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43我早已不是一個常去拂拭過往人生的人

約莫子時三刻,灰色帷帽少女姝和勾芙便來到了城主府大門口。

“姝主,不進去嗎?”勾芙見主子停下不動,當即一問。

灰色帷帽少女姝冇有答她,而是抬手,環光成洞,將一天齡釋放了出來。

勾芙一呆。

大門口的守衛亦是一呆。

他們似乎皆被這種奇異手段震住了。

而出來的一天齡則似乎有些無奈,隻得朝大門走去。

守衛們有些麵麵相覷,卻是冇有阻攔。那條——所有非城主府人員在進出城主府之時都得先報備於總管乘胥,隻有乘胥同意了人才能進出——的府規已經冇有了,因為乘胥的總管之位此時已經被虞胭柔隨意解除,其位已由閨瀾廷接掌!

而閨瀾廷自然是吩咐過這些守衛,若是一天齡要進出,不得有任何阻攔!

“姝主,你怎麼一定要親自將他送進府去?”勾芙有些不解,小聲一問。

灰色帷帽少女姝隻是淡淡一應:“因為本主知道這東西(一天齡)不太想進城主府。”

勾芙愣了愣,不太想?難道這一天齡已經恢複了神誌?對了,好像他剛纔的眼神……已經不呆了!

“回三山樓!”音落,灰色帷帽少女姝人影消失。

勾芙連忙也已術法消失。

而就在兩人消失不久後,已進入城主府的一天齡卻是又準備轉身,出府。

可是,他剛一邁開,金衣金帷帽的羨央兒就如同魅影般出現在了他麵前!

想來,又是剛纔灰色帷帽少女姝的氣息驚動了她。

一天齡不由一怔,神情逐漸苦澀。

而緊緊盯住他的羨央兒,內心卻是訝異又迷惑,他竟然恢複神誌了?難道……是那個姝幫他恢複的?

“你還想去哪兒?”羨央兒語氣寒冷,可見她內心仍舊十分戒備一天齡!

一天齡接聲:“羨大小姐,你有什麼事嗎?”因為羨兒的關係,一天齡加了一個大字稱呼。

羨央兒顰眉,一哼:“跟我回靈仙城使院。”

一天齡望了一下夜色,才語:“羨大小姐,我,想離開靈靈城了。”

羨央兒一怔,冷問:“離開?你想去哪兒?”

一天齡想了想,笑回:“靈獸城吧,曾經我就告訴過一位管事(第一章中的閨府管事),我,從城外靈獸城而來。”

羨央兒將信將疑,接聲:“對你這種靈齡境來說,靈獸城和靈靈城可是相距甚遠,你打算怎麼去?”

一天齡笑容未退:“慢慢走著去吧。”

“哼,說得輕巧!靈界九座序城之外,都是有著數不儘的荒蕪凶險!你一個靈齡境就敢這樣孤身跋山涉水,徒步遠行?你不要命了?”羨央兒如是一語。

一天齡沉默了一下,迴轉話題:“羨大小姐,你到底有什麼事?”

羨央兒思忖了幾息,才語:“你為何要把它給我妹妹?”說的是九香守絲。

一天齡淡淡而笑,反問:“為何不能給?”

羨央兒皺眉一冷:“這世上不是誰都能追我妹妹!尤其是你這種來曆不明之人!”

一天齡失笑了,歎來:“羨大小姐,你多慮了,我,對羨小姐隻是做一種回贈而已。她給我一顆嚼嚼丹,而我再要一顆稍作一練,這都隻是為了慷她之慨,所以,你真的不必憂心我有何企圖。”

羨央兒微哼,冷應:“稍作一練?你那是稍作一練嗎?你那根本是在她心上烙了一個深印!這輩子,她恐怕永遠也忘不掉了!”

聞言,一天齡垂眼而默。

好一會兒後,他才說來:“羨大小姐,那天的煉製,實非我願,因為那時我的狀態就像是一種潛意識作祟,它似夢遊又非夢遊。現在回想來,我,也是很懊悔,我,應該躲在某個角落裡將它完成纔是,確實不該讓你們三人看到。然而錯已鑄成,我,目前隻能選擇澄清。羨大小姐,你放心,此事,我,定會找羨小姐當麵去說明白,儘力不讓她去誤會。”

羨央兒眼神複雜,此時她內心也不知道是該斥還是要……默認。

“如果冇有其他事,那我就先離開了。”一天齡準備邁離。

“你一向都是這樣的嗎?彆人給你東西,你就會回贈?”羨央兒卻是一接。

一天齡失笑了:“不能這麼說。我,回贈羨小姐,應該還是對羨小姐有著某種投緣感覺吧!來這靈靈城後,她是第一個那般主動來接近我的人。在她的一言一行裡,始終透著一種能令人愉快的品性!而這於我而言,當是一種難得的人生際遇。”

羨央兒內心有了一種莫名波瀾,這個光頭,他到底是什麼來曆呢?聽著他這口氣,為何總感覺他經曆過很多,但又好像純粹得不諳世事呢?

“你冇朋友,冇家人嗎?”羨央兒想著想著,脫口而出。

一天齡眼神遊離起來,喃喃而回:“歲月,它就宛若粉塵,一點一點降落著,漸漸將很多的記憶覆蓋起來,而我早已不是一個常去拂拭過往人生的人。”

羨央兒一震,彷彿被這喃喃言語觸動了某一根心絃。她看向一天齡的眼神不禁變得更加複雜了。

隻是問他有冇有朋友和家人,他卻用這種奧深的話語來回答!

究竟他的過往人生都有什麼呢?

“羨大小姐,告辭了。”一天齡轉身,欲去。

“和我回靈仙城使院!”羨央兒回神,冷然一喝。

一天齡微微皺眉,似有不解:“羨大小姐,你為何一定要我去?”

“因為我答應過我妹妹要幫她找回你!”羨央兒一接。

“可是夜已這麼深了,還是羨小姐先好好休息吧,我,明天再過來見她,如何?”一天齡商量著。

羨央兒一哼:“可是現在的你,在很多人眼中就像一塊肥肉,他們時刻都在打你主意!而你的的確確就是靈齡境,麵對他們,你根本就冇有自保之力!”

一天齡沉默起來。

“我最後再說一遍,你和我走不走?若真不走,那就休怪我不客氣了!”羨央兒不想再囉嗦。

一天齡歎了一聲,語:“好,我,同你去。”

話落,羨央兒如虛羨手一拎一天齡肩上衣,又以瞬羨術將他帶離!

瞬羨術,速度快如閃光,亦是羨家《羨典》中術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