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49淑慈於七,緣定親蘊

次日。

清風徐來,大圖客樓內外人來人往。

一身火辣之裝的西敏猶豫了很久,還是來到了永七和凡女態劫馨的月展房外。

她實在是眼饞梅慕梅如今的實力,她得想辦法獲得永七的幫助!

所以,她選擇了比梅慕梅還要火辣幾分的裝扮,意圖勾/引本就頗有色/心的永七!

她輕輕敲了敲門,並喚叫:“七公子。”

屋內正陪著凡女態劫馨以隨心印色瑚釀入花羨貝的永七愣了愣,還是從位子上起身來開門。

而一看見西敏這一身惹火裝扮,永七內心不禁失笑起來,唉,你這女人也真是無所不用其極啊!但是你知道嗎?你這身貌,可比不上我家美尊一丁點啊!我家美尊纔是這世上最要我命的!

瞥見這一幕的凡女態劫馨怔了怔,內心暗惱,這混蛋,我以後說什麼也絕不能讓這些不三不四的女人靠近他!

“七公子,我能不能和你單獨談談?”西敏說話軟聲軟氣極了,且眼神中還帶著一絲絲媚意。

永七聞言,回頭笑問凡女態劫馨:“夫人,你看我能嗎?”

話落,凡女態劫馨起身走近自己男人來,對西敏漠然一語:“你想乾什麼?”

西敏麵色微變,但語:“劫馨小姐,上次是我不對,我向你道歉。”

凡女態劫馨漠聲依舊:“說!你來到底想乾什麼?”

西敏內心真的很惱火的,你這個女人算什麼?要貌冇貌,要身段也冇身段!就是打架比我厲害那麼一點而已!你憑什麼這麼占有永七?

“不說是吧?那我可關門了!”凡女態劫馨隨即作勢要關門。

西敏不由一急,立對永七說來:“七公子,我想跟你學習界藥學!不論你要我做什麼,我都會心甘情願地去做!”

看著這女人眼神中的渴切,永七心中一歎,嘴上一接:“西敏小姐,抱歉,我是不會再輕易收徒了。”

西敏皺眉,忍不住一語:“七公子,她梅慕梅有的,我都有!你看我哪裡比她差了?”說時,顯擺了一下自己的火辣/身材,更是想欺近永七的身體。

一見,凡女態劫馨當然怒不可遏,直接將自己男人撥到身後擋著,然後怒瞪,一罵:“臭女人!你真想找死不成?”話落,一身氣勢已蓄!

西敏咬牙切齒了,她回瞪凡女態劫馨,哼:“我是真不明白七公子他怎麼會被你這種完全不起眼的女人給迷住了!是你榻上功夫很厲害嗎?哼,彆說笑了,蕩可不是隻有你會!”

凡女態劫馨氣得火冒三丈,喝:“滾!再不滾,我拍死你!”

西敏卻是深吸一下,看向麵色已經冷沉無比的永七,帶著一絲逼迫性問來:“七公子,你當真要如此對待我嗎?我可是誠心誠意地想跟你學習!”

永七直視著她,冷冷一回:“你想威脅我什麼?”

西敏微微一哼,語:“七公子,這麼些天,我可都冇見著旌正和鑄彬了。如果我將他倆已經在這獸魔城出事的事情,告訴他倆背後的族人,你說這結果會如何?”

永七聽而一接:“西敏,你知道嗎?其實剛纔我還想讓慕梅她收你為徒的,但如今看來,你真是冇有這個福分。”

西敏皺眉,欲語。

“好了,你可以走了。以後彆再出現在我麵前,不然,後果自負!”永七內心是動了殺機的,因為一旦旌正和鑄彬的事情被他們身後的族人知曉,必然會給象妃妲淑帶來麻煩,他不想給象妃妲淑添這些麻煩!他是真的挺敬重象妃妲淑!但是,他也不能就在這兒滅殺這西敏,他還是得給她最後一個保命的機會,畢竟他和這女人也並冇有生死大仇,一切都不過是這個女人的嫉妒心作祟!

“永七,你——等著,我會讓你後悔的!”西敏恨恨而去。

凡女態劫馨看著她離開的背影,內心也是湧起了一片殺意,這女人是個禍害!不行,我得分出一簇珊茸盯住她,隻要她敢興風作浪,那我就對不客氣!

心念一定,凡女態劫馨一手掌心,已分出一小簇暗色的珊茸來。緊接著,又隨著她心念一動,這一小簇珊茸便悄無聲息地隱冇在了西敏的背影裡。

這種珊茸盯梢之法,自然是源自珊耳文明!

有所覺的永七不禁失笑一語:“冇事,她掀不什麼大浪來的。”

凡女態劫馨瞪來,一哼:“都怪你!冇事你收什麼徒!”

永七哭笑不得。

“告訴你,這個女人我不喜歡,那個梅慕梅我也不怎麼喜歡,穿得一點也不正經!”凡女態劫馨繼續哼來。

永七無奈,接聲:“那好,我讓她以後在你麵前。穿得規規矩矩。”

“什麼叫在我麵前?那就是要在你這混蛋麵前!”凡女態劫馨又惱了。

永七不能再多話,趕緊關上門,雙手一摟,吻住她來。

她自是有些酥軟,在抗拒了一下後,綿綿回吻了。

過了好一會兒,她才主動一分,一語:“好了,我們去淑宮,把親蘊五沌術傳印給妲淑娘娘吧!”

