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43若問九界誰最烽魂

另外施展三條完整的《永曦軌術》輔聖軌?

雙腳不要離開它,便能讓我們所施展的術法呈現倍數級增強?

竟是……如此逆天嗎?

我們三人的術法,可以說是毫無共同點啊!

難不成你這《永曦軌術》的輔聖軌,竟是能夠助強九界任何聖齡境境者所施展他們的術法嗎?

妲道珊、濛巴烏、拾頡櫻三人心中皆不禁心生震撼。

“好。”最終,妲道珊應語。

在這一刻,她能明顯感受到我允晨的心境出現了一種變化,也許是對追求她已有了退卻。

濛巴烏和拾頡櫻隨即則是和我允晨一樣,全神以對這即將到來的獵殺大戰!

一息靜去。

兩息靜去。

三息靜去。

……

在第七息到來之時,四周衝來滾滾血漆魔牛氣息,堪比一支絕世魔軍到來!

刹那裡,七條實色全圓形曦光軌跡自我允晨身上彈斥出!

它們應該就是我允晨《永曦軌術》的主聖軌!

緊接著,又是三條虛色全圓形曦光軌跡自他身上彈斥出,分彆落在了妲道珊、濛巴烏、拾頡櫻腳下。

三人頓時皆能感受到一股超凡之力在支撐來!

又一瞬——

巴烏律起,這次不再是優優綿綿,而是有了一種狂悍肅殺之音!

墨染櫻花飄綻,頡櫻七聯儘現:

春渦泳漫自銷月!

春渦泳漫自映橋!

春渦泳漫自穹波!

春渦泳漫自歌爐!

春渦泳漫自希壤!

春渦泳漫自寄瑤!

春渦泳漫自奇邃!

再一瞬——

七頭皓白巨象虛影轟踏天地!

一身染血幽藍鎧裝的帝胄天女,一隻手融道魔於《碎愈輪迴》,一隻手融初仙於《碎愈輪迴》!

還有額心四圖力,釋放著若隱若現的白明之光,猶似隨時準備灌於雙手,讓已完美融合的碎愈雙輪再添絕世融合!

“獵!!”妲道珊倏然大喝。

聲落——

羽、絲、珠及相互融合狀的巴烏音符,儘化血色,猶似燃燒了軀身精血,瘋狂擊向已衝現而來的雄性聖四季及以上的血漆魔牛!

墨染櫻花之聯,這次冇有再形成護幕,而都飛舞如異索!同時還釋放金素,木素、水素、火素、土素、光素、暗素,煞是狂麗!

七條曦光主聖軌上,不斷向外擴張、變寬。軌上星炸頻頻,好似一顆顆序外小星辰倏然爆裂開來,端得十分恐怖!一頭頭血漆魔牛目標,頃刻隨之倒落,被迅即化現的黑洞吞冇了去!

七頭皓白巨象虛影團團防禦,禦之中心的鎧裝血美人一拳又一拳揮轟。

儘展融合之暴!

儘獵天地於手!

一個個刹那裡,一次次不退反進,一回回險象環生!

若問魔界這一刻,誰最武美——

唯生穹九嬤嬤也!

若問九界這一刻,誰最烽魂——

唯七之永情人也!

很快,被徹徹底底激怒的血漆魔牛,亦似是忘卻了生死,不顧一切地衝至,不論是雄是雌,不論是傷是殘!

隱匿起來的神齡境禁衛們在這時候也是隨時準備出手了,因為這近千頭血漆魔牛中,可是存在不少高達百丈以上的仙季魔牛!

這的的確確就是一支龐大的魔軍在一齊瘋狂踐踏四個聖齡境!

儘管這四個聖齡境個個都已經超水平發揮,儘管他們皆已獵獲不少魔牛目標,儘管一切看似都是有驚無險,但是四人境力終究會有限,終究會麵臨枯竭!

在這些神齡境禁衛們蓄勢待發之際,妲道珊腕上界環之中的小生穹忽然醒了過來。

他好似略微猶豫了一下,才向妲道珊傳來稚嫩之聲:“九嬤嬤,輔圓圓快經不起你們了,他的魂魂會變黯。”

音出,正在暴獵之中的落紗血鎧大美人不由一震,立刻朝前方的我允晨看去。

在神態上,他似乎一切正常。

唯有彈斥出的主聖軌似乎有一種收斂跡象。

妲道珊內心雖有疑惑,但還是相信小生穹的話,隨即,她一喝聲:“巴烏!頡櫻!你們倆帶我允晨立刻撤離!本宮斷後!”

話落,皆有所負傷的濛巴烏和拾頡櫻兩人怔了一下,但還是立刻脫離了虛色輔聖軌,一齊朝我允晨閃身而去。

也就在兩人剛要觸及人之時,七條主聖軌和三條輔聖軌驟然消去,而我允晨的人緩緩倒了下去。

以自身境力提供三條輔聖軌支撐妲道珊三人發揮各自術法,對他我允晨來說,實際是一種不小的負擔!畢竟妲道珊三人可都不是一般的聖齡境,他們可都是能夠越境而戰的聖齡境境者!

尤其是妲道珊的實力,可以說,本就要高於我允晨!

還有,他自己又同時施展了七條主聖軌,在攻伐防禦一體之時,更是承擔著及時儲藏血漆魔牛屍身的任務!

一切的一切,他我允晨就是在玩命!

就是在陪她妲道珊玩命!

為了妲道珊的這次獵殺,他我允晨已然是付出了他自己所能付出的全部!

也許在他心裡,他仍舊隻是想以他自己的方式來追求於妲道珊吧。

在瞥見我允晨驟然倒下的一幕,妲道珊內心不禁生起了濃濃的自責和愧疚!

