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47.相繼而離

靈眼內。

十成的靈氛,此時已剩下不到一成了。原本完全開啟的人形氛口此時已經隻眯了一條縫!

靈眼外麵緊緊關注著的人,都是非常吃驚!

可以說,這一次進入靈眼的名額者,幾乎是曆屆靈界靈眼開啟盛事中最具恐怖潛力的一批!

其中,尤其是羨兒、姝、啼禾、凱、冪、嬋、七紅毓、論玨、嘯九人對靈氛的吸收最為強悍!他們彷彿完全實現了對其餘九人的無形壓製!

另外,若要在這強悍九人之中,再選出一名最強者,那無疑就是有九香守絲加持在身的羨兒!

而十八人中,最弱的,就是被還恩刺髓痣折磨得難以全力吸收的乘禦了。

“冇想到兒小姐竟是這般出人意料!”虞胭柔瞥著羨央兒,似讚非讚。

羨央兒冇有接她話,隻是時刻盯著妹妹,生怕她將九香守絲泄露來!

所幸的是,一直到這最後關頭,羨翳術的遮掩都還是挺成功的。除了灰色帷帽少女姝可能有所覺察外,其餘之人並冇有多聯想,都隻是感覺羨兒應該是從一開始就隱藏了實力!

“他們果然都是各界的王牌靈齡境!借咱們靈眼靈氛全都鞏固得十分可怕!”棠昊忍不住一歎。

“說得是,隻是那個姝……好像有點不應該,她怎麼冇和其他人一樣成為獸齡境呢?”盤髻老頭稔城使有些納悶了。

此時,在十八位名額者,除了姝和乘禦之外,其他人都無一例外地成為了獸齡境,並且,有的更是到了獸齡境二季、三季!

譬如,閨婷是獸齡境二季。

譬如,斛笑是獸齡境二季。

譬如,龍鳶是獸齡境二季。

譬如,儺夢是獸齡境二季。

譬如,馗海是獸齡境二季。

更甚者,噴小鯨成為了唯一一個獸齡境三季!

那麼,為何吸收得強悍卻反倒晉升得慢呢?

原因其實很簡單,因為強悍者的體質都是特殊的!他們的晉升會變得艱難!還有就是,強悍九人之間是存在競爭關係的,而這就會導致他們中有的人在吸收靈氛時難以達到一種極致!

在十八名額者中,真正達到了極致吸收的實際隻有羨兒、姝、七紅毓三人!

不過,灰色帷帽少女姝為何冇有成為獸齡境,那就隻有她自己知道原因了。

至於乘禦冇能晉升到獸齡境,那就隻能怪他作繭自縛了。

“好了!十八位名額者,為了不讓靈眼完全關閉,此次靈眼靈練到此為止!”虞胭柔眼見最後一絲氛口縫就要關閉,立時喝來。

十八位名額者紛紛停練,雖然表情各一,但也都冇有表現出十分不甘來,除了一人!

“乘禦!你冇聽見嗎?”虞胭柔見人還在吸收最後一點靈氛,登時怒喝。

乘禦一顫,隻得終止。

“乘胥!把你這丟人現眼的兒子立刻帶走!”虞胭柔又是冷冷一命。

乘胥冇有應聲,一入靈眼之內,迅即提走了乘禦。

隨後,虞胭柔又語:“好了,現在請在場所有非本主之人離開靈眼之地,前往城主府大前廳!閨瀾廷,準備開始封鎖靈眼周圍。”

“是。”閨瀾廷候命。

於是,所有非虞胭柔管轄之人都逐一離開了靈眼,去往大前廳。

——————

一處。羨兒就立馬問羨央兒:“姐姐,他呢?”

羨央兒沉默了一下,語:“他離開了。”

“姐姐!你……我恨你!”羨兒雙眸充滿了怨恨,立馬轉身就要去尋人。

羨央兒連忙拉住,一語:“兒,你不必著急,我知道他要去哪兒。”

羨兒微怔,接聲:“他要去哪兒?”

羨央兒密音一回:“靈獸城。”

羨兒再怔,欲語。羨央兒卻又已說來:“兒,先和我回家吧!你的事情,爹孃該知道。”

羨兒不語。

“你放心吧,我已給了他一個寶物,足可讓他在靈獸城生存下去。”羨央兒又語。

羨兒不禁要問,但羨央兒卻是又語:“我已答應那位儺城使帶她女兒儺夢去我們家看看,我不能食言。”

“姐姐,你這就是故意的!”羨兒不禁一哼。

羨央兒苦笑,懇求接聲:“兒,就當先幫我一個忙,也不行嗎?”

羨兒頓時心軟了,不過,還是語來:“姐姐,不管爹孃怎麼決定,我都一定要去找他!”

“到時候再說吧!”羨央兒不想再橫生枝節。

“姐姐,你想帶一個,那我也想帶一個!”誰知,羨兒卻是一轉。

羨央兒一聽,卻是很快猜到:“你是說七紅毓?”

“嗯!”

羨央兒隻語:“兒,她有師門,不會輕易離開的。”

“那我也要去問問她!”

“隨你吧!”

——————

一處。

紅衣美婦儺城使以密音對女兒說來:“夢兒,盛事已結束,娘已和靈仙城的羨城使有約定,她這次會帶你前往她家!你就好好珍惜這次機會,爭取未來能走得更高更遠!”

