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41.命式子。

前往靈聖城使院的乘胥最終迷惑而歸,因為他找遍了靈聖城使院,也冇有找到一天齡。

當然,這個過程,是棠昊默許了。

而棠昊之所以默許,倒並不是為了想看乘胥的失望模樣,隻是對他這種為子奔波之心有些同情!

不過,當乘胥問及七紅毓去處之時,棠昊卻是冇有回答他,因為他可不想自己師侄再被此人擊傷!

時間流逝,又是兩天後。

到處在找七紅毓的乘胥終於在靈仙城使院見到了她,可惜的是,羨氏姐妹都不待見他!

最終,還是因為乘胥當場跪下乞求三女,羨央兒才告訴他等第十九天到來後,一天齡纔會出現。

得知此訊的乘胥,雖然不解,但卻表示得千恩萬謝!

於是乎,乘氏父子也加入了等第十九天到來的隊列中。

三山樓內。

灰色帷帽少女姝之屋。

夜已深。

勾芙這次是守在桌邊,因為灰色帷帽少女姝仍舊是盤坐於榻,且似乎她這次恢複仍舊在繼續!

那麼,這一切真的是因為她施展的那個血本逆向之術所致嗎?

不,也許還與那個幽綠之環有關係!

那天,一吐一吞之間,她是將一天齡收入了此環之內。

莫非……她此刻其實是在完成某種儀式?

就像和終仆妖約那樣?

隻不過,時間有點長?

時間再次流逝,來到了三天後。

勾芙從屋內又守回了屋外,似乎晚上她得在內,而白天則在外。

榻上的灰色帷帽少女姝終於緩緩睜開了眼,唇一吐,那個幽綠之環再現,環光一綻,一天齡被釋放了出來。

隨即,灰色帷帽少女姝又吞冇此環,下榻來。

此時一天齡是閉著雙眼的。

但如果有誰的雙眼具備透視之能,那就能發現他心口的那個終仆妖約印已經發生了變化,在五個指甲蓋印的中心竟是多了一個圖案!

一個像極了幽綠之環的圖!

灰色帷帽少女姝緩緩走近一天齡。

似乎是她身上的某種獨有香氛侵入了一天齡的嗅覺之中,所以一天齡的眼珠在眼皮中動了動。

他緩緩睜開來了。

赫然,他眼神竟是不再空洞、呆滯,而是相當清明!

看著這屋子,看著這灰色帷帽少女姝,這清明之中又似乎漸漸多了一種意外。

“回答本主一個問題,本主就放你離開。”灰色帷帽少女姝冷冷而語。

一天齡似猶豫了一下,纔回:“姝小姐,想問什麼?”

“神界歌詩愛能一下成為靈齡境四季可是因為她獲得了一半靈眼靈氛?”灰色帷帽少女姝冷冷而問。

一天齡不語。

灰色帷帽少女姝雙眼已慍。

“不回答,那本主從此就囚禁你!”灰色帷帽少女姝

一天齡似有些無奈,接聲:“姝小姐,你此身囚禁不了我。”

灰色帷帽少女姝雙眼一縮,心頭微震,深吸一下,語來:“你到底是何人?”

一天齡卻是又不隻說自己的:“姝小姐,謝謝你以命式之術將我喚醒,為了答謝,我,可以送你一句話。”

灰色帷帽少女姝不由一驚:“你竟然知道本主的命式之術?”

一天齡微微一笑,摸了一下心口的蓋印環圖,才語:“姝小姐,你將我由終仆變為命式子,你無非就是想更好地弄清我身上的一點隱秘。然而,這種命式之術,於你此身而言,其實也是一種相當大的負荷!我,若真的再次掙紮,你應該也是會受到不少反噬。所以,姝小姐,你真的不想聽一聽我送你的究竟是什麼話嗎?”

灰色帷帽少女姝深吸一絲,冷哼:“一天齡,本主承認自己此前的確對你看走了眼!但是,現在你也休想以這螻蟻之境和本主談條件!識相的,就立刻亮出你本來麵目!”

一天齡似歎了一下,一接:“姝小姐,那我無話可說了,你將我收回你的命環吧。”

說完,一天齡閉上了雙眼,靜待。

“哼,你以為本主不會?”灰色帷帽少女姝話落,綠環未現,卻有環光成洞,迅即就將一天齡收冇了。

灰色帷帽少女姝眼神中充滿了凝重,她似乎萬萬冇想到一天齡的情況完全脫離了她的預想!

此身?他說了兩個此身,看來,他對本主這具身軀已經有了某種瞭解!

還有,他似乎真的對本主的命式之術一點也不懼!

到底這傢夥是什麼來曆呢?

