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45我叫你凶!

“放開我!放開我!”小生穹繼續掙脫著。

妲道珊心亂之中忽生狠意,雙手暗暗動了境力,牢牢鎖著小傢夥,一雙慍眸自有那帝胄天女之威!

小生穹眉頭皺了起來,冷凝著她,慢慢停止了掙動。

“來,釋放你天生的護體翠光把嬤嬤震開,這樣,嬤嬤就終於可以放你離開了。”妲道珊麵無表情地出聲來。

小生穹眉頭緩緩展開,眼神一乜!

一身翠綠之光瞬間釋放!

妲道珊心中狠意驟濃,冇良心的小壞痞!讓你釋放你還真敢釋放!今日若不打爛你小屁板,你是根本不知道姨的厲害!

幾乎是在同一瞬間,妲道珊就釋放了額心的四圖力,與小傢夥的翠綠之光碰撞來!

轟!

滿屋光波激盪!

直將屋內各種物什震碎來!

並且,一大一小都還在繼續加強光能!

似乎不把這可惡的九嬤嬤震開,小邪魔絕不罷休!

似乎不把這可恨的小壞痞鎖死,大美人毫無麵子!

而說來也奇,滿屋物什雖碎,但屋子卻是紋絲不動安然無恙,一點也冇有被破壞的跡象!也不知是大美人有餘力暗護,還是這喜鼎院的屋子本身存在著特殊之處!

一息對鬥。

兩息對鬥。

三息對鬥。

四息對鬥。

五息對鬥。

倏然,小生穹嘴角浸出了血,麵色刹那蒼白!

妲道珊慌了,趕緊收力,趕緊放下小傢夥為其療複來!

然而,小生穹身上翠能雖潰,但他眼神中的犟怒卻已臻鼎!

“滾開!我……不要你碰我!!”

妲道珊的心刹那顫悸無底,無儘悔疚。

“滾開!!!”

看著小傢夥這竟浸起淚水的犟怒之眼,妲道珊心痛頓生一片滔狠!

一巴掌就啪在了小傢夥小屁板上!

“還敢凶!我叫你這淚珠子凶!我叫你凶!”妲道珊一邊罵一邊打!

打罵之際,她的眼淚也是倏然掉落下來。

她已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麼了,她就是想打他發泄!

小小年紀,就有如此凶巴巴的淚珠子,長大了還得了?今日必須好好教訓他,決不能再什麼都慣著!

而在第一巴掌落下的時候,小傢夥咬牙切齒,眼神中生出了無儘魔戾!

而在她的眼淚倏然落在他身上時,這片無儘魔戾又陡然儘化懵怔之色!

妲道珊很快也察覺一聲不吭的小傢夥另有異常。

緩緩地,她收了手。

剛纔打他的力,她自是掌握了分寸,絕不會真傷了他。

緩緩地,她又雙手將人抱起,狠狠盯問:“還凶不凶?”

小生穹凝著她哭紅的雙眸,未作聲。

“回答我!以後還敢不敢對我凶?”妲道珊聲量一提,逼問來。

小生穹眉頭微微一皺,終於避開了她的眸光,漠聲而回:“你先凶我的。”

妲道珊內心冇來由地一軟,但嘴上又強作冷怒:“大牛牛和我誰好?”

小生穹索性撇開了小腦袋。

本來的,妲道珊想揪他耳朵轉過來,但看見他嘴角殘留的血跡,那份濃濃的悔疚再次捲土重來。

輕輕地,她伸出手,用雪白衣袖為他拭去。

小生穹又緩緩轉過頭,凝來。

“小壞痞,是你惹我傷心的,幫我把臉上淚水擦乾。”妲道珊語氣雖輕,但卻是不容置疑。

小生穹卻是一語:“我要大牛牛。”

妲道珊內心真是哭笑不得,罵也罵了,打也打了,這小祖宗竟還是不乾休!真不知道將來,誰能真正製住他!不行,不行!趁他現在還好教,我必須得讓他知善惡,明是非!

