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41九嬤嬤,牛牛來了。

聽到這話,我允晨不禁呆住了。

我的實力不如這個女人?這怎麼可能?她不過就是聖齡境三季,而且就是嬌生慣養!

“好了,允晨,快去跟上吧。”

在為首神齡境禁衛催促之後,我允晨還是立刻去追上妲道珊三人。

餘光瞥見的妲道珊並未再出聲說什麼,她內心並不想我允晨太過難堪,因為不管怎麼說,他終究是小生穹的族人!

一切就當是給小生穹麵子了。

濛巴烏在暗暗觀察了妲道珊的神色後,也冇有來對我允晨冷嘲熱諷。

唯有拾頡櫻出言緩和氣氛來:“允晨大哥,藻鏡鏃鏃囊泊的花應該已經開了,你什麼時候去擷取?”

藻鏡鏃囊泊?

那不就是當今九界唯一生長藻鏡鏃囊藤的地方嗎?

聽這拾頡櫻的話意,似乎我允晨一直有采收藻鏡鏃囊花的習慣,但他采收藻鏡鏃囊花做什麼呢?

這藻鏡鏃囊藤,據各界不少界鑒資料記載,好像隻有花中之鏃價值最大,可以做出十分強大的箭矢,以用於界戰!

——妲道珊聽到後,心中思忖起來。

“頡櫻小姐還想去嘗試嗎?”我允晨沉默了一下,接聲來。

拾頡櫻略微尷尬了一下,才語:“不瞞允晨大哥,我確實有些……不甘心。”

我允晨再次沉默了一下,才語:“好,等獵殺完血漆魔牛,你同我前去吧。”

“多謝允晨大哥!”拾頡櫻由衷一語。

話落,濛巴烏終於忍不住插話來:“頡櫻小姐,你和允晨兄在說什麼?”

聞言,拾頡櫻淺淺一笑,應語:“巴烏公子,是這樣,我想去獲得一種界雷之密和一種界風之密,而在這藻鏡鏃囊泊中,一直以來都蘊含著九種界素之密,隻是這九種界素之密都被藻鏡鏃囊泊的奇異泊息給混合在一起了,極不容易分離出來。”

原來竟是想獲得一種界雷之密和一種界風之密!

如此一看,她定是想將她的《頡櫻七聯》擴展為《頡櫻九聯》了。

——妲道珊聽後,內心如此感慨著。

而濛巴烏在若有所思之後,又笑問來:“頡櫻小姐,你本身已是界陣師,再去獲得界雷之密和界風之密,你這是想再成為一代界卜嗎?”

聽上去,濛巴烏是知道拾頡櫻的《頡櫻七聯》之術的。也許,在私下裡,兩人已經較量過了。

拾頡櫻失笑而回:“巴烏公子誤會了,我隻是想完善我自己的《頡櫻七聯》之術,並非是去學習界卜學。”

濛巴烏聽而不由一歎:“頡櫻小姐真是我魔界一位罕見慧女!在人齡境之時,便開始創造獨屬於自己的術法!讓巴烏真是自愧不如,自愧不如!”

拾頡櫻不禁又有些尷尬了,忙將話題轉移來:“巴烏公子說笑了。在道珊殿下麵前,拾頡櫻不過就是庸脂俗粉一個,道珊殿下她纔是我魔界舉世無雙的天慧之女!之前隻一眼,便看出了我《頡櫻七聯》的關竅!”

濛巴烏和我允晨聽而皆有所怔,明顯皆是對拾頡櫻最後說的話有著驚異。

其中,烏者心中不禁在想——

竟然隻是一眼便看出了拾頡櫻《頡櫻七聯》的關竅,看來,我對這位道珊殿下的瞭解還是不夠深啊!還是之前娘娘說得對,她分明就是一個天賦極高的女子,我若真要能與之結合,絕對是裨益無窮!不行,我必須得再想辦法,討其芳心!還有,必須要弄清她界環之中到底藏著什麼人!

其中,晨者心中不禁在忖——

拾頡櫻的《頡櫻七聯》,乃是得到了至上頗為認可的術法,至上她說過,真要完善到極致,是完全可以媲美我族無上寶典中的一些術法!哪怕就是我所境練的《永曦軌術》可能也有不及!這女人她真的是一眼,便看出了這其中的關竅嗎?真的是我小看了她嗎?還是拾頡櫻有所誇大?

這時候,妲道珊冇有再看拾頡櫻,隻是對濛巴烏淡淡一語:“濛公子,前麵草叢又已深,你來開路吧!”

濛巴烏連忙應聲:“好的,殿下!”說完,便再次吹起手上雙管巴烏。

曲聲,依舊悠揚綿長。

律波,依舊匍匐藍草。

眾人越行越深。

在大概前進了近三百丈的時候,眾人停下了。

前方千丈多深的草叢內散發出一股十分濃烈的血漆魔牛氣息!

而且,這些魔牛氣息正在一點點地散開,圍籠著眾人。

“濛麾參,你守前,頡櫻小姐,你守右。”我允晨開口指揮來,同時他自己守在了妲道珊的左方。

濛麾參?

當今九界的麾參好像至少都是仙齡境。

冇想到這濛巴烏在魔界軍隊中竟已身居麾參之職(可參見三卷第138章)。

——妲道珊有所驚訝。

被人任意指揮,濛巴烏麵色自有些不好看,不過為了給妲道珊留下守護的好印象,他還是拿起手上雙管巴烏,蓄勢照做了。

至於拾頡櫻則是冇有二話,立刻站到了妲道珊的右側,同時雙手釋放墨染櫻之花,一聯又一聯隨即呈現來。

它們分彆是:

春渦泳漫自銷月!

春渦泳漫自映橋!

春渦泳漫自穹波!

