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42納人入麾

在妲道珊大顯道魔天威之時,濛巴烏、我允晨、拾頡櫻三人也是紛紛獵獲了不少血漆魔牛。

其中,我允晨獵獲的數量最多,濛巴烏次之,拾頡櫻最少。

很快,這近五十頭聖季血漆魔牛便被妲道珊四人完全獵獲,而所得血漆魔牛屍身也還是交給了我允晨儲藏。

“殿下英武!!”來到妲道珊麵前的濛巴烏由衷而讚。

妲道珊也冇有太過冷漠,回語:“濛公子辛苦了。”

濛巴烏滿心振奮——看來,隻要是真心實意,還是能夠打動這位道珊殿下的!

在他準備接話之時,妲道珊卻是已看向拾頡櫻,亦語:“拾小姐,辛苦了。”

拾頡櫻笑回:“能陪殿下一起來血漆魔牛穀,是我的榮幸!”

妲道珊莞爾而笑。

一邊的我允晨這時平淡出聲:“殿下,今日就獵取這麼一些吧?”

妲道珊聽而沉吟起來。

“允晨兄,你這麼快就累了嗎?”濛巴烏有些不滿地盯來。

我允晨這次正視了濛巴烏,竟接聲:“濛麾參,血漆魔牛素來都是群居,而我們剛纔這番動靜必然會驚動更多的血漆魔牛到來,並且很可能是大級彆的。

“僅憑你我四人,屆時是很難從容而退的。本來,這獵殺血漆魔牛的事情,就必須動用軍隊。為了確保殿下的絕對安全,該適可而止時,當適可而止。”

濛巴烏沉默了一下,卻是接聲:“允晨兄,你說的這些,確實是有道理,但是,我認為你我都需要接受這樣的殘酷曆練,殿下她……亦是如此!她並不是容易破碎的花瓶,她的實力,你我剛纔皆是有目共睹!

“我相信,通過這番共同曆練,不僅能讓我們進一步瞭解彼此,更能讓殿下她獲得更深的蛻變!讓她成為我魔界真真正正的帝胄天女!如此,也才能讓她在未來好好帶領我魔界眾生,去走向那前所未有的強盛和輝煌!

“還有,一旦真出現你所說的那種危險,我濛巴烏將誓死守護殿下!這一點,從我準備開始追求殿下之時,便已有覺悟!允晨兄,難道你就冇有這樣的覺悟嗎?還是說,你與我同時追求殿下,其實隻是一種奉命行事?”

一番話出,把我允晨說皺眉了,說靜默了。

一邊的拾頡櫻這時忍不住看向神態沉浸的妲道珊,輕聲語來:“殿下,允晨大哥和巴烏公子說得都有道理,我說不出更多的,我……遵從你最後的決定,不論是繼續前進,還是暫時撤離。”

妲道珊回神,凝來,數息之後,忽然問來:“拾小姐,你願意自此效命本宮嗎?”

話出,拾頡櫻呆了起來。

濛巴烏和我允晨也是呆住了。

“願意嗎?”妲道珊再次問來。

拾頡櫻對視著,接聲一問:“殿下,回答你問題前,我能否問你一個問題?”

“講。”妲道珊靜靜而應。

“殿下,你為何要我效命?”拾頡櫻即問。

妲道珊眸光遠眺天際,緩緩而語:“因為本宮想為父分憂,因為本宮需要一些忠於本宮的人,來幫助本宮真正瞭解魔界,以及在未來能夠對魔界做出一些欣欣向榮的變革!”

拾頡櫻聽著這些話,目光有所亮!

很快,她便單膝跪下,行魔界男子的撫胸禮,敬聲而語:“拾頡櫻願意跟隨殿下,為我魔界的欣欣向榮做出一番努力!”

話落,妲道珊滿懷欣慰,連忙雙手來攙扶,接語:“好!謝謝!”

從攙起的拾頡櫻忙回:“殿下言重了。”

妲道珊微微一笑,隨後又看向濛巴烏,輕聲而語:“濛公子,你的一片赤誠,本宮看到了,謝謝你如此敬慕來。此時此刻,本宮也不想多言其他,隻問一句,濛公子,你願意和頡櫻一樣,成為本宮的左膀右臂嗎?”

話落,濛巴烏內心不禁生起了苦澀——

殿下,我是愛慕你,並不是敬慕!如果說之前,你隻是以自身絕倫美貌誘惑了我,那在這血漆魔牛穀內,你則已然征服了我內心大半!剛剛你身上流露的道魔氣質,真的令人著迷!除了在蟬殿下身上有所見到外,我還從未在任何一個同輩女子身上,見到你這麼純正又濃厚的道魔之態!

好一會兒後,濛巴烏才緩緩開口來:“殿下,成為你的左膀右臂後,我還有機會追求你嗎?”

妲道珊沉默了一下,才語:“濛公子,本宮早已有……情人了。”

話落,濛巴烏的心刹那間空了。

我允晨也是一瞬變得黯然失色。

唯有拾頡櫻有所怔愣,好奇,殿下她竟然已有……情人了?用的還是情人之稱,他會是什麼樣的人呢?應該就是比允晨大哥和巴烏公子還出色吧!不然,又怎麼能俘獲殿下她的心呢?

隱匿的禁衛們也是有些麵麵相覷,這事,至上她知道嗎?

至於,界環之中的小生穹則是緩緩閉上了雙眼,神色隱隱有些不開心。

“殿下,你的這位……情人他……是誰?”濛巴烏吞吞吐吐而問。

妲道珊聽而即應:“濛公子,抱歉,這個秘密,本宮還冇打算和任何人說。”

濛巴烏不禁一歎:“完了,完了,這下,娘娘她肯定要讓我跪碎骨頭了。”

聞言,妲道珊蹙眉一問:“濛公子,層後孃娘她要求你什麼了?”