一念思定,妲道珊深吸了一下,平聲靜氣地說來:“生穹,大牛牛,嬤嬤可以去抓給你,但是你得答應嬤嬤可不能用它去害人,傷人。嬤嬤的生穹,生來就是一個頂天立地的好人!”

小生穹若有所思了會兒,接聲一問:“好人是什麼樣的?”

妲道珊略微沉吟了一下,莞爾一笑:“好人,助人為樂,俠肝義膽,一身浩浩英雄氣!”

小生穹又一次若有所思。數息之後,他緩緩抬起小手,給妲道珊臉上的淚痕擦來。

妲道珊內心儘柔!

她相信小傢夥未來肯定不會去為非作歹!

她相信他性格裡隻是有些小壞,但絕對冇有一絲大惡!

忍不住時,她又親了他小臉一口!

小傢夥麵色微微而紅。

“生穹,嬤嬤先給你療複。”妲道珊說著,又要給小傢夥療複來。

然而,小生穹卻是一語:“給我壺,我再睡會兒就能好。”

妲道珊微微怔了怔,隨後一笑:“嬤嬤給你治不好嗎?”

小生穹卻是看向她袖口的血跡,語來:“九嬤嬤要去換這個。”

妲道珊內心不禁一暖,再次親了他小臉一口!

小生穹的麵色再次一紅。

“好吧,給你。”妲道珊隨即從自身界環之中取出一壺滿釀給他。

小生穹雙手捧過,並未急著喝,而是又語:“我要下來。”

話落,妲道珊將他輕輕放了下來。

小生穹這才拔掉壺蓋,對著壺嘴咕咚咕咚喝了起來。

“生穹,那你在這兒慢慢喝,嬤嬤回屋換了衣服再過來陪你。”妲道珊叮囑了。

“嗯。”小生穹輕應了一聲。

妲道珊轉身出了育嬰屋。

小生穹則坐到了那落回地上的暖毯上,閉眼咕咚起來。

大概過了片刻功夫,妲道珊便回來了,隻見她一身黛紫色服飾,儘顯貴赫傲雅!

隻是小生穹這時候卻是捧著釀壺在暖毯上睡著了,可惜了某嬤嬤精心的打扮。

悄悄地,妲道珊來到小傢夥身邊,蹲下身來,將麵色紅潤多酣的他輕輕抱起,然後心中感歎:“小睡雄,你還真的自己喝好了,真不知道你這身板裡究竟蘊藏著多深的玄奧。”

之後,妲道珊抱著小傢夥回了寢屋,陪他入眠。

至於入夜後,由小萼和小蛭蒐集來的關於最近魔鬼城的資訊,她還是下榻來仔細閱覽。而在閱完之後,她便又回到大榻上,繼續陪小生穹安睡。

——————

次日,上午。

地有清風陣陣,天有綿雲朵朵。

喜鼎院內的人,更有猜聲朗朗!

“生穹樂一樂,嬤嬤歡雙歡,生穹帥三帥,嬤嬤雅四雅,生穹真五真,嬤嬤親六親,生穹締七締,嬤嬤悟八悟,生穹雄九雄,嬤嬤美十美——九!”

“生穹樂一樂,嬤嬤歡雙歡,生穹帥三帥,嬤嬤雅四雅,生穹真五真,嬤嬤親六親,生穹締七締,嬤嬤悟八悟,生穹雄九雄,嬤嬤美十美——十!”

聲同出,聲同落——

帝胄大美人劃來四指。

我魔小天雄劃來五指。

“呀呀呀,嬤嬤又劃中了!快過來親嬤嬤一口!”妲道珊將絕美麵龐一側,讓輸了的小傢夥親過來。

已是滿臉通紅的小生穹不情不願地用小嘴碰了一下。

“來來來,接著來。”妲道珊又要繼續劃拳。

誰知,小生穹卻是生氣一語:“我不玩了!九嬤嬤一次都不讓我打!”

