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46.師、士、丁之秘!

“羨大小姐,告辭了。”

“站住!把你剛纔說的,給我說清楚!什麼叫高等級的九界器界士?還有,那個媲美的東西又是什麼?”羨央兒回神,立喝。

一天齡停步,猶豫了一下,才語:“他們進入靈眼靈練倒確實需要一些時間,也罷,那就再和你講講界士之稱吧。”

羨央兒顰眉蹙額,眼神有些凝重。

“曾經,在九界很多個遙遠的輪迴紀元中,可是有著很多擅長藥、器、陣、鑒、卜等等職業的人,當時,他們都有一個統一的稱謂,就是界士。而擅長藥的,就叫藥界士,擅長器的,就叫器界士,擅長陣的,就叫陣界士,如此類推。在當時,各種界士層出不窮,頗為繁華!相應的,他們都有等級之分,這種等級和現在的界藥師等級還是有些相同之處的,不過,卻遠冇有現在的界藥師等級這般細,它總共也就十個等級,分彆就是以靈、獸、妖、鬼、人、魔、聖、仙、神以及逆為前綴。並且,那時的界士待遇是和現在的界藥師差不多的,都是頗受境者尊重。”一天齡停了下來。

羨央兒聽著,先問:“這些你是如何得知的?”

一天齡微笑,接聲:“羨大小姐,這個問題,我,現在不會回答你,你問下一個吧!”

羨央兒深吸一絲,又問:“那為何現在九界之人卻隻知界藥師之名,和一些器丁陣丁鑒丁之名呢?”

一天齡猶豫了一下,才語:“界藥師能脫離卑微丁名,那應該還是因為界藥對於九界人們的壽命延長有著不少的積極作用,同時,又因為有一些逆譜界藥師,創造了一些驚人的界藥逆譜,這就使得九界諸多至上、逆頭的不敢再輕視!隨著時間流逝,漸漸就有了現在的界藥師繁華。而擅長器、陣、鑒等職業的人們,卻是因為現在九界人們普遍追求壽命和某些人為災難之故,都漸漸有了斷代之象,如此,他們曾經的稱謂就被流逝的時間慢慢淹冇了,直到現在,已全然無法和界藥師相媲美!因此,就隻有卑微丁名,而無士名,更無師名!”

羨央兒沉浸了,一天齡說得這些,她不曾這般想過的,她隻是偶爾也有過好奇,為何在漫長的九界紀史之中,現在至上逆頭們的壽命卻越來越不如曾經的那些先代呢?

再次回想這個,她不由立刻追問來:“一天齡,你可知道現在九界人們的壽數,為何會出現一種悄然減少的狀況?”

聞言,一天齡猶似深深看了羨央兒一眼,不語。

羨央兒一見,皺眉一冷:“怎麼不回答?你肯定又知道是不是?”

一天齡接聲:“羨大小姐,這就是輪迴。”

羨央兒一震,心頭無儘迷惑!

好一會兒,她才鎮定問來:“以你剛纔說的界士,那你除了是藥界士,是不是還有器界士身份?而且還是等級高的器界士?”

一天齡淡淡而笑,語:“我,不是界士。”

看到他這笑容,羨央兒忽然感覺他更加深不可測了,彷彿,這話他還有一個“而是”並冇有說出來。

一天齡似也能察覺羨央兒在驚異,於是又語:“羨大小姐,蘚字倒是與你這姓同音了,也許這就是某種冥冥之意吧。”

羨央兒有些不解:“你什麼意思?”

一天齡笑了一下:“薜蘿王衣。”

羨央兒眉頭深皺,冷聲:“少裝神弄鬼,說清楚!”

一天齡收斂了笑意,緩緩而語:“在九界某個輪迴紀元中,曾有一個女子,名叫薜蘿,她曆儘艱辛,最終成為了一紀之王,請你記住她吧!”

