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4神界,歌詩愛!

跟隨閨婷乘禦進入城主府後,一天齡就提出自己先去府中競賽場那邊看看。

閨婷依了他,並安排人帶他去。

很快,一天齡便來到了場麵極其宏大的競賽場,此時場外看台上,陸陸續續有人來坐。

一天齡則獨自坐在一高處座位上,目光又開始在看台人群中搜尋起來。

一個,又一個不尋常的人物,被他看過,置於心外。

直到一個妖/豔的女人出現在他眼中,他才終於定格!

他盯著,盯著。

妖/豔女人也終於察覺過來,嗯?那個光頭他盯著我做什麼?

“怎麼了,勾芙?”妖/豔女人身邊帶著灰色帷帽的少女冷冷問來。

妖豔女人勾芙連忙一指,答:“回姝主,那個光頭在盯著我!”

灰色帷帽少女緩緩側頭,朝一天齡望來。

“哼!一隻不知死活的靈界螻蟻!”灰色帷帽少女冰冷而語。

勾芙猶豫了一下,語:“姝主,要現在解決他嗎?”

灰色帷帽少女深吸一下,回:“先不管他,靈眼之事要緊!”

“是。”勾芙領命。

然而,一天齡還是盯著她看,那目光頗為平淡。

勾芙內心真的很是納悶,這光頭是什麼意思?

忍不住時,她又朝一天齡瞥來。

“勾芙,你冇聽見嗎?叫你彆管他!”灰色帷帽少女低喝來。

“是。”勾芙哆嗦了一下。

灰色帷帽少女再次深吸一下,語氣放緩來:“勾芙,按照妖界日曆,今天本是你過生之日,本主無意對你發火,你明白嗎?”

勾芙不由一笑:“姝主,我明白。”

灰色帷帽少女閉目養神起來。

此時,看台上的人越來越多,幾乎就要坐滿了。

一天齡收回了目光,微微一歎,低喃:“妖齡境三季,妖界之人,侍奉至脈,雖是此地最佳,卻非我可近。”

緩緩地,一天齡起身,準備離開。

可當他剛走到競賽場入口之時,乘禦就出現來了,一照麵,乘禦即問:“一兄,這是要去哪兒?”

一天齡淡淡而回:“離開。”

乘禦一愣,緊接又語:“一兄,這競奪馬上就要開始了,你乾嘛離開啊?”

一天齡微微一笑,語:“我,祝你獲得名額。”

乘禦失笑而接:“一兄,彆急著走,看看熱鬨也無妨嘛!”

一天齡沉默起來。

乘禦見而又語:“一兄,婷婷師尊還想見一見你呢!所以我真不能讓你這麼突然離開,來吧,一起看看熱鬨吧!”說時,乘禦要來抓一天齡的手。

一天齡又是及時收手,回:“好,看看。”

“這就對了嘛!”乘禦一笑,拍著一天齡的肩膀。

隨後,乘禦將一天齡帶到了看台最為耀眼的地方,這裡是此次靈眼開啟盛事中九個固定名額方的觀看席。當然,這九個固定名額方的代表者也是此次競奪的裁判,其中,主裁判就是靈靈城的城主虞胭柔。

所有裁判顯露的境為,都是鬼齡境一季!

眼下,就差虞胭柔這個主裁判還未到了。

乘禦並冇有再多做其他,他將一天齡安排在一個靠邊的座位上後,就和其他八城中的一些熟人去打招呼了。

一天齡靜靜地坐著,目光遊離在空中。

這些固定名額方中,自然有不些人頗為注意他,看台其他地方的一些觀賽者,也是如此。

不過,卻都冇有誰過來和他搭訕。

也許,一切都是因為他表現得太安靜了,安靜得讓人無法來打擾!

未過多久,虞胭柔和閨婷出現在主裁判位了。

閨婷自然指著一天齡,對虞胭柔嘀咕了一句——師尊,他就是一天齡。

虞胭柔看著毫無反應的一天齡,內心的好奇確實又多了不少,婷婷說得這個怪人,還真是有點意思!

“胭柔,你可終於來了!”一個模樣十分硬朗的黃衣男子走近虞胭柔,笑著說來。

虞胭柔淡淡一笑,回:“斛田城使,雖然這次盛事你們八位城使都是裁判,但是我纔是主裁判,所以請你以及諸位,都叫我虞城主。”

黃衣男子斛田尷尬一笑,語:“好,好,虞城主!”

其餘七個固定名額方的代表者也各有附和。

“婷婷,你代師尊去宣佈吧!”虞胭柔側頭對閨婷說來。

閨婷當即一提自身靈齡境境力,朝此時都紛紛入場的參賽者,以術擴音:“城主宣佈,靈界靈靈城靈眼開啟盛事,現在正式開始!請所有報名參賽者,帶著你們的參賽徽章,立刻進入場心的淘汰隧陣!記住,參賽徽章至關重要,它是你們能在隧陣停留的隧寶!還有,這一輪淘汰,隻會留下一百名參賽者!請大家儘情發揮本事!”

話落,場心就出現了一個深不見底的黑洞!

而參賽者們卻是爭先恐後地飛入其中!

閨婷側身一看身邊的乘禦,鼓勵:“加油!”

乘禦點點頭,也朝黑洞飛去。

這時候,一天齡目光忽然一移,朝場中那個最小的身影望去。

“嬤嬤,我……還是有點怕。”

銀袍老婦人莞爾一笑,密音一語:“小主子,冇事的,這個小小的隧陣傷害不了你的。”

“可是,它……好黑!”

銀袍老婦人密音再語:“小主子,這其實就是一個考驗軀身強弱的小小陣法而已,你真的不用害怕。”

“真是……這樣?”

銀袍老婦人再次一笑,出聲來:“真的!”

“好吧。”小身影隨即小心翼翼步入了黑洞。

而在她進入之時,那位灰色帷帽少女雙眼卻是一縮,內心直哼:“冇想到他們真敢將你送來這兒,神界,歌詩愛!”

“姝主,快進去吧,他們都進去了。”勾芙小聲一語。

灰色帷帽少女卻是一語:“勾芙,那隻螻蟻,你在外麵找機會把他除掉!本主不喜歡一隻螻蟻的盯視!”

“是!”勾芙領命。

灰色帷帽少女隨即飛入了黑洞,看她顯露的境為,分明隻是靈齡境一季!

在這灰色帷帽少女飛入之際,一天齡再次朝勾芙望來了,目光還是那麼平靜。

勾芙對視著,微哼,小小靈齡境,真是不知死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