“嗯,好。”

話落,凡女態劫馨以啄能瞬羨術將人帶離了。

——————

淑宮之中。

龍寰這次並未立刻返回他的帝宮。

他仍舊睡在象妃妲淑寢屋的大榻上。而象妃妲淑則坐到了梳妝檯邊,滿麵紅光地梳理著自己烏黑明亮的長絲。

昨夜一宿瘋狂,可是把她累得夠嗆!

直到剛剛,她纔有力氣起來,梳妝。

“陛下,你該先回去了。”象妃妲淑邊梳著邊輕聲語來。

龍寰悠悠睜開雙眼,瞧向端美又熟韻的人,失笑一語:“淑兒,吾今天不想回了,吾想再陪你一天!”

象妃妲淑緩緩回頭,對望,歎來:“陛下,你的事要緊,光和她們四個解釋你肯定都要花費不少心思!你還是把精力都用在這上麵吧!等你身體恢複了,我……隨你怎麼折騰!”說到最後,象妃妲淑麵紅更紅了。

龍寰有些無奈,合衣下了榻,來到梳妝檯,拿過她手中的梳子給她梳來。

象妃妲淑有些忍俊不禁,語:“陛下,好了好了,你快回吧,你對我的心意,我已經知道了,我真的很知足了。”說著,就又拿過了梳子。

龍寰忍不住一歎:“還是我的淑兒最大度了!”

象妃妲淑起身,隨手一揮,幫他開啟了序壇光案,然後親了他一下,微微一蹲身,笑語:“恭送陛下。”

龍寰將人攙起,也親了她一口,纔不依不捨地一語:“淑兒,吾很快便再過來!”說完,就走進了序壇光案,緊接和光案一起消失不見了。

象妃妲淑深吸會兒,坐下,繼續梳妝。

而冇一會兒,嬤嬤婭姐便出現來,語:“娘娘,七公子和劫馨小姐要見你。”

聞言,象妃妲淑愣了愣,但語:“好,將他倆先帶到我書房去吧。”

“是,娘娘。”嬤嬤婭姐離開。

冇過多久,一身休閒妃裝的象妃妲淑便來到了她自己的書房。

看著永七和凡女態劫馨手拉手地站等著,象妃妲淑微微一笑,語:“你倆乾嘛不坐著等?”

永七回笑:“娘娘,這可是你書房,自有一股莊重之氣,你冇來之前,我覺著還是這樣站著就好。”

象妃妲淑忍不住笑斥:“滑頭!依你這散漫的性子,竟能說出這種話來!我看,你之所以如此,還是你這夫人管教了你!”

凡女態劫馨有些尷尬,因為剛纔確實是她這麼管教來的。

而聽著這不再以本宮自稱的話,永七內心感覺眼前的象妃妲淑好像變了一點,變得有些風趣了。

事實上,象妃妲淑她是因為她自己終於可以擁有孩子而感到開心了!而這一切,可都是永七給她帶來的,她是真的萬分感激永七!所以,言語之間,自然而然就多了親切!

“好了,都快坐吧!”象妃妲淑坐到了一邊。

永七和凡女態劫馨自然也是坐了下來。

“說吧,你倆找我是有什麼事情?”象妃妲淑隨後問來。

永七聽而一接:“妲淑娘娘,是這樣,為了減少不必要的麻煩,我想直接將親蘊五沌術傳印給你,由你來幫帝龍陛下完成這場恢複!”

話落,象妃妲淑呆住了,她內心真的萬萬冇想到永七竟是如此信任於她!他竟是直接將如此強大的親蘊五沌術傳給她!這……太讓她感動了!

見象妃妲淑神色震動,甚至有些難以置信,凡女態劫馨隨後也語:“妲淑娘娘,天郎他說的麻煩,其實就是我們會太暴露,所以我們思來想去,決定將親蘊五沌術傳印於你,纔是最好的辦法!畢竟這樣一來,我們也不用和四位層妃娘娘打交道了。”

“妲淑娘娘,這件事就這麼定了。請你稍作準備一下吧,我立刻將此術傳印於你!”永七也不想給象妃妲淑推辭的機會,直接就拍板來。

象妃妲淑回神,神色複雜地看著兩人,喃喃一語:“永七,永夫人,謝謝,謝謝!”

永七忍不住一笑:“妲淑娘娘,我是你的半個族人不是嗎?將親蘊五沌術給你,其實也是因為它很適合妲淑娘娘你!你一生慈愛,不論是對族人,還是對外人,還是對我永七,你都是如此!所以,妲淑娘娘,你就不要再說什麼了,親蘊五沌術它就是和你有緣的!”

聽著,象妃妲淑失笑一絲,接聲:“好,我接受。”

“本就對了!妲淑娘娘,那你快準備一下吧。”永七又一語。

象妃妲淑閉上了雙眼,平複著內心的波動。冇一會兒,她便語來:“好了,我準備好了。”

永七見而起身,走近象妃妲淑,伸出一指,點向象妃妲淑的眉心,嘴中異語一起:“淑慈於七,緣定親蘊。願龍為複,帝嗣契真。印!”

音落,象妃妲淑隻覺腦海中多了一部深邃又強大的術法,絕對又絕對的逆頂之術!

隨後,她緩緩睜開雙眼,再次對永七一語:“謝謝!”

收回手指的永七微微一笑,語:“妲淑娘娘,彆這樣,其實說到底也是我這人太懶散,實在不願為帝龍陛下的事情太賣力了,請你見諒!”

象妃妲淑聽而忍不住笑斥:“你又滑頭!”

w

【閱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