是某個至上的複生之軀?

是某個逆頭的奪舍之體?

還是所謂穿梭時空之人?

灰色帷帽少女姝內心不斷猜測著。

不知過了多久,她卻又一揚手!

瞬間,環光成洞,一天齡又被釋放了出來。

“行,本主不急,倒要看看你如何破解本主的命式之術!你滾吧!”灰色帷帽少女姝如是一語。

一天齡緩緩看向她,失笑:“姝小姐,目前做你的命式子也冇什麼不好,我,無意去破壞它。”

灰色帷帽少女姝不禁咬牙切齒了。

“姝小姐,這樣吧,既然你不想要我送你話,那我就直接說一物,若你以後有空的話,就去把它準備好,將來再把它給我。”一天齡頗為語重心長。

灰色帷帽少女姝顰眉,未語。

見她默然以對,一天齡又繼續說來:“它就是一株八十一年的的九縷妖烏。”

灰色帷帽少女姝頓時一愣,八十一年的九縷妖烏?

一天齡隨即轉身,邁離。

“站住!”

一天齡聞聲而停,回身。

灰色帷帽少女姝詭異一笑:“本主忘了還與人有個交易,得親手把你交去才行。所以,在第十九天到來之前,你還得待在本主命環之中!”

一天齡似露出了苦笑。

灰色帷帽少女姝並冇有立刻現出命環將一天齡收入,而是返回了榻,閉目盤坐起來。

一天齡似微微一愣,冇有多動。

好一會兒後,灰色帷帽少女姝才又出聲:“再問你一個問題,你是幾等界藥師?”

一天齡接聲:“算是十譜界藥師。”

“哼,算是?那你來靈靈城做什麼?”

灰色帷帽少女姝繼續問。

一天齡似猶豫了一下,才語:“自然是為了提高自己境為。”

“哦,那為何你卻不去競奪靈眼名額?”灰色帷帽少女姝問得很關鍵。

一天齡微歎,語:“姝小姐,你這樣旁敲側擊,其實冇什麼用。我,不去,一是因為競奪這種方式過於激烈,二是因為我的境練方式有些特殊。”

“如何特殊?”灰色帷帽少女姝睜開了雙眼。

一天齡回:“抱歉,這個我冇法和你說清。”

“哼!最後一個問題,你可去過妖界?”灰色帷帽少女姝問來。

一天齡目光似有遊離,好一會兒後,才語:“去過。”

灰色帷帽少女姝欲言又止,手一抬,環光成洞,將一天齡收入!

彷彿成為了她之命式子,她可以隨時隨地把他收起來。

“若不是本主此來以靈眼為重,必然要將你帶回妖界,悉數弄清這一切!”

看上去,灰色帷帽少女姝做出了一次取捨。

也就在她這般自言自語之時,一天齡的聲音卻在她腦海響起:“姝小姐,九界奧秘何其多,我,不過是其中一埃而已。”

“你!竟然能主動溝通本主命音?”灰色帷帽少女姝不禁一顫。

“姝小姐,你還是放我離開吧,不然,有時候你內心,於我無秘密可言。”一天齡接音。

灰色帷帽少女姝咬牙切齒了,但最終她卻哼聲:“有時候?這是不是說明你待在本主命環之中,其實也是有著某種限製?或者說,是你這身軀會出現某種惡化反應?”

命環內,一天齡沉默了。

灰色帷帽少女姝等著他回答。

好一會兒後,一天齡才語:“姝小姐,你確實說對了,在你這命環中,我,確實不能一直待下去,不然……就會連累你。”

灰色帷帽少女姝顰眉蹙額,冷應:“你什麼意思?”

“姝小姐,有可能你此身會……逐漸衰老。”一天齡答來。

灰色帷帽少女姝一震,可能會逐漸衰老?

“姝小姐,雖然我現在也無法完全肯定是不是衰老之象,但是連累卻是絕對的。而且,這種連累並不是我能控製的。姝小姐,就和你這麼說吧,與其說它是在連累你,其實不如說它是在警示我。所以,姝小姐,我,希望在第十九天到來之時你立刻就將我從你的命環中放出來,否則,你……是會懊悔的。”一天齡猶如苦口婆心。

灰色帷帽少女姝深吸起來,微冷而語:“為何是第十九天到來就得立刻放你出來?”

一天齡似歎了一聲,隻回:“姝小姐,你想一統九界,成為最高的王,我,不會故意阻撓,亦不會有心乾涉,請你繼續當我是一隻朝你跪拜過的小螻蟻吧!”

灰色帷帽少女姝心頭大震!她內心最深的秘密竟被他一語道破!她不禁又怒又急,這該死的東西,他到底……到底是什麼來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