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48其他四妃之選

“妲淑娘娘,你是如何得到這沌初貞魂的?”隨後,永七忍不住問來。

象妃妲淑猶豫了一下,才語:“本宮能得到,是因為本宮的母親曾把一份印識當做禮物送給了尚是年幼之時的我。而在這份印識之中,有著沌初貞瑰的線索!後來,本宮便按照這線索在祖間山之中獲得了這沌初貞瑰!”

永七皺起了眉頭,又問:“妲淑娘娘,那你可知道,你的母親又是如何得到這個線索的嗎?”

象妃妲淑回想了會兒,才語:“當時,母親說,她好像是……在一個神奇的水潭邊得到的,至於這水潭在哪裡,本宮就不知道了。”

永七不由沉浸了起來,這些訊息對記憶模糊的他來說還是不夠的。

而他身邊的凡女態劫馨內心忽然一震,水潭?莫非……莫非又是獸/獸城中的那個無回潭不成?!

想到這兒,凡女態劫馨真的對無回潭有了一種莫名恐懼!

冥冥之中,彷彿所有和她天郎相關的所有人事物,都會扯上這個無回潭!

“不行,我得鎮定!目前我不能讓天郎察覺這一點!那個無回潭可是有去無回的!”心中如此想著的凡女態劫馨隨後儘量保持平靜神色。

事實上,象妃妲淑的母親當時還真就是因為掉落了眼淚在無回潭中,纔得到了這個沌初貞瑰的線索!

“永七,這五個人選,本宮會去找陛下商量。”象妃妲淑隨後一語。

永七點點頭,但語:“妲淑娘娘,此事我希望儘量隱秘,不要驚動無關之人。”

象妃妲淑沉默了一下,語:“永七,這事,恐怕很難做到密不透風,我隻能讓陛下儘他之所能,儘量幫你隱瞞。還有就是,這件事,恐怕不能在這獸魔城進行,得去陛下的帝宮!”

去帝宮嗎?

永七不由看向了凡女態劫馨。

凡女態劫馨沉吟了一下,才語:“天郎,我聽你的。”

“謝謝夫人。”永七莞爾一笑。

凡女態劫馨冇好氣地瞪了他一眼!

象妃妲淑一見兩人你儂我儂的模樣,隨即一語:“永七,那本宮先回去了。等有了結果,再來通知你!”

“好。”

瑰光一閃,象妃妲淑離開了。

之後,永七忍不住長長一歎,對凡女態劫馨說來:“這事情越來越紛亂了。”

凡女態劫馨則是一接聲:“天郎,這龍寰的帝宮,我覺得咱們還是不要去得好!”

聞言,永七不禁一愣,剛剛還答應得好好的,怎麼轉眼就變卦了呢?

“你我身份終究不宜暴露,我看,你還是將這親蘊五沌術直接傳印給妲淑娘娘好了!”凡女態劫馨又語來。

永七沉思了一下,隨即一笑:“也行,這個親蘊五沌術,本來也是需要高境為纔好施展!若是給妲淑娘娘,確實是一個不錯的選擇!那就這麼辦吧!”

凡女態劫馨莞爾一笑,未再語。

永七將她摟來,又一語:“美尊,謝謝你在人前這麼維護我一個大男人的麵子!”

“哼,我不維護你,誰維護你?”凡女態劫馨輕叱來。

永七忍不住再次將人橫抱來,要朝榻走去。

“大色胚!”凡女態劫馨紅著臉又是一叱。

永七吻住了她。

她,當然綿綿回吻來。

——————

淑宮。

象妃妲淑的寢屋之中。

瑰光一閃,象妃妲淑回來。

正躺在榻上休息的龍寰一見,便從榻上坐起來,一問:“淑兒,怎麼樣?那永七可有什麼解決之道?”

象妃妲淑沉吟了一下,纔來到榻邊,坐下,一語:“陛下,辦法,永七說了一個。”

看著象妃妲淑神色有些複雜,龍寰忍不住將人攬住,輕聲一問:“淑兒,你怎麼了?”

其實,對於龍寰身上竟是有著偶身的事情,她象妃妲淑內心還是有些隔應的!因為這就代表著他龍寰並不純正!

這是一個正常女人的正常心理!

雖然她之前對永七勸說著讓他來幫忙使用賜活之術,但是她內心也是有些擔心龍寰會失去主體地位的,畢竟賜活這種事情,還是相當有風險的!

而當永七說出親蘊五沌術後,她內心又不禁感慨萬分,這樣一來,她必然又會與其他配合施展此術的四妃產生更深的交集!儘管她如今已經對龍寰敞開了心扉,但是她還是想和其他層妃保持一定的距離,不想太過親近的!

在妃道之中的親近,往往都是容易令人受傷的!

一聲輕歎後,象妃妲淑便將永七說的三喪老人和親蘊五沌術都說給了龍寰聽。

聽著的龍寰大感吃驚,因為這個三喪老人他也冇有聽過,可見這老人他有多麼的古老!如此,他不禁又一次對永七的來曆充滿了凝重!

這個永七他到底是什麼人呢?

看著他有些發呆,象妃妲淑深吸一下,問來:“陛下,其他四個人選,你打算定誰?”

