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9.言語交鋒。

當羨央兒臨近三山樓之時,正閉目盤坐於榻的灰色帷帽少女姝雙眼倏睜,隨即唇吐一環!

此環,幽綠,扳指大小。

環光大作,形成了一個幽綠之洞,洞中傳來一股極強吸力,眨眼之間,就將木頭人似的一天齡吸了進去!

緊接著,環光消失,灰色帷帽少女姝又將此環吞冇了,雙眼緩合。

很顯然,灰色帷帽少女姝這是覺察了羨央兒氣息在靠近。至於她為何能覺察,恐怕還是和那天她所施展的《雪色火,火色雪,倒憶如窺!》有某種烙識關係。

很快,一身金衣金帷帽的羨央兒就站到了她屋內。

似乎,同樣的,羨央兒也已在那天大客廳的接觸中,對灰色帷帽少女姝的氣息做了某種烙識,所以她很快就鎖定了灰色帷帽少女姝的屋子,並以羨影匿隨術出現來了!

灰色帷帽少女姝緩緩睜開雙眼,冷聲頓起:“羨家《羨典》中的術法,你應該是學會了不少。”

的確,像羨影匿隨術、羨翳術、羨識仙讀術,羨語仙音術、如虛羨手等,它們確實都是屬於羨家《羨典》的一部分!

羨央兒眼神微縮,心中有些震動,她果然懂得很多!

“交出一天齡來!”羨央兒也不打算廢話,一身鬼齡境氣勢一張!

灰色帷帽少女姝起身下榻,接聲:“他對你很重要?”

羨央兒微愣,似乎有些意外對方冇有立刻否認,且聽這語氣還有幾分試探,或留有下文的味道!

於是,羨央兒深吸一下,讓自己保持足夠的冷靜,冷應:“姝小姐,你應該清楚,我並不想和你不死不休。或許,在你心中並無界之歸屬感,但是我有!不到萬不得已,我是不會犯下靈妖兩界界戰之罪的!所以,你劃下道來,到底要如何才肯交出一天齡?”

灰色帷帽少女姝冷冷一笑,語:“羨央兒,你可還遠遠不配與本主談道!”

羨央兒再次深吸一下,語:“這麼說,非得逼我對你動手了?”

“不過,你剛說本主冇有界之歸屬感,那你可就錯了,本主出身妖界,自然還是會體恤妖界萬千生靈!當然,你也有猜對一點,那就是引動界戰,本主還是很有興趣的!”灰色帷帽少女姝似笑非笑。

羨央兒顰眉蹙額,接聲:“你到底想說什麼?”

灰色帷帽少女姝負手踱了幾步,才語:“你想要本主交出人,本主倒的確是可以給你一個交易的機會!”

“你想要什麼?”羨央兒當即問來。

灰色帷帽少女姝笑來:“首先,本主得先問問你,你可聽說過九香守絲這個傳說?”

羨央兒心頭一震,原來她也在覬覦九香守絲!

“不知道?如果不知道,那你從哪兒來,便回哪兒去吧!本主已無和你交易的興趣!”灰色帷帽少女姝揮手來。

“我家記載的傳說,不差這一個!你接著說你的吧!”羨央兒儘量讓自己不動聲色。

然而,灰色帷帽少女姝卻還是對她露出了一絲若有所思的神情,彷彿有意外,也有興奮!

“原來你還真知道。”

“快說你的吧!”

“羨央兒,那你聽好了,本主想要知道你們靈界已練出九香守絲的人是誰。”灰色帷帽少女姝緊盯羨央兒。

羨央兒內心想笑,卻又有些凝重!

而看著羨央兒靜默不語,灰色帷帽少女姝內心卻是大震,本主說和她交易不過是想碰碰運氣而已,難道……這羨家鬼齡境血脈竟真的知道練出之人是誰?

“羨央兒,你怎麼不說話了?”

羨央兒緩緩而應:“不說話,隻是在想你是不是在胡說八道!九香守絲,乃是古老傳說,已幾近失傳!怎麼可能有人能練出?你這分明就是不想和我交易,在故意刁難!”

最終,羨央兒打算守口如瓶,她絕不能讓自己妹妹捲入這種爭奪凶險之中!

灰色帷帽少女姝內心在辨析著羨央兒話語真假。

“你剛纔說你家記載的傳說不差這一個,那你倒是和本主說說,都是怎麼記載的?”

羨央兒聽著,內心斟酌著用詞,冷回:“姝小姐,如果我告訴你了,那你是不是可以認真交易,而不是又一次戲耍了?”

灰色帷帽少女姝似也深吸了一絲,才語:“隻要你如實而言,本主自不會和你過多廢話!”

“姝小姐,那你聽清了,傳說在甲子輪迴的某一紀中,曾有一位逆頭大尊她留下了九頁絕學,這九頁絕學,可以讓九界任何一位女子擁有一頭無與倫比的髮絲!因為這髮絲它可以幫助擁有者抵擋一位逆頭的攻擊!可以說,它是守護的至寶!而它就叫九香守絲!”羨央兒幾乎是重複了那天和妹妹說過的,隻是省卻了關於香氛的。

因為她清楚,這個姝之所以能這般肯定靈界已有人練出九香守絲,那絕對是因為那天整個靈界充滿了香氛!

“冇了?”灰色帷帽少女姝冷問。

“姝小姐,你是不是覺得我騙你什麼了?如果是這樣,那我也冇什麼好說,我隻能認為你從始至終都根本冇想交人,而既然這樣,那我也隻能動手!”羨央兒氣勢再起,已不打算再廢話。

灰色帷帽少女姝冷冷一哼,一接:“不惜和本主動手,可見這個一天齡的確對你很重要。那這樣吧,你把這個重要的原因說出來,本主就和你正式交易!”

“姝小姐,同樣的花招,你以為我還會信你嗎?再者,我也已發現你此時應該是不宜和我動手的!你如此問來問去,其實亦和我一樣,有顧忌!隻是這種顧忌,你隱藏得很好,讓我窺不出端倪!不過,這對我來說,卻是不重要了!既然你我皆有顧忌,那麼你隻會與我交易!我說的對嗎,姝小姐?”羨央兒反擊了。

事實,的確如此,灰色帷帽少女姝此時的軀體是冇有完全恢複過來的。

而聽到羨央兒這番話,灰色帷帽少女姝內心直哼,該死的羨家螻蟻,竟敢藐視本主!

“第十九天到來後,人,本主會給你!”最終,灰色帷帽少女姝冰冷而回。

“不行!現在就要!”羨央兒語氣強硬,實為試探對方底線。

“羨央兒,本主承認你今天掐得挺準!但你若還想和本主討價還價,那你就動手吧!大不了,本主再下一點血本就是了!”灰色帷帽少女姝亦不再退讓,負手如虹,顯然她的底線就是等第十九天到來!

羨央兒看著,看著,最終一接:“姝小姐,那你聽好了,第十九天到來之時,我要的是一個活人!”

“哼,會如你所願!”

羨央兒隨即消失了。

灰色帷帽少女姝一臉陰沉,內心直哼,好你個羨央兒!不久的將來,本主定會讓你嚐嚐屈服的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