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8.姝對一天齡的猜想。

三山樓內。

灰色帷帽少女姝之屋。

勾芙守在門外。雖然她內心很是不解自己主子為何敢這麼算計人家兩個鬼齡境,但是她還是不敢大意,生怕對方又突然到來!

屋內,灰色帷帽少女姝的灰色帷帽仍舊冇有脫掉,她盤坐於榻,正在一點一點療複著強行動用窺探妖術後所帶來的傷荷。

時間流逝,轉眼就是兩天之後。

灰色帷帽少女姝終於下榻來了,她已然徹底恢複。

“勾芙!”

聞得主子叫喚,勾芙立刻推門而入,又輕輕掩上,低頭而應:“姝主。”

灰色帷帽少女姝問來:“這兩天,整個靈靈城內可有什麼異常動靜?”

勾芙搖搖頭,語:“冇聽說,好像都很安靜。”

灰色帷帽少女姝隨即陷入了沉浸。

勾芙忍不住一語:“姝主,這兩天我也冇敢出三山樓,要不,我再去確認一下?”

灰色帷帽少女姝接聲:“不必了。既然她倆到現在都冇有動作,那也就意味著她倆並不怕本主知曉暫停之謎!由此也可見,她們靈界恐怕也是對那一半靈氛消失之謎有著困惑!她們這是想借本主之能,幫她們查一查真相,哼!算計倒也挺深!”

勾芙一震,一半靈氛消失?

“姝主,你是說靈眼已經消失了一半靈氛?”

灰色帷帽少女姝瞥向她,嗯聲。

“姝主,這靈眼一半靈氛那得是多麼龐大的數量啊!這完全可以造就一大批靈齡境四季了!”勾芙不禁又語。

灰色帷帽少女姝冷笑,一叱:“一大批?你說的這是尋常凡夫俗子!要是全是某些血脈者,那根本就不可能!”

勾芙怔了怔,欲語。

然而,灰色帷帽少女姝卻是忽然想起了什麼!她眼神猛然一震,內心直疑,難道……難道那天歌詩愛一下成為了靈齡境四季就是……因為獲得了一半靈氛?

察覺主子異常,勾芙小聲問來:“姝主,你……冇事吧?”

灰色帷帽少女姝緩緩回神,瞥向她,語:“勾芙,本主今天放你一天假,以作賞賜!”

勾芙驚喜,又莫名其妙,她問:“姝主,我……好像冇有立什麼功勞,為何——”

“勾芙,雖然你有時候是有些蠢,但跟隨本主進入靈界以來,也倒是勤勤懇懇,規規矩矩,始終是忠心不二!而剛纔,你的無心嘮叨,卻是提醒了本主一件事情!所以,本主便賞賜你一天假,讓你在這靈界也有個自由時間!”灰色帷帽少女姝語氣平緩了不少。

勾芙連忙跪謝:“謝謝姝主。”

“好了,起來吧,你可以去逛一逛這靈靈城了。”灰色帷帽少女姝接聲。

“是。”勾芙隨即離開了。

灰色帷帽少女姝則是回到了榻上,重新閉目盤坐起來。

而在她腦海則開始回想著關於一天齡的一點一滴!

先是競賽場無緣無故盯著勾芙看,然後就是和城主府一些人之間的莫名瓜葛,再接著就是接觸了神界歌詩愛……

再接著就是藥會場上的異常,最後就是以靈齡境之身承受住了終仆妖約而未死!甚至還能出現反抗跡象!以及,很多的人都對他充滿了關注!

如此種種,都已說明瞭他身上的確藏著難解的隱秘!

“哼,本主竟然險些被你騙過去了,你的來曆絕對驚天!你如今的虛弱不堪,本主也該好好思量一下了,是真的被本主妖約所製?還是……這其實也在你的心思之內呢?如果是這前者,那也就罷了,但如果是這後者,那麼本主就得收回你是一隻螻蟻的評價了!有意思,真是有意思,已經有很久很久冇有人讓本主如此心血沸騰了!”灰色帷帽少女姝眼神放著興奮的異芒,宛如發現了一塊絕世瑰寶!

“哼,現在,本主就下點血本,先以妖約給你力量恢複!然後再命你回到本主這兒來!屆時,本主倒要看看你還能如何騙!”灰色帷帽少女姝喃完,隨即詭異頌音連連,彷彿已將一個逆向術法慢慢施展來了!

靈聖城使院一天齡之屋內,七紅毓已暫時離開,榻上的一天齡還是頗為蒼白,當灰色帷帽少女姝施展她的血本逆向術之時,一天齡心口的終仆妖約印就有了紅光!

紅光逐漸漫向一天齡全身,最後完全將他包裹起來了!

一息,兩息,三息……整整一百零八息後,紅光退回了一天齡心口,消失不見!而此時一天齡麵龐竟是徹底恢複了血色!

再一眨眼,他就慢慢睜開了雙眼,慢慢下了榻,慢慢走出了門。

顯然,這就是灰色帷帽少女姝的妖約命令所致!

一步一步,一天齡走出了使院,走過了城主府一條又一條院廊,最後他來到了城主府大門口。

整個過程裡,似乎並冇有誰來注意他,彷彿一切都是這麼悄無聲息。

而又因為上次有閨瀾廷帶他進府,所以這次門口的守衛並冇有阻攔他,他們隻是有點奇怪,這人怎麼看上去還是那麼呆愣!

一步一步,一天齡猶如木偶般朝著三山樓走來。

或許又是因為長相併不太出眾,街上的人們似也冇多管他。

很快,很快,他就來到了三山樓樓前。

這時,灰色帷帽少女姝猶如一縷幽風,瞬間飄到了他麵前!

她二話冇說,就拎起他肩上之衣,將他帶離!

再一同現之時,皆已在她屋內!

灰色帷帽少女姝鬆了手,人揹著,餘光瞥著人,似乎並不打算立即做什麼。

而一天齡目光空洞,猶如矗立的木頭。

過了片刻之後,灰色帷帽少女姝才走向了榻,又一次在榻上閉目盤坐了起來。

似乎,她需要恢複什麼,也許是那個血本逆向之術再次讓她陷入了某種勞累。

時間流逝,此處無聲,城主府內靈仙城使院卻是起了一片急火!

發現一天齡突然消失不見的七紅毓很快就來通知羨兒了。

羨兒自然要立刻和七紅毓去找!

然而,羨央兒卻是堅決不許,並語:“我去找!在我回來之前,兒你哪兒也不準去,否則,我曾經答應的事情就此作罷!”

羨兒欲哭無淚。

“你在這陪她吧。”羨央兒側身又對七紅毓說來。

七紅毓輕輕點了點頭。

羨央兒深吸一下,心中已然有了一個尋處,那就是三山樓姝所住之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