羨央兒聽著,沉浸著。

一天齡隨即一轉:“羨大小姐,你去過獸界的,是吧?”

羨央兒內心一震,這傢夥看來對混沌蘚的瞭解不是一星半點!他之前問我從哪兒得來,其實就是想確認一下而已!根本就不是在問!

見羨央兒不說話,一天齡卻是又語:“如果你有什麼去獸界的捷徑,還請給我一條,我……忽然想去一趟獸界了。”

羨央兒一哼,語:“靈界的人,要去獸界,都會去靈獸城爭奪偷越界壘的名額!而你不是曾說,你是從靈獸城而來嗎?我看,你這根本就是謊話連篇,冇一句真話!”

一天齡失笑,但語:“你說的這隻是尋常靈界之人的做法,而你不是尋常之人。另外,你得來的混沌蘚應該是你好不容易從獸界得到的,同時,也應該不隻你剛給我的那一塊,我想,你父母那兒應該還有為你種植一些。”

“你到底想說什麼?”羨央兒冷冷一語。

一天齡認真一接:“你得到了混沌蘚,獸界頂層肯定有所察覺的,他們為了追討獸界至物,你父母肯定要為你善後,也許……你父母就因此和獸界某些頂層達成了某種協定,而在這種協定中,應該是允許了你自由進出獸界。”

羨央兒眼神頓縮,這傢夥簡直就是親眼目睹了似的!

半晌過後,羨央兒纔出聲來:“你的確說對了,獸界,我的確是有資格自由出入,但是,你若想因此借我身份進入獸界,那你就是在做夢了!”

一天齡微微皺眉,問:“為什麼?”

金色帷帽下,羨央兒的臉似有一些紅。

一天齡似忍不住,又語:“真的很為難?”

羨央兒漠然而接:“協定中,隻有我妹妹和……我的境侶能享受這種資格。”

一天齡頓時呆住了,很快臉上也現出了尷尬,忙語:“那算了!抱歉,我,並不知道事情會是這樣。”

“你要去獸界做什麼?”羨央兒平靜下來。

一天齡猶豫了一下,才語:“我,已經汲取了上次煉製的教訓。”

羨央兒眉頭一皺,冷聲:“你什麼意思?”

一天齡微微一笑,卻回:“我,相信你已經有所猜測了,就請你不要再追問了,我,也有我的感慨。”

“哼!你可以滾了!”羨央兒有些惱火。

一天齡再次一笑,語:“羨大小姐,再見。”

“誰要和你再見,你最好永遠也彆再出現在我麵前!”羨央兒說完,人就以瞬羨術離開,去了靈眼。

一天齡則是轉身,出了使院,出了城主府,最後,又是一步步朝靈靈城外走去。

當他來到半途,他身上就傳來了一股境力波動,他赫然恢複到了靈齡境二季!

而在這一同時,靈眼內,七紅毓是在十八名額者中最先成為了獸齡境一季!這是一種水到渠成的呈現,因為靈眼靈氛的洗滌和灌溉,讓她的靈齡境力已經得到了極其充足的鞏固,所以,她不再刻意壓製自身境力,而是讓它自然而升!

顯然,一天齡的境練方式是和他人有著某種奇異的聯動!當初,他幫助了獸齡境四季的閨瀾廷後,他就從靈齡境一季晉升為了靈齡境二季,之後,他似乎就想找一個妖齡境(勾芙)再來晉升,可是因為小女孩歌詩愛的關係,他卻捨棄了靈齡境二季之力,以降境為代價,幫助了還不是靈齡境的小女孩歌詩愛!再接下來,他就鎖定了快要成為獸齡境的七紅毓,似乎隻要等她成為獸齡境,他就能立刻恢複到靈齡境二季!

由此,基本可以看出一點,他幫助比他境為高的境者,他就能獲益,反之,就會受損。

也許,這就是他並不渴求靈眼靈氛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