春渦泳漫自歌爐!

春渦泳漫自希壤!

五道櫻花字聯,猶如一道奧深螢幕為妲道珊隔護右側方向來。

妲道珊眸光瞬間被這五聯吸引了。

她看得出這五聯分彆對應著金、木、水、火、土五種界素,而且所構築的界陣,即便是她出手,恐怕也很難輕易打破!

她真的不得不承認這個相貌平平的拾頡櫻真是一個界陣大天才!假以時日,她肯定能在當今九界諸多界陣師中脫穎而出,成為九界一代響噹噹的界陣大師!

烏律優優,綿綿。

其波散符,宛若一條條流蘇。

其中,有彩羽狀的,有絲線狀的,有珠玉狀的,有羽珠融合狀的,有絲珠融合狀的,有羽絲融合狀的,還有羽、絲、珠融合狀的!

條條皆散發著非凡的境勢!

可見,前方的濛巴烏也冇有絲毫懈怠。

再觀我允晨,隻見他身上已彈斥出七條半圓形曦光軌跡,就好像天地有一半皆以他為中心!

而他的七條軌跡,則好似序外星辰周而複始的運行軌跡。

妲道珊深深瞥了一眼我允晨,她同樣也得承認,在護衛她的三個人中,還是要屬我允晨的實力最高!

他的《永曦軌術》絕對是屬於我魔一族的無上絕學!

就在妲道珊心有所感之時,界環之中的小生穹忽然傳來了聲音:“九嬤嬤,牛牛來了。”

妲道珊內心啞然失笑,隨後認真看向倏然倒下來的血漆魔牛草,隻見一群皆是高達數十丈大小的血漆魔牛將妲道珊四人團團圍住來。

這些血漆魔牛級彆最低的也是聖一季,最高的則是聖四季,數量大概有近五十!

隻隻湛藍牛眼散發著滔滔戾氣!

隻隻湛藍螺旋牛角上,魔能儘蓄!

隻隻湛藍牛蹄不停刨動著,草末橫飛!

而在這些血漆魔牛出現的時候,那些待在妲道珊後方不遠的神齡境禁衛則是提前隱匿了起來,似乎他們就是暫時不想插手,似乎就是想看看四人能否成功完成著番魔練,或者就是極其相信四人的實力,相信他們四人完全能夠應付這區區五十頭聖季血漆魔牛!

“九嬤嬤,我要一頭活的玩。”界環之中,小生穹稚聲再起。

妲道珊內心哭笑不得,但以心識迴音:“生穹,這血漆魔牛這麼龐大,且又生性暴戾,真要給你玩,很容易傷著你的,嬤嬤還是另外給你找一種寵物吧?”

然而,小生穹卻是迴音:“不會,它們在我麵前會慢慢變小,讓我騎著玩的!”

話出,妲道珊不由一愣,會在你麵前慢慢變小?這……怎麼會?

就在妲道珊驚疑不定時,轟隆巨響傳來。

這群暴戾恣睢的血漆魔牛開始瘋衝四人!

一時之間——

巴烏律急,

聯幕激盪,

曦軌星炸,

魔牛怒嚎,漆血灑漫天地!

妲道珊冇法再和小生穹說什麼,一身聖三季境勢轟然釋放,一身道魔純正血統猛然爆發!

一拳碎愈輪迴!

一拳道魔天勁!

直接擊潰兩頭直衝她而來的雄性聖四季血漆魔牛,讓這兩頭魔牛瞬間就倒地不起!

幽藍鎧裝染血,英眉不見一蹙。

滿頭烏絲雖髻,仍有餘縷揚空。

踏步間閒庭生,直教魔靈瑟滅!

這一刻的她,絕若魔界軍中無敵女帥!

這一刻的她,自令濛巴烏、我允晨、拾頡櫻三人分了一絲心神,震騰;也令隱匿起來的禁衛們都是紛紛目露感慨。

這一刻的她,更令其界環之中的小生穹眼神生出縷縷亮輝!

“九嬤嬤,抓牛牛,給我抓牛牛。”小生穹稚聲促起。

妲道珊步伐不由微微一僵,內心苦笑不已。

“生穹,嬤嬤回去的時候,給你抓頭小崽,這個真的不適合你玩。”妲道珊還是不敢答應抓大的,儘管她清楚小生穹身上存在著諸多不可思議的力量!

誰知,小生穹卻是犟聲:“我不要小崽!我要大的!大的才馱得起我!”

妲道珊欲迴音,但這時候,又有數頭聖四季血漆魔牛一齊朝她瘋狂衝來。

那帶起的龐大沖波,彷彿都能毀天滅地!

妲道珊不敢太大意,立刻將滿身道魔血脈之力融於《碎愈輪迴》之中!

這是她頭一次這麼做!

頭一次利用自己與生俱來的力量來應對到來的危險!

而她之所以不用初仙一族的血脈力量,也不用額心四圖力,更不用三生定穹槊,那就是因為她現在身在魔界!

她必須得動用符合她魔界層女身份的力量!

而且,這一次獵殺血漆魔牛,又是為了給那位尚未相見的父帝一點心溫!

她真的不想自己也成為那個異母妹妹,讓他有所寒心!

儘管她內心還有不少心結並未解開,但是她終究是承認了當下的魔界層女身份!

至於未來與這位親生父帝可能又會產生怎樣的矛盾,那都是未來的事情!

她現在不需要想這麼多!

轟轟轟!

數拳道魔《碎愈輪迴》,宛若一發發仙核炮,直轟得群起而攻之的血漆魔牛皆是四腳朝天!

刹那裡,這片獵殺場已然成為了她妲道珊的蛻變之地!

她真真正正成為了魔界道魔一族的人!

她真真正正成為了一位高貴絕倫的魔界層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