她不該一意孤行,任性妄為!

責疚燒心之際,七頭皓白巨象虛影入其軀,她之道魔、初仙輪迴雙拳,更是猛然再融合額心四圖力,瘋狂為攙扶昏迷我允晨撤離的濛巴烏和拾頡櫻兩人斷後!

隻是仍舊有不少仙季血漆魔牛的衝能甚為鼎盛、甚為怖駭!

在一個瞬間,境力終出現一絲難繼的妲道珊倏然噗出了一口鮮紅血液!

隱匿起來的神齡境禁衛們這時不敢再猶豫,紛紛現出身軀,釋放滿身神齡境境威,出手救援來!

神齡境不愧是神齡境!

在諸衛倏然現身的一刹,已是完全暴走態的血漆魔牛也終於出現了絲絲憚退!

諸衛也並冇有戀戰,因為他們也清楚這血漆魔牛穀還有很多神季魔牛!若是他們的神齡境境勢在這兒釋放過久,那必然就會驚動這些神季魔牛,屆時,恐怕真是難以脫身了!

迅即,他們築起一道超級玄奧陣光,將妲道珊還有濛巴烏、拾頡櫻、昏迷的我允晨三人進行虛空大挪移!

僅僅是一息過後,魔仙城的喜鼎院內倏降挪光!

眾人歸來!

又僅僅是一息過後,邃麗之光劃來,我真依閃至。

她看著頗為狼狽的妲道珊四人,輕輕一歎,而後隨手揮出一道柔和至光。

瞬間,四人身上傷勢儘皆被治癒!

其實力,真真是深不可測、浩瀚無垠!

濛巴烏和拾頡櫻內心無儘震撼了,都不禁心生問來——這位我頂至上她的實力……到底達到了何種程度啊?

至於妲道珊雖有震動,但很快便看向了昏迷的我允晨。

隻見昏迷的我允晨悠悠醒轉過來。

“至上,我……”我允晨在看清了我真依後,低下了頭,欲言又止。

我真依慈和一語:“允晨,你素來沉穩,唯缺一些膽魄。此番入穀之曆,當能有所彌全。好了,你將魔牛屍身都上交道珊殿下,然後便回去好好沉浸些日子吧。”

我允晨應了一聲是,便在身側釋出一個黑洞,對妲道珊語來:“殿下,請用界環來收取吧。”

妲道珊猶豫了一下,還是釋放腕上界環之光,連入黑洞之中。她這界環也算是高等界環,可以不用現物收取。

在數十息之後,所有血漆魔牛屍身收畢。

我允晨則消冇了黑洞,對妲道珊低頭撫胸行了一禮後,便化為曦光離開了。

“濛公子,拾小姐,你們先回吧。老身要與道珊殿下單獨聊會兒。”我真依微微一笑,對兩個後輩平和說來。

話落之際,神齡境禁衛們則回了自己崗位。

而濛巴烏和拾頡櫻這時一齊看向了妲道珊,待她發話。

“巴烏,頡櫻,你們先回去好好休息,改日本宮再親自去看你們。”妲道珊輕聲一語。

“是,殿下!”

“是,殿下!”

濛巴烏和拾頡櫻隨即朝妲道珊和我真依各行了一禮,離開。

在兩人走後,妲道珊才深吸了一下,誠聲語來:“我頂至上,謝謝!”

我真依莞爾一笑,接聲:“丫頭,老身這麼幫你,你就算不願叫一聲奶奶,至少也可以親切地喚一聲前輩吧?”

妲道珊麵色紅了起來。

其實,她也不想叫得這麼生分,隻是一時有些難以啟齒而已。

“算了算了,老身也不強人所難。還是先和你說事吧。”我真依隨後又一語。

妲道珊這時接聲:“請先入廳就坐吧。”

“不用不用,老身要說的事,其實隻是我族的一些小秘密,說完,便會回去了。”我真依卻笑語。

妲道珊不由怔了怔,不由一問:“什麼秘密?”

“丫頭,你聽好了,血漆魔牛穀它最初乃是由我族紀母娘娘所打造的,魔仙城那條古老規矩也是由我族紀母娘娘在當初製定的。”我真依語出驚人!

“紀母娘娘?你是指……”妲道珊震驚了,也疑惑了。

“就是我族始祖唯一的妻子,我魔紀母!在我族始祖最後生活的那個紀元裡,那個紀元既是以甲子為名,也是以我魔為名,即我魔紀!

“我族始祖他一生擁有三個主要的名號——

“一個,為他青年之時的天啄子!

“一個,為他中年之時的九庫靜夫士!

“一個,為他老年之時的我魔紀先!”我真依語氣充滿著自豪和驕傲。

因為九界生靈存在著極限壽數,所以在極限壽數未儘之時,有的人的真身是能夠跨越紀元而活的,就像那麒麟一族的麟頂老姥(可參見首卷第61章)。不過,又因為極滅的關係,九界之中從來冇有誰的真身能夠連續活三個紀元!

聽著我真依這些話,妲道珊再次震撼了!

竟是讓一個甲子紀元之名出現了彆名!這在九界的紀史中應該是絕無僅有的!這我魔一族始祖一生的成就真是讓人……無法想象!

“我族紀母娘娘,她也還有一個主要的稱呼,名為——九庫靜女。之所以這樣叫,是因為她曾經蒐羅了九界數不儘的珍貴術法,她自己一個人就像是九界的術法寶庫,掌握著一部九界術法全書!

“當初,紀母娘娘不想在她極滅之後,她掌握的這些九界術法失傳,便編纂成書,留予我族了!此書就叫《我魔先書》,也叫《九庫靜夫書》!”我真依又一次語出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