打,就是妲道珊輸了,得伸出手來,由小生穹打。

妲道珊啞然失笑,連忙將小傢夥抱到懷裡,然後伸出玉手,哄來:“讓打讓打!來!”

小生穹看著玉手,卻是一語:“我要大牛牛,我不玩這個了,這個一點不好玩!”

妲道珊忍不住用自己額頭親昵地蹭了蹭小傢夥額頭,喃喃而語:“生穹,你不喜歡親嬤嬤嗎?”

小生穹小麵龐再次通紅了起來,垂眼不語。

妲道珊一雙美眸靜靜地凝著小傢夥,如今她已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麼了,不知自己為何如此渴望獲得小傢夥的一句主動讚美。

小生穹有所覺,緩緩對視來。似是猶豫了一下,他才語:“九嬤嬤,我要去牛牛穀,你帶我去。”

妲道珊無奈一歎,應聲:“好好好,嬤嬤帶你去,帶你去!不過,在這之前,生穹得和嬤嬤說一句——嬤嬤好美!”

小生穹低下了頭,安靜不語。

“生穹,生穹,嬤嬤要向你坦白,在如今,你已成為了嬤嬤這一生中特彆在乎的人!你是如此的難以言喻!嬤嬤已不想去深究這到底是為什麼,嬤嬤如今就隻想好好珍惜這段照料你的日子,和你開開心心地過好這段時日。而你的一句讚美,絕對能令嬤嬤永生開懷!”妲道珊喃喃著,又主動親了他小臉一口。

小生穹緩緩抬頭,對凝來。數息之後,他語:“九嬤嬤,情人是什麼?”

話落,妲道珊怔住了。

小生穹眼神清澈,似乎隻想知道問題的答案。

妲道珊眼神深處微微閃躲了一下,她實在是冇想到小傢夥會突然問這樣一個問題!

“九嬤嬤,情人是什麼?”小生穹再次追問來。

妲道珊尷尬了,但凝著小傢夥的好奇,她腦海又不禁浮現了永七的身影!

一瞬對比,她忽然覺得自己竟是分不清眼前小傢夥和永七的區彆了!

彷彿,在一瞬之間,兩人竟是完全重疊在一起了!

念頭一起,她不由一心驚肉跳了!

不,生穹他隻是一個孩子!

我怎麼能……這樣胡思亂想?

不能!

不能!

我不能再把他和永七那色痞混淆在一起了!

這色痞他如今就是和劫馨在一起!

“九嬤嬤,情人是什麼?”小生穹第三次問來,似乎就是想知道答案。

妲道珊內心不由泛起了一陣苦澀。在深吸了一下後,她才勉強一笑,回語來:“生穹,你乾嘛問這個?”

小生穹垂眼安靜了一下,才語:“因為九嬤嬤說過自己已有情人了。”

妲道珊內心苦澀再次變濃,她真冇想到在血漆魔牛穀的一句話,竟是讓小傢夥如此惦記了。

良久,她才緩緩一語:“生穹,你現在還小,等你真正長大了,自然會明白情人是什麼的。”

小生穹眉頭皺了起來,接聲:“九嬤嬤,我長大了後,就會有情人了嗎?”

妲道珊微微一怔,莞爾一笑,點點頭,應語:“對,生穹長大了後,肯定會有情人的。”

小生穹若有所思了一下,才接聲:“九嬤嬤,那我有了情人之後,你會開心嗎?”

妲道珊失笑,但應語:“嬤嬤當然會為生穹開心!”

小生穹再次安靜了一下,才語:“九嬤嬤,那我現在也為你開心!”

妲道珊一愣。她明白小傢夥這句話是順著她的邏輯來說的,因為她已有情人了,所以小傢夥也為她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