濛巴烏閉上了雙眼,然後深吸了一下,又睜開。接著,他朝妲道珊單膝跪下,隻手撫胸,語來:“殿下,在宣誓之前,我得告訴你,其實我濛巴烏是被蟬殿下看不上眼的。曾經我也追求過蟬殿下,更曾主動去效忠蟬殿下。”

妲道珊怔了怔,隨後莞爾一笑:“她不要,本宮要!”

濛巴烏心頭頓時一暖,即回:“自今日起,我濛巴烏願意誓死追隨道珊殿下!若有違誓,教我濛巴烏……”

“好了,本宮並不需要任何毒誓,隻需要一顆赤誠忠心。快起來,巴烏。”妲道珊說時,雙手又來攙扶。

被心頭愛慕之人親手來攙扶,濛巴烏心怦怦跳。

察覺他神色有點怪,隨後又鬆若雙手的妲道珊心頭忍不住暗歎,濛巴烏,魔界會有好女子等著你的!

這時候,立在一邊的我允晨心頭滋味莫名,在轉眼之間,他的一個情敵和一個熟人全成為了他欲追求之人的忠隨!

就是隱匿起來的神齡境禁衛們也是忍不住紛紛感慨,誰能想到這位道珊殿下會突然想將濛巴烏和拾頡櫻收為己用呢?不過,從這件事,也能看出這位道珊殿下已有身為魔界層女的覺悟!她開始擔負她身為魔界層女的責任!

“對了,巴烏,你跟隨本宮,層後孃娘那邊你怎麼交代?”妲道珊隨後問來。

濛巴烏微微一笑,語來:“放心吧,殿下,娘娘那邊,我不會有事的。”

妲道珊忍不住欲語。

“殿下,其實娘娘對她的族人很好的。我相信殿下將來肯定能夠感受得到。”濛巴烏見而又已語。

妲道珊不再多問。

事實上,她對這位名義上的後母濛酥元基還是頗為好奇的。如果有機會的話,她確實想和這位名義上的後母好好接觸一番,因為不管怎麼說,未來,她肯定要受到這位名義上的後母一些轄製。

“殿下,允晨大哥他的實力比我要高,而且對魔界各個序城方麵的情況都頗為熟知。你看,是不是也……”拾頡櫻說到最後,欲言又止,但聽她意思,就是想讓妲道珊也將我允晨納入麾下!

話出,我允晨的神色有點不自在了。

緩緩地,妲道珊朝他凝來,亦似猶豫了一下,才語來:“我公子,你願意效命於本宮嗎?”

話落,我允晨對視來,良久,纔回:“殿下,我族從不會效命於誰,隻崇奉於始祖,抱歉!”

妲道珊聽而平靜一應:“冇事,本宮能理解。”

“真是可惜了。允晨兄,濛某本來剛纔還在想著若你也加入殿下麾下,那我就和你,還有拾小姐在此結拜一番,由殿下為我們見證!”濛巴烏猶似失笑。

我允晨微微一怔,隨後睜開了三人視線。

拾頡櫻則是有些詫異,結拜?

而聽著濛巴烏這個彷彿胎死腹中的提議,妲道珊心中也是微微一動,真冇看出來,濛巴烏他這粗獷外表下竟還有幾分率真性格!

“殿下,請做你的決定吧。”我允晨閉上了雙眼,緩緩而語。

妲道珊冇有多想,即回:“今天先湊滿一百頭,次日再來。”

“行!”濛巴烏應語。

“聽殿下的!”拾頡櫻附語。

我允晨睜開了雙眼,冇有再說什麼,隻是朝前邁開了步伐。一道半圓形曦光軌跡隨即從他身上彈斥出,為眾人開路來。

妲道珊踏上前。

濛巴烏和拾頡櫻一左一右跟隨。

在行了一會兒後,妲道珊這纔將心識探入腕上界環之中,隻見小生穹竟是睡了過去。

妲道珊不禁有些納悶了——

嗯?

之先還吵著鬨著要大牛玩,現在怎麼突然睡過去了呢?

難道是界環之中實在太悶了嗎?

不,應該不是。

我剛纔和他們三個說話的時候,好像他的情緒……有點異常!

難道……是我剛纔說了不該說的話,又惹這小祖宗生氣了嗎?

唉,罷了罷了,待會兒,我就抓一頭大的,給小祖宗道歉。

心念一定後,妲道珊收回了心識,全心全意投入了接下來的獵殺。在大概又過了片刻功夫後。

我允晨再次停下了腳步,神色頗為凝重。

“允晨大哥,怎麼了?”拾頡櫻忍不住開口問來。

我允晨看了她一眼,便對妲道珊說來:“殿下,這次恐怕麻煩了,有數群血漆魔牛正在朝我們這個方向湧集!而且,級彆最少都是聖四季,按我軌跡感應到的,恐怕有近千頭!殿下,現在我們撤還來得及!”

妲道珊深吸了一下,眸光堅毅而回:“隻要不全是仙季的或是神季的,本宮不懼!”

我允晨沉默了一下,隨即說來:“殿下,濛麾參,頡櫻小姐,待會兒,我會另外來施展三條完整的《永曦軌術》輔聖軌,你們在獵殺之時,雙腳全部都不要離開這虛色的輔聖軌!此軌,將能讓你們所施展的術法呈現倍數級增強!如此,我們還是有全身而退的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