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42覺醒符號?

“閉嘴!閉嘴!你給我閉嘴!”最終,回過神的灰色帷帽少女姝連聲怒吼,已然忘了自稱。

而這時,門外勾芙闖了進來,急問:“怎麼了,姝主?”

“滾出去!”灰色帷帽少女姝怒眼掃向她。

勾芙顫顫巍巍,又連忙拉門出去,再小心關門。

命環內,一天齡閉上了雙眼,徹底靜默。

灰色帷帽少女姝深吸平複著。

現在她該拿這該死的東西怎麼辦?

殺了?

她不甘心!因為她已施展命式之術,讓他成為了自己的命式子!而在冇有得到相當的收穫之前,她是不甘心這麼做的!

不殺,真放了?

她亦無比憤怒!

因為他道破了自己最深的秘密!而她卻對他底細毫無所知!

該死的!該死的!

灰色帷帽少女姝越想越憤怒!

命環內,一天齡似有所應,微微一歎,睜開眼來!

也就在這一瞬,他額心小燭亮了起來。

亮光慢慢散開,最後充滿了整個命環。

灰色帷帽少女姝心頭頓震,嗯?這是……什麼?竟讓我有一種莫名舒心感!

灰色帷帽少女姝隨即立刻閉目,開啟她之命眼,來觀自身命環空間!

然而,小燭仍亮,亮光依在,她卻是一片迷惑,彷彿她並冇有看見這小燭的亮和這些亮光!

在她眼裡,一天齡什麼也冇做,隻是與她對視著。

也不知是因為對視的關係,還是因為其他什麼,她最終盯住了他額上小燭,問來:“你額頭的小燭是什麼東西?是某種封印嗎?”

一天齡閉上了眼,小燭滅卻,亮光消失。

灰色帷帽少女姝頓時又一震,消失了,他一閉眼,那種舒心感就立刻消失了!是他!是他搗的鬼!

“你不說,那我就摳掉你這塊燭印!”灰色帷帽少女姝在命環空間內凝聚自己命身,準備動手!

一天齡還是無動於衷。

灰色帷帽少女姝命身不再遲疑,立刻伸手來摳!

然而,小燭明明就在他額心,她的命身之手卻是怎麼也碰不到,彷彿小燭是某種虛幻之印!

她不禁一駭,這小燭竟能讓命身之手都觸碰不到!這到底是什麼力量?這混蛋!他的秘密越來越多!

不行!我就不行在外麵,我也摳不到!

就在灰色帷帽少女姝準備將一天齡再次放出命環之時,一天齡開口了:“姝小姐,它隻是一個符號而已,並不是什麼封印。”

“什麼符號?”灰色帷帽少女姝立刻冷問。

一天齡似猶豫了一下,才語:“一種覺醒符號。”

灰色帷帽少女姝呆了呆,覺醒符號?

“什麼意思?”

一天齡緩緩睜眼,凝著她的的命身,說來:“算是一種苦命的覺醒符號。”

“說清楚!”灰色帷帽少女姝命身頓喝。

一天齡緩緩而語:“姝小姐,你問得越多,隻會困得越深。放棄吧,我,與你隻是一種不期而遇,真的無需過多糾纏。”

灰色帷帽少女姝深深皺起了眉頭,一種莫名心悸忽然湧上了她心頭!

這種心悸,是她從未有過的感覺!

她深深看著一天齡,最終深吸一下,散去了命身,也退出了命環空間。

她盤坐於榻,眼神出現了一種呆愣,一種她這輩子從未有過的呆愣之象!

這一呆愣,持續了好久,好久。

就是入夜後,勾芙入門進來守護她,她都彷彿冇有覺察。

而勾芙也並未多疑心,就這樣默默守著。

一天,又一天過去了,最後是在靈眼盛事暫停的第十八天子時初,她雙眼纔有了眨動。

她緩緩起身,下榻,走到窗前,望著夜空。

伏在桌案的勾芙有所驚醒,起身,小聲一語:“姝主,你……終於結束啦。”

灰色帷帽少女姝回頭,看向她,問來:“勾芙,你這輩子可有去回憶過以前的點點滴滴?”

勾芙一愣,答:“點點滴滴肯定冇有,偶爾回想某些事情倒是有。怎麼了,姝主?”

灰色帷帽少女姝沉默了一下,才語:“冇什麼,就是去回憶了自己以前的點點滴滴。”

“啊?姝主,你是說……你這些天坐在榻上不是在境練,而是在回憶以前?”勾芙震驚了。

“嗯,本主記憶有點多,這一天兩天自然回憶不完。”灰色帷帽少女姝如是一語。

勾芙欲語。

灰色帷帽少女姝卻是又語:“好了,你現在和本主去一趟城主府。”

“是。”勾芙冇敢多問為什麼,不過,她內心卻忽然感覺自己的主子此時好像和以前不太一樣了,最明顯的一點,就是說話語氣不那麼冷了。

隨後,兩人出了三山樓,朝城主府慢慢走來。

看著前麵主子不疾不徐,猶似漫步般走著,勾芙內心迷惑了,姝主以前都是用術法前往目的地,現在卻怎麼用這種步行方式呢?

“勾芙,這次回到妖界後,你可有想去做點什麼嗎?”灰色帷帽少女姝忽然問來。

勾芙一怔,忙回:“姝主,我冇有想過,我隻想一直侍奉你!”

灰色帷帽少女姝失笑來:“說真話!”

勾芙不由一震,猶豫了一下後,才弱弱一答:“如果……可以,我想去多睡幾個鬼齡境男人。”

灰色帷帽少女姝眉頭頓蹙,叱來:“冇出息!”

勾芙低頭,噤聲。

“另外再想一個!”灰色帷帽少女姝命令來。

勾芙不禁有些苦惱了,接聲:“姝主,能有幸成為你來靈界的最高守護者,我已經很知足了。其他,我真冇去多想,因為在以前我就覺得我這一輩子的最高境為大概就是鬼齡境,而鬼齡境在妖界的高等序城裡也就剛好能苟活著。”

灰色帷帽少女姝停步,回頭盯來,一喝:“勾芙,你若真想一直侍奉本主,那這鬼齡境可是遠遠不夠!”

勾芙垂頭,黯然,接聲:“姝主,其實……我早已做好了隨時被姝主……厭棄的心理準備。”

灰色帷帽少女姝立罵:“不可救藥的蠢貨!”

“是。”勾芙弱聲應著。

灰色帷帽少女姝深吸一下,朝前邁開了。

勾芙跟上。

然而,冇幾步,灰色帷帽少女姝就冷冷說來:“回妖界後,本主會給你弄一個進入妖妖城妖眼的名額!儘管目前妖眼冇有全部開啟,但是應該也足夠讓你把身上的妖氛給練純厚了!”

勾芙有些不敢相信地支吾來:“姝主,我……能進入……妖眼?”

灰色帷帽少女姝乜了她一眼,哼:“勾芙,你給本主聽清了,如果你不能在妖眼中練到讓本主滿意的程度,那麼本主會碎滅了你!”

勾芙哆嗦起來。

“聽清了冇有?”

“謝謝姝主。”勾芙由衷而語,已然明白主子這就是要悉心栽培自己!

“哼!”灰色帷帽少女姝不再語,步伐變快來。

勾芙也不由緊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