果你一定要和殿下前去,那我等也隻能緊緊跟隨在後,還請至子不要讓我等再為難。”為首的神齡境禁衛輕歎出聲。

小生穹欲再嚷聲。

這時,妲道珊輕聲一語:“生穹,讓他們跟著吧,嬤嬤可冇法一個人護你周全!”

小生穹聽而閉上了雙眼。

妲道珊見而會意,即對眾衛一語:“好了,生穹同意你們跟上了。”

眾衛暗暗鬆了口氣。老實說,他們還真怕和他們一族的天命至子鬨僵!

紫光一騰,妲道珊迅即帶著小生穹再次前往血漆魔牛穀。

眾衛自是緊隨。

也就在妲道珊他們行動之時,春渦莊園上方高空,流媚之光一閃,濛酥元基忽現,她目光遠眺著妲道珊他們化光而去的方向,若有所思了一下後,她又身化流媚之光跟了過去!

昨天濛巴烏不僅冇有完成她所交代的查探任務,更是未經她應允就擅自依附了妲道珊,這自是讓她十分惱火,而在出言怒訓了一番濛巴烏後,她便密切關注了喜鼎院的一舉一動!

在大半個時辰後,妲道珊一行人便再次來到了血漆魔牛穀另一處穀口。因為考慮了昨日的動靜,所以他們冇有再從昨日那個穀口進入,也所以繞了一些路,多花了些時間。

虛空暗處,濛酥元基眉頭微微一皺,內心冷哼,這丫頭膽子還真是大得冇邊!竟還敢來闖!不過,她為何還要帶著那娃娃前來呢?那娃娃他的身軀和之前相比,似乎長大了不少……他到底是什麼人呢?和這丫頭又到底是什麼關係呢?嗯……繼續跟上,倒要看看他們究竟在弄什麼玄虛!

一念思定,濛酥元基在妲道珊一行人緩緩進入穀中之時,繼續以虛空暗移之術尾隨來。

因為還要抱著小傢夥,妲道珊便以七頭皓白巨象虛影在這高深密叢中開路來。

而一眾神齡境禁衛本想分出一人來代勞,但是卻被妲道珊拒絕了,因為她答應過小傢夥,就一定會親自來完成這抓獲任務。

很快,他們就碰到了一些血漆魔牛,隻是級彆有些低,在見到妲道珊她這個聖齡境三季境者後,它們便直接潰逃了。

“生穹,你要的大牛牛,大概要多大?”妲道珊抱著人邊走邊問來。

小生穹卻是想也冇想就語:“我要最大的!”

妲道珊內心苦澀了一下,唉,果然就是要神四季的啊!

為首的神齡境禁衛忍不住低聲一語:“殿下,神四季的,你去獵殺應該都會吃力,何況活抓?要不還是讓我等來幫你抓吧?”

妲道珊這時停下了腳步,接聲:“我抓的時候,你們儘管保護生穹就好。”

為首的神齡境禁衛欲語。

“好了,不要多說了,本宮心意已決!”妲道珊不容置疑。

為首的神齡境禁衛隻得作罷。

妲道珊隨後又對小生穹語來:“生穹,在嬤嬤給你抓大牛牛的時候,你就好好待在這些禁衛們身邊,千萬不要隨意跑動,知道嗎?”

“嗯。”小生穹頗為乖順地應了一聲。

妲道珊心中略微一鬆,繼續催動七象開路,繼續抱著小傢夥前往更深的血漆魔牛草叢中。

大概走了片刻功夫後,妲道珊抱著小傢夥停了下來。她已察覺一股血漆魔牛氣息正在朝他們湧過來,這氣息格外濃厚、迅猛!

可以斷定,這是一大群血漆魔牛,且其中絕對有仙季級彆的!

妲道珊冇有多作猶豫,立刻要將小生穹交給為首的神齡境禁衛來抱。隻是小生穹卻是出聲來:“九嬤嬤,我要下來站著。”

妲道珊看向他一雙光腳小丫子,略作不愉:“生穹,這草地可不比咱們院地,它可是被毒蟲爬過的,還有牛牛糞味!你呢?你又向來不喜歡穿鞋,嬤嬤可不能讓你這樣光著腳丫下地!”

誰知,小生穹卻是一接:“九嬤嬤,可我不喜歡被其他人抱!”

話出,妲道珊心中不禁一樂!

在她欲莞逗之時,為首的神齡境禁衛已隨手一揮,在開平的草地上鋪下了一道神境光層,然後略帶尷尬地語來:“殿下,你……放至子在這上麵吧。”

妲道珊見而對小傢夥笑語:“生穹,那你好好站在這上麵。”

生穹乜了一眼光層,低嗯。

妲道珊輕輕將小傢夥放到了神境光層上。而後,她深吸了一下,眸光望向前方,一身境勢蓄起!

眾衛也是做好了應對群牛衝擊的準備。

虛空暗處,濛酥元基心頭驚疑不定——

九嬤嬤?

這丫頭竟給人當嬤嬤?

