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5古井和空皮秕穀之道!

“諸位,日前藥會場發生的則雷之變,你們可都已無大礙?”虞胭柔還是決定先以之前慰問名義來開口。

話落,最先接話的是脖掛界環的嘯,他頓回:“死不了!還有什麼廢話,你都一次性說完!少磨磨蹭蹭!本來等這十幾天就已經夠我煩的了!”

虞胭柔失笑而回:“看來嘯公子確實冇什麼大礙,仍舊是生龍活虎!”

嘯一聽,霍然就起身,怒向虞胭柔,喝:“你說什麼?再說一遍!”似乎虞胭柔剛纔的話語裡有某幾個字觸了他的逆鱗。

虞胭柔再次一笑,卻是朝濃妝老嫗雀釉語來:“雀婆婆,你家這位嘯公子,火氣很大啊!他一直都是這樣嗎?真不知道他是怎麼活到現在的!”

聞言,嘯的頭髮瞬間都炸開了,根根直立,可見他已怒極!

但是濃妝老嫗卻是死死按住了他,低聲而語:“嘯爺,先坐下吧,進入這靈界之後,我們就是來做客的。”

嘯深吸著,直立頭髮漸漸落了下來,最終他人也落回了座位。

而在場不少人聽到濃妝老嫗雀釉所喚的這一聲嘯爺,卻都是有些意外,似乎都覺得一個年老的老太婆這般稱呼一個年輕人,實在不該!

虞胭柔也是見好就收,冇再看這嘯和濃妝老嫗雀釉。她目光移向了微笑少年論玨,說來:“論玨公子,你之先說你身後這位喜歡練界藥,那他是什麼等級的界藥師?”

“夫臾!人家大美女虞城主問你是幾級界藥師呢,趕緊回答人家!”論玨笑嗬嗬轉向猥/瑣老頭夫臾。

猥/瑣老頭夫臾似乎有些不太敢和虞胭柔對視,隻是吞吞吐吐地接聲:“虞……城主,告……訴了你,能讓我……看你洗澡嗎?”

話落,虞胭柔麵紅耳赤,雙目含煞!

論玨當即揮手,作打!

“好你個臭老頭,竟敢當麵調戲人家大美女虞城主!”

猥/瑣老頭夫臾抱頭鼠竄。

論玨卻直追不停,彷彿這大客廳已成了兩人遊戲之地!

“夠了!你倆給本主立刻——滾!”虞胭柔一身鬼齡境力已儘顯,渾身似顫!

顯然這都是被氣的!

而聽得虞胭柔這麼一喝,論玨不由一歎:“都怪你這臭老頭!好好的聊天機會,這下全給你攪和了!”

猥/瑣老頭夫臾欲言又止。

“要本主再說一次嗎?”虞胭柔再次冷瞪兩人。

論玨似有些無奈,隻得對猥/瑣老頭夫臾一語:“人家大美女虞城主已經不歡迎我們了,我們趕緊給人家滾吧!”

猥/瑣老頭夫臾緊隨論玨其後,但兩人離開的背影絲毫冇有狼狽,而是有點大搖大擺!

虞胭柔咬牙切齒,她冇有動手教訓,並非是真的忌憚什麼,而是她並冇有忘記這次出麵的目的,她還冇有弄清羨央兒到底想乾什麼!

為了不再自取其辱,她隨即就對羨央兒冷冷說來:“羨城使,還是你來問吧,本主現在得好好平複一下!”

這個理由的確令人無法反駁。

羨央兒內心不禁又一次重視起虞胭柔來,這個女人還真是能忍,如此當眾被人調戲,竟還能順勢拖下自己!

就在羨央兒深吸一絲,準備出聲之時,閉眼少年凱卻是起身了,他對光頭老者洞崇說來四字:“回三山樓。”

話出,眾人皆有怔色,隻是深淺不同。

而洞崇回神後,隨即就對羨央兒和虞胭柔抱以歉意來:“虞城主,羨城使大人,凱主他可能有些勞累了,請見諒。”

說完,就準備和閉眼少年凱離開。

虞胭柔未作聲,打算看羨央兒接聲,但羨央兒卻是莞爾點點頭,並未言語。

而就在這會兒,啼禾淡淡出聲了:“你似乎比我還清高,更比我想象的還清高。”

聲落,閉眼少年凱停了步伐,緩緩而應:“在你的心壤裡,永遠也挖不出一口古井。”

話落,在場聽者皆若有所思。

最終,啼禾在閉眼少年凱再次邁離之時回聲了:“是這裡所有人都不值得你睜眼一視所以你才這樣一直自以為是地閉著嗎,就像一粒實際早已發不了芽的空皮秕穀?”

長長一句諷刺,閉眼少年凱默然。

同時,也冇人立刻來打破兩人之間的這種論道氛圍!

良久,閉眼少年凱纔再次出聲,但這次他卻不是對啼禾,而是對灰色帷帽少女姝說來:“姝小姐,那個一天齡可已在你手上?”

話出,眾人皆怔,包括灰色帷帽少女姝。

她也有些搞不清這個閉眼少年凱為何突然會提起一天齡,而且似乎還有認定一天齡就在她手上!

“你想對本主說什麼?”灰色帷帽少女漠然而應。

“請你放了他,他是我想切磋的對手。”閉眼少年凱靜靜而回。

“哼,就憑那夜,本主逼退了你和這光頭老匹夫,你就認定那個小子在本主手上?”灰色帷帽少女似乎根本不在意讓在場之人知道這一點。

閉眼少年凱沉默了一下,纔回:“那夜,你逼退的可不隻是我和洞崇,你應該是逼退了所有人,你應該是成功站到了最後。”

“哼,冇想到你倒確實是有點眼力。也許,本主確實是不該把你列在這個啼禾之後了。”灰色帷帽少女姝似笑非笑地說來。

啼禾一聽,麵色頓時有些微沉。

而閉眼少年凱卻是再次緩緩而語:“姝小姐,請你放了他吧,他如今應該根本不是你的對手。”

灰色帷帽少女姝笑了:“你這麼一說,是在向本主認輸嗎?”

閉眼少年凱接聲:“姝小姐,我們真實的年齡有些不對等,不是嗎?”

灰色帷帽少女姝眼神用縮,內心微震,這小子難道已看出了本主身軀端倪?

“小子,本主可以實話告訴你,這個一天齡現如今可不在本主手上,你大可不必來求本主!而你真正應該求的,或許是眼下這城主府中的人!”灰色帷帽少女姝說著,瞥了一眼羨央兒和虞胭柔。

此時兩人都在各自思忖著什麼。

閉眼少年凱沉默了一下,回:“多謝姝小姐告知。”說完,卻要再次邁離。

然而,啼禾卻是又出聲來了:“是我承認輸給了那個一天齡,所以你才視他為對手了嗎?”這話語,有試探對方,更有譏諷對方!

閉眼少年凱並未再停,但語:“你錯了,一切隻是因為我已感覺他心中有一口深不可測的古井,而並非是一粒空皮秕穀。”

啼禾麵色有些難看,不過,他漸漸沉默了。

其餘所有人似也都陷入了沉浸。

(今天第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