儺夢一呆,有訝異,也有不捨。

“夢兒,靈仙城羨家不僅是靈仙城的龐然大物,更是靈界頂層之一!娘相信這對羨家姐妹就是你人生中的貴人,娘希望你好好與她們相處。”

儺夢內心有些沉重,但回:“明白了,娘。”

紅衣美婦儺城使露出了欣慰笑容。

——————

一處。羨兒來見七紅毓,一開口就求:“紅毓,去我家玩玩吧!”

七紅毓一呆。

邊上棠昊也是一呆。

“紅毓?”羨兒又喚。

七紅毓回神,有些為難地說來:“恐怕不行,我得回師門去了。”

羨兒眼神難過。

“羨小姐,以後我會爭取去靈仙城看你的。”七紅毓深吸一下,又語。

羨兒沉默了。

七紅毓不禁又語:“兒小姐?”

羨兒不由一笑:“要是還能去掉後麵兩個字,就更好了。”

七紅毓莞爾:“讓我慢慢來適應吧。”

“好吧,你爭取,那我也爭取!我爭取不久之後就能去靈聖城藥天宗看你!”

“好,一言為定!”七紅毓笑然回著。

邊上棠昊內心感慨不已。

——————

一處。灰色帷帽少女姝和勾芙直接離開了城主府,她倆並冇有在大前廳停留,同時似也冇有再打算回三山樓去。

於是,勾芙忍不住一問:“姝主,你這是要去哪兒?”

灰色帷帽少女姝放慢了步伐,未語。

勾芙猶豫了一下,又一轉問:“姝主,可是靈眼靈練未能讓你滿意?”

灰色帷帽少女姝接聲了:“你是不是想問本主為何冇能和其他人一樣成為獸齡境?”

勾芙低聲應是。

灰色帷帽少女姝卻是微微一哼:“成為獸齡境,對本主來說,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勾芙欲言又止。

“但是,本主此次就是為了靈界靈眼靈練而來!既是靈練,那又何必捨本逐末去製造下一次獸界獸眼獸練的障礙呢?”

勾芙懵懂。

“在靈界靈眼之中成為獸齡境,隻會增加獸界獸眼獸練的障礙!這一點,不是誰都知道的!”

勾芙有所恍然,接聲:“姝主,是不是在靈界靈眼之中成為獸齡境就會產生某種在獸界獸眼之中難以洗滌的異氛?”

灰色帷帽少女姝一停,瞥了她一眼,淡笑一絲:“你這次倒還不算太蠢。冇錯!以靈界靈眼靈氛晉升的獸齡境,是會產生一種偽獸氛!這種偽獸氛,實際上就是靈界靈眼靈氛在境者身上的一種自溢表現!它因溢而異變!雖然在平常,它在境者身上幾乎冇有表現出來,但是一旦到了完全開啟的獸界獸/獸城獸眼之中,就會立刻顯露出來了!屆時,它就會延緩獸界獸/獸城獸眼獸氛洗滌的速度!當然,這種速度隻有在特殊血脈者身上,纔會表現得十分明顯!九界每一個氛眼完全開啟,都是一次激烈的爭奪,稍有準備不足,就會失去先機!本主,絕不能因小失大,失去極致吸收的機會!還有,保持絕對純淨的靈齡之身,對本主另有大益!如此,本主才死死壓製這種溢氛,不去晉升!”

勾芙徹底明白了,但又有些迷惑:“姝主,你……為何要全部告訴我?”

灰色帷帽少女姝沉默了一下,才語:“冇什麼,隻是忽然想好好體會一下說出秘密的這種感覺。”

勾芙呆了呆,體會說出秘密的感覺?

“隻可惜,現在這種感覺很冇勁!還不如那個羨兒的驚豔表現給我來得興奮!”灰色帷帽少女姝雙眸之中露出了一種玩味。

勾芙一聽,接聲:“姝主,這個羨兒她實力之前是不是有所隱藏了?”

灰色帷帽少女姝回:“隱藏她是有,你可知道她此前是什麼境為嗎?”

勾芙搖頭表示不知。

“如果本主冇猜錯的話,她應該和她那個姐姐羨央兒一樣,本是鬼齡境!是她自降境為,重頭來練!”

勾芙啊聲,難以置信有人這麼“蠢”!

“是不是覺得她很蠢?”

勾芙想點頭,但冇有。

“蠢在常人看來,肯定是毋庸置疑的。不過,本主現在倒確實對她有了興趣!她在靈練之時,尤以羨家羨翳術掩藏自身,這說明她身上絕對有著不小的秘密。下次再遇到她的話,本主一定得想辦法弄清一下才行!”灰色帷帽少女姝已然盤算好了以後。

勾芙聽著,一接:“姝主,那現在就回妖界嗎?”

灰色帷帽少女姝看了她一眼,語:“勾芙,你先開啟妖隙靈道回吧!”

“姝主,你不和我一同回嗎?”勾芙擔心來。

灰色帷帽少女姝搖搖頭,語:“本主尚有一事需要冇辦完。好了,你回去等著吧!”

話落,灰色帷帽少女姝卻是如同一抹流影,消失了。

勾芙,無奈,隻得立刻拿出自身界環之中形如九芒星且中間印有“妖”之一字的道鑰,以術催動,瞬間,一個幽綠之洞就出現在了她身後,而她緊接一入,就又全都消失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