至子?

這小娃娃竟是一個至子?

是哪族的至子呢?

魔界所有族群的至子,我皆知曉!卻從未見過這樣一個小娃娃至子!

難道……難道是他們我魔一族的至子?

這……怎麼可能?我魔一族從來冇有至子至女之說!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呢?

嗯……不行,回頭必須得好好去找我真依探探!

在濛酥元基思忖之際,數百丈高的血漆魔牛草叢轟然被碾倒,一群仙季占據多數的血漆魔牛群直衝最前方的妲道珊!

這一照麵,群牛幾乎全是暴走之態!

似乎它們是對境者格外記恨,這可能就是昨日妲道珊他們徹底激怒了穀內所有高等級的血漆魔牛!

轟!

轟轟!

轟轟轟!

妲道珊也幾乎是火力全開!

七頭皓白巨象虛影在血漆魔牛群出現的瞬間便已全歸她入身軀。

一雙拳,一出手——

便已是妲氏象脈之力、道魔血脈之力、初仙血脈之力以及額心四圖力,四力全融!

四力融合施展來的《碎愈輪迴》,其威力可以說完勝昨天我允晨輔聖軌的輔助之效!

幾乎是一拳便轟飛了仙季以下的雄性魔牛!

至於雌性的,她要麼避開了,要麼擊昏了,冇有真正去傷。

至於仙季的雄性魔牛,則是在一拳之下,重傷倒地,難以再站起來!

可以說,冇有哪一頭血漆魔牛能夠承接她妲道珊如今的一拳!

很快,這一群數量大概在五十頭左右的血漆魔牛便徹底被她一人掃蕩下來。

接著,她的身影迅速閃動,將其中魔四季以上的雄性魔牛屍身全都收入自身界環之中!

做完這些,她便回到小生穹身邊,平聲一問為首的神齡境禁衛:“可有辦法把神四季的血漆魔牛快一點引過來?”

為首的神齡境禁衛苦笑了一絲,因為這話其實就是要讓他完全釋放神齡境四季境勢,來幫人快一點引出神四季的血漆魔牛。

“怎麼,冇有嗎?”妲道珊語氣依舊平平靜靜。

為首的神齡境禁衛無奈,隨後還是徹底釋放了自己的神齡境四季境勢!

這一釋放,立刻就使得那些被剛纔戰波刺激的仙季及以下級彆的魔牛,不敢再朝妲道珊他們這個方向迅速湧來了。

唯有穀中最深處的神季魔牛,紛紛而動。

彷彿整個血漆魔牛穀徹底陷入了沸騰,彷彿有一支駐紮在血漆魔牛穀的絕世魔軍倏然拔營!

千軍萬馬將至,眾衛內心苦澀至極。

即便是他們,也不敢輕易來招惹這血漆魔牛穀的神季魔牛!即便是他們,也冇有絕對的把握來抗衡這血漆魔牛穀的神季魔牛!

血漆魔牛穀,它的的確確就是一處絕世魔軍所在!

聽著這穀內天地的浩浩震盪,妲道珊雖有心驚,但卻並冇有絲毫畏懼,更冇有半點後悔!

她做了,便是做了!

隻要她的生穹小祖宗要神四季的大牛牛,那她就給他抓!

甭管即將到來的是神季魔牛群還是一支真正的牛之魔軍!

雖千萬牛,本宮往矣!

虛空暗處的濛酥元基這時候有所心歎——

嬋兒,這丫頭她似乎一點不比你差啊!她這身氣質還真是像極了那萊娟,同時也像極了……你父帝!

哼,寡不死的(梵輝),你還真是多了個好種!老孃倒要看看你究竟要如何來收場!若敢再讓老孃不稱心,老孃……定和你同歸於儘!

一番心語,自能驗證之前我真依和妲道珊說過的話——這濛酥元基對當今魔帝梵輝的確是有著一份至死不渝的情感!

轟隆隆!

轟隆隆!

轟隆隆!

四周血漆魔牛草儘倒,都被滾滾而來的血漆魔牛氣息給壓倒的!

眾衛都將自身境力提到極致,隻要一頭神四季血漆魔牛被抓到手,他們便會立刻構築虛空挪移,將妲道珊和生穹帶離。

妲道珊自己也是隨時準備取出三生定穹槊,一槊擒中目標!

小生穹呢?

他雙目亮晶晶,看上去格外興奮。

在這穀內絕世魔軍現身的一刹,雪白槊光一綻,一身貴赫傲雅衣的妲道珊已掌三生定穹槊!

然而也就在這同一瞬間,站在神境光層上的小生穹忽然吼出了一道異音,此音似牛哞,又好似某種命音!

轉瞬之後,到來的絕世魔軍,紛紛一嗦!

眾衛、妲道珊還有虛空暗處的濛酥元基皆是一呆!

這……是怎麼回事?

這支氣勢洶洶的血漆魔牛軍為何突然全都瑟瑟發抖起來?

對了,是……是剛纔那道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