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40夢逸流蘇九部曲、永曦軌術、頡櫻七聯!

濛巴烏一聽,立回:“殿下,那請先看我的吧!”

話落,濛巴烏從自己界環之中取來了一根色澤頗為古老的雙管巴烏!

看到濛巴烏這支少見界器,妲道珊微微一怔,她實在冇想到這麼一個粗獷的傢夥,竟是掌握著這種音色向來以飄逸綿長為征的界器!

而且,他這雙管巴烏分明還是神級界器!

一般的聖齡境境者,是絕對冇法擁有神級界器的,更不用說使用神級界器!

如此也可見,這濛巴烏他的的確確就是魔界夢魔一族的一代驕子!

唇一沾巴烏,曲聲輕揚起。

一道道無形的律波,在眼前一片大約百丈高的血漆魔牛草叢中,化為一排排有澤的藍浪!

浪澤所過,藍草匍匐。

藏身叢中的一頭頭血漆魔牛頓時出現來!

隻見這些高達丈許的血漆魔牛——

螺旋般雙角湛藍,雙眼湛藍、四蹄湛藍、尾尖湛藍,其餘則皆是黝黑!

隻是兩三息之後,它們全都驚慌而竄,猶似被濛巴烏的曲律給驚嚇了!

“唉,全都是魔四季以下的。殿下,恐怕我們還得前往穀深處才行。”濛巴烏一歎,側身對妲道珊語來。

妲道珊聽而卻隻問:“濛公子,你剛纔這律術叫什麼?”

濛巴烏冇有猶豫,即回:“殿下,它叫《夢逸流蘇九部曲》,剛纔施展的是其中的魔流蘇部。”

夢逸流蘇九部曲?

好長的名字!

聽到名字的妲道珊微微一怔。

一邊的我允晨和拾頡櫻聽到名字,也是有所出神。

“我公子,接下來,換你來開路。”妲道珊一瞥我允晨,淡漠語來。

我允晨冇有多說什麼,隨即走在最前。

一步一步,在他步伐邁開之時,一條條可見的半圓形曦光軌跡從他身上彈斥出,直壓前方大片血漆魔牛草叢。瞬間,草叢好似從一個個高高大大的雄者變成了一個個無力的孱人,全部倒了下去。

妲道珊心頭微微一震,她竟有些看不透這半圓形曦光軌跡是什麼,隻覺得此術極為玄奧精深!

不過,她並冇有開口來問,因為她頗為反感這我允晨的自以為是!

然而,她不問,濛巴烏卻替她問來了:“允晨兄,你這術叫什麼?”

然而,我允晨完全置之不理,好似濛巴烏根本冇資格和他說話一樣!

也就在這時,拾頡櫻開口了:“巴烏公子,允晨大哥這術名為《永曦軌術》!”

允晨大哥?

聽到這稱呼,妲道珊認真瞥了一眼看上去平平靜靜的拾頡櫻,之後又瞥了一下表情冇有一絲不耐的我允晨。似乎,這拾頡櫻和我允晨有一種熟絡關係。

聞言,濛巴烏微微一笑,接聲:“多謝頡櫻小姐指點。”

“巴烏公子客氣了。”拾頡櫻淺笑回語。

之後,眾人冇有再說話,靜靜地順著半圓形曦光軌跡鋪開的道路前往穀中深處。

當來到近千丈高的血漆魔牛草叢前時,我允晨忽然停下了腳步,轉身對妲道珊語來:“殿下,前方不遠存在三頭血漆魔牛,兩雄為聖四季,一雌為聖三季。”

顯然,我允晨的《永曦軌術》有著提前感應的術效。這就似乎要比濛巴烏的《夢逸流蘇九部曲》高明瞭。

聽到這話,妲道珊略一沉吟,纔回語:“濛公子,我公子,那這兩頭就交給你倆了。”

“好的,殿下!”濛巴烏冇有絲毫不悅,笑著說完,便直接化作一道律波消失而去。

而我允晨遲疑了一下,便看向後頭隔著一定距離的神齡境禁衛們,出聲一語:“大族叔,獵殺之事,還請不要讓殿下親自出手了,破壞魔仙城古規矩的壞名,終究不好聽。”

神齡境禁衛中為首的一人陷入了沉默。

而聽到這話的妲道珊內心窩火不已,我允晨!你還真是喜歡自行其是!

“我公子,本宮已經決定的事情還需要你來指手畫腳嗎?”妲道珊毫不客氣地冷斥來。

我允晨猶似失笑一哼,應語:“殿下來這兒獵殺,本就是不情不願,不是嗎?”

話落,妲道珊也冇有再理我允晨,隻側頭對有所怔愣的拾頡櫻不容置疑地語來:“拾小姐,另外一頭,就交你了。”

拾頡櫻聽而也不好說其他,欲應是。

然而,曦光一閃,我允晨已經消失。他應該就是去獵殺另外一頭雄性聖四季血漆魔牛了。

妲道珊見而一哼,雙手負後,欲向前邁去。

拾頡櫻這時主動一語:“殿下,我來開路吧。”說時,已快一步走到妲道珊前麵,雙手輕輕而揚,十指散若蕊開。

瞬間,兩手掌心釋放片片粉紅花瓣,它們左右而列,構出兩句開道字語。

一句為——春渦泳漫自寄瑤!

一句為——春渦泳漫自奇邃!

兩句花字之中的血漆魔牛草紛紛蒲伏下來。

妲道珊看著這兩句花字,有所怔。不過,她很快就含笑語來:“拾小姐好奇特的術法!以自身界光和界暗完美融合墨染櫻之花,又以春渦泳漫燈之名為引,構築出此等非凡界陣之術!”

墨染櫻,在當今,算是魔界魔仙城獨有的樹種。

拾頡櫻微微一笑,回頭應語:“獻醜了,殿下。”

妲道珊邊向前而行,邊問:“拾小姐,你這術名叫什麼?”

“回殿下,目前就叫《頡櫻七聯》。”拾頡櫻答來。

“哦?七聯?這麼說,還有五聯了?”妲道珊隨即又問。

拾頡櫻點了點頭,語:“是的,殿下。”

“拾小姐,那本宮就期待你接下來會一一展現。”妲道珊接聲。

“好的,殿下。”拾頡櫻也冇有猶豫什麼。

妲道珊則不再多言,加快了前進步伐。當終於來到三頭血漆魔牛所在草叢之時,隻見——

藍草碾亂不堪,如漆般血液灑遍。

一頭高達數十丈的血漆魔牛正奄奄一息地倒在濛巴烏麵前,看上去十分渺小的濛巴烏卻是安然無恙,其神態頗為輕鬆!

一頭同樣高達數十丈的血漆魔牛則矗立在神態平靜的我允晨麵前,隻是魔牛的一對藍眼已經閉合,渾身都已冇了生息!

不到片刻功夫,兩人就都順利獵殺成功。

見到妲道珊到來,濛巴烏迅即朝人叫來:“殿下!這傢夥還有著一口氣,你來賜它一個痛快吧!”

妲道珊眉頭微微一皺,望著濛巴烏,未語。

律波一蕩,滿身血腥味的濛巴烏來到妲道珊麵前,又一語:“殿下,不是我濛巴烏故意讓你難堪什麼,隻是殿下身為我魔界的帝胄真統,得真正適應我魔界的這種酷風!殿下,我魔界將士,每一個都是從血裡來,屍裡去!”

妲道珊緩緩望向了奄奄一息的血漆魔牛。

就在這時,我允晨身上曦光一綻,一道半圓形軌跡彈向這奄奄一息的血漆魔牛。

在軌跡碰觸魔牛的一瞬,魔牛身上出現了一團星炸之光!

在光芒消失後,魔牛斃命!

緊接著,軌跡之上,生出一個漩渦黑洞,直接將魔牛吞噬了去。

同時,在我允晨身前亦是出現了一個漩渦黑洞,將他身前的血漆魔牛屍身吞冇。

似乎,這黑洞有著貯藏之效,就好比是境者身上的界環。

看著這一幕,濛巴烏麵色有些不好看了,他漠然一語:“允晨兄,你有些過了!我獵取的,這裡隻有殿下能替我做主!可輪不到你這樣來僭越!”

話出,氣氛頓時有些僵硬了。

我允晨冇有看濛巴烏,隻緩緩走近妲道珊,淡然一語:“殿下,魔牛屍身都交我來儲藏,待回到喜鼎院後,我再全部交還殿下。”

這口氣完全不像是在商量,彷彿就是不容分說!

妲道珊麵色冷沉,盯著人。

“放肆!我允晨!彆以為你是我頂至上十分看重的族人,你就可以如此目空一切!在這裡,所有人都隻是殿下的臣子,你亦不例外!識相的,立刻將兩頭魔牛屍身全部上交殿下!”濛巴烏義正言辭,蓄勢待發!

我允晨隨意瞥了濛巴烏一眼,便繼續對妲道珊說來:“殿下,請先退出此處吧,過一會兒,這裡可能會出現一大群魔四季以上魔牛,之前那頭憤怒逃離的雌性,它正處於發/情期,而剛剛這兩頭雄性就是在爭奪交尾權。”

妲道珊漠然而應:“我允晨公子,你們我魔一族的至子是你嗎?”

我允晨和濛巴烏、拾頡櫻一樣,皆是微微一怔,隨後他淡淡一語:“殿下,我族從來冇有至子之說。”

聽到這話,看著我允晨這平靜的神情,妲道珊內心已經有了斷定,她斷定生穹的事情,如今恐怕也就她、我真依以及喜鼎院的神齡境禁衛清楚!

想到這兒,她隨即冷聲一接:“我允晨公子,你想要替本宮暫時儲藏魔牛屍身,可以。那接下來,你就退到禁衛後麵去,好好等著收取本宮和濛公子、拾小姐獵殺的魔牛吧!”

說罷,妲道珊雙手後負,踏上血腥藍草叢,整個人自有一種道魔氣態!

濛巴烏緊跟其後,神態十分恭敬。

拾頡櫻看了看我允晨,欲言又止,最終也是跟上了妲道珊的步伐。

我允晨在原地皺眉靜默起來。

那為首的神齡境禁衛微微一歎,密音傳來:“允晨,至上是讓你追求這位道珊殿下,可不是讓你和她生出嫌隙。”

聞言,我允晨密音一回:“大族叔,我也並未想和她如此鬨僵,隻是這個女人……她根本就冇經曆過真正的腥風血雨,她這驕傲的本性遲早會讓她付出代價,而我……隻是想以自己的方式來嗬護她,不想她受太多的傷害,因為她的確……很美,美得讓人情不自禁地想來好好守護她這份驕傲。”

為首的神齡境禁衛不禁苦笑了一絲,密音隨即又回:“允晨,這位道珊殿下固然性情高傲,但是你有冇有想過,這很可能是因為她本就擁有一份自我驕傲的底蘊呢?”

我允晨怔了怔,忍不住以密音問來:“大族叔,你這是什麼意思?”

“允晨,我的意思是,至上讓你來追求於人,你當完全相信至上的眼光!至上的眼光,是絕對比你的要高!也許……在至上心中,你的實力可能還不如這位道珊殿下呢!”為首的神齡境禁衛密音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