聞言,龍寰回神來,下榻,踱起步來。

象妃妲淑保持安靜,冇有打擾他決定。

許久之後,龍寰腳步一停,看向象妃妲淑,語來:“沌易的,就定絮兒(豚妃昔絮)吧。”龍寰這麼說,自然考慮了鯨妃豫蘭和象妃妲淑有不小過節的。

象妃妲淑聽而卻是一語:“陛下,你也彆儘偏向絮妃,蘭妃她終究也是你的女人。”

龍寰苦笑絲絲,語:“淑兒,這四個人選,本就是讓人頭疼的事!二選一,總會讓另外一個產生不滿。淑兒,你能不能再去問問永七,看你們十個能不能都參與進來?”

話落,象妃妲淑沉默了一下,接聲:“陛下,對於箜思思,你當真還能去信任嗎?”

龍寰麵色有點尷尬,欲言又止。

“陛下,你都已經很久不去碰她了,不是嗎?”象妃妲淑又語來。

“淑兒,她的事,你……是不是都知道了?”龍寰接聲。

“陛下,我所知道的,是老姥極滅之前,和我說的。她老人家讓我幫你多看著點這個女人!”象妃妲淑起身,走近來。

“唉,老姥不在了,吾就失去了一個最值得信任的長輩!”龍寰忍不住傷感。看上去,當初麟頂老姥的極滅,他內心確實非常難過!

“陛下,既然她已揹著你去做那毫無羞恥的事!你其實真的冇必要繼續顧念這舊情!”象妃妲淑肅聲一語。

龍寰歎了歎接聲:“淑兒,也許吾真的不適合做這層帝吧!麵對很多事情,吾都……狠不下心來。”

象妃妲淑不禁有些心疼來:“陛下,你隻是一個多情的層帝!但是也正因為你的多情,才讓你統治下的獸界諸族並未出現大的紛爭!這一點,老姥在世時,就對我說過了。她老人家說了,你雖然在情/色上有缺點,但是也僅僅隻有這麼一個大的缺點,在其他很多方麵,你都是相當優秀的。你內心善良,寬宏大度,時常體恤界民,更對整個獸界的安危相當有責任心!在你的治理下,我獸界九座序城整體都還是相當和諧的!”

龍寰失笑,將人攬住,頗有自知之明地一語:“淑兒,可是在吾的統治下,獸界在整個九界的排名卻是墊底的。”

象妃妲淑聞言,苦笑絲絲,但語:“陛下,總而言之,我反對箜思思參與這件事!我不能有負老姥的囑托!”

龍寰無奈了。

“再者,真要全部參與進來,你能把凰後她撇在外麵嗎?不管怎麼說,她始終都是我獸界的層後!”象妃妲淑又是一語。

龍寰忍不住一回:“淑兒,她還在祖間山內禁閉呢!”

象妃妲淑欲語。

“好了好了,吾來定,來定!嗯……沌極的,就眉兒(鵝妃棘眉)吧!那傷愁女人(蝶妃憐珠)吾看著有點怕!而沌始的,也不用選了,就嫦兒(鶯妃曇嫦)!至於沌素的,吾可真就左右為難了,芙兒和瑤兒,她們兩個如今可都是真愛於吾,吾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定了!”龍寰說到最後,眉頭緊鎖起來。

象妃妲淑失笑,一回:“那就讓她們倆自己商量。”

龍寰聞言,有所恍然,即笑:“好,就讓她倆自己商量!還是吾的淑兒聰慧過人!”

象妃妲淑微微一笑,露出一絲憧憬來:“陛下,一旦你軀身恢複生育之能,那我肯定能孕育子嗣來,你現在就給我們的第一個孩子想個名字吧!”

龍寰聽得心血來潮,目光露出思索之色來。

一會兒之後,龍寰答來:“嗯,淑兒,如果是男孩,那就叫龍契吧!如果是女孩,那就叫龍瑰吧!唯有象貞龍摯,才合瑰契!”

象妃妲淑點點頭,應了一聲好。

“淑兒,另外有一件事,吾想和你商量一下。”龍寰隨後一轉話語。

象妃妲淑愣了愣,但回:“陛下請說。”

“就是……你看,你晉升乃是源於這永七的指點,那你能不能讓他幫絮兒也找到這晉升關鍵?”龍寰如是一語,看上去,對於那豚妃昔絮,他還真是頗為喜歡的(可參見二卷第99章)。

象妃妲淑這時卻是有些幽怨地盯起了龍寰,幽幽一語:“陛下,你怎麼能像我提這樣的要求?永七雖然是我妲氏的半個族人,但是他有他自己的處事之道,我也不能去強迫他什麼!還有,陛下,如果你真的想幫絮妃晉升,那你最好讓她自己來獸魔城誠心請教於人,並且來時可不能太招搖!因為永七的所有事情,還需要嚴格保密!陛下,我可不希望他因為幫了我們,就失去了他想要的自在生活。”

聽著這些話,龍寰沉浸起來。

象妃妲淑忍不住又語:“陛下,我回來之前可是已經答應幫他儘量隱瞞!你可不能讓我難看!”

龍寰忍不住失笑,一語:“行行行,既然是淑兒你的要求,吾自當照辦!”

“對了,陛下,為你恢複的這件事,我想還是去你帝宮隱秘進行得好!彆在這獸魔城內,不然,終歸會引起一些有心人的注意!”

龍寰點點頭,應聲:“好好好,都按淑兒你說的做!”

象妃妲淑忍不住一笑:“陛下果然善於聽取彆人意見!”

話落,龍寰卻是將她橫抱起來,笑回:“淑兒,吾還很善於讓你投降!”

象妃妲淑滿麵羞紅,但卻主動親吻來。

隨後,一屋無儘歡愉